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七五六 花田相邀  
   
二七五六 花田相邀

"這是令牌."當葉空取出令牌,那守衛的神將,這才打開禁制,放佘凌鵬和葉空進入.

神車繼續向里邊走,葉空這才注意到,保衛這里的神陣非常的強大.甚至強度,都超過了保護毒神宮殿的強度,看得出,這里的重要性,遠遠的超過毒神宮殿.

進入山洞之中,眼前豁然開朗,眼前的景色讓葉空想起曾經在地球看到過的桃花源記.

這里就是一個桃花源一樣,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有綠樹,有花蔭,有泉水溪,還有鵝卵道,一切都是那麼的美.

當然,其實最美的,就是那大片的藍色花,遠遠的花田,一片粉藍,看的人心神搖曳.沉醉其中.

不過美中不足的,是那些正在如此美景之間忙碌的人!那些花農!

上次雖然在街上,看見有無臉族的少年在搶東西,可是那孩子速度太快,又完全的包著臉,而眼前的這些正在勞作的人們,卻都是沒有包著臉.

葉空也終于看見了無臉族是什麼樣的.

葉空可以看見,他們的臉上的毛孔和汗毛眉毛都全部消失了,他們的嘴巴眼睛鼻子,都開始閉合!

遠遠的一看,真是好像光板一塊!

根據那些種花者種植時間的不一樣,他們臉上閉合的地方也是不一樣的.

有的人嘴唇才剛開始生長粘連,而有的人卻只是一個洞眼!

葉空看見的最離譜的一個,他的嘴已經完全的生長粘連,看不見了,鼻子也沒有了.臉上什麼眉毛,頭發,什麼都沒有,最後就只有一雙眼睛,還剩下一個針眼一樣細的洞眼.

不過奇怪的是,神格倒是並不會隱藏,而是生長在腦門上,看的清清楚楚.

"這個人如果他的眼睛也生長到看不見,那就是他被趕出去的時間到了."坐在旁邊的佘凌鵬開口道.

"那就是,真正的無臉族那是除了神格,臉上什麼都沒有嘛?"葉空低聲問道.

佘凌鵬點頭,"不錯,無臉族,就是無臉,臉上什麼都沒有,眼耳鼻嘴眉頭發,全部的消失,消失的干乾淨淨,真的,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一個人沒有臉是那麼恐怖的一件事!"

葉空看著外邊,又看看那些淡藍色的花朵,淡淡道,"我現在覺得那些無臉花是多麼的可怖!我們經常沒皮沒臉,真的沒想到,沒臉竟然是那麼的丑!不出的恐怖!"

神車繼續往里走,除了前邊種植的地方,後邊就是生產和提煉無臉花毒液的地方.

在種植田和提煉車間之間,是大片的造型好看的房子,就像是一個個的宮殿,點綴在花田間,賞心悅目.

佘凌鵬道,"那些房子都是花農們住的,這里的守衛和後邊的提煉工人,他們都沒有資格住這麼好的房子.你別看那些沒臉的人他們在花田里勞作,可是他們回到自己的房子里,就跟天堂一樣,里邊有漂亮的女人和精美的食物在等他們."

葉空搖頭道,"不過我還是覺得不值,短暫的享受換來永久的痛苦,還世代相傳,真是虧大了."

他們繼續前行,神車停在了提煉車間前.葉空和佘凌鵬走進去,發現這里的人都很正常,看來只有種植者才會遭受詛咒.

其實葉空覺得那些下詛咒的眾神,真的是很愚蠢.他們只是詛咒那些直接操作的花農,卻不是詛咒站在背後的指使者!否則的話,那就會真正的抑制住種植無臉花.

提煉車間是在一個特別的陣法之中,就算是佘凌鵬得到了母後的令牌,也不能進入那最里層的陣法.因為那陣法之中,已經有提煉出來的無臉花毒液的成品出現了!

無臉花毒液的成品,是綠煌神國母後完全控制在手中的,一點點一絲絲都不能泄漏出去,所以佘凌鵬和葉空只有站在外邊,好在那陣法是半透明的,可以隱約看見其中有人在動作.

佘凌鵬道,"我曾經聽,無臉花最最珍貴的就是,並不是每次提煉無臉花毒液都會成功!很多時候,都會失敗!而且這和提煉的經驗和手法無關,可能也是被下咒了,所以無臉花毒液的出產量非常的!"

聽佘凌鵬這一,葉空心中暗自想道,"這種事對姚卉來倒是能幫上些忙,姚卉如果驅走黴運,不定就能多提煉一些毒液了!"

不過葉空也只是想想,他並不會真的這樣做.

參觀完了以後,就有守衛的神將出現,帶著他們走向花田,在那里,他們可以近距離的觀賞一下無臉花.等到葉空走過去,才發現,那些無臉花的花田,竟然也是被厚厚的陣法覆蓋.

而那些無臉族也都在陣法之中,雖然隔著一層陣法,不過靠近了無臉族,葉空才發現那樣子果然更加的恐怖.

"算了,我們還是走吧."看著這些恐怖的無臉族,想到外邊的那些無臉族少年,葉空竟然打消了試圖得到無臉花毒液的想法,心中生出一股了然無趣的感覺.

如果讓他葉空組織人種植這些無臉花,恐怕就算是明知道有用,他也不會去這樣做!

"好吧,那就走吧,其實不然也不喜歡在這種壓抑的地方."佘凌鵬也開口答道.

不過就在他們想要離開的時候,卻走來一個神將,開口道,"那邊有人請你過去一下."

葉空看看遠處的花田深處,一片的粉藍,沒有盡頭一般.他疑惑問道,"是請我?是誰在那邊?"

神將猶豫一下,苦笑道,"對不起,我都不知道他是誰,我只知道是母後告訴我,在這里,如果他不開口便罷,如果他一開口,就一定要按照他的命令辦!而這是他第一次開口!所以,我只好按照他的命令辦!"

"這……"葉空都蒙了,想不到這里竟然還有一個母後都特別照顧的神秘人,而這個神秘人從來沒有開口,今天第一次開口就是叫自己!

"偏神,您還是跟我去一下,他的命令如果做不到,我怕我會倒黴."那個金甲的神將開口又道:"不過偏神您放心,那個人他沒有任何的殺傷力,他甚至都不是天神,他絕對不可能對你不利."

佘凌鵬也是好奇死了,開口道,"那我也去看看."

不過神將卻是搖頭,道,"對不起,那人他只要見這位偏神,其他任何人都不見的."

佘凌鵬開口罵道,"我是少國主,我有令牌來的!"

不過就算如此,佘凌鵬還是不被允許,葉空也沒有多想,他倒並不是完全相信那個神將,而是他藝高人膽大,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神秘人,在召喚他.

跟著金甲神將從粉藍色的花田中間穿過,葉空這才發現,原來花田之中也是有陣法沒有覆蓋的道,那些神將都是在這道上來回穿梭管理.

穿過那條悠長的道,葉空終于看見了,面前的不是房子,也不是山洞,而是一個巨大的樹洞!樹洞早已腐爛不堪,洞口掏成一個簡陋的門的樣子.

神將道,"他就在里邊."

上篇:二七五五 種植無臉花的地方     下篇:二七五七 結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