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醫科 正文 第310章 純淨  
   
正文 第310章 純淨

關于唐寂和張詩婭以及小萌之間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一起把它們略過去了,這將成為四個人一個永遠深藏心底不會再提及的秘密.

米諾的老婆和妹妹一起被唐寂gan了,雖然只是gan了後面,但米諾心里多少有些不爽,不爽歸不爽,唐寂救了他一家人卻是現實,考慮到這一層,米諾心頭的那些困擾也就慢慢消散了一些.

特別是他妹妹小萌,似乎沒受到什麼大的影響,這也讓米諾心里好過了許多.

張晗韻終于從樓下跑了上來,和她一起趕過來的,還有幾名剛剛坐警車趕過來的警察.

……

警察要求保護現場,要張詩婭一家人和唐寂一起去局子里,但是張詩婭和小萌都不願意去,怕被分開問多了說岔了,警察後來強制要求他們過去,唐寂很生硬地拒絕了,並且用張晗韻的手機打了幾個電話出去.

不多時,過來辦案的警察接到了一個電話,他們立刻對唐寂無比恭敬起來,隨後他們只在現場取證了一個小時.便抬著那可憐的瘦男人的尸體離開了.

精神一直高度緊張,現在米諾才意識到他的生意伙伴被殺,不由得痛苦了起來.

這消息,該如何向他的家人說呢?

唐寂對此也非常遺憾,這男人實在太無辜了,就這樣被卷入一場劫持案,然後稀里糊塗被王偉健殺掉.

"太晚了,今晚我們就住姐姐這里吧,免得我回去了驚動爸媽還要解釋半天."張晗韻向唐寂建議了一下.

唐寂猶豫了一下,今晚發生了這麼多事情,留在這里面對米諾和張詩婭夫妻,感覺很有些尷尬.

"你就答應我嘛!"張晗韻撒起嬌來,她當然不可能知道,剛才這里居然發生了那麼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幸好王偉健死了,攝像機燒了,那些事情也永遠不可能再有人知道了.

"不太方便吧?"唐寂有些心虛地看了張詩婭一眼,似乎在看她的反應,張詩婭見唐寂看她,連忙看向了別處.

"有什麼不方便的?姐夫你說是不是?"張晗韻把頭轉向了米諾,她在米諾面前一向是很強勢的.

在中國,小姨子對姐夫,那是可以'掐著玩’的.

"是是是……"米諾很尷尬地笑了笑,以前張晗韻和王偉健也經常一起在這里留宿,當然,王偉健是住一樓的客房,張晗韻和她姐姐睡主臥對面的客房,米諾自個兒一個人睡主臥.

"喏.我姐夫都說了沒什麼不方便的,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張晗韻轉過頭很得意地向唐寂說了一下.

"那……好吧."唐寂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了,而且現在確實是太晚了.

"哈哈哈,太好了!"張晗韻難以掩飾她的喜悅之情,今天白天一整天都等不到唐寂,現在終于可以和他呆在一起了.

現在她才知道什麼叫愛一個人的感覺,她想無時無刻都能呆在唐寂的身邊,看到他,聽他說話,向他撒嬌.

以前和王偉健呆一起那麼久,居然從來都沒有過這種感覺.

"阿偉死了,你一點兒都不傷心嗎?"張詩婭冷冷地說了張晗韻一句.

今晚的禍事都是她惹出來的,卻讓做姐姐的承擔責任,自己和老公的妹妹被唐寂給那個了不說,還死了老公生意上一個很重要的伙伴,不知道該怎麼向他的家人交待.

"他?我gan嘛要傷心?我和他又沒什麼關系,總算是擺拖這個包袱了!"張晗韻唯恐唐寂聽出了什麼,一邊大聲反駁張詩婭,一邊向張詩婭使著眼色.

張詩婭本來還想再說什麼的,見到張晗韻這神情,輕輕地歎了口氣.最後什麼也沒說了.

米諾知道自己老婆在歎什麼氣,他也很郁悶,只是什麼都說不出口,更不敢在張晗韻面前表現出什麼來.

