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醫科 正文 第274章 品茶  
   
正文 第274章 品茶

感覺越來越強烈.想夾緊雙腿都不行,被唐寂強行用另一只手頂住了……

終于,張英的一只手,緊緊地掐在了唐寂的肩膀上,另一只手則緊緊地捂住了她自己的嘴,以極力忍住那幾乎都忍不住的叫喊聲.

當她從那種半昏迷狀態中逐漸清醒過來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什麼地方有些不對……

原來唐寂趁著她剛才那啥啥啥的時候,學著旁邊的安磊,把他的那啥啥啥取了出來……

剛才張英在迷糊之中,下意識地用雙腿緊夾住了他那啥的……

唐寂情不自禁地搖晃著身體,眼睛已經閉上了,手仍然放在張英的胸前.

張英心中害怕到了極點,但是見到旁邊的安磊也是這麼做的,而他懷中的老'茶壺’一聲不吭,這時候做為新手的她,也是一聲都不敢吭.

安磊這種行為,是違反了規矩的,但會館里有不成文的規定,'茶壺’不抗議,領班對這種事情肯定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張英不抗議,自然也只能由著唐寂在那里搖晃著身體.

'茶壺’上面沒有罩罩.下面也沒有小褲褲,全身只是這一套棉質藍花點類似睡衣的薄衣物,據說是為了方便炒茶.

剛才唐寂炒茶已經把'茶’炒熟,而且炒得極濕,薄薄的棉布此刻變得更薄更透,幾乎貼在了身上,他那啥的取出來之後,就隔著那層薄透的棉布,緊蹭在張英的兩片茶葉和茶尖上……

這感覺,就象什麼也沒隔一樣.

剛剛被炒熟的張英,此刻那些茶葉茶尖不由自主地又熟熱了起來,她甚至不由自主地配合起唐寂的搖晃,和旁邊安磊身上的'茶壺’一樣,用身體慢慢地劃著圓形.

那片包住茶葉茶尖的薄棉布是用細棉線縫在一起的,不知道是因為茶葉炒得太熟,還是別的原因,某根線突然斷開了.

線斷開之後,兩塊被縫合在一起的棉布也逐漸綻開,但是沉浸在某種感覺中的兩人渾然不覺.

因為棉布綻開的地方已經極為滑潤,所以當那棉布完全綻開,炒茶棒和茶葉茶尖已經在進行著無阻隔接觸磨蹭之後,兩人仍然一無所知.

炒茶棒越來越熱,茶壺也再次微微張開了壺嘴,終于在某個瞬間,炒茶棒在經過茶葉間隙的時候,突然卡頓了一下,似乎被微微嵌入進了某地方……

與此同時.炒茶棒由于太過于熱燙,徹底燃燒了起來,滾燙的火焰噴發出去,瞬間沖入了毫無防備的茶壺之中……

茶壺也再次劇烈顫栗起來,極度眩暈之後,張英似乎發現事情有些不妙,她睜開眼睛向下面看了一下,這才發現那里綻了線,好好的藍花點薄褲居然早已變成了開襠褲……

而且那里現在已經變成了一片狼籍,顯然唐寂已經在她那里啥啥啥了……

"啊!!"

張英尖叫了一聲,她沒有想到在這里做'茶壺’,居然發生了這種事情……

"英子你怎麼了?不要亂叫嚇著客人!"領班皺起了眉頭,向張英惡狠狠地訓斥了一句.

張英面色表情極其痛苦,沉默了片刻之後,顫抖著聲音回了領班一句:"我沒事……對不起……"

……

"揉茶和炒茶結束之後,現在可以開始品茶了."

過了一會兒之後,領班和在座的三位客人說了一下.

安磊和龔新武早就迫不及待了,領班一發話,他們就立刻伸手解開了'茶壺’的上衣扣子,把她們豐滿的茶壺嘴給掏了出來,並用嘴咬含住了.

