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醫科 正文 第264章 心慌意亂  
   
正文 第264章 心慌意亂

"你到底要做什麼?"李紫月在公交車站里站住之後.終于開口問了唐寂一句.

"車來了."唐寂指了指正在駛入公交車站的一輛雙層大巴.

車子停下之後,唐寂把他的兩輪行李箱先搬到了車子上,回過頭,發現李紫月仍然站在站台上很疑惑地看著他.

"上來吧."

唐寂伸手拉住李紫月的手臂,把她強行向公交車上拉了上來.

"哎……你……"李紫月沒想到唐寂居然對她動手了,但現在也只能身不由己地被他拉上了車.

唐寂有些郁悶地看著跟在大巴後面的那輛黑色小車,這些李府的保鏢很盡職盡責,永遠都甩不掉,唐寂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假裝他們不存在.

"松手啊……"李紫月推了推唐寂,她已經上車了,但唐寂仍然拉著她的手臂,這讓她有些尷尬.

"我們去上面坐吧."唐寂松開了手,拎著他的行李箱走上狹窄的大巴樓梯,並把它扔在了上面.

李紫月沒有跟上來,她心里一直有些犯嘀咕,唐寂那個很大的行李箱里到底裝的是什麼.

"到上面去吧."唐寂下來又伸手准備拉李紫月.

"我自己上去."李紫月讓開了唐寂的手,自顧自地向那狹窄的樓梯向上面走去.

正在這時,前面路口綠燈突然變黃,大巴司機猛地一腳油門准備沖過去,正在上樓梯的李紫月沒有過這種經曆.'啊!’地驚叫了一聲之後,身體頓時向後仰了過去.

還好,後面是唐寂,所以她沒有摔下去,而是倒在了唐寂的懷里.

"哈哈……"美人在懷,唐寂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

李紫月氣壞了,雙手扶穩兩邊的扶手之後,用腳輕跺了一下唐寂的腳,然後一步一步地向上面走去.

唐寂本來是可以躲開她這一腳的,但他沒有躲,沒想到李紫月被占便宜之後只是輕跺了他一下……

有戲.

李紫月找到一個空位置,靠窗邊坐下了,眼睛看向了窗外,一直不知道唐寂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但是她也不想開口問什麼.

"月亮,你平時總是象這樣話很少嗎?"唐寂坐下之後,主動和李紫月說了起來.

他知道她話很少,如果他也象從前那樣沉默,兩個人在一起會很沉悶,所以就算沒話也要找出話來和她說.

"那要看和什麼人了."李紫月回了唐寂一句,並回頭看了他一眼.

"你的意思是和我沒什麼話說?"唐寂笑了起來.

"你今天約我出來,到底是什麼事?"李紫月又問了唐寂一句.

"我喜歡你,不想錯過這段感情,但這些日子忙于生意,和你越來越疏遠了,所以約你出來,想保持一下溫度……"唐寂一點兒都不拐彎抹角地說了出來.

"是嗎?"李紫月沒好氣地瞪了唐寂一眼;"我給過你機會.可惜你不領情,所以,我們以後也沒什麼可能了."

唐寂怔了怔,李紫月拒絕得也太直接了些,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不過,也有可能是她的氣話,女人向來都很善于掩飾自己最真實的想法.

有一點是肯定的,她在生他的氣,不然說話不會是那種語氣.

生氣不要緊,就怕連氣都不生了.

當一個女孩兒已經對你連氣都不生了,那還是趁早放棄的好.

"那就當我是普通朋友好了,今天把手頭上的事都放下,一起出去玩玩."唐寂笑了笑,似乎很豁達的樣子.

李紫月沒吱聲,又把眼睛看向了窗外,她確實是一個話很少的人,唯一的例外,就是坐在她爸爸懷里撒嬌的時候.

"月亮,看了最近那檔《神眼》節目了嗎?"唐寂繼續沒話找話說.

"沒看."李紫月這次連頭都沒回.

