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醫科 正文 第256章 與眾不同  
   
正文 第256章 與眾不同

唐寂今天睡得比較早.他一直惦記著一件事……

不知道,他離開之後,那個被他附體的'剝皮人’會跑到什麼地方去,也不知道小米是不是已經被圍在那里的剝皮人給分食了.

還有,再次戴上'腦波協調器’之後,就能再度回到昨晚那個'剝皮人’的被催眠夢境中嗎?

到現在為止,唐寂仍然不太明白昨晚的經曆到底算什麼.

是'腦波協調器’的暗示,還是……未來?

未來真的那麼恐怖嗎?唐寂忍不住開始嘲笑起自己來,居然會相信網上那些關于末日的鬼話.

昨晚那個夢,到底是什麼?

如果想解開那個謎,也只能再進去實地研究一下了.

終于,唐寂下定了決心,按昨晚連接時用的設定,把鐵盒子一一連結起來,再次戴上了'腦波協調器’.

進入被催眠狀態後不久,唐寂的意識慢慢清晰了一些,就看到面前有剝皮人正試圖從自己身上爬過去.

唐寂本能地把它一腳從水泥柱上踹了下去,隨後他回頭向後面看了看,很驚訝地發現,小米居然還坐在那里!

面前仍然有剝皮人不停地在向上爬,唐寂顧不了那麼多.一個一個地把它們'送’到了十余米下方的樓下.

難道……當他從夢境中離開之後,這里面的時間就停滯了?

只能這麼理解了,不然無法解釋面前發生的這一切.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空慢慢變亮了一些,爬上來的剝皮人似乎也有些燥動不安起來,他們向唐寂沖過來的頻率更高了,但水泥柱太窄,這樣反而讓他們有時候會被自己的同類給擠下水泥柱.

又是半個小時過去了,東邊的天空開始泛起紅云,剝皮人也不再試圖捕獵小米了,他們一邊哀嚎著,一邊向廢墟下面退去.

唐寂已經有了經驗,陽光對這些剝皮人是很致命的,所以他們必須要在太陽出來之前趕回到地底黑暗世界去.

很快唐寂就想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他……現在也是剝皮人……

當東邊的太陽突然跳出地平線,早上微弱的陽光照射過來的時候,唐寂身上也開始灼疼起來.

"你曬了太陽,很快就會死的."唐寂背後傳來小米的聲音.

唐寂回頭看了看小米,她臉上不再有恐懼和害怕,只留下了一臉的疲憊,可以想象經過這樣的一夜之後,她對恐懼的感覺似乎已經麻木了.

唐寂把手向小米伸了過去,把小米背回地面上之後,太陽升得更高了,唐寂全身燒灼感越來越重,他連忙躲在了太陽照不到的陰暗處,不過即使這樣,他仍然感覺難受無比.他知道他必須回地下去了.

"不管怎麼樣,還是謝謝你救了我."小米用一種很複雜的眼神看著唐寂.

唐寂扔了一把槍給小米,然後向遠處指了指,示意她自己回鐵山鎮去.

小米向遠處看了一眼,又回頭看向了唐寂.

即使是回到鐵山鎮,她也已經無依無靠,象她現在這種情況,想在這個殘酷的世界里生存下去幾乎不可能.

"走吧."唐寂用樹枝在地上寫了兩個字.

小米猶豫了好一會兒,又看了唐寂一眼之後,轉身向遠處走去.

唐寂連忙四處搜索著可以藏身的地方,從現在身上的燒灼感,他已經能猜出,一旦讓太陽光直射在他身上,那將會造成極其嚴重的後果.

終于,唐寂找到了一處廢棄的地鐵站入口,拉開並擠進了那很狹小的鐵柵門,迅速向下面走去.

下去後不久,就聽到有隱隱的哀嚎聲傳出,看樣子這里也也躲了不少'剝皮人’.

這種剝皮人到底是不是因為輻射造成的,唐寂心里也不是很清楚.

又走了一會兒之後,唐寂發現了一間鎖著門的辦公室.他四處找了一下,找到了一根粗鐵棍,用它砸撬開了辦公室的門鎖.

在辦公室的一個抽屜里,唐寂找到了一些水晶片樣的東西,有圓的,方的,六邊形的,顏色有紅色的,還有黃色的,看起來很好看.

唐寂想了想,把它們收進了自己的衣袋.

另外一個抽屜里,唐寂發現了一大串鑰匙,不知道是開什麼門用的,管它呢,還是拿上吧.

出了門之後,唐寂利用這串鑰匙又打開了好幾個房間的門,在里面又找到一些水晶片.

不過最讓唐寂興奮的,是他找到了一套防輻射的制服!

上面的一些說明,證實這套制服防范太陽光是綽綽有余了,有了這件東西,唐寂倒是可以試試頂著陽光在上面走走了.

唐寂戴上頭盔,穿上一整套防護服和鞋子之後,沿原路返回到了地面上.

果然,有了防輻射服的保護,現在陽光已經無法傷害到他了.

四處觀察了一會兒之後,唐寂決定沿著剛才小米離開的方向走,那里好象有一座鎮子,不知道會不會找到什麼線索.