"神眼哥哥今晚住在我們這里嗎?"小萌臉紅紅地看著唐寂.

見張晗韻和唐寂在一起,小萌有些小小的吃醋,不過她現在這年齡,倒是很容易想開這件事.

他和張晗韻姐姐好上了,以後和她也算是親戚了,就不擔心他被別的女人拐走了,而且以後就可以有更多的機會見到他.

他可是個大名人啊!小萌生活里一次見到的大名人.

"是啊,小萌高不高興?"張晗韻使勁揉了揉小萌的小臉蛋兒.

"高興啊!"小萌又偷偷看了唐寂一眼.

張詩婭無奈地和她老公米諾對望了一眼,都說現在的九零後腦殘無極限,這說法很是偏激,但是小萌今晚的表現實在是……

她被人那個了,應該很傷心絕望才是吧?

不過今晚的事情,小萌只覺得是王偉健的責任,一點兒也沒怪罪到唐寂頭上,相反唐寂的臨危不懼,大義凜然,以及處處替別人著想,倒是讓小萌很是感動.

"太晚了,我累了,先去睡了,小晗你幫唐先生收撿一下樓下的房間吧."張詩婭和張晗韻說了一下.

她當著米諾的面,盡量避免對唐寂顯得熱情,她知道今晚的事情之後,她老公絕對不可能心平如水的.

"不了,我和他睡二樓的客房."張晗韻很堅決地回了張詩婭一句.

"那怎麼行?"張詩婭皺起了眉頭.

"怎麼不行?我和他很快就要去拿證了!"張晗韻現在極力在別人面前表現著她和唐寂非同一般的關系.

唐寂張了張嘴,他什麼時候說和她去領證了?

"不行……"張詩婭總覺得什麼地方有些不對.

"別管那麼多了.過來我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米諾把張詩婭拉去了一邊.

"什麼事?"張詩婭走去一邊之後,有些忐忑地問了米諾一句.

出了今晚這樣的事,張詩婭希望能有機會和她老公單獨呆在一起,就算被他罵上一頓,她心里也會好受一些.

"小萌受了很大刺激,發生了她這個年齡不該發生的事情,我總覺得她今晚有些不太對,但是我又不太方便和她談這種事情,這樣吧,我今天睡一樓客房,讓她今天和你睡,你替我好好開導開導她,了解一下她的思想狀況,免得她出了什麼問題."

"好的,老公,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氣?"張詩婭很擔心地看著她老公米諾.

"哪有?"米諾苦笑了一聲:"遇到這樣的事情,算是天災**,誰能有辦法呢?我們都能活下來,已經是萬幸了,小詩你別再多想了."

"老公,謝謝你了."張詩婭眼淚又流了出來.

"別這麼說,也別哭了,你傷心我也難受."米諾拍了拍張詩婭的背.再次長歎了一口氣.

親眼看到唐寂和張詩婭那樣,他心里不可能平靜如水,但是,能怎麼樣呢?

米諾今晚主動提出睡客房,也有他的用意,他白天打借條從瘦男人那里借了一大筆錢,錢已經到賬了,借條他看到瘦男人裝進了包包里,那包包還在客房里呢.

瘦男人一死,這筆錢就死無對證了.

這麼齷齪的事情,他當然不想張詩婭知道.

……

"我們回房間去吧."張晗韻拉起唐寂的手.很開心地向二樓客房走去.

小萌一蹦一跳地跟了過來,顯然她現在一點睡意都沒有.

"喂!小萌你進來gan嘛?這麼晚了,回房睡覺去!"張晗韻發現小萌跟進了房間,連忙把她推了出去.

小萌噘起了嘴,有些不滿地瞪著張晗韻,但也沒辦法,只好怏怏地走回了她自己房間.

張詩婭正好走了上來,見到小萌一臉的不高興,連忙走過去拉住了她:"小萌,今晚和姐姐一起睡."

"好啊!"小萌想了想,又問了張詩婭一句:"那……哥呢?"