唐寂使勁抹了抹自己的臉,雖然現在他已經不再那麼笨嘴拙舌了,可對李紫月這種油鹽不進的態度.確實有些頭疼.

"上次吃飯的時候,聽小燕說,周冬和小天王最近好象走得很近……"唐寂實在找不到話說,只好八卦了起來.

"你現在和她們混得很熟啊……"李紫月終于回過頭來了,而且臉上還掛著笑意.

"不是很熟,只是有些合作而已……"唐寂搖了搖頭.

"不熟?你和杜小燕經常在節目里打情罵俏,還不熟?"李紫月一臉不屑的神情.

"你……不是說……你沒看節目嗎?"唐寂有些奇怪地問了李紫月一句.

"我……"李紫月頓時臉紅了:"我……聽小豬說的……"

"那些打情罵俏,是劇本的需要……台詞都是寫好的."唐寂似乎察覺到了李紫月是在吃醋,所以假裝不經意地向她解釋了一下.

他和杜小燕的關系確實有些曖昧,可能在節目現場,就不自覺地表現了出來,他本人不太覺得,別人看到感覺就不一樣了.

李紫月沒回唐寂這句話,臉又轉向了窗外.

"外面有什麼好看的?一直盯著外面,我看看,是不是有帥哥經過……"唐寂假裝起身向李紫月的窗外看了看,然後回頭向她很燦爛地一笑.

李紫月倒好,索性把眼睛閉上了.

唐寂有忍不住想吻她的沖動.

不象以前那些吻,不是為了發泄體內的某種**,就是……想真心地愛她.

雖然唐寂一直希望自己有一天,站在一個很高的高度,讓自己能配得上李紫月,不至于被她說出'請不起’之類的話.

但是,他知道她不會等到那一天,真到了那一天,她的青春,她的美麗也將不再屬于他.

唐寂忍住了吻她的沖動,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一路上,唐寂一直沒話找話和李紫月說.但李紫月總是回不了他幾句話.

終于,雙層巴士行駛到了它的終點,森林公園.

今天不是周末,但森林公園里還是有不少人.

主要是逃課的大學生情侶.

這里是N市大學最集中的地方,所以逃課的大學生大多把這里選擇成了逃課**最好的地方.

公園里情侶們相擁而行,但是李紫月卻刻意和唐寂保持著至少一,兩米的距離,眼睛也總是向別處看著.

進公園後不久是游樂場,別的游樂項目都有些久了,象這種不是周末的時候沒什麼人坐,基本不怎麼開動.

唯一比較有人氣的,是公園新引進的'大擺錘’項目.

"敢坐嗎?"唐寂問了李紫月一聲.

"有什麼不敢?"李紫月答應得倒是挺干脆.

唐寂走去售票窗口買了兩張票,帶著李紫月一起走進了大擺錘的入口.

大擺錘上已經坐了不少人了,大多數是大學生情侶,所有人臉上都現出興奮的神情.

唐寂找了個兩個空位在一起的位置坐下了,李紫月在他身邊坐了下來,臉上的神情仍然有些悶悶的.

鈴聲響起,安全罩降了下來,唐寂伸手先幫李紫月扣好了,這才把自己的也扣好了.

工作人員檢查過一圈之後退到了場地外面,安全罩鎖死,大擺錘緩緩地轉動起來.

唐寂側頭看了看旁邊的李紫月,她終于象是有那麼點兒緊張了,但是接觸到唐寂的目光之後.立刻就移向了別處.

大擺錘開始小幅擺動了起來,象蕩秋千一樣,呼呼地風吹著讓人感覺很愜意,它一次比一次蕩得高,擺錘上的人也開始叫喊了起來.

唐寂沒聽到李紫月的叫喊聲,有保護罩的保護,想側過頭看她也不怎麼看得到她的表情,不過他很快就注意力就轉移到自己身上去了.

