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七四二 天琅山大將軍  
   
二七四二 天琅山大將軍

"葉空!"幾乎是在葉空看見彭霸天的同時,彭霸天也看見了葉空!

當他看見葉空眉心中央的偏神神格,他心中恨不得挖個洞把自己埋了!

別看彭霸天在下界那是順風順水,一方仙帝,呼風喚雨,號令億萬仙人,看上去牛叉烘烘.不過來到神界以後,那就混得不是太好了.

首先,彭霸天是搭上的欲偏神司馬澤的路子,不過司馬澤和葉空一戰,神體幾乎全毀,要不是西陵琳為他求了一命,他連命都沒有了.回到神界以後,司馬澤療傷恢複以後,竟然感悟佛門慈悲,自己改尊號為欲棄神!

也就是拋棄所有的欲望了,司馬澤竟然遁入佛門,成為西陵聖女的第一大弟子!

彭霸天都要暈死,他的神主成為了他女兒的弟子,這種轉變太有戲劇性了.不過對彭霸天來,這並不是好事,司馬澤除了把他的信仰還給他,就不會給他任何幫助了!

恢複自*的彭霸天開始居住在西天佛國,不過那些男男女女各個種族開口閉口談佛論經,彭霸天終于受不了,所以就離開了西天佛國.

離開以後,修煉又成為煩惱的事,神界並不是所有地方都能有神力供人修煉的.于是彭霸天想到和劍魔神有過一面之緣,就去投靠劍魔神.

彭霸天去的時候,葉空還在東勝神國呢.

不過劍魔神對這個下界仙帝並沒有太多的關注,一看他資質普通,又不是魔族.所以別親傳弟子,就是內門弟子都沒有給他,讓他做了一個外門弟子.他又是新人,所以每天就只能燒火剝蔥,日子過的不知道有多麼的淒涼.

整整過了幾年,彭霸天終于吃不消了,他知道就算他再怎麼樣,在這里都不會有出頭之日的!以後永遠都只是一個低等的神人了!

彭霸天在下界那是做過仙帝的人,怎麼能接受這樣的生活?

不過好在有一次機會來了,有一天鼠神找來了,讓彭霸天再去勸勸西陵琳,多神王的好話.

其實這倒不是神王要做的,而是鼠神想要奉承神王,想要讓神王泡妞泡的開開心心.彭霸天知道機會來了,當即成為鼠神的神仆,發誓為鼠神效忠.

隨後,彭霸天跟著鼠神離開北劍神國,得到天琅山少將軍的稱號,就去了西天佛國.

可是西陵琳整天閉關,見到彭霸天的機會渺茫.而神王更是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所以這事就又耽擱了下來.

彭霸天找到鼠神道,"神尊,你給我重新安排一個差事,我女兒出關我再來西天佛國吧."

鼠神一琢磨,,"你認識衰神姚卉吧?那好,有好差事.你去專門往來于天琅山和衰神山之間,專門幫神王給姚卉送些信件和禮物!"

其實鼠神這不是什麼好差事,以往不知道多少神人干這活,一不心就被衰神施下衰神咒.以後的日子要多倒黴有多倒黴!

所以沒人干的活,就給彭霸天了.不過也有好處,中部神人的彭霸天轉眼就成為了天琅山的大將軍!當然了,沒有什麼實際權力.

彭霸天往來這邊,倒是不錯的.姚卉和彭霸天在仙界就認識,也不好意思對彭霸天下衰神咒,這樣,彭霸天的職務就定下來了.

這一天,彭霸天又代表神王給姚卉來送關心,卻沒想到一眼看見了葉空.

"他竟然已經成為偏神了!"彭霸天心中大為吃驚,又大為慚愧.

想想他和葉空第一次見面,那時候他已經是一個強大的仙帝,而葉空不過是個螻蟻一樣的修真者.可是現在,葉空已經成為一個偏神,而他只是一個中部神人!

"這個家伙的運氣怎麼這麼好!"彭霸天心中大恨,不過很快,他又一次找到心中的平衡點,"他雖然是偏神,不過也只是自己在外邊厮混,打鬧而已!而我卻是代表著天琅山!哼哼,我是天琅山大將軍,你算個毛東西?再看你的神格,看都沒有看過,不知道是什麼垃圾的偏神!"

心中找到平衡,彭霸天頓時又昂首挺胸,對著葉空微微一笑,走過來道,"葉空啊!想不到啊,想不到你成為偏神了!快,真的是太快了!"

葉空抱著彩翼寶寶,看著面前的彭霸天.其實當這一次見面,葉空知道,自己已經對彭霸天沒有那麼深的殺意了.

倒不是葉空對彭霸天改觀了,而是他知道,面前的這個人,永遠永遠都不會是自己的敵手,也永遠永遠的都不用擔心了!因為他已經完全和自己不是一個檔次了!

當然了,就算葉空對彭霸天消失了殺機,就算已經把彭霸天徹底的蔑視,以葉空的性格也絕對不會給他好臉色看的.葉空不是對敵人可以虛與委蛇的人.

空冷哼一聲,就不搭理彭霸天,而是對彩翼寶寶笑道,"最近有沒有做壞事呀,比如那種把自己賣掉再逃走的壞事."

彩翼寶寶撅嘴郁悶道,"才沒有,這個山上的人好討厭,我們現在連門都出不去,都是那個可惡的神王!"

那邊被葉空冷臉弄得心中憤怒的彭霸天聽見彩翼寶寶這一句,頓時嚇得變色,忙道,"怎麼能這樣,神王陛下那是關心姚前輩,害怕有些居心不良的人對姚前輩不利!"

葉空本來還不知道彭霸天來這里干什麼,聽這一,頓時明白了.葉空心中大怒,神王一邊追求西陵,一邊追求姚婆婆.而你這個當爹的,竟然還幫神王到姚婆婆這里來,你還能算是一個當爹了麼!

"居心不良的人,哪有那麼多居心不良的人,我看最居心不良的,就是你們!"葉空冷哼道.

彭霸天心中怒意湧起,喝道,"你話給我心點!"

葉空哈哈大笑,抬手一指彭霸天,冷聲道,"你給我話心點!你要學會尊重前輩!中部神人!"

葉空的這一句話,頓時把彭霸天氣到吐血.彭霸天本來就因為心理的巨大落差而郁悶,被葉空這一激,他頓時就爆發了.

"葉空!你知道我是誰麼?"

葉空哧道,"你怎麼跟你兒子一樣,你特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你來問我?"

彭霸天吐血,繼續冷笑道,"我是天琅山大將軍!你不要以為我只是一個中部神人,可是我告訴你,我有本事把你抓到……"

"望天崖是不是?"葉空搶先開口,冷笑道:"天琅山的大將軍倒真是不少,外邊一個剛被我揍完,里邊又來一個?還有啊,你們下次威脅人擺脫你換一個詞啊!望天崖望天崖,望你老木啊!"

彭霸天這回真是氣瘋了,抬手掏出一塊金色牌子,吼道,"看來這一次你是非逼我出手了!"

"彭霸天!你給我住手!滾!"後邊正在給幾個神人祛除黴運的姚卉終于開口怒吼了.

彭霸天不敢對姚卉板臉,趕緊行了一個禮,瞪眼看看葉空,哼了一聲,走了!

上篇:二七四一 望天崖     下篇:二七四三 曆代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