"他睡樓下客房."張詩婭一邊走,一邊把小萌拉去了主臥房間里.

張詩婭受米諾之托,今晚要對小萌進行一些那方面的教育,並了解一下她現在的思想狀況.

張詩婭和小萌這一談,就是兩個多小時,其實大多數情況下,是張詩婭一邊哭一邊說,很明顯,她被唐寂強了之後,現在的思想狀況,比小萌比起來要差多了.

……

張晗韻和唐寂一進到房間里,張晗韻就反鎖了房門,把唐寂推倒在床上之後,開始狂吻起他來.

唐寂白天和閔竹整了一下午,晚上把張詩婭弄了三次顛峰,在張詩婭和小萌體內各那個了一次,現在很有些累,確實是沒什麼精力和張晗韻親熱了,只是躺在床上任憑張晗韻瘋狂地親吻他.

"累了嗎?"張晗韻似乎看出了什麼.

"是啊."唐寂在桌子上摸了杯水狂灌了下去,然後重重在躺倒在了床上.

"那……我們睡吧."張晗韻連忙幫唐寂拖著衣服褲子,現在不管替他做什麼事情,她感覺都很幸福.

唐寂確實是太累了,一倒下去就呼呼睡著了,張晗韻拄著小腦袋盯著他帥氣的臉看了半天,直到困得不行了,這才歪到一邊睡去了.

可能因為那一大杯水,唐寂睡了兩個小時之後.突然被尿憋醒了,于是迷迷糊糊地起床,向房間的衛生間走了過去.

拉開衛生間的門,唐寂正准備拿出東西解決問題的時候,突然發現馬桶上坐著一個人!

是小萌.

唐寂嚇了一跳,小萌也嚇了一跳,唐寂連忙把衛生間的門關上並反鎖了,走過來湊到小萌身邊低低地問了一句:"小萌,你什麼時候溜進我們房來的?"

"不是啊……我剛和詩婭姐姐說完話,來上衛生間的……"小萌說完之後,她和唐寂二人一起向左右看了看,這才發現這衛生間在二樓走廊的盡頭,兩個門分別通往主臥和唐寂,張晗韻這邊的客房.

張晗韻和張詩婭姐妹倆,還有米諾都知道這個,所以進衛生間會反鎖兩邊的門,就不會出現這樣的尷尬了,小萌以前沒在這里睡過,所以也沒反鎖張晗韻那邊的門,導致唐寂直接開門走了進來.

兩人弄明白之後,相互看著一起吃吃地笑了起來,因為擔心被人聽到,所以聲音都壓得很低.

唐寂正准備退回房間里去,卻發現小萌正目不轉睛地看著他,一臉的羞紅看起來很是可愛.

唐寂不由得想起了夢境中的小米,可憐的小米,如果小萌就是小米,那她也太可憐了.

也不知道小米現在流落到了何處……

唐寂心里想著小米,眼睛卻一直下意識地近距離盯著小萌,這讓小萌不由得芳心大亂,想避開唐寂的目光,又有些不舍.

最後,小萌擺了一個愛情片中最常見的浪漫姿勢出來.

她微微閉上了眼睛,然後小嘴向唐寂悄悄地湊近了一些……

唐寂當然看出了小萌小嘴湊過來的意思,欺負一個和糖糖年齡相仿的小女生,讓唐寂內心總會有一些罪惡感,但是小萌這次是主動湊上來的,而且她身上那種少女特有的體香,也讓唐寂很是沉醉.

唐寂輕輕地抱住了坐在馬桶上的小萌,他沒有親她,而是情不自禁地在她臉頰,耳畔,口鼻邊不停地嗅著.

小女孩子的體香太迷人了,讓唐寂很有些沉醉.

唐寂的動作,弄得小萌很有些癢癢,她以為唐寂是在逗她玩,于是極力忍住不笑出聲來.

不過當唐寂吻上她耳根的時候,小萌有些地方無法抑制地脹癢起來,她也笑不出聲了,而是輕輕地發出了一些哼哼聲.