大擺錘蕩到九十度之後,從上往下俯沖時,幾乎就是自由落體,如果背對著地面還好.當面對地面時,那感覺就象是會猛烈地和地面發生撞擊一樣,只是在最後一刻,才突然被拉升起來.

大擺錘上的喊叫聲響成一片,不過唐寂並沒有聽到李紫月的叫喊聲,這丫頭還真夠堅強的.

又蕩了十幾個來回之後,大擺錘終于慢慢回到了地面上,從大擺錘上下來的男男女女們,大多數臉色蒼白,頭暈目眩,只是神情都顯得異常興奮.

"感覺怎麼樣?"唐寂問了李紫月一句.

"不怎麼樣."

李紫月淡淡地搖了搖頭,不過當她向前踏出一步的時候,卻因為眩暈差點兒跌倒,唐寂當然很及時地伸手扶住了她.

女孩子坐這種東西,說不害怕的,十個有九個是裝出來的,或者說她們在上面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睜開眼睛.

李紫月此刻心跳得厲害,被唐寂扶著不免有些心慌意亂,女生在對一位帥哥動心的時候,是會心跳加快,心慌意亂的,當這個女生因為別的事情導致心跳加快,心慌意亂時,她會誤以為是因為那帥哥造成的,也會額外對他更加注意一些,所以追女生的時候,適當制造一些緊張刺激的事情共同經曆一下,會有些意料之外的收獲.

兩人在公園的長椅上坐下之後,唐寂從兩輪行李箱中取出兩瓶飲料,遞了一瓶打開遞給了李紫月,李紫月情緒仍然沒有平靜下來,伸手接過飲料就喝了一小口.

李紫月說什麼也不肯再和唐寂上另外的高空游樂項目了,兩人在順著公園的路慢慢向山上走著,唐寂幾乎把能找到的話全都說了出來,但還是打不開李紫月的話匣,得到的大多數是不超過三個字的回答.

差不多十一點鍾左右,唐寂在一處蔭涼的山林中停了下來,隨後他在行李箱中取出了不少東西.很快就在地上支起了一個燒烤架.

"你帶的東西還真全……"李紫月有些奇怪地看著這一切:"不嫌麻煩嗎?隨便找個地方吃點兒東西就行了……"

"麻煩,也是一種生活."唐寂笑了笑,把包好的炭放在了燒烤架下面,然後又取出一包一包准備進行燒烤的食物.

"這就是你說的……平凡的生活?"李紫月坐了下來,開始動手幫起唐寂來.

唐寂笑了笑沒吱聲,點起炭火,把串好的燒烤開始在火上烤著,很快香味便開始從炭火上飄出來.

這一招唐寂是跟譚麗學的,譚麗用美食勾引唐寂到她那里去,幾乎每次都成功了,而且唐寂也一直很回味和譚麗在一起的那種感覺.

李紫月平日里錦衣玉食,這種野外燒烤肯定也玩過,不過今天的感覺有些不一樣,至少她看出了唐寂是做了精心准備的.

她也確實有些餓了,並且開始期待唐寂手上那一串串食物.

"喝點酒吧."唐寂取出幾個易拉罐和一次性杯子,打開後給李紫月倒了杯啤酒.

李紫月有些猶豫,並沒有伸手接唐寂的杯子.

"這酒喝不醉人,就算你醉了,有他們守著,還怕我能對你怎麼樣?"唐寂向不遠處那些壯實的保鏢示意了一下.

李紫月撇了撇嘴,伸手接過唐寂手中的杯子,因為吃過辣辣的燒烤,忍不住一口就喝掉了大半杯啤酒.

又是幾串燒烤下肚,李紫月很輕松地就喝掉了一罐啤酒,唐寂立刻就給她打開了二罐.

"小時候,爸爸也經常象這樣帶我出去玩."李紫月象是回憶起了什麼,一次主動和唐寂說起話來.

很可能是酒喝得有些多了.

女生和男生無意間談起自己的父親,潛意識里多半是希望這男生以後能和自己父親一樣疼愛她,保護她,不過她自己未必清楚這一點.

