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醫科 正文 第311章 冰冷的小手  
   
正文 第311章 冰冷的小手

張詩婭打開衛生間的門.卻發現唐寂正站在馬桶邊拿著大水槍對著馬桶釋放著,她嚇了一跳,連忙准備關了衛生間的門回房間去.

唐寂眼疾手快,手一伸把張詩婭拉進了衛生間里,並關上了衛生間的門.

張詩婭怕被小萌或者張晗韻聽到,也沒敢掙紮,就這樣稀里糊塗被唐寂給拉了進來.

看著睡衣睡褲里張詩婭軟軟的身體,剛剛在小萌身上弄得興趣高漲的唐寂忍不住就抱住她上下其手起來.

張詩婭夜半時分突然被唐寂抱住,頓時清醒了過來,想要掙紮,卻怎麼也掙不拖,這不由得讓她想起了被王偉健強迫唐寂強她時的情景.

她很羞恥地發現,一回憶起當時的那一幕,她身體居然就會有些小興奮.

現在再被唐寂上下一摸,還真有些受不了,而且唐寂的手非常有經驗,她什麼地方有些脹癢,他好象都清楚,馬上就會把手伸到那里摸上幾下.

"放開我!"張詩婭低低地向唐寂呵斥了一聲,她知道她已經錯了,現在不能一錯再錯.

"讓我親一下……"唐寂有些不甘心地湊在張詩婭的耳邊和她說了一聲.

今晚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親到她的嘴,而且很可能再沒有機會親到了,所以唐寂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這個.

張詩婭沒吱聲,她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麼,反正腦子里很亂.

唐寂又開始撫摸張詩婭的身體,從胸前到小腹,最後還摸入了她兩腿之間.

"放開我!"當張詩婭發現她下面又有了感覺之後,不由得有些心慌,連忙又呵斥了唐寂一聲.

唐寂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放開了張詩婭,他有些後悔不該對張詩婭這樣了,明顯是有些昏了頭,名義上他是妹妹的男友,但他卻對姐姐的身體更加感興趣,晚上廳里那是因為被王偉健所迫,現在這樣做,確實就很有些不對了.

張詩婭轉過了身來,想要和唐寂說幾句什麼,但看到他的眼睛之後,卻又差點兒說不出口了.

"以後,別對我動手動腳,不然……"張詩婭底氣不足地威脅了唐寂一句.

"親一下,以後就再不了."唐寂似乎看出了張詩婭的不堅決,他現在對女人心理方面已經有些經驗了,于是和張詩婭談了個條件.

也是給她自己一個和他親吻的理由.

"不行……"張詩婭再次小聲地拒絕了唐寂,但讓她沒想到的是,唐寂已經慢慢地湊到了她面前來.兩人嘴唇相距已經不到五厘米了.

"就這一次……"

唐寂很熱切地小聲和張詩婭說著.

"以後再不許了……"

張詩婭鬼使神差地回了唐寂說了一句.

她用了'以後’兩個字,也就意味著這一次是可以的了,說完張詩婭立刻後悔了起來,但是想收回已經來不及了……

因為唐寂已經吻上了她的唇.

這種事情是不能開始的,一旦開始,讓那火燃燒起來,就不是張詩婭能控制的了,特別是今天被唐寂弄過三次之後,她現在一見到唐寂,本能地就有些那方面的興奮.

很快兩人便如膠似漆地吻在了一起,張詩婭明顯比小萌有經驗多了,她的小舌和唐寂的舌頭不停地相互挑逗觸碰著,兩人你推我送,不停地出入彼此的嘴,充分交換著彼此的口液.

唐寂親吻的同時,還忍不住在想,如果張詩婭知道他前一分鍾還抱著小萌的屁股那里在啃,現在卻和她親嘴,心里會怎麼想……

她如果知道她的嘴里有一部分是小萌那地方的啥啥的話,她一定會瘋掉的.

