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七四六 帶婆婆同行  
   
二七四六 帶婆婆同行

"嗯,這種事要姚神尊出手很不方便的,不如我跟你去看看."神將劉輝頓時起了心思,他倒並不在乎那什麼神草,他在乎的是把兩個人!

之前葉空已經出手過了,他看得出葉空也是有些實力的,如果自己真的和對方真刀真槍的干,就算是他帶著天琅山令牌他也沒有把握!

不過如果葉空他們被困住,那就另當別論了.

到時候只要放出令牌,使用其中的空間,將葉空和順子一收,哼哼,他們連反抗之力都沒有.

唯一一個麻煩的就是彩翼寶寶,不過這也沒關系,她不過是一個孩子,找個借口支開她,那就是了.

聽劉輝要去,彩翼寶寶先是一喜,不過隨後又猶豫了.

劉輝怒道"彩翼寶寶,你害兩個哥哥落進危險的陣法中,你告訴姚神尊她必定要責罵于你,難道你不害怕嘛?"

被劉輝這一嚇唬,彩翼寶寶頓時不再猶豫點頭道"好吧,我就帶你去看看,不過你可要給我保密!"

"那是當然."劉輝招呼幾個手下心點,就跟著彩翼寶寶離開.

劉輝之所以如此的放心,那是因為彩翼寶寶到了神界一直老老實實,誰知道她演戲水平那麼高?要知道,當初在仙界,不知多少精明的商人都被她騙了,何況一個大意的神人.

劉輝跟著彩翼寶寶飛行,很快就離開了這個山頭,越飛越遠,不過沒飛一會就有點不放心,開口問道"在哪里,遠不遠,實在遠我就叫幾個人來."

"你行不行,不行我還是去通知婆婆算了."彩翼寶寶用懷疑的眼神看著他.

劉輝被看得心中郁悶,怒道"有什麼不行,去看看."

不多時,來到一處山頭,劉輝遠一看去,果然面前有紫色光影.那是一個高山上的凹陷處,其中有云霧彌漫,而在云霧之中又有紫色的光影閃動.

"就是那里……劉神將,你心點."彩翼寶寶心翼翼的叮囑道.

"那個葉空和那個子人呢?"劉輝問道,他對什麼神草根本沒有一絲的興趣,關心的也正是那兩個人!

"就在那片光霧中,走近了,就可以看見."

"好.你離開遠一些,再遠些……"劉輝心看不清正好,支開彩翼寶寶,獨自向前飛行.

至于什麼天然的困陣,他真的沒有放在心上.

要知道,困陣也是一種領域.而他帶著的天琅山令牌就是一件非常非常強大的領域類寶物!以領域破領域,這是最基本的法則,劉輝相信憑著手中的令牌不會被誰困在其中的.

劉輝飛到那光霧之外,透過光影,果然看見里邊有兩個人影晃動.

"好子,果然在里邊!"劉輝大喜,立即掏出天琅山令牌,神力放出,對著那光霧就是一照.

只見從那令牌上放出金色的光線,那光線射出就立即揮發開來,將眼前的區域覆蓋在內,而所有覆蓋在內的景物,全部都仿佛liu水一樣,被收進令牌之中……

不過就在這是,卻從背後猛然出現一個青衣身影,手中一柄主神器光劍放出驚天之光!

"啊!"

葉空出現的太突然,之前隱藏的太好,所以劉輝根本沒有一點反抗的機會.

只見耀眼奪目的光線中,光劍切過劉輝的身ti,只是這一劍,就把劉輝打爆體了!

啪地一下,劉輝的神體全毀,當即身死!天琅山的將軍,上部神人,也根本擋不住葉空的一劍.

劉輝身死,全身帶著的寶物嘩嘩而落,不過那些垃圾根本不被葉空關心,唯一讓葉空注意的,就是那一塊令牌.

只見葉空的青衣身影一閃,已經出現在零落的物品中,他抬手一抓,已經將一塊金燦燦的令牌抓在手中.

這時,不遠處的山頭上有一塊不起眼的瓦片翻起,順子也從中飛出.

順子飛出來才回頭拿起那瓦片,奇道"好東西啊,隱藏能力很強大嘛!絕對是殺人逃跑,偷看大姑娘洗澡的利器!"

葉空道"那是古遁族留下的寶物殘片,當然隱蔽功能很強."

"是這樣!"順子大驚,立即腆著臉道"要不這樣,你欠我的東西就拿這個抵了,你把這東西給我好了."

葉空道"好啊,一個黑獄王塔用這個瓦片換,很值得呀!"

順子聽這一,又猶豫起來,最後還是把瓦片還給葉空,道"這個東西如何跟黑獄王塔比,算了算了,我才看不上眼."

順子完又道"其實這個神將根本不經打,我都可以殺他,你何必費此周折?直接殺了他就是!"

這時,彩翼寶寶飛過來,道"你這個呆子!你真的以為衰神山只有一個上部神人嘛?不是,神王那麼精明的人怎麼會如此的疏漏!還有一個主神級別的隱藏在衰神山某處!如果真的大張旗鼓和劉輝動手,那位主神就會出現!"

"哦,原來是這樣的,所以你們這幾天就在外邊尋找一個可以殺死劉輝的地方."順子這才明白葉空他們每天出來.

葉空又道"之所以如此的麻煩,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這天琅山的令牌據有一套獨特的催動和使用手法,我必須讓他使用,然後偷師一下!"

"那你學會了沒有?"

"你呢?"葉空微微一笑,單手握住令牌,對著那片光霧催動.

金光之中,光霧流動,等光霧收完,就可以看見光霧後邊兩只白色的云鬼.

順子也喜道"來,給我玩一下."

葉空道"幸虧不是和這劉輝對戰,這令牌不簡單.本來我還以為若是我被收進去可以掙破,可是現在看來,其中空間巨大到難以想象,就算是我被收進去,恐怕也出不來!而且,收進去的人和物,必須通過特別的手段才可以放出,所以你不要亂收了."

葉空這樣一,順子也不敢亂玩,將瓦片還給葉空問道"你處心積慮殺死劉輝就是為了這個令牌嘛?"

葉空搖頭道"不是.這劉輝捉拿我的恩人送去天琅山望天崖受盡折磨,在我的心里,這劉輝就已經犯下死罪,他非死不可,必死無疑!"

順子點頭,又道"可是你這樣不但給你惹下了麻煩,也給姚神尊惹下麻煩,我怕神王知道此事以後,剛好從中找神尊的麻煩,逼其就范!"

葉空點頭笑道"我當然也有安排."

順子奇道"什麼安排?"

葉空在他耳邊低聲一句,頓時順子大喜,驚呼出口"和姚神尊同行!"

衰神殿里,姚卉有些莫名其妙的煩躁,總覺得有些不對勁.葉空彩翼順子,一個個的偷偷溜走,她心中有些擔心.

正在忙完最後一個祛除黴運的神人,她美眸一抬,剛好看見三人回來了.

"彩翼,又到哪里去瘋了?你這孩子!"姚卉和彩翼相處久了,就把她當孩子一樣.

彩翼寶寶嘻嘻一笑,一下撲過去,讓姚卉抱起她,她這才低聲道"婆婆,我們要離開這里了!"

"啊!"姚卉頓時色變!!

上篇:二七四五 設下圈套     下篇:二七四七 這有何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