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七四一 望天崖  
   
二七四一 望天崖

葉空聽見了愣了一下,頓時明白了什麼,開口冷笑道:"你們是天琅山派來的吧?"

雖然那個金甲守衛只是上部神人,可是他是天琅山派來的!神王手下的兵士!眼前的不過是一個偏神而已,又怎麼能入他的法眼呢?

甲神人冷哼一聲,開口道:"知道我們是天琅山派來的,你還要這副口氣話,莫非你想要被抓到天琅山的望天崖去享受一番?"

聽他這一,順子連忙去拉葉空,低聲道:"不要了,那是天琅山的,真的會被抓到望天崖的!"

葉空奇道,"望天崖是什麼地方?"

葉空沒有傳音,這一出來,周圍頓時響起一陣譏誚的笑聲.那個金甲神人更是冷笑道,"哪里來的鄉下偏神,連望天崖都不知道.告訴你,望天崖就是天琅山專門關押神王囚犯的場所,在那里將你綁在崖壁上,每天承受血藤噬體和神光曝曬之苦,讓你痛不yu生,每天痛苦萬分,卻也只能抬頭望天,因此叫做望天崖!"

他這一出,周圍的人等都是面上露出懼怕之色.

葉空也是吃驚道,"天吶!好恐怖啊!太可怕了!媽媽呀,血藤噬體和神光曝曬啊!我的腿肚子都在打戰呀……"

他的語頓時引得周圍的神人們鄙視的目光,就算是害怕,也不至于這麼害怕吧?而且還要自己出來,難道真是腦子進水了?

對面的金甲神人卻是得意洋洋,並沒有覺得什麼不妥.因為他是見識過望天崖,因此他知道厲害,也知道那份痛苦,眼前這人雖然表誇張了一點,不過和那份痛苦比起來,可以,一點都不誇張!

不過葉空這樣話,順子卻是心中苦笑,暗道,今天怕是又要惹麻煩了.

果然,就看見"腿肚子打戰"的葉空突然上前就是一腳,一下將那個金甲神人踹翻,然後一腳就踩在他脖頸之上,口中卻依然道,"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被踹翻的神人名叫劉輝,劉輝心,尼瑪,你這麼怕都感這樣,要是你不怕,那我豈不是要送命?

看見劉輝隊長被踹翻踩在腳下,頓時現場就是大亂.那些過來求見衰神的神人都是比較走黴運的,平時看見打架都多的遠遠的,今天一看打起來了,都是嚇壞了.

而劉輝手下的神人守衛也全部都驚動,個個緊握手中的神劍或者神槍,bao圍了葉空,開聲怒吼道:"放下劉輝神將!否則你就要死!你要知道招惹天琅山的厲害!"

越是這樣,葉空越是不放,腳下還猛地加勁,口中道:"好害怕好害怕!"

劉輝心中郁悶,如果自爆吧,自己的大把裝備就沒有了.那些裝備對葉空來根本屁都不算,可是在劉輝眼中,那就跟命一樣的重要.

猶豫了一下,劉輝終于還是放棄了自爆了念頭,開口道:"這位前輩,是我錯了!我向您道歉,我不過是個上部神人的守衛,您就不要為難我了."

腳下劉輝的哀求,葉空口中依然在,"好怕好怕……"

劉輝都要暈死了,口中哀求道:"大哥,你別怕了,你還踩著我呢."

順子倒是明白葉空的意思,連忙低頭問,"那你同意不同意我們進去?"

"同意同意."劉輝趕緊答應.

"哎呀,真的是好可怕."葉空這才長歎一聲,將劉輝松開,開口道:"神將,既然望天崖那麼可怕,所以我們不想上去的,也不想拉著你墊背的.所以你放我們進去見一下故人,大家就罷了."

葉空這是ruang同時來,不過沒想到這劉輝卻是ruang不吃,跳起來連忙退後,扶起自己歪倒的金甲帽子,怒吼道:"快!把他們圍起來!,這些反賊!"

看見這樣的場景,葉空的心中真的惱火了,面色一變,收起了嘻嘻哈哈,冷道:"神將,你要付出代價的!我葉空,最恨出爾反爾之人!"

那個劉輝已經躲到了手下兵士後邊,手拿神劍,放聲大笑道:"子,你還是不夠狠!你剛才不應該踩著我,你應該把我踩爆體,那樣我的裝備丟了,我才懼怕你!而現在……"

他的口中發出了冷笑之聲,隨後又一抬手,只見一塊金燦燦的牌子,上邊刻著三個字,"天琅山"!

"看見沒有,這就是擒拿你們的裝備!"劉輝冷笑道:"你們不要以為你有一個偏神就有什麼了不起,我雖然只是一個上部神人,不過想要拿下你這偏神那是輕而易舉!"

原來,這些守衛雖然只是一些神人,不過卻有著強大的武器.就好像仙界的鐵獄山的獄卒,他們擁有罪仙索,就可以捉拿修為實力遠超他們的罪犯.

而這些守衛也正是擁有那金燦燦的牌子,所以在偏神面前也可以如此的囂張.

不過葉空藝高人膽大,開口冷笑道:"劉輝,我剛才放了你一馬.我放別人,不是我因為我ruan弱,而是因為我有把握再將你抓回來!我跟你,這一次你絕對不會被踩幾下那麼輕松!而且……"

葉空到這里也是眼中露出殺機,yao牙道:"只要你敢放那金色牌子,我今天必取你性命!"

劉輝哈哈大笑道:"好大的口氣!你想取我性命,你真是做夢!我今天還就非要放這玩意,將你二人捉下,送到望天崖!"

眼看,一場激戰在所難免.不過就在此刻,卻從後邊的宮殿之中傳出一個女人聲音,喝道:"劉輝,你這是干什麼?"

葉空猛地抬頭一看,只見在那宮殿的門口站在一個黑衣女子.

以前姚卉婆婆都是用黑紗遮面的,不過就算是從那身材上,也叫人怦然心動.而現在,姚婆婆臉上的黑紗已經去除,露出一張美麗絕倫的臉!

那些遠處觀看的神人看見這張臉,他們全都是心中暗驚,怪不得神王都視作天人,想不到果然是美,真的太美了!美翻了!

那守將劉輝看見是姚卉出來,連忙行禮道:"神尊."

"你還把我當作神尊嘛?這是我下界的子侄,現在你居然連我的後輩都不給見,難道你們真的要把我囚jin了不成?"姚卉厲聲喝道,而她發怒的樣子又別有一番的風qing.

守將劉輝看的雙目一愣,這才趕緊跪下道:"晚輩不敢."

他聽這來的人是衰神的後輩子侄,所以也不再阻攔了,趕緊招呼,"放行,放行!"

一場爭斗化于無形,葉空這才帶著對著姚卉發leng的順子,走進了神殿.

走進神殿之中看見的當然有幾個祈福的神人,同時也看見了彩翼寶寶,現在的彩翼寶寶好像比以前大了不少,不過還是很粘人,上來就要葉空抱.

抱起了彩翼寶寶,葉空再一看,竟然在前邊看見了一個他怎麼樣也沒想到的人!

"彭霸天!"!

上篇:二七四零 衰神山     下篇:二七四二 天琅山大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