唐寂的手這會兒根本沒閑著,不停地在張詩婭全身上下到處摸著.徹底把張詩婭給喚醒了起來,最後……

當唐寂把張詩婭推去門邊,讓她扶著門,而他把她的睡褲從後面扒下去的時候,張詩婭一點兒都沒有反抗,反而很配合地把後面向上翹著.

唐寂先蹲下身子,在張詩婭後面親吻了一會兒,然後才直起身子,把已經等待了很久的那啥,慢慢向張詩婭湊近了過去,並且……

正當兩人在衛生間里熱火朝天,如癡如醉做著人類最原始的運動時,張晗韻房間那邊突然傳來了敲門聲:"老公,你在里面嗎?"

"嗯."唐寂很艱難地回了張晗韻一句,然後猛地加起了速度,看來要速戰速決了,不然張晗韻肯定會起疑心的.

"老公,把門鎖著gan嘛?讓我進去啊……"張晗韻有些奇怪地問了唐寂一句.

"哦……等等……"唐寂一邊回答張晗韻,一邊把和張詩婭的速度頻率加到最快,終于……他和張詩婭一起達到了那啥.

張詩婭根本不敢停留,剛剛一那個,她馬上就整好睡褲輕手輕腳拉開另一邊衛生間的門回到了臥室里.

唐寂輕輕反鎖住張詩婭那邊的門,這才又回到馬桶邊,把那東西握在手上,對著馬桶的方向假裝在里面尿尿,然後伸手拉開了張晗韻那邊的房門.

今晚還真夠忙的,進一趟衛生間,居然遇到三個女人.

張晗韻進來之後,很有些奇怪地看著唐寂,要不要這麼長時間啊?開個門而已……

見唐寂那東西對著馬桶的方向.張晗韻突然有些小興奮,于是一伸手就抓握了上去.

唐寂躲閃不及,被張晗韻給抓了個正著.

抓住唐寂之後,張晗韻忍不住驚叫了一聲,然後松開了手.

因為她抓了一手粘膩的東西.

"什麼啊?"張晗韻張開手,看著自己抓到的東西,不由得很是奇怪.

"什麼什麼啊?天太熱,出的汗."唐寂連忙扯了個謊.

張晗韻很懷疑地看著唐寂,隨後她把手放到鼻子邊嗅了嗅……

唐寂這個謊撒得太低級了,特別是在張晗韻面前.

張晗韻一直在張詩婭診室里幫忙,因為職業的原因,每天接觸的,就是這些東東,她一聞就聞了出來,酸酸的,女人那里面特有的氣味.

唐寂那啥上面有女人那里面特有的氣味,這意味著什麼?

張晗韻立刻警覺了起來,她把手掌向唐寂伸了過來,然後向他質問了起來:"說!這到底是什麼?"

"出的汗."唐寂似乎感覺到張晗韻已經發現了什麼,但現在也不能改口,只能死咬著了.

"這不是汗,是女人那啥里面的酸水!你也是醫生,你覺得你說謊騙得了我嗎?"張晗韻直接揭穿了唐寂.

躲在衛生間門外偷聽的張詩婭嚇得身子都有些軟了.這個唐寂,怎麼不用紙擦一下就讓小晗進去了呢?

"亂說什麼啊?"唐寂把臉轉去了一邊:"大半夜的,你不會是睡糊塗了吧?我上了一趟衛生間,還整出女人來了……"

"到底是誰!?"張晗韻神情變得憤怒起來,如果這種時候,在這個狹小的地方,唐寂和什麼女人發生了什麼的話,那女人難道是……

張晗韻有些不太敢想下去了,不過她實在想不通,唐寂怎麼可能和她姐姐這麼快就發展到這一步?

不是她姐姐,那又會是誰?

"回房睡覺吧."唐寂推了張晗韻一句.

"不行.你不告訴我,我去他們房里問個清楚!"張晗韻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她太在乎唐寂了,現在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情,她怎麼能平靜得下來?

張詩婭幾乎要癱坐在地上了,果然壞事做不得,一做必被抓……

"再鬧!以後我就再不和你見面了!"唐寂板下臉,向張晗韻訓斥了一句.

