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七四八 逃離衰神山  
   
二七四八 逃離衰神山

"稍待片刻."完,葉空放下彩翼寶寶,獨自走進後邊的房間,設下自己的陣法禁制,進入其中.

看著葉空走進房間,姚卉美眸之中閃出好奇.

想當初在仙光山的時候,葉空不過是個剛上來的仙人.實話,當時已經在仙界到達頂峰位置的姚卉根本沒把這子當一回事.

不過隨著後來的風云變幻,風起云湧之間,這個少年竟已經站立在高峰之巔,大潮之端!

到這時,姚卉已經對他另眼相看,覺得他將來必有出息,是一個值得栽培的晚輩!

當然了,也只是晚輩.

就好像葉空剛來到衰神山,劉輝不讓他進入,姚卉就這是自己的後輩子侄.雖然姚卉是騙劉輝的,不過這個法不是也從某個方面出了姚卉心中的潛意識嘛?

但是經過剛才順子一番話,姚卉發現自己又一次錯了!又一次看了葉空!葉空已經成長了,成長到她已經都看不透的地步!

不知不覺中,樹已經長高,長成參天大樹!

足于擋風遮雨!

"而自己還要依然做他的長輩嘛?自己還有那個資格嘛?"姚卉的心中一下就不是那麼風清云淡了.

正在姚卉心中混亂不知想到哪里的時候,葉空已經從後屋之中走了出來!

而跟著葉空一起走出來的,竟然是另外一個一模一樣的姚卉!

"天吶!太象了!"別其他人,就連每天和姚卉朝夕相處的彩翼寶寶都分辨不出真假,跑過來對著這個新的姚卉上下打量.

"這是我麼?"姚卉也吃驚的張大嘴,因為眼前這個姚卉不但跟她一模一樣,最重要的是,這個姚卉讓人有一種這才是本尊的強大感覺!

順子則是吃驚的看看姚卉,又看看跟著出來的那個,口中嘖嘖道,"象,太象了!葉空,你是不是暗戀著姚前輩,每天都對著她的相貌發呆?要不然怎麼會做到如此的相似?"

順子這一胡扯,頓時讓姚卉滿臉通.其實姚卉雖然謙虛,可是她又不傻,她知道自己貌美,也習慣了被男男女女們盯著臉看.你若是真的不盯著她臉看,她倒反而覺得有些奇怪.

就好像葉空,閱女無數,家中的夫人個個相貌好看,而且各有特色.因此葉空對姚卉的美貌還是很有免疫力的.加上他的自己克制,所以葉空並不是象其他男人一樣會對著她發癡.

也正是葉空如此的克制,也讓姚卉偶爾會有一種不清的感覺,就感覺自己是不是變丑了?

不過現在聽順子這一,姚卉雖然臉色有些發,可是心中倒是釋然了:敢不是我魅力不足了,而是這子隱藏的深!原來他就是那種嘴里地犟犟的,心里想地望望的悶騷男啊!

葉空也不知被姚卉想成了悶騷男,只是被順子的有些不好意思.他老臉一,開口罵道,"滾,你混八道!是我觀察能力出眾又藝術天賦!"

葉空完,又道,"姚前輩,現在來看看我這假人的效果吧."

葉空完,號令道,"走,走到門口."

他弄出來的正是魂魅!聽他的命令.其實魂魅就是一個靈魂級別的影子,聽了葉空的話,就和姚卉一樣,走到了衰神殿的門口.

讓人吃驚的是,當魂魅走過去,可以清楚的看見本來那些連接著姚卉的神識鎖鏈已經全部連在魂魅身上!

"好了停!"葉空可不想讓魂魅拉斷神識鎖鏈,命令魂魅停在門口,又對姚卉道,"前輩,你走過去試試."

這一會姚卉也輕盈的走過去,更加讓人吃驚的場景發生了!

原來,竟然已經沒有一根的神識鎖鏈連在她身上,她已經完全的自*了,就跟葉空他們一樣,想要進去就進去,想要出來就出來,再不會有任何的煩惱!

"啊!我自*了!"本來端莊冷靜的姚卉竟然也是一蹦三尺高,臉上滿是興奮和驚喜,葉空和順子都看呆了,從來沒有看見她這幅表,竟然也美到讓人吃驚,有一種不一樣的好看.

短暫的驚豔之後,葉空微笑道,"那事不宜遲,姚前輩,你就趕緊准備東西,我們這就出發吧!"

天神們都有自己的空間或者儲物裝置,也沒有什麼可收拾的,當下姚卉簡單收拾了一下,就准備離開了.

其實別看姚卉之前還不肯走,那是因為有顧慮.要她的心中,早就對這個鬼地方厭倦了!她恨不得立即離開此地!

帶走姚卉也很容易,將她裝入萬寶河就是.沒有了那些神識鎖鏈,她要離開那是很容易的事,更何況此刻劉輝已死,外邊的守衛根本不負責任的.

當葉空他們離開沒多久,衰神山上又恢複了平靜.

此刻已經是下午,那些需要驅走黴運的神人都在排隊,等待著第二天的名額.而那些守衛也在懶散的巡邏聊天,日複一日,他們還沒有意識到事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正在此刻,卻有一道黑衣身影踏上了山路.

這個黑衣身影全身都被裹在黑衣之中,尤其是腦袋,被裹地嚴嚴實實!要知道,尋常的蒙面人,那會露出一雙眼睛,而這個黑衣人,卻是把頭包的跟一個粽子一樣.

而他的雙手卻是沒有任何的包裹,隨著走動,手指會從衣縫中忽隱忽現,看不出什麼異樣.

無疑,這樣的人絕對是不好惹的,路過的神人都嚇得退避三舍,他進入傳送陣,也沒有人敢和他一起傳送!

這個黑衣人一路行走,沒一會就已經來到了山頂,衰神殿就在他的眼前了.

讓人奇怪的是,他站在衰神殿前並不是急著做什麼,而是抬手不知從何處抽出一支色的短矢.

當那根血的箭拿出來,頓時有一種恐怖的氣息傳出.那些排隊的神人感覺到這氣息,都嚇呆了,雙目中射出恐懼,紛紛的後退.

別他們,就是那些神人守衛都嚇死了,本來還有兩個兵士想耀武揚威的上來問這個奇怪的人想要干什麼,可是看見那支血色的箭,他們的尿都要嚇出來了,哪敢問什麼.

黑衣人取出箭,頓了一下.然後拿著箭直接走向衰神殿中.

那些守衛都嚇死了,哪敢來詢問,嚇得紛紛去找神將劉輝.不過神將劉輝哪里找到,有人又驚呼道,"不好,和劉神將的傳訊令牌上他的神識淡到快沒有了,他是不是已經死了?"

眾人又是大亂.

正在混亂之中,卻聽見那個黑衣人站在衰神殿的中央,怒吼一聲,"這邊的守護主神,出來!"

外邊的人嚇得個個屁滾尿流,沒一會,從遠處的山中飛來一個中年文士,走進衰神殿中看見黑衣人.中年文士頓時嚇得撲通跪下,口中道,"此間守衛主神,筆神閔子賀見過丑神前輩!"!

上篇:二七四七 這有何難?     下篇:二七四九 又遇到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