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七五四 趕緊躲起來  
   
二七五四 趕緊躲起來

"對不起,二位,就算你是花使也不能繼續jin入了."

葉空和姚卉終于在一扇門前被攔住,一個偏神級別的守將,看上去已經是毒神宮殿里邊的高級將領了,他攔住了葉空和姚卉.

"哦,是這樣.這位道友,我們是少國主佘凌鵬的朋友,已經來到這里,想要和佘凌鵬見個面,還請通稟一下."葉空客氣回答.

不過那偏神神將卻是依然搖頭道,"不行,少國主上次回來受了重傷,現在在閉關療傷,所以還是請回吧,等下次來."

葉空郁悶,他是神主,他清楚的感覺到佘凌鵬現在健康的很,沒有在療傷.不過葉空也不好出口,眼看還有最後一道門,就這樣離開貌似實在讓人不甘心.

"佘凌鵬!你給我出來!我是葉空,速速出來見我!"葉空等不得,終于開口怒吼一聲.

那偏神守將大怒,道,"你想死不成,在我們毒神宮殿里咆哮,你這是藐視我們毒神和我們少國主,來人吶,給我圍起來!"

不過就在這時,卻看見白色鏤雕的木門嘩啦打開,一個鷹勾鼻雙目發綠的年輕人探出頭來.

出來的正是佘凌鵬,這佘凌鵬是葉空的神仆,不過他和其他神仆不同.他和葉空有過矛盾,有過仇恨,所以心中自然的懼怕葉空.

剛才聽見葉空的一聲大吼,嚇得心中一顫,暗道這個姓葉的怎麼到這來了?找上門來了?

趕緊打開門,剛好就看見葉空.

看見葉空,佘凌鵬頓時就下殘了,撲通一下跪倒,口中恭稱,"見過神主大人,神仆佘凌鵬來到."

見到自己的少國主給這兩個人行此大禮,那個還擋住葉空的偏神都已經驚呆了,下巴都要打到腳面了!

葉空也不搭理他,趕緊去把佘凌鵬扶起來.就算當初有再大的仇恨矛盾,現在佘凌鵬成為他的神仆,那就已經是自己人了.

"起來起來,干嘛行此大禮,影響不好."

佘凌鵬心我不是怕嘛?誰都知道你脾氣不好,若是惹惱了你,那不是自取滅亡嗎?

不過聽了葉空的和氣語,他還是放松了許多.他對著那偏神一瞪眼,讓其不要出去亂,然後打開宮殿門,讓葉空和姚卉進去.

雖然姚卉遮著臉,不過光是身形背影就夠動人.但是佘凌鵬對葉空恐懼至深,當然也不敢亂亂動,多看一眼都不敢.

"神主,您來這里是干什麼來著?"佘凌鵬領進二人,這才心翼翼的問.

葉空左右欣賞著這宮殿之中的環境和裝飾物,口中淡淡道,"我想搞一點無臉花之毒!"

"啊?"佘凌鵬頓時苦笑搖頭,道,"弄不到,我若是真的有那玩意,當初你捉我我時候我就應該使用,怎麼可能心甘願成為您的神仆呢?"

葉空心也是,如果當初佘凌鵬的手上有無臉花之毒,那肯定要使用的,怎麼可能藏著不用?

這下葉空就皺眉了,郁悶道,"難道這個無臉花的毒就這麼珍貴?"

佘凌鵬哧道,"可不!"

他完又道,"神主,你可知種植這無臉花是要受到詛咒的!無臉花,種植者就沒有臉,子孫後代如此!很多人甯可死,也不種植這種花!"

葉空道,"專門養一批無臉人來種這種花,相信毒神不會想不到吧?"

"如果那樣就簡單了!"佘凌鵬又道,"這無臉花還有一個特性,那就是真正已經完全無臉的人,種花種一株死一株!"