或者能找到一名醫生,幫自己把輻射病治好,恢複到正常人的樣子.

防輻射服很厚,唐寂倒不是很擔心把它劃破了,所以走得很快.並且盡量保持住自己的方向,以免迷失在這片廢墟之中.

走了將近一個小時,唐寂突然聽到前面有哭叫和說笑的聲音.

哭叫聲有些熟悉,象是小米發出來的,說笑聲則是一些男人發出來的.

唐寂連忙向前疾走了幾步,轉過一個牆角之後,發現小米被一個男人壓在身下,那男人扒掉了她的褲子,把自己的褲子也扒了下來,正准備侵犯小米,光屁股對著唐寂這邊,眼看就要挺腰強行進入了.

唐寂來不及多想,連忙掏出槍瞄准了那男人的屁股,一槍打過去,射出的小光團正中男人的光屁股,把那里燒成了一個洞.

那男人立刻捂著屁股慘叫了起來,並且從小米身上滾落到了一邊.

另外兩名圍觀等候著的男人立刻撥出槍向唐寂這邊連射了幾槍,好在唐寂反應很快,已經躲回了牆邊.

"你守在這邊,我從那邊繞過去……"兩名男子低聲商量了一下,立刻分頭行動起來.

不過當另外那名男子從後面繞過牆角准備包圍夾擊唐寂的時候,唐寂所在的地方已經空無一人了,那男人根本沒想到.他此刻要找的人,正站在他頭頂上方.

唐寂剛才直接爬上了房頂,從上面縱身躍下,悄無聲音干掉了守在原地的那名男子,並且順手把屁股被打了個血洞的男人給殺了,隨後他再次爬上了房頂.

很輕松地把最後那名男子解決了之後,唐寂沒收了他的槍,以及身上的一些東西,回到了小米身邊.

小米已經穿好了褲子,坐在地上低低地哭著,幸好被救得及時.她還沒有被那些男人糟蹋.

見唐寂走了過來,她抬起淚眼有些疑惑地看著他,當然,她並沒有認出穿著輻射服的唐寂,就是和她呆了一整晚的那個剝皮人.

"是我."唐寂取過一根棍子,在地上寫了兩個字.

看到地上的字,小米頓時明白了過來,忍不住又哭了起來,她此刻的心情更加複雜了.

這世間,有時候,人比這些看起來象僵尸的剝皮人更可怕.

"走,帶我去鎮上."唐寂又寫了幾個字在地上.

小米怔怔地看著唐寂,他去鎮上做什麼?去那里吃人嗎?

小米又看了看那死去的三個男人,她認識他們,他們都是鐵山鎮的臨時居民,在鎮里面的時候,都還收斂著一副人模狗樣的,沒想到一出來,見到小米單獨一人,他們的行為就和禽獸無異了.

這剝皮人雖然可怕,但他已經幾次救了她的命,何況現在的小米已經無依無靠,還不如跟在這剝皮人的身邊.

他進了鎮子里,要吃人就吃人吧,只要他不吃她就行了.

"我們走."小米重新振作了精神,有唐寂在身邊,她突然象是又有了依靠一樣.

唐寂走了幾步之後,忍不住回頭看了幾眼地上的尸體……

他發現他又餓了.

"我就在前面轉角那里,你忙完了過去找我就行了."小米指了指前面一棟倒塌的高樓,她顯然是看出了唐寂在想什麼.

唐寂點了點頭,目送著小米走過那轉角,隨後他把那幾具尸體拖去了陽光照不到的陰影處……

飽餐了一頓之後,唐寂精神大振,走過轉角見到小米,兩人又重新上了路.

又走了大約二十分鍾之後,遠處隱隱可以看到鐵山鎮了,小米把唐寂叫住了.把一張身份ID卡遞給了唐寂.

"這是我哥的ID卡,進鎮里面的時候可能會有人查,你跟著我不要出聲,如果有人問你怎麼了,我就說你病了."小米向唐寂交待了一下.

唐寂點了點頭,目前他在不寫字的情況下,只能用點頭和搖頭來表達他的意思.

又猶豫了一會兒之後,小米帶著唐寂重新上了路,不一會兒就走到了鎮門口.

鐵山鎮實際上就是廢墟中建起來的一個臨時居住地,借助著一些廢墟,再人工用廢鐵廢磚圍建而成.

聚集在一起的人們,組成了一個散漫的軍團,修建起了工事,有了這樣一個保壘,附近一些躲避'剝皮人’追擊的平民慢慢聚集到了這里,形成了一個有一定規模的鎮子.

為了防止剝皮人和外來人的攻擊,小鎮周圍還拉上了電網,夜晚用大功率的照明燈驅逐剝皮人.

鎮門入口處有人把守,入口正上方就是一座崗哨,上面架著一挺類似于多管機槍類的武器,直接指著鎮入口的那條路.

守門的人認識小米,還和她說笑了兩句,小米指了指唐寂,說是她哥,受了些傷,所以穿了套防護服.

唐寂假裝有些虛弱的樣子,很警惕地注意著周圍的一切.

