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七三九 是你,葉空!  
   
二七三九 是你,葉空!

"好了沒有,好了那就走吧."在祭壇之中,魔族人投鼠忌器,竟然不敢進來.

略待片刻,段晨曦已經恢複,兩人取出陣法,放出神識,只見光影一閃,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這一片的神秘的宮殿之中.

不久以後,云母城,弑神堂暗堂.

"神主,原來那個被袋子裝著的魔人竟然是你的好友,怪不得你最後不同意我搞一個破壞."段晨曦受傷並不重,就是神識方面,修養一段時間應該就會好了.

在桌邊,一個青衣男子正在埋頭飲酒,看上去心糟糕,也並不搭理旁邊不斷話的段晨曦.

正在此刻,一個穿著華貴的紈绔少年走了進來,大大咧咧的坐在青衣男子身邊,拿起酒杯,勸道"可惡的家伙,喂,就算是任務失敗了,你也沒必要這樣吧,你這真是為古人擔憂啊."

坐在葉空另一側的段晨曦道"少堂主,神主心不好,是因為我們這次刺殺,竟然遇到他的魔族朋友.而冥魔神竟然是那位魔族朋友深愛的女人……"

"哦,這麼巧!"順子愕然一下,又道"算了,那就罷了,你又不是故意的……"

一直低頭在那飲酒的葉空突然開聲道"你們都出去,我要安靜一下."

段晨曦是葉空的神仆,一向都是聽計從,立即放下酒杯離開.

不過順子卻是一路和葉空嘻嘻哈哈慣了,也沒走,繼續坐那喝酒.

葉空也沒繼續趕他,只是還是一杯杯的在喝酒.這些喝的都是神酒,天神也是會喝醉的那種.

順子自己喝了兩杯,終于ren不住開口了,用胳膊撞撞葉空,道"好了好了,別難過了."

葉空也不知是回答還是自自語,輕聲歎道"那是冷焰的女人吶……"

"不就是一個魔族女人,你不是一向討厭魔族人?"順子滿不在乎的哧了一聲.

葉空依然埋著頭,喝一口酒,淡淡道"你不懂,冷焰是我曾經的屬下,更是我的朋友!我這回真的傷了他……"

"切!我有什麼不懂!"順子依然用滿不在乎的語氣道"你呢就不要在我面前裝了,你的神仆段晨曦已經走了!你不是就要在他面前裝作對曾經的手下很仁義,然後段晨曦就會給你賣命……"

順子喝了一杯酒,又得意洋洋道"這禦下的一套,我早看見我爸用過,裝樣子擺姿態嘛.其實我知道,你都恨死魔人了,是不是,呵呵,一個魔族女人而已,早死早好……"

當順子了最後一句,卻不料身ti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開!那股力量太過巨大,他一個上部神人根本無力反抗,轟地一下,就被壓翻在地面上!

那一瞬間順子知道自己被葉空打翻了!

他心中一驚,不明白葉空為什麼如此的憤怒.不過一息之後,躺在地上的他回過神來,他的眼前是一雙發的眼睛!

順子從來沒有見過葉空的眼睛是這樣,發,含淚!

就算是葉空被血神逼到絕境,葉空都沒這幅模樣!

"難道他真的是為了那個朋友而難受?不可能吧……"

順子驚愕嚇呆之中,就聽見葉空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可以詛咒我,但是不可以詛咒我的朋友!"可以感覺到葉空平靜的聲調中壓著火氣.

順子感覺脖頸被鎖住,心中也泛起怒意,吼道"你他ma的什麼話,我不是你的朋友嘛?"

"但是冷焰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不懂的!"葉空一字一句完,手指已經松開順子的脖頸.

順子卻依然喊道"去你的吧!不就是一個魔人,你看看你自己,你在血神面前都沒有這樣!那個女人是魔人的女人,魔人的女人!"

"你不懂!"一聲暴怒的嘶吼在房中響起,隨後是葉空終于壓抑不住的聲音"在准神城,我一離開就是上百年!有一個人在默默的幫我守護我的女人!我不在的時候,他派他的兄弟住在我女人住處的附近!遇有風吹草動,或者有強大的准神想接近我的女人,他哪怕身處再遠也要趕回來!直到後來,我的女人被上界神靈看上,沒有,沒有人敢一個不字!只有他帶著他的兄弟拼死也要抵擋……"

聽見這些,順子呆住了,仿佛明白了什麼.

"而這一些,當我回去以後,他從來沒有過,我知道,他把我當真正的大哥!要不是我女人細心,我可能永遠都不知道他為我做了這麼多!"葉空到這里,猛地一把揪住順子的衣領,怒吼道"你知道嘛!他就是冷焰!就是那個魔人!他用生命守護我的女人,而我……卻殺了他的女人!你怎知我心中難受?要比那刀劍之疼更甚百倍!"

面對葉空的嘶吼,順子這才明白了事的原委,明白了葉空為什麼如此的模樣.葉空本來就是重重義之人,心中還指望有一日能報答冷焰這些義.

可是現在,卻弄成這一副模樣,怎能叫葉空不難過?

與此同時,魔族山洞祭壇中,到處都是黑色的暗光和附文,在刻滿奇異花紋的祭壇中央,方方的白玉chuang上已經躺著了一個有著長辮子的魔族女子.

這正是冥魔神,她神體已經恢複,倒沒有鮮血繼續出來,不過看上去還是很虛弱的樣子.在她的身邊,有一個高大的魔人男子正在關切的看著她,柔聲道"好點麼?"

"冷焰."冥魔神momo冷焰的臉,看著他,這才微笑道"可以,我可以繼續!"

冷焰搖頭道"不行,你已經重傷!如果你好好的,繼續執行計劃還能留一條命,可是你現在這樣,繼續下去會要了你的命!"

冥魔神卻是搖頭"不!你不知道這計劃的重要!這是族中准備了上萬年的計劃!如果起最早准備計劃的先祖,那恐怕得按照紀元來計算!你可以讓這計劃毀于一旦麼?"

到這里女人雙目中閃出奪目的光線,冷聲道"你可以我也不可以!你知道這計劃對我的重要,我准備了這麼多年!它比我的命還重要!你如果愛我,你要做的就是讓計劃成功!你懂麼!"

冷焰的眼中,此刻早已有了淚光,道一聲"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你不要讓我失望!"女人目光變得迷離,道"我要借鑒當初喳獸和冥神he體的大fa,和祖獸he體,然後將祖獸和我的力量全部融合進你的身ti!我的力量不算什麼,關鍵是祖獸……它會讓你強大,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人之一!"

女人完,不知啟動了什麼jin制,轟轟的巨響之中,整個宮殿都震動起來.而在那宮殿一側的深處,好多條觸手一樣的東西已經從通道游了上來……

"可是這樣你會死!"冷焰吼道.

"等不及了!祖獸下次清醒要三萬年以後!冷焰,一定要強大!"冥魔神完,她身ti下的方形台面竟然轟然打開,將她裝入其中,消失不見!

而目中滿是淚水的冷焰卻是眼睛看著遙遠處,口中一字一句道"雖然你改變了外形,可是那個眼神,我就知道,是你!葉空!"!

上篇:二七三八 逃進山洞     下篇:二七四零 衰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