張晗韻被嚇住了,好半天沒再說話,坐在馬桶上快速解決了一下之後,回到房間里,發現唐寂已經躺了下去,而且呼呼大睡了過去.

張晗韻卻是怎麼也睡不著了,坐在床上哭了起來.

唐寂今天實在是太辛苦了,而且也很困,被張晗韻這麼一哭,吵得睡不成覺,情緒變得極為煩燥起來.

但也沒辦法,是他做了虧心事……

唉……漂亮如張晗韻這樣的女人,誰見到誰都想上,但是上了之後,天天爭風吃醋起來就讓人頭疼了,不罵她,她會鬧死你,罵了她,就就呆在那里哭,你總不能因為她哭就打她一頓吧?

唐寂把枕頭折過來捂住自己的耳朵,不過好象不管用,張晗韻的哭聲仍然清晰可見.

也不知道對面房里的張詩婭能不能聽到.

"你能不能安靜一會兒?我今天 很辛苦!"唐寂忍無可忍地說了張晗韻一句.

"辛苦什麼?辛苦和人做那事?"張晗韻反問了唐寂一句.

"你真是不可理喻!"唐寂沒道理了,只好虛張聲勢,裝出很生氣的樣子.

張晗韻暫時停下了哭聲,過了好一會兒之後,她又試探性地問了唐寂一句:"我不鬧了,你能不能告訴我是誰?你告訴我了,我保證就不找他們去鬧."

"誰都沒有,你就別胡思亂想了,快睡覺!"唐寂很煩燥地向張晗韻低吼了幾句.

張晗韻怔怔地看著唐寂.不太敢找他說話了.

唐寂再次躺了下去,背對著張晗韻的方向,張晗韻沒再哭鬧之後,他很快就呼呼大睡了過去.

張晗韻也背對著唐寂躺了下來,見到唐寂凶巴巴的樣子,想著他剛才不知道和哪個詭異女人做了那種事情,心里就極不是滋味.

這個時候,張晗韻才突然想起了王偉健的好,以前他對她的體貼,對她無微不至的關心,哪怕她無理取鬧,也總是一臉笑地對著她,從不敢在她面前把語調提高半分……

她生病時,他臉上寫滿的焦急和擔心,她不高興時他想方設法逗她開心,甚至……

有一次張晗韻因為上班時手法太粗魯,被一個中年女病人罵了,和王偉健在一起的時候,一直板著臉,王偉健突然就主動向她下跪認錯,她有些奇怪地問他犯了什麼錯.

他說他不知道什麼地方錯了,但是小晗既然生氣了,那他肯定就有地方做錯了,所以就跪下了……

還記是,夏天的時候,王偉健和張晗韻出門時,他隨身總帶著小方巾和折扇,卻不是為他自己准備的,小方巾是幫張晗韻擦汗的,折扇是怕張晗韻熱.

冬天冰天雪地的時候,張晗韻手冷,她最喜歡的就是把冰冷的手伸到王偉健熱烘烘的脖子里,然後問他冷不冷.

王偉健總是說不冷,還很開心的樣子,張晗韻也就理所應當地每次都這麼暖手,直到最近的一次冬天,小萌開玩笑時把冰冷的小手伸進了張晗韻的脖子里,她才知道這感覺有多難受.

可她後來還是把手伸進王偉健的脖子里暖手,因為已經習慣了,想改都改不掉.

一幕一幕,現在全都出現在了張晗韻的腦海中,她突然又想到,那個曾經那麼關心她,關心到讓她都有些討厭的王偉健,剛才已經被炸得尸骨無存,再也不會出現在她面前了.

張晗韻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種極度的恐懼感,這兩天她決定甩掉王偉健,和唐寂在一起,而且義無反顧地就讓唐寂占有了她的身體,但是在她潛意識里,她認為王偉健還是會一直等著她.

如果唐寂對她不好,她還可以再回到他身邊去,享受他給她的關心和愛護.

但是……他……已經死了……

他采用了一種極端的方式,想用死來維護和喚醒她的愛,但是,他死了,她的愛卻沒有回來.

