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三零零零 倒是一對  
   
三零零零 倒是一對

"你給我下去!"葉空一把就將酒魔神給扔了下去,這個有著酒糟鼻的丑陋魔人根本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就陷在了他稱之為"乖乖"的黑色酒蟲之中.

山羊胡子的魔人也嚇呆了,不過瞬間他就明白過來,這個沒有神格的年輕人,是一個超級強大的存在!

"前輩救我!我是他的神仆,他一死,我必死!"山羊胡須連忙對著葉空嘶聲哀求.

要葉空來看,肯定不會救他,這人助紂為虐,已經害死了這一船的人,他就是幫凶一個!

不過狂鵬倒是記得山羊胡須的一些恩惠,連忙也道,"三弟,這人也是沒辦法,無奈之舉,更何況他已經對我照顧,直到船上還有最後一個人,才想到我."

"好吧,那我就救你一命!"

葉空完,心念一動,一股柔和的神光從山羊胡須的神體四周圍聚,就像一個有著朦光的光罩,將山羊胡須包圍在其中.

這光罩,並不是神術,也不是陣法!而是神力所化,是因為神力太強大,太濃厚,形成的神力實體化!

"肉眼都能看見的神力!這人的實力……"山羊胡須心中驚恐莫名,他甚至都沒有聽過,神力可以不通過神術和神器,就造成如此的光霧.

其實就算是不朽神靈也做不到將神力做到如此!

不過就算是這樣,葉空還是覺得不夠!因為天妖,已經可以將神力在體外形成肉眼可見的洪流!他還是不夠!

在葉空的神力包裹下,酒魔神死了,並沒有影響山羊胡須.而山羊胡須也心中充滿崇拜,他磕頭謝恩,將自己重新生出的精血奉上,道,"蒙前輩相救,在下連輝,想要對您貢獻出信仰,成為您的神仆……"

葉空低頭看看他,"成為我的神仆?你不夠資格!你要做就做我大哥的神仆好了!"

山羊胡須叫連輝的也知道自己修為太弱,哪里能成為這位強大神隱者的神仆,成為狂鵬的神仆他已經很滿意,于是趕緊給狂鵬奉上精血.

狂鵬卻沒想到自己也能得到一個神仆,當然是眉開眼笑,當下就收了精血,收了連輝.

等他們做完,葉空問道,"連輝,你以後成為我大哥的神仆,定要殫精竭慮,全心全意,我大哥這人忠義,你若因此欺瞞他,我不會饒恕你."

那山羊胡須連輝嚇得跪下,道,"前輩,我最是敬佩忠義之人,要不是酒魔神的逼迫,我當真是不願意讓主人去送死."

葉空擺手道,"好了,現在給我們神舟的方向,以及你們這次的計劃."

連輝一五一十道,"本來酒魔神是居住在云海中某一個偏僻地點的釀酒者,不過他收到一個東勝神國神都的好友兔神趙雨升的傳訊,東勝神國那邊為了慶祝國主火怒神從混沌秘境返回,並且展覽一件秘境帶回來的寶物,要舉辦一個盛大的酒會,因此推薦了酒魔神作為這次酒會的釀酒人……"

到這里,葉空心中疑惑,自自語道,"奇怪,按火怒在混沌秘境里大丟其臉,而且一件好寶也沒有得到,他還要大張旗鼓辦什麼酒會?"

連輝不敢插嘴,心中卻是感歎,眼前這人果然是強大,就連這些事的內幕都知道,跟著他要比酒魔神有出息多了!

葉空思索一下,並想不出原因,又道,"你繼續."

連輝道,"然後酒魔神長期住在云海之中就有些想出去闖蕩,于是就答應了,帶著我來到神風山脊收購酒蟲,然後一邊釀酒一邊趕往東勝神國,想要釀出一種名動天下的美酒,在東勝神國一舉成名!"