"還有這種事!"姚卉吃驚道,"那豈不是要好人去種,然後這樣不停的有好人變成無臉之人?"

佘凌鵬道,"要不然此花珍貴!每種一茬出來,就有一批人無臉!"

姚卉驚愕好久才道,"殘ren,太殘ren了!"

就連佘凌鵬這種人都點頭道,"誰不是呢,而且那無臉花的毒液又難以提取,一大片的花瓣,最後提煉出來的,不過一滴兩滴有用……因此實在太珍貴了,所以那些花毒都控制在母後手中."

佘凌鵬到這里,葉空想到什麼,問道,"那毒神本尊xiu煉是不是需要那些毒液?"

佘凌鵬點頭道,"不錯.以前師尊都是使用毒靈的,不過自從中了母後的毒,要xiu煉就必須使用無臉花之毒.其實外界傳師尊不能進不朽是錯誤的,師尊是可以進不朽的,只是需要的時間很長,因為他需要很多的無臉花之毒."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毒神被他老婆毒了,他還對他老婆那麼好,最重要的就是因為那女人控制了他xiu煉的無臉花!"姚卉和葉空這才明白其中的原委.

葉空又問道,"那就真的沒可能搞到無臉花的毒液了?"

佘凌鵬搖頭,"以我這個少國主之能是肯定搞不到的,你如果逼我去搞,那你干脆讓我死."

葉空哧道,"看你的,我這不是跟你商量麼?我葉空對手下神仆也是夠意思的,你忠心對我,我也不會虧待你,大家如果成為朋友,把信仰還給你也不是不可以."

就在他們話之間,外邊那個偏神突然推門喊了一聲,"母後來了!"然後,門又猛地關上.

佘凌鵬聽這一句,頓時嚇得半死,道,"不好不好,神主你藏起來,你藏起來好不好,母後發現你們,定會對你們不利!"

葉空奇道,"我又沒招她又沒惹她,我來和你聊幾句就犯罪了不成!"

佘凌鵬指著姚卉道,"你的道侶雖然遮著面紗,可是我看得出貌美!我們母後天性善妒,對其他漂亮女子妒忌到極點,她若是看見你的道侶,絕對要出大事!"

聽這樣,姚卉也急道,"那你有沒有躲避的地方?"

佘凌鵬道,"只有先去後邊房間躲一下."

葉空倒是並不擔心,跟著走過去,淡淡道,"能躲就躲,若是躲不過……哼哼,剛好弄點無臉花之毒來用用!"

佘凌鵬把兩人領到後邊,剛回頭,就看見殿門大開,一個美yan至極的動人女子,在大量宮女神女的簇擁之下,就走了進來.

"見過母後."佘凌鵬連忙走過去給那美yan女子跪下,跪在她面前.

"我的少國主,你在干什麼呢?怎麼沒出去參加母後節,今天晚上真是好熱鬧,我也是很開心的呢."美yan女子輕啟,無比.

佘凌鵬跪在那里看著美yan女子的粉色繡花鞋,回道,"母後,因為我神體剛剛恢複,還想最後再修養一下,如果不是這樣,我肯定會參加給母後慶祝的……"

那美yan女子這才滿意,回頭喝道,"你們都出去!"

"是!"那些宮女和侍衛都稀里嘩啦全部從門口退出.

伴隨著白色雕花大門的關閉,美yan女子這才咯咯笑著,抬起右腳,用穿著繡花鞋的腳背托起佘凌鵬的下巴,魅惑道,"母後還真的想要少國主的祝賀呢……"

這聲音這東西,從一個如此動人的女人身上發出,佘凌鵬頓時興奮起來,跪在那里癡迷地親wen女人的鞋底,口中迷糊念道,"母後,師娘,我喜歡你……"

給讀者的話:今天還是四更,晚上還有,今天是七月最後一天,有月票記得投哦,呵呵!

上篇:二七五三 拍賣無臉花     下篇:二七五五 種植無臉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