他其實並不是很相信小米,因為他殺了她的家人,所以也擔心這時候她突然出賣他.

鎮門口把守比較松散,畢竟他們只是臨時聚在一起的,聽小米說過之後,並沒有人懷疑唐寂,就把他放了進去.

當然,不會有人認為吃人的'剝皮人’,還具有人類的思維和行動能力.

唐寂二人有驚無險地進入了小鎮,小米直接領著唐寂向她'家’所在的方向走去.

說是家,其實就是一個臨時搭建的窩棚,這小鎮上,只有臨時成立的軍團成員占據了鎮中心一棟倒塌了一半的大樓,其他人都是住這樣的小窩棚.

進入小窩棚,關上那扇吱吱呀呀的亂鐵門之後,小米找了個本子和筆過來,問了唐寂一聲:"你到這鎮上來有什麼打算?"

"我有很多問題想弄清楚,一個一個問你好嗎?"唐寂拿筆和小米交流著.

"你問."小米點了點頭.

"今年是哪一年?"唐寂寫完這一句之後,連忙又補上了一句:"公元多少年?"

唐寂想著他們都用上能量槍了,應該是很久以後的未來了吧?

"我哥曾經和我說過,據官方的說法和他的研究,世界好象是在二零一二年的某一天停止了,確切的時間不是很清楚,之後……又過了多久……就沒有人知道了……"

"二零一二!?"唐寂不是一般的震驚,如果這個夢境是真實的,那麼他還真是通過某種形式來到了未來,二零一二世界末日是真實的嗎?

"現在確切是哪一年我不知道,根據軍團里的人統計,好象鎮上所有人的記憶都沒有幾個月……"

小米的回答,聽得唐寂更加糊塗了.

"你不記得幾個月前發生的事了嗎?"唐寂接著問了小米一句.

"不記得,什麼都不記得了,從一張照片上我才知道我姓米,有哥哥和家人,就是你殺掉的那幾個……別的我什麼都不記得了."小米有些難受地看了唐寂一眼.

"對不起."唐寂連忙在紙上寫下了這三個字.

"我沒怪你了,那種情況下,你也是不得已……"小米歎了口氣,突然又想起了什麼:"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幾個月前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所有人一起失憶了?"

唐寂苦笑了一聲,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小米的這個問題.

"你記得你的名字嗎?"小米接著問了唐寂一句.

"我姓唐,叫唐寂."唐寂很快在本子上寫下了這行字.

"唐……寂,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子的?"小米接著問了一句.

"我不知道,醒來以後就這樣子了……我也……沒有以前的記憶了……"

"那你怎麼記得你的名字?而且……剝皮人都是沒有意識的……"小米很奇怪地看著唐寂.

"我做夢夢到自己名字的,我不知道我為什麼還有人類的意識."唐寂只好胡謅了起來,他要是和小米說,他現在是身在夢中,而小米和這個世界,只是存在于他的夢境里,估計小米會崩潰掉的.

和小米又說了一會兒話之後,小米折騰了一夜,很疲倦地想要睡了.

"你別亂跑,不然被人知道你現在這樣子,那些軍團的人會把你打得稀爛……雖然你殺了我的家人,可現在我也只有你能依靠了."小米睡下之前,向唐寂交待了一下.

唐寂向小米點了點頭.

小米在床上躺了下來,她有些不安地看了唐寂一眼,隨後又閉上了眼睛.

會不會被他吃掉呢?他可是以吃人為生的……

想那麼多干嘛呢?不知道自己能活到哪一天……鎮上每天會有很多人來,很多人走,有些人頭一天還在,二天就不知所蹤了,很可能已經在鎮外變成了一具尸體.

因為太困,小米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去了.

唐寂見小米睡熟,悄悄地推開窩棚的門,從里面走了出來,小鎮里有一些背著槍的守衛走來走去,但唐寂發現他們對他這身衣服並沒有特別的興趣.

鎮上的居民,穿的東西也是各式各樣,大概找到什麼就穿什麼,所以唐寂倒顯得不是很'與眾不同’.

很快唐寂的神情就放松了下來,在小鎮四處走動了一下.

小鎮的中心,有一棟還算完整的大樓,下面有一些身穿破爛盔甲,手執能量槍的守衛,看樣子這里是守衛這座小鎮的軍團總部.

唐寂不想惹麻煩,從旁邊繞了過去,又走了一會兒之後,唐寂來到了一個類似于集市的地方.

唐寂很驚訝地發現,這集市中什麼都賣,吃的,喝的,甚至包括能量槍支彈藥!

唐寂很快就找到了一個重要的線索.

那些出售的罐頭食品底部,生產日期赫然寫著二零一二年X月X日的字樣!

看樣子,世界在二零一二年確實發生了大事.

如果這一切是真的話,那麼現在應該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過去了幾個月左右.

可能因為地球磁極的改變,和太陽風的緣故,導致人體生理發生了一些很奇怪的改變,至少影響到了所有人的記憶.

這一點還好解釋,但是唐寂自己變成了'剝皮人’是怎麼回事?

太陽風輻射的影響嗎?

[

上篇:正文 第255章 長相各異     下篇:正文 第257章 假模假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