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二九九六 神舟底層,兩年時光!  
   
二九九六 神舟底層,兩年時光!

"這就是云海之中的聚集點了."

十多日以後,狂鵬和葉空被帶到云海之中一處空地上.這里停著幾艘同樣破舊的神舟,看上去也都是采酒蟲的神人.

而在這邊空地的一角,卻排著一個長長的隊伍,不時的傳來,"下一個!"

每每聲音響起,就有一個神人拎著一些神晶,心滿意足的走出人群.

"就是那邊,你們稍等一下."領頭的上部神人示意狂鵬他們等待,然後他獨自走向人群.

頭上披著白色頭罩的葉空沒抬頭,神識就能感應到,在云海和空地的邊沿,停著一艘確實巨大和豪華的云海神舟,這神舟航行去東勝神國應該沒有問題,這幾個神人並沒有騙人.

不多時,一個留著山羊胡須的老者跟著上部神人走了過來,看看狂鵬和葉空,嘀咕了幾句,最後點點頭,道,"好吧,隨我上舟去."

完,山羊胡須先回去了,那領頭的上部神人便道,"事已經到這步,你們還有什麼不相信呢?"

狂鵬道,"上了舟,我自然會給你們."

跟著上部神人進入神舟的後門,狂鵬這才放心的把一顆星岩晶放在那神人的手心.

"那就祝你們有一個愉快的旅程."那上部神人拿著星岩晶歡歡喜喜的離開.

這邊山羊胡須走了過來,指指葉空道,"我們的神舟那是高檔的云海神舟,仙人級別根本沒有用,你有空間裝他沒有,沒有空間就把他扔下船好了."

神人手下的仙奴就是牛馬一般,不要的隨時都可以扔掉.

不過狂鵬怎能丟棄葉空,連忙賠笑道,"總管前輩,這不是仙奴,這是我兄弟!親的!放心,他在船上不會亂亂動的."

"這樣……"山羊胡須眉頭一挑,道,"既然這樣你就去最下艙最辛苦的送晶房,不要怪我不照顧你,那可是艦上最辛苦的地方."

云海神舟長途飛行是需要動力的,真正高檔的神舟那是使用的星岩晶,一把星岩晶可以使用很久.可是眼下這神舟,看似龐大,可是卻是用不起星岩晶,那就需要不斷地往陣法中添加大量的神晶!還有更省錢的,神晶都不用,直接用最劣質的晶砂!

那工作忙碌又沒有休息,比地球上老式鍋爐還麻煩,所以確實是船上最辛苦的工作.

不過狂鵬卻是一口答應,笑道,"沒關系,只要讓我帶著他,干什麼都可以!"

"那好,我帶你去找傑森."山羊胡須點點頭,看著葉空又提醒道,"帶著這樣的一個累贅,你能修行到上部神人也不簡單了."

狂鵬嘿嘿賠笑.

傑森是船上最底層的送晶工,中部神人,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從庫房把一車車的神晶和晶砂混合的燃料推到送晶房,然後倒入陣法中.

其中有晶砂那就更麻煩,神力釋放完會有殘留物,就跟水垢一樣站在陣法中.所以隔段時間就要很費力的去清理!

本來這些活都是中部神人傑森負責,不過看見來了新人,還帶著一個拖油瓶,傑森當然就擺起了老資格,開口對狂鵬冷道:"這樣吧,你就負責運送和添加神晶燃料,你的手下仙奴就負責在陣法之中除去汙垢,我就負責管理庫房."

雖然眼前的活計辛苦一點,不過如果能給葉空留下一塊空地,沒有外人打擾,狂鵬倒是很樂意,也願意辛苦一些,當下也就開開心心點頭答應.

傑森所謂的管庫房也就是躲在庫房中,用庫房中神晶溢出的那些神力修煉!所以看見狂鵬能夠勝任工作,他就安心躲進庫房修煉去了.

傑森一走,送晶房就剩下了葉空和狂鵬.

"大哥,要不然我幫幫你."葉空看著狂鵬已經進入陣法,跪在地上開始清理那些汙垢,他的心里不由得暗自發酸,也拿起一把鏟子走過去.

"三弟,你好好修煉,趕緊複原,這才是你應該做的!"可誰知,狂鵬仰起頭,雙目含怒吼道:"你知道嘛,多少人在等著你,在寄希望于你,我救你不是讓你來做這些!而是要你有一天可以堂堂正正風風光光的,回到天琅山!做一個真正的王者!"

狂鵬最後的聲音是壓抑著的呼吼,雙目瞪得老大.

葉空心中震動,放下鏟子,點頭道:"大哥,你的不錯,你罵得有理,相信我,我能做到!"

他猛然回頭,走進送晶房里邊的一個的休息間.

這是一個只有兩個平方的房間,沒有門,也沒有蒲墊,葉空就這樣盤腿坐著.為了怕別人闖進來吃驚,所以連神陣都沒有布置,就這樣,他閉上眼,開始繼續研煉融合那些符咒大全之中留下的地球文字!

當葉空和狂鵬進入這艘神舟之中,神舟並沒有離開.這艘神舟是來收酒蟲的,來回東勝神國,路途遙遠,收的酒蟲數量很多,因此時間會停留一段時間.

這段時間里,狂鵬還是比較閑的,每天就給陣法中添加一些少少的神晶,維持陣法運行.隔些日子,就會跪在陣法中,清理那些汙垢.而等這些都忙完,他就會呆呆在坐在房間的一角,往著天琅山的方向發呆.

這樣的日子一直過了半年!終于這一天,山羊胡須走了下來,開口道:"從今天開始,加足燃料,我們要往東勝神國航行了!速度快的話,三年時間應該到了!"

"好的."狂鵬站起來點點頭.

山羊胡須這半年下來過幾次,對狂鵬還算是比較滿意,他看看房間里的葉空,不由得又勸道:"兄弟,不是我你,帶著這樣一個拖油瓶對你的修煉不利!你還指望他成神,就算是成神,也是一個最低級的下部神人!"

狂鵬嘿嘿笑道,"沒關系,我知道."

山羊胡須看他不聽勸告,冷哼一聲,調頭離開.

隨後的日子,黑色的神舟穿透層層棉絮樣的云霧,開始在云海中向著東方直線前進.

而狂鵬也開始忙碌了起來,每天不停的進出庫房和送晶房,將一車車的神晶和晶砂倒進陣法中,汙垢也產生的越來越快……狂鵬發呆的日子再也沒有,他忙碌的操勞著,佝僂的身影仿佛老頭一樣在散發著色光霧的陣法房間中忙碌.

不過每當他忙碌之中,那射向房間里的目光,卻是一片希望,光照亮了他的臉!

操勞的日子過的很快,轉眼就是兩年過去了,葉空依然坐在哪里一動不動.

現在的葉空已經不是象兩年前了,現在的他全身都被陣法中散發出來的晶砂灰塵所覆蓋,好像一個破舊寺廟中無人清理的泥塑,他的衣衫上布滿了灰塵,他的雙眉都是一片雪白.

狂鵬雖然是忙碌的,不過經過這兩年,他已經認識了船上的不少人,而正是因此,他也聽了船上很多不好的傳聞!

上篇:二九九五 終將報仇     下篇:二九九七 危機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