"小萌?怎麼這麼久?"張詩婭在外面輕輕敲了敲門.

唐寂嚇了一跳,連忙松開了小萌,准備撤回張晗韻的房里了.

"我肚子有點兒疼……"小萌向外面回了一句,然後伸出小手輕輕拉住了唐寂.

"哦,沒事兒吧?"

"沒事兒,詩婭姐姐你不管我,先睡了吧."小萌又和外面說了一聲.

"嗯,那我先睡了."張詩婭應了一聲之後,就沒再說什麼了.

小萌很開心地向唐寂笑了笑,又把小嘴向他湊了過來.

這次唐寂親在了小萌的小嘴上,並迅速撬開她的小嘴,用舌頭挑逗著小萌的小舌頭.

小萌哪見過這種陣勢?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被唐寂給挑逗得神魂顛倒,全身都燃燒起來.

唐寂也是情難自禁,他忍不住俯下了身子,把小萌拖到膝蓋處的睡褲又向下扒了一些,並分開了小萌的雙腿,向那里湊了過去.

小萌還不太習慣唐寂的這種親熱方式,特別是她剛剛才尿過尿,而唐寂居然就……她臉上lou出一種很奇怪的羞澀,低著頭看著唐寂,想和他說她才尿了尿的事情,讓他停下來,卻又沒有說出口.

唐寂很貪婪地吻了上去,小女孩子的這地方,是人世間最美的地方,也是最純淨的地方,沒有被任何男人汙染,這里的一切,很讓唐寂流連忘返.

小萌身體很敏感,很快就有些受不了了,她拼命抱住唐寂的大腦袋,並咬住牙讓自己不叫出聲來.

隨後唐寂把小萌的整個弓著的身體抱了起來,他自己坐在了馬桶蓋上,讓小萌弓起的後面正好對著他的臉,然後又把臉埋了進去胡亂而瘋狂地啃著.

小萌的身體再一次顫抖起來,顯然她根本承受不了這麼強烈的刺激.

強烈的感覺之後,小萌就象醉酒了一樣,全身綿軟無力,特別是每次強烈的感覺過後的那一會兒,唐寂再次親吻她的時候,她感覺自己都受不了了,就想阻止他,但是不一會兒就會被他弄到說不出話來,然後又是一次身體的劇烈顫抖.

不知道這樣的事情一共發生了多少次,當唐寂再一次倒著抱住小萌亂啃的時候,小萌終于忍不住伸手阻止了唐寂.

"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小萌軟軟地看著唐寂,這種人世間極度的快樂感覺,持續太久了,也是讓人受不了的.

"哦……"唐寂仍然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兒.

不過小萌確實不行了,躺在唐寂的懷里眼睛都差點兒閉上睡著了.

唐寂只好把她放開了.

小萌在唐寂臉上親了一口之後,伸手和他拜拜了一下,然後連忙關上衛生間的門回房間的大床上去了.

"小萌你沒事吧?"張詩婭擰亮了房間的燈,向小萌看了一眼.

張詩婭發現小萌臉色慘白,這下把她嚇壞了:"小萌你怎麼了?臉色這麼差!"

"沒事兒,睡一下就好了."小萌連忙向張詩婭擺了擺手,她只是疲勞過度而已.

"是嗎?明天如果還不舒服的話,和我說一聲,別自己忍著,對了,床頭櫃里好象有治拉肚子的藥,我給你拿兩片吧?"

"不用,我睡一覺就好了,你就別說話了!讓我快點睡了吧!"小萌現在只想睡覺,她向張詩婭使勁擺了擺手.

"好吧,你睡吧."張詩婭有些歉意地和小萌說了一下,她覺得是她一直拉著小萌不停地說話,才讓小萌這麼疲憊的.

小萌沒說話之後,張詩婭沒有躺下來去,她想了起來,先前她也要去上衛生間的,于是趿著拖鞋向衛生間走了過去.

[

上篇:正文 第309章 表演天分     下篇:正文 第311章 冰冷的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