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三四七五 真的是手抖了  
   
三四七五 真的是手抖了

"他?"本來,魔劫懷疑曾瞬是過來搗亂的,卻沒想到這家伙一來就指著葉空是偷,倒是一下懵了.

色封印下,葉空也注意著上方,他倒並不知道什麼窮鬼偷,只是覺得過來的是個酒鬼.

當下,葉空昂頭問道,"喂酒鬼,你話睜睜眼好吧."

曾瞬道,"我睜沒睜眼都知道你是偷,因為我感覺到我的東西在你身上!"

葉空奇道,"可是這位前輩,我從來沒見過你,你我偷你東西,從何起呢!"

曾瞬冷道,"那我一物,你看看是不是在你身上."

葉空道,"你!"

"一個十多丈方圓的白色大龜殼!"曾瞬端著酒杯,低頭冷笑道,"你可曾見過?"

"這個……"葉空被問得啞口無.

大龜殼是荊棘惡龍駝來,葉空還真的不知道是從哪弄來的.

倒是魔劫立即開口道,"曾道友,我可以證明見過這個大龜殼,正是在他身上!"

魔劫著這話,心中盤算,等會殺死葉空,難道要把龜殼還給曾瞬?

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不過魔劫也是老家伙,心現在葉空不是還沒死?等葉空死了,再專心對付曾瞬不遲.

此刻曾瞬聽魔劫一,頓時指著葉空道,"子!現在人證物證俱全,你還有何話?"

魔劫眼珠一轉,也已經有了主意,當下道,"曾道友,這賊相當狡猾,我已經將他困住,不如你進入將其擊殺!到時候,那個龜殼,我們再作計議……"

魔劫就想借刀殺人了.

不過那曾瞬卻不是如此愚蠢,雖然睡眼惺忪,可卻是精明,道,"你們生死之戰,關我何事!讓我當你的炮灰,你給我出手費不成?"

魔劫一點心思被曾瞬看出,當即惱羞成怒,道,"那你就別礙事了,速速離開!"

曾瞬不悅,"那我的龜殼豈不是沒了?"

魔劫怒道,"讓你出手你又不出手,你到底要如何?"

曾瞬手腕一翻,牛眼杯中又裝滿了菩提露,他很享受的一口喝下才道,"所謂先禮後兵,只要他肯老實歸還我龜殼,我便拿著我的東西,喝著我的酒,不管你們的爛事."

魔劫暗道這老家伙果然精明,難道自己快要到手的龜殼,就要被他拿走麼?

可是如果不願,難道自己先和曾瞬打一架?

魔劫無奈,只好擺手道,"那你去要,只要他肯還你,我便不管."

其實魔劫心里不希望葉空交出龜殼.

下邊葉空心,現在龜殼被龍骨鞭吞下,我想還你都不行!

更何況,旁邊張妹也是個死心眼,低聲道,"那是我印第安祖獸聖物,我們死也不能給他!"

不過葉空卻不會這樣.

葉空笑道,"曾前輩,那個龜殼在我這,給我借用一下,要想還給你,那也可以,只是我看那個家伙不順眼,你幫我教訓他一番,我必定將龜殼雙手奉上!"

葉空也是打的借刀殺人的主意.

不過那曾瞬豈會上當,頓時罵道,"我你這個娃娃不地道,他十萬次元我七萬次元,我教訓他豈不是找死?"

魔劫站在一旁冷笑,也不答話.

葉空又道,"要不你將這封印解開,我出來便將龜殼還給你."

魔劫頓時緊張道,"曾道友不可!此子狡猾得很,座下巨龍速度更是絕快,若是打開,他轉瞬就會消失蹤跡!"

"放心放心!"曾瞬點點頭,身影一動,已經站在色的"封"字上.

他是個酒鬼,也顧不得什麼高人形象,跪在那透明玻璃一樣的封印上,用手中酒杯的杯底敲敲封印,開口道,"子,你別耍花樣了!我曾瞬不會為你做任何事,你快快把龜殼還給我,否則你一個強敵沒應付完,又增加一個強敵,得不償失!"

葉空心不好,日你先人板板,一個魔劫就要命了,現在又來個曾瞬,這突圍更加的渺茫.

不過那張妹卻是個標准的死心眼,一口回絕道,"這位曾前輩,那龜殼是我印第安族始祖當年的座下尊獸所化,理應是我印第安族所有!現在是完璧歸趙,怎麼能是偷?此物當初被有尾族張智鵬霸占,我倒是要問問前輩你從哪里偷來?"

"你……你這女娃子……"曾瞬張口結舌了一下,才道,"龜殼是張智鵬那混蛋得罪我,老夫出手滅了他,他臨死之前送我!我管你什麼印第安族!"

"你出手殺他,他臨死送你,殺人奪寶能成這樣……"張妹暗自鄙視.

葉空倒是明白了不少,敢當初自己殺到有尾族為什麼沒有龜殼,是被曾瞬提前搶了!

不過這曾瞬龜殼到手,也裝不進隨身空間,那麼大個東西,帶著也不方便,最後肯定就藏在十四尊國的某處.

怕是荊棘惡龍帶著龍骨鞭來到十四尊國,因為龍骨鞭跟龜殼有感應,所以龍骨鞭被吸走,荊棘惡龍跟隨而去,這才找到龜殼,然後背來.

想明白這些,葉空道,"曾前輩,此物是我族聖物,相信對你也沒啥用,不過畢竟此物受你保管,我印第安族記住你的恩,若是我不死,日後去我印第安觀云城,必定有謝禮送上!"

曾瞬手拿酒杯指著葉空哧笑,"你又扯淡,你被這老牲口的困陣困住,你豈有不死之理?"

話之中,那酒杯之底殘留的一滴液體,竟然從杯口滴出.

一顆透明的水滴,筆直落下!

魔劫一直注意著曾瞬,看見那滴酒珠,他頓時目中一閃,厲聲喝道,"作甚!"

他話音出口,已經猛撲過去.

曾瞬也是大驚,"我的菩提露!我的菩提露啊!"

一邊呼喊一邊猛地撲在色封印上,倒是剛好擋住魔劫.

而那枚水滴卻已經滴在透明的封印上,讓所有人吃驚的是,封印竟然無法感應到那枚水滴,就這樣讓其輕易透了過去!

看著水滴透過封印落下,魔劫阻止已是不及,雙目中殺機閃動,厲聲吼道,"曾瞬,你找死!"

曾瞬目瞪口呆,連忙道,"真的是手抖,手抖!那可是菩提露啊,我一滴都不會給別人喝!你去打聽打聽,別人出十萬菩提珠買我一滴,我也不會賣,怎麼會便宜這賊子?"

封印下,那枚水珠看似普通,可是卻有一種無法想象的吸引力,鎮噩猛地一睜眼,立即游走過去,一口吞下……

上篇:三四七四 來抓偷的     下篇:三四七六 一滴菩提露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