"聽說所有的兒女之中,他最喜歡的就是你了?"唐寂回了李紫月一句,難得她主動開口聊天.

"那是當然,我最聰明."李紫月臉色微微顯得有些得意.

"是嗎?那我考考你."

唐寂腦子一轉,出了一個考題出來……

"公牛加母牛,打三個字……"

李紫月皺了皺眉頭,倒是很快答了出來:"兩頭牛."

唐寂楞了楞,沒料到她還真能答上來,而且這麼快.

也許她看過這道題吧?

"家有家規,國有國規,動物園里有什麼規?"唐寂接著問了一個問題.

"烏龜."李紫月想也沒想就回答了唐寂.

"靠!"唐寂皺起了眉頭,看樣子這丫的確實聰明,得拿出些難度高的才行了.

"KISS是動詞,名詞還是形容詞?"唐寂又出了一道題出來.

這下李紫月不吱聲了,她根據題面猜測這道題多半是個陷阱.

"不知道了吧?"唐寂嘿嘿一笑:"是連詞……"

李紫月楞了楞,頓時明白了過來,向唐寂'哼!’了一聲之後,轉頭看向別處去了.

一位賣吊床的大媽向從附近經過,見到唐寂和李紫月沒有吊床,連忙湊上來向李紫月推銷起這東西來.

"多少錢?"唐寂招了招手,問了那大媽一句.

"三十."大媽連忙轉向了唐寂.

"這個好小啊,有沒有大一些的?"唐寂拿著那吊床比劃了一下.

"大的是雙人的,貴十塊錢,四十."大媽另外取了一張吊床出來.

這一張吊床果然比剛才那張要寬上許多,可以讓情侶二人一起躺在上面.

李紫月似乎看出了唐寂的險惡用心,但也懶得阻止他,大不了待會兒不上他的賊床就是.

"四十太貴,便宜點兒."唐寂很認真地和大媽討價還價起來.

"不貴,你看這吊床的質量……"大媽連忙和唐寂說了起來.

"太貴了,不買."唐寂又搖了搖頭.

"那你說多少錢?"大媽問了唐寂一句.

"十塊."唐寂很認真地看著大媽:"我上次買過,只花了八塊錢."

"不可能,這價格絕對不可能."大媽連連搖了搖頭.

"那算了."唐寂把頭轉向了一邊,又弄起他的燒烤來.

"加點兒,加五塊,十五賣給你."大媽不甘心地和唐寂講著價.

"不要了."唐寂擺了擺手.

"十五真的夠便宜了,拿一個吧,十塊錢只能給你那張單人床,我手笨,編一張床要花很長時間,看你們的穿著,十五塊錢對你們來說真的不算什麼……"大媽一邊說一邊向四周緊張地觀望著,似乎是怕有管理人員來捉.

"你自己編的?"唐寂接著問了那大媽一句,然後仔細地觀察了她一會兒.

"是啊,這些都是我自己編出來的,花了好幾天的時間."大媽點了點頭.

"十塊,雙人床,一塊錢也不加,我沒說八塊還虧了兩塊錢呢."唐寂又轉過了頭去.

大媽猶豫了一會兒之後,終于向唐寂點了點頭,把雙人床向唐寂遞了過來:"好吧,十塊就十塊."

唐寂笑了笑,伸手接過那張吊床之後,從身上取了一張百元大鈔出來遞到了大媽手上:"不用找了."

李紫月又瞪了唐寂一眼,這丫的還真是夠閑的!不找了,你干嘛那樣講價?

大媽驗過百元大鈔確實是真的之後,千恩萬謝地離開了.

"你逗人家好玩啊?"李紫月忍不住說了唐寂一句.

"談生意歸談生意,做慈善是做慈善,做生意當然要斤斤講較,一碼歸一碼."唐寂倒是有他的一套理論.

[

上篇:正文 第263章 神經病     下篇:正文 第265章 樂極生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