唐寂照模學樣.也解開了張英胸前的扣子,看到張英眼中的淚花和一臉的悲憤,唐寂並沒有對她產生出同情來,反倒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快感.

不同情她,是覺得她自己選擇來做這種事情,怨不得別人.

快感,是因為唐寂發現,肆意搞別人的老婆,確實很讓人興奮.

'奶茶’的味道並沒有唐寂想象中那麼好,不甜,還略略有些腥,不過吃'奶茶’時的心理快感卻是很強烈的,這與小孩子吃奶完全是兩種不同的心理體驗.

安磊顯然比一般客人要大膽很多,他吃茶就吃茶,唐寂無意中向他看過去的時候,發現他居然正抱著他的茶壺使勁親嘴.

親嘴這種行為,當然也是被禁止的,但也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茶壺’不抗議,領班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而這些'茶壺’會因為想多收一些小費,或者讓客人以後過來的時候,能再點她上茶,照顧她的生意,而給予一些特別的'優惠’.

……

還可以親嘴?

唐寂不知道規矩,只是依著安磊的動作照模學樣,又吃了一會兒茶之後,他也湊到張英的嘴邊親吻了下去.

張英思想上是很抗拒被除丈夫之外的另一個男人撫摸,擁抱甚至觸碰她那啥的,但是今晚在唐寂懷中,被他這樣那樣之後.生理上產生的罪惡快感卻是無法抑制的,突然被唐寂吻上她的嘴之後,她雖然又羞又氣,卻和剛才一樣,因為膽小怕激怒領班,讓今晚的虧都白吃了,所以也不敢反抗,只能任由唐寂隨意對她做著什麼.

唐寂肆意抱著張英親了一會兒她的嘴唇之後,把舌頭探入了她的口中,戲弄著她的舌尖,很快就把張英給撩逗了起來,畢竟張英已經二十五,六了,而唐寂才二十一歲,還是個帥哥,張英雖然內心對別的男人碰觸她有本能的抗拒,但是和唐寂親嘴,還是會有一種老牛啃嫩草的新鮮感.

沒多大會兒之後,張英再次被徹底調動了起來,她甚至開始主動用舌頭迎合唐寂,徹底沉浸進入了身體享受之中,只是內心那種對丈夫的背叛感覺,偶爾浮起來會讓她的身體好一陣顫栗.

唐寂吻得極爽,手又忍不住伸向了張英下面'炒茶’的地方.配合著親吻,輕輕地炒起了茶葉茶尖.

張英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地方有些不對,但是唐寂的這種上下夾擊,讓她完全沒辦法抗拒.

因為棉布綻開,而且剛才還被唐寂汙染過,所以這次唐寂炒茶是直接接觸到了茶葉和茶尖,因為很潤滑,所以不一會兒的功夫,茶葉便被炒得透熟,茶尖則更是一碰就有些要人命……

過了一會兒之後,唐寂換了一樣東西炒茶.不過處于半暈眩狀態下的張英根本沒有察覺到.

終于……

眩暈,震顫,驚悸,痙攣……

……

張英在冷靜下來之後,回想起剛才發生的一切,發現自己全身上下,幾乎已經全都被唐寂給侵犯了……

當初看到招聘啟事,以為只是給小孩子做奶媽,沒想到,一步步走到現在,距離最原始的初衷是越來越遠.

特別是剛才發生的一切,幾乎已經是變相的賣那啥的行為了……

自己一個良家女子,怎麼會墮落到這種地步來?

竟然成了一名賣?女!

張英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後悔,忍不住就哭了起來,領班走了過來,說了她幾句之後,她哭聲不僅沒止住,反而坐在唐寂的懷里越哭越傷心.

另外兩名'茶壺’聽到張英的哭聲,不僅沒有報以同情的目光,反而很鄙夷地看向了她.

既然出來做,還裝什麼裝?又做婊子還想立牌坊?

"不好意思啊……新來的不懂規矩."領班向唐寂陪了個不是,隨後用對講機叫來了兩名保安,想把張英強行架出去.

