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三一七七 醫官的好友  
   
三一七七 醫官的好友

猗籮是安冉的好朋友,月球人,是一個標准的白富美.雖然她也是軍人編制,不過她卻是在比較偏遠的軍醫院,在那里她的工作很清閑,幾乎不需要干什麼工作.

而在平安夜號航行以後,作戰任務多了起來,受傷的軍士也多了起來.

因此猗籮也就成為了被調到第五區的軍醫院的一員.

平安夜號實在太大了,而全球網又實在太方便,所以這個世界大家都選擇在全球網見面,現在這種現實見面的景並不是很多.

也正是因此,安冉才更覺得在現實見面的珍貴.

她們約在五區一處美容健身中心見面,不管到什麼年代,女人對于美麗的追求都不會停止,美容健身中心對那些想要改善身形的女士們還是很有吸引力的.

"喲,冉,一年不見你還是這樣,好像清湯掛面一樣."

剛走到這家美容健身中心的樓上,就有一陣香風之中的巧女人跑了出來.這就是安冉的朋友猗籮了,不過很顯然,猗籮對于這個只知道憨笑的葉空並沒有興趣,而是很快把兩個穿著緊身背心,肩膀肌肉好像一座座墳頭一樣的火星帥男帶到了安冉的面前.

"怎麼樣?這是我的男朋友火星礦主郭承科."很顯然,這個火星帥男不但高大有型,而且很有錢的樣子,猗籮口口聲聲都是郭承科要去月球發展,要去月球買房,還要把猗籮調整到月球軍部的醫院.

"我跟你啊冉,那些垃圾軍士,真的沒什麼值得留戀,他們能給我們女人什麼?要錢沒錢,要本事沒本事……"

聽猗籮不斷的嘰嘰喳喳,安冉只有苦笑點頭,終于發現走入社會之中,想要恢複學校之中的青蔥友是不可能的.

不過顯然猗籮並沒有想放過安冉,又指著另一個火星帥男,"看見沒,這是王升文,他家更有錢,有三個火星礦山!現在已經在月球有別墅了,最重要的,他還不是一般的高富帥,他還有超過一般人的榮譽……"

安冉心這就是遇到了傳中的介紹對象了?不過也沒辦法,只有苦笑著對著王升文微微點頭,客氣笑道:"榮譽,也是軍人麼?"

王升文還沒話,猗籮就露出一副得瑟的表,道:"不是那種榮譽,是參加比賽,得到名次!"

安冉好奇道:"什麼名次?"

"FPK!"

"哦,是嗎?"到FPK,安冉頓時感興趣了許多,開口問道:"你是用自己名字參賽的麼,現在排名多少,我最近天天看那個."

王升文坐在椅子上,擺出一個很優雅的姿勢,揮手笑道:"毛毛雨啦,名字就不了,省的別人我顯擺,事實上我就是怕別人知道,所以一直都在比賽之中隱去真名."

"是嗎."安冉沒想到對面的帥男還是如此的低調,又問道:"參加這樣的比賽挺辛苦吧,大概多少名次,能不能?"

"前十名吧……"王升文非常瀟灑的微笑,仿佛前十名根本算是個屁一樣.

"前十名……"一直在低頭吃東西的葉空猛地抬起頭,脫口來了一句,"怎麼可能?"

FPK前十名,他太熟悉了!

十名之中,隱去身份的有第二名風雷劍,第五名鐵甲人,第九名夢無痕.其他都是真實名字參戰,可是其中找不到哪一位和這王升文有任何的相似之處.

看見一直低頭吃東西的葉空發出疑問的錯愕,那位王升文頓時不爽,眉頭一皺,很是不悅.不過不用他開口,猗籮就鼻子一皺,打量一下葉空,輕蔑道:"怎麼,值得懷疑麼?我們會騙你怎麼地?"

完,還又責怪安冉道:"好了我們老同學相見,干嘛還帶一個不相干的人,人家王升文的身份連他的親人都不知道呢!就告訴了我們幾個……哼,你這個下士朋友居然還發出這樣的疑問."

被她這一,安冉倒是有些不好意思,連忙道歉,道:"不好意思,葉空他有點失憶."

"失憶就在家呆著,出來轉什麼?"猗籮不爽的搖頭道.

"不是不是."葉空看見安冉難做,連忙開口解釋,道:"我不是懷疑,只是我看前十名隱去身份的有第二名風雷劍,第五名鐵甲人,第九夢無痕……夢無痕是女人,鐵甲人是一身鐵甲,而風雷劍相當神秘,不過他是月球人,而且傳他到哪都帶著一把雷神石合金巨劍……"

聽著葉空把前十名分析的這麼清楚,那位王升文不由得雙目之中露出贊許之色,指著葉空道:"這位兵哥也是關心我們FPK的人啊,猗籮,你不要瞎怪人家,人家不知道我身份,難免有疑問!你分析的很好,我佩服你!"

王升文又對葉空一豎大拇指.他話客氣,舉止優雅,別安冉,就算是葉空都感覺此人不錯.

葉空覺得幫安冉解決了尷尬,也就低頭去喝可樂.

而那位王升文卻是表揚完葉空,突然話鋒一轉道:"只是這位兵哥忘記了前十名之中,還有一個更神秘的人!"

安冉雙目一亮,頓時想到了什麼,美麗的雙目之中充滿了崇拜,吃驚道:"難道你……是他!"

這位王升文面帶微笑,優雅的把手伸到腦後,一抓,把束發的帶子扯開!頓時,黑色的披肩長發,散落而下!注視安冉深款款道,"你猜得沒錯,就是……八少爺!"

噗!

王升文裝逼的動作還沒有擺完,對面突然正在喝可樂的某人口中噴出一口帶著冰涼的可樂,全部都噴在了他的臉上.

噴出可樂的是葉空,他怎麼也沒想到,對面這子竟然冒充到他的頭上.

"你……安冉,你什麼朋友?"猗籮沒想到遇到這種場景,連忙一跺腳站起來,給那位王升文擦臉.

王升文連忙道:"沒事沒事."不過心里卻是已經把這個傻乎乎的二傻子恨到了要死.

而安冉心中也起了懷疑,心八少爺連四把射線機槍都能躲過,這一口水躲不過?

上篇:三一七六L先生,靜觀其變.     下篇:三一七八 重力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