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二七一 挑釁天神  
   
二二七一 挑釁天神

天庭,正是一個和風輕拂的午後.

有人商人重利輕別離,可是和商人相比,仙人才更加的輕別離!

一閉關幾十數百年,一出門就是幾百年,甚至經常話間他就突然有所感悟,一坐就是幾個月幾年.而象葉空這樣,去另一個世界,那至少就是一百年.

不過卻不會有人怪他,因為大家都是仙人,都知道求道的艱難,突破的不易.而在這個世界上,你不前進,不定就意味著失敗和死亡!

"到了天神訓練營,好好聽馬神教官的話,好好和大家相處,西陵仙子和孫老仙請你們多多提醒于他,他脾氣不好……"陳九娘還把葉空當個孩子似的,孩子要出遠門,當然要叮囑一些話.

"是是是."葉空含笑點頭.

而那老仙孫玉環卻是受寵若驚,連忙道:"哎呀,老姐姐,看您的,葉仙主以後多提醒提醒我才是.不過您放心,去了那邊,我一定會給仙主大人鞍前馬後的."

孫玉環著,心中暗自得意啊.想不到賀家那狗屁牌子,真是件好東西啊!我現在居然不但可以跟仙主話了,還能跟仙主媽一個輩份,爽!

陳九娘後邊站著的是一眾的葉空老婆,個個都頗有姿色,特別是其中的影族的陸君柔,看的司馬澤口水大流.心中暗道,真是糟蹋了,糟蹋了呀!這麼美的女子,竟然在下界伺候仙主?若是好好培養一番,提升修為,送去給神王大人做個陪床,也完全足夠了!

陳九娘和葉空告別完,就是葉空的一眾老婆.話間,楚一一心中不時的想要把那個秘密出,不過西陵琳倒是冰雪聰明,趕緊過去使勁拉了拉楚一一.

楚一一只好又一次忍住,不過心中也在想:也好,你們倆一起去天神訓練營,相處的機會當然多,由你自己找機會告訴他,那就是最好了.

葉空和夫人們告別完畢,接下來就是他的屬下和朋友們.狂鵬在鐵獄山擔著要職,吳勇也做了白毛域的總統,大玉是努力修煉中趕來,還有黃泉老祖,曹俊峰,江武林等等弟子和老友.

不過到了面前出現了一個清秀的姑娘,卻是有了況.

"哦,你就是石頂風的後人吧,不錯,聽你資質不錯,要努力呀."葉空隨口稱贊了幾句,就想走過.

可是那石棄塵卻是咬咬唇,道:"葉仙主,我有一事相告!"

她這一,前邊的狂鵬頓時回頭怒道:"別了,事交給我處理,別耽誤了仙主的大事!"

石棄塵頓時被吼得不敢再,而奇怪的是,狂鵬的道侶凌紫秋卻是突然目中含淚,哭泣起來.

這樣一來,葉空倒是摸不清頭腦了,感覺到怕是有什麼事瞞著自己,對石棄塵道:"什麼事,你且,我給你做主."

石棄塵被狂鵬一吼,到有些猶豫,低頭喃喃道:"就怕仙主您……也做不了主,還是,不了."

葉空大怒,"我給你做主,就給你做主!這仙界,豈有我不能做主的事!"

這回倒是黃泉老祖開口了,黃泉老祖一直覺得自己捉弄金鵬不太地道,現在心中有愧,連忙道:"師尊,是這樣,我們乘坐飛車來的路上,有兩個人進入飛車,抓走了金鵬."

別葉空,吳勇脾氣最急,奔過來怒道:"什麼人干的!連我大侄子都敢抓?反了反了!"

葉空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要知道,現在在仙界他一家獨大,沒有誰敢于招惹.不過讓葉空奇怪的是,狂鵬卻使勁的想壓住事,好像金鵬不是他兒子一樣.

"其中有隱!"葉空眉頭一挑,問道:"石棄塵,你且,是何人所為,我保你無事!"

石棄塵抬頭看看葉空,不敢直,又去看天空中笏板上站的兩人.意思不而喻.