張晗韻再次哭了起來,這次她沒有哭出聲,只是悶著哭,眼淚嘩嘩嘩嘩地向下流.

一切都已經晚了,而且無可挽回.

……

唐寂睡到二天上午十點鍾才醒,他醒過來的時候,張晗韻正坐在床上,眼睛紅紅,兩個黑眼圈,一臉疲憊地看著他.

"gan嘛?我欠你一百斤黃豆還是怎麼著?"唐寂在張晗韻鼻子上刮了一下,轉身開始穿衣服了.

張晗韻什麼也沒說,也開始穿自己的衣服,唐寂進去洗的時候,她走出房門,聽到對面房里有小萌的聲音,不由得有些奇怪.

小萌昨晚睡姐姐房里嗎?

對面的房門開著條縫,張晗韻向里面張望了一下,張詩婭已經起床了,小萌仍然賴在床上,張詩婭正坐在床邊和小萌說著話.

難道是小萌?

昨晚睡覺前,小萌看唐寂的眼神就有些不太對,弄不好就是她在半夜里聽到唐寂起夜,所以偷偷勾引他!

姐姐張詩婭一貫都很穩重,絕不會做出勾搭男人的事情,就算唐寂想上她,依姐姐的性格,也不會讓他得手.

肯定就是這個小狐狸精gan的了!

一想到昨晚從唐寂那啥上面摸到的一手酸水,張晗韻就醋意中燒,恨不得現在就沖進去向小萌進行質問.

張晗韻決定忍一忍,以免姐姐和姐夫臉上難看,以後再找單獨的機會好好警告一下小萌,讓她收斂一些,否則就讓她好看.

……

因為昨晚的事情,所有人都睡得很晚,早上起得也晚,等張詩婭弄好早餐,所有人一起坐上餐桌的時候,已經都十一點多鍾了.

所以早餐也改成了中餐.

張詩婭情緒一直不高,只是低聲地和她身邊的米諾說著什麼,張晗韻觀察了一會兒之後,更加排除了那酸水是她姐姐的可能.

安排座位的時候,張晗韻就特別把唐寂安排到米諾身邊坐下了,她坐在唐寂的另一邊,主要是為了把唐寂和小萌隔開.

小萌明顯一點兒都不知趣,不停地給唐寂夾菜,而且兩只含笑的眼睛一刻也沒離開唐寂.

不用說了,昨晚的酸水,肯定是這小狐狸精的!現在的九零後女生還真腦殘!才十四歲多一點,居然就學會用身體勾引自己哥哥的小姨子的男友了!太過分了!

"小萌你安靜一會兒行不行!?夾什麼菜啊?吃你自己的!!"張晗韻向小萌大吼了一句.

小萌被張晗韻這一句給吼傻了,半天才回過神來,米諾一臉尷尬地看著張晗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張詩婭很心虛,但還是說了張晗韻一句:"小晗,你gan嘛這麼吼小萌啊?"

"她做了什麼她心里清楚!"張晗韻怒不可遏地瞪著小萌.

小萌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她低下頭很心虛地沒有反駁張晗韻,因為她確實和唐寂有那麼一腿,雖然沒有直接合體,但唐寂抱著她啃完上面啃下面,和做那種事也差不多了.

小萌的表情讓張晗韻更加確信了她的判斷,看來就是這個小騷狐狸昨晚勾引了唐寂,唐寂那啥上面的酸水肯定就是她那里面的!

簡直太讓人出離憤怒了!張晗韻此刻眼冒怒火,恨不得把小萌從破碎的窗子邊給推下去.

張詩婭和米諾對望了一眼,都是一臉的無奈,張詩婭是心虛,米諾是不知道張晗韻到底發現了什麼,所以也不敢隨便出言相勸.

唐寂悶著頭吃他的飯,在餐桌邊所有人之中,只有他心里比誰都清楚所有發生的事情,張家姐妹的生活,張詩婭一家人的幸福,算是徹底被他毀了.

[

上篇:正文 第310章 純淨     下篇:正文 第312章 前途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