張英受了驚嚇,象只貓一樣躲在唐寂的懷里,死死地抓著唐寂的身體,一動也不敢動.

"不要緊,讓她哭吧."唐寂這時候倒顯得很憐香惜玉,替張英解了圍,還伸手在她背上不停地撫拍著.

張英哭了一會兒之後,自己不好意思再哭下去了,而且更加不好意思看唐寂,只是低著頭很麻木地坐在唐寂的懷里.

"不喜歡這份工作,以後就別在這里做了……"唐寂從張英的哭聲里,似乎明白了她的心思,很好意地小聲勸了她一句.

張英怨恨地瞪了唐寂一眼,明明是他這個黃世仁,害得她和馬云陷入現在生活的窘境,現在卻又假裝起大善人來了……

"是不是馬云失業了?暫時找不到工作?"唐寂沒管張英怨恨的目光,問了她一句.

"還不是托您的福?"張英知道現在身在何處.雖然對唐寂很怨恨,但卻不敢在語氣中表現出來.

"實在不行,你讓他到我那兒去做吧,如果你暫時沒地方去,也可以在我經營部里幫忙,很快新產品就要發過來了,生意規模會擴展得很大,到處都需要用人."唐寂現在是真發了善心,想幫他們一把,但如果他們不想領情,那就另當別論了.

"你能給馬云一份工作就太好了……可是我……我以前工作最長的一次……只在商場里賣過幾個月的衣服……在你那兒……"張英聽唐寂這麼一說,知道他原諒了馬云,也就意味著馬云可以快些從病床上下來了,當然很開心,他能再給馬云一份工作,那自然喜出望外.

馬云有了工作,她自然可以不用再做現在這份依靠賣肉,喪失做人尊嚴的工作.

"賣過衣服……那我可以安排你去酒店做促銷小姐,賣得好的酒店,自己再努力一些,一個月掙幾千上萬塊錢都沒問題……"

"我還會打字,有沒有文字方面的工作?除了賣過衣服之外,我還在一家公司做過一個月的出納……"張英似乎不太喜歡做促銷員的工作.

"我看看吧……"唐寂思索了片刻:"回去之後,我看看秦姨那里可能會需要人幫忙……"

"那……太謝謝你了……"張英抬頭看了唐寂一眼,回想起剛才兩人做的事情,連忙又低下了頭去.

她這害羞的樣子,讓唐寂又有想親她嘴的沖動,不過這次扳她的臉,想再親她的嘴,卻被張英拒絕了,她雖然沒有出聲反抗,卻用動作表明了她不想和唐寂這樣做.

唐寂有些郁悶地搖了搖頭……好心沒好報……

喝茶時間還沒結束,另外兩個男人那里還在熱火朝天地進行著,特別是安磊,這會兒手已經伸進了他'茶壺’的褲子里,好象在撫摸那'茶壺’的屁股.

既然幫著找了工作,估摸著今晚之後,張英肯定要離開這會館了,以後在他經營部里上班,再摸她就成了騷擾自己公司女員工,那就是違法行為了,只能趁著這會兒喝茶未結束,再'合法’地多摸她一會兒了.

張英犟著身子,不讓唐寂親她的嘴,唐寂只能學著安磊,把手從背後伸進了張英的褲子里,開始用他的大手撫摸她柔滑的小屁股.

"唐總別這樣……"張英不敢大聲反抗,只能眼里噙著淚花低低地哀求著唐寂.

"這里是會館,消費時間還沒結束……以後在我那里上班就不會這樣了."唐寂很心虛地小聲回答了張英.

張英沒辦法,只得繼續低著頭,強行忍受著唐寂的撫摸,先前唐寂的撫摸還讓她有些罪惡的愉悅感受,但經曆了兩次那啥之後,現在她被摸,大多數的感覺就是難受.

但是唐寂卻是越摸越高漲,他甚至把他伸進張英衣褲里面那只手從張英身體下面繞了過去,用一根手指再次撥弄著張英的茶葉,並時有時無地輕觸著那茶尖……

女人到底是女人,雖然經曆了兩次,但緩慢的撫弄還是又一次喚醒了張英,她的神情也再度有些迷醉起來.