"原來這樣."葉空點頭.其實這酒魔神也就是一個酒癡,他倒黴就倒黴在遇到了葉空.

葉空又問道,"那眼前距離東勝神國還有多遠?"

連輝道,"明日到達東勝神國外圍大城,瀛洲城."

"瀛洲城!"聽到這個名字,許許多多的往事又一次浮上了心頭,葉空一下仿佛癡了一般.

……

翌日,上午,瀛洲城外.

翻滾的云海之中,一艘黑色的神舟探出了巨大的腦袋,等它挺穩,艙門打開,可以看見一個魔人帶著一個鷹鉤鼻神人和一個山羊胡須的神人走了下來.

"連輝,你可曾來過瀛洲城?沒有,那跟著."已經打扮成魔人,眉心還假模假樣嵌入一顆神格的葉空抬頭看著面前這塊熟悉的黃土地.

狂鵬左右看看,笑道,"我聽你剛來到神界,就是來到的瀛洲城,莫非這里還有故事不成?"

葉空點頭笑笑,收了神舟,和狂鵬一邊走一邊介紹道,"那邊的神國修煉所,是東勝神國除了神都修煉所以外最大的修煉寶地,修煉所後邊那連綿的大山,就是神晶礦山了,我剛到神界就被送到山中挖礦."

狂鵬點頭道,"新人上界,總是備受欺凌,我飛升在妖神國,要不是你及時感到,我真的熬不下來."

葉空點點頭,又指著前方那座大城池,道,"那就是瀛洲城了,除了神都,東勝神國最大的城池!其中的拍賣場以前是黃家把持,神界什麼奇珍異物都能買到,只是現在就不知道了."

正在話間,他們已經走進了城中.

一轉眼葉空已經離開瀛洲城千年有余,從當初的中部神人,到現在已經成為超越主神的存在,而回來再看時,才發現,這城依然是千年之前那樣,一點變化都沒有!

經曆千年,再次走回那條老路,葉空心生唏噓,不由得信步而走,也不話,只是隨意的行走.

正在行走間,他突然就是眉頭一動,改變了一個方向,大步急行,走向一條背街的後巷.

"打!打死他!偷酒喝,偷了這麼多年,不知道偷了我們酒樓多少酒!"

"打!絕不能輕饒!看他下次還敢來!"

只見棍棒交加之中,一個滿臉胡須的瘸子,一手拿著一只吃剩的燒雞,一手抓著一個酒盅,一瘸一拐的奔出來.一邊跑還一邊罵,"你當老子白吃你們這些酒菜,等老子的兄弟回來,加倍賠償你!"

他話還沒有完,樓上窗戶推開,一個穿著裙的孫二娘樣的女子站出來罵道,"裴春光你這個不要臉的,你這句話了一千年!先是在老娘這里騙吃騙喝,後來好,直接偷老娘的!"

下邊瘸子回敬道,"老子偷你是給你面子,老子做神晶礦山守將的時候,別人介紹你給老子做老婆,老子都沒眼看!"

樓上女子罵道,"老娘那是瞎了眼,現在你跪在地上求老娘,老娘也不會有這個想法!"

他們在酒樓門對罵,不過也有住在後門的住戶,那些人也從家中走出,看著他們一個在上邊自稱老娘,一個口口聲聲老子,圍觀者都是哈哈大笑.

"林楚萍,你愛自稱老娘.這裴春光又出名的喜歡老子,你們倒是般配的一對,一個賣酒一個愛喝,倒是絕配!"有好事者起哄喊道.

老板娘林楚萍臉皮薄,頓時罵道,"和他一對!哼,他要是還了這些年欠我的賬,再雙倍賠償,那還差不多!"

ps:不知不覺寫了三千章了,三千章啊!要不是道友們一直支持,我真的寫不下來,各位,謝了!

另外,感謝下離兒,傳哥哥等人的打賞.

上篇:二九九九 雖不成,卻不遠矣!     下篇:三零零零一 春光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