"你是他們?"葉空雙目一瞪,伸手後指那兩位天神.要知道,一個下界仙這樣指著天神,就已經是非常的不禮貌了!

"是!"石棄塵想到好友金鵬,堅定的點點頭.

狂鵬心不好.他不敢告訴葉空,就是怕他犯脾氣.後邊兩個可是天神啊!你葉空再牛,不過是仙界之主,神界隨便來個神,就能搞掂你!就好像凡人間的皇帝,對凡人那是無比尊貴的存在.可是對于修仙者,最多一個築基真人就能把你玩死!

就算天神不好殺死葉空,那總可以不帶葉空你去天神訓練營,或者去了以後,想辦法折磨你,讓你死在那里.總之,天神想要玩死葉空,真是有太多的方法!

因為狂鵬才甯可對自己兒子不聞不問,也不將此事透露!可沒想到,石棄塵還是忍不住出了.

"仙主,有話好好,跟天神客氣點,不定是誤會."狂鵬知道拉不住葉空,只好讓他客氣點.

葉空也沒搭話,又問,"是哪個天神抓的?"

那石棄塵眼睛倒是玲瓏,又抬眼一看,葉空頓時就明白了,司馬澤.還好不是馬神,畢竟馬神對他有幫助之恩,葉空一生恩怨分明,還真不好意思翻臉.

那邊司馬澤倒沒關注這些,他心中正琢磨事呢.抬頭看見葉空走來,眼中一清,道,"好了沒,好了就走吧,我很忙的."

葉空卻是站在下方,昂頭道,"司馬大人,聽你前段時間在一輛飛車中抓了一個少年,不瞞大人,那是葉某的後輩子侄,非常重要之人,還請大人賞個薄面."

司馬澤一聽心中惱怒,神識一掃,就找到石棄塵.心中暗恨當初礙于馬神,否則殺了這女孩,哪有今日破事?

"什麼飛車中抓了少年,你不要聽信謠,血口噴人!"司馬澤倒也無恥,一邊給石棄塵壓力,一邊死不承認!

葉空冷哼一聲,大手虛空一抓,手中已經有一根單筒望遠鏡一樣的東西.

"司馬大人想必也認識,這是萬界天眼!我想我只要一看,就能知道你有沒有做."

司馬澤倒是沒想到這個東西,謊被人揭穿,頓時老臉發,道:"哦,是那個丑孩子啊.不錯,我收了他,是想帶他回去好好培養,送他去天琅山,將來他前途無量啊!"

要是馬神這些,葉空不但不怪,還要大為感謝.可是這司馬澤卻並非好人,他絕無這等好心!

母子連心.凌紫秋淚奔過來跪下道:"天神在上,在下的犬子天資愚笨,相貌奇丑,我們不求他能去神界逍遙,只求他在我們父母身邊盡孝,還請天神還我們兒子."

狂鵬雖然怕耽誤葉空的事,可是金鵬也是他兒子啊.也過來跪下道:"天神,我們知道你一番好心,不過我們夫妻幾十萬年才有了這兒子,來自不易,請天神垂憐."

相貌奇丑,哼,不丑我還不要呢!司馬澤難的看見這麼丑的人,心中早就做好安排,豈能就此作罷.他擺手道:"你們這對愚昧夫妻,速速于我滾開!我是帶你們的兒子去神界!不知道多少人求我如此,你們卻是百般阻擾,真是些沒見識的土雞瓦狗!"

看見司馬澤一點回旋的余地都不給,葉空雙目一厲,大手一擺,喝道:"全天庭所有人聽著,天庭進入緊急狀態!大陣開啟,全員戒備,未經我同意,不放一人進出!"

司馬澤聽見此,勃然大怒,"你要明白,你這是宣戰,我可以殺死這里所有人!"此刻,他眉心奇異標記明亮耀眼,雙目中射出厲芒,口中咬牙切齒道,"葉空!你想找死麼?".

上篇:二二七零 四塊令牌     下篇:二二七二 遇見不要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