唐寂用另一只手抱住她的背,強行把她的腦袋向自己靠近過來,終于張英在某些感覺的驅動下,半推半就地又被唐寂吻在了唇上,並迅速轉入了張口舌吻的狀態.

唐寂下面那只手一點兒也不安份,在茶葉和茶尖上停留了一會兒之後,突然分開了兩片茶葉,把一根手指向壺口中探入了進去.

茶壺里茶水漫溢,手指很容易進入,而且一下子就探入了壺底附近,正和唐寂熱吻中的張英,感覺到這一切之後,立刻心神大亂,她強行推開了正吻著她的唐寂,並使勁扭動著身體,想擺脫唐寂的手指.

她這種努力扭動和擺脫的動作,反倒讓唐寂的手指感覺非常舒服,唐寂一點兒也沒有想離開的意思,最後張英不得不一臉哀求地看向了唐寂:"求求你,放過我吧……"

這一瞬間,唐寂似乎意識到他對張英做的事情確實有些過了,雖然戀戀不舍剛才那種感覺,他還是慢慢地把手收了回來,繼續在茶壺外面撫弄著.

張英再次低下了頭,無論唐寂再對她做什麼,即使她有一些本能反應,但她也不再表現出絲毫來,今晚的一切,對她來說就象一個噩夢.

這也是一個深刻的教訓.

女人,不要輕易選擇這條路,哪怕是這種變相的做一下'茶壺’都不行,出了錢的男人會讓任何變相的形式,都變成他們想要的那種形式.

唐寂撫摸著懷里的張英,眼睛無意識地又向安磊那邊看了過去.

安磊這次不僅是把手伸進了他懷中的那'茶壺’的衣褲中,而且還把他'茶壺’的褲子扒了下去,把她白白的後面正對著唐寂這邊.

唐寂忍不住就向她後面多看了兩眼……

"唐總,我們換個茶壺玩玩?"安磊注意到了唐寂的眼神,低聲和他商量了一下.

唐寂懷里的張英聽到安磊的話之後,一臉的驚恐,她連忙向唐寂搖了搖頭,一臉乞求的神情,被一個男人糟蹋已經是一場惡夢了,她不想再經曆一次.

雖然他們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但那個安磊一看就比唐寂還要色.

唐寂看了看安磊,又看了看安磊懷中那被扒了褲褲的女人,笑著向安磊搖了搖頭.

不換就不換,安磊也笑了笑,他似乎意識到了唐寂和他懷里那女人有點兒什麼瓜葛.

不過唐寂是安磊今晚替張局長招待的重要客人,安磊當然會盡量討好唐寂,見唐寂眼睛幾次掃到他懷中'茶壺’光光的後面,于是安磊把他的'茶壺’身體向下壓了壓,把她後面向唐寂這邊湊了過來,示意唐寂可以在上面隨便摸.

唐寂覺得自己越來越墮落了,不過還是沒忍住這種誘惑,伸手到安磊懷中'茶壺’光光的'壺底’那里摸了幾把.

安磊懷中的那個'茶壺’回過頭來很嫵媚地看了唐寂一眼,並且把她的後面向上抬了抬,以迎合唐寂的撫摸,顯然她做'茶壺’已經很有經驗了,適時地討好一下別的客人,說不定會有下一次的生意機會呢.

唐寂當然也沒客氣,伸手在那茶壺壺底的茶葉茶尖上好好地摸了幾把,他心中不由得思考起一個問題來,為什麼……男人這麼喜歡摸女人呢?特別是摸她們不太願意被人摸的地方……

終于,品茶時間到了,張英起身離開時,雖然對唐寂今晚對她所做的一切非常怨恨,但還是低聲向他懇求了幾句.

[

上篇:正文 第273章 茶壺     下篇:正文 第275章 今非昔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