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穿越種田紀事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寺中來菜(岳府二)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寺中來菜(岳府二)

第五十五章 寺中來菜(岳府二)

岳珊珊在一旁見這人吃得熱鬧,說得熱鬧,也鬧著要吃,岳夫人連忙道:"那菜極辣,你吃不得,呆會兒和娘一塊吃那清炒的蒲菜可好?"

岳珊珊不依,非鬧著要吃,岳夫人只得拿了清水,將那醬汁稍稍洗去一些,這才塞入她的口中,饒是如此,還是把個岳珊珊辣得小嘴直哈氣.把這一桌子人樂得不行.

這幾人正笑著,下人們那現做的清炒蒲菜上了桌,岳夫人見狀連忙夾了一根細細的吹了,送到岳珊珊口邊,岳珊珊張嘴接住,三下兩下嚼嚼咽了肚,吵著還要吃.岳夫人連忙又夾了幾根給她,這才夾了一筷子自己吃將起來.

只覺這蒲菜清香可口,脆嫩無比.指著那盤菜道:"老爺也嘗嘗罷,這蒲菜我吃著有幾分竹筍的清香,卻是比竹筍嫩了許多,也沒有鮮筍那股子澀味兒."

岳老爺夾起一根嘗了嘗,點點頭:"確如夫人所言,似是比竹筍味道還好些."

岳夫人笑道:"即是老爺喜歡吃,明日把剩下的蒲菜做了蘇二小姐信中所說的蒲菜肉包子來,怕是更合老爺的胃口呢."

岳行武連連叫好,岳夫人白了他一眼:"你今日吃了這般多的蘑菇醬,明日做了蒲菜包子,只許你吃一個,剩下的給你父親,哥哥與妹妹吃."

岳行武不依叫道:"早知娘偏心,沒成想偏到這種地步.連吃食都不給我麼?"

岳夫人被氣笑了:"你當那蒲菜有好多麼?青陽縣主統共就送來那麼兩斤,今兒吃了一頓,明天再做包子,怕是只能做那麼十來個罷了."

岳行武不滿道:"什麼稀罕物件兒,明兒上街買一些便是了."

岳行文斥道:"平時叫你多讀書,還不耐煩.你可知蒲草為何物?長在何處?"

岳行武嗤笑:"莫非哥哥知道?我瞧你定是方才才知這蒲菜為何物."

岳行文淡淡瞅了他一眼:"蒲草多年生水生草本植物,其花粉又名蒲黃.蒲黃,性味甘,涼,無毒.為止血藥良藥,能利水道,消腫排膿……"

頓了頓又指著那清炒蒲菜道:"蒲菜,為蒲草之假莖,其味甘性涼,能清熱利水,涼血.主治五髒心下邪氣……"

他一行說,岳行武的臉一行變,怪叫著打斷道:"不就是生在水中麼?明兒我也上那宏遠寺,親自去采了來……反正這蒲菜包子我是吃定了."說完一溜煙兒的出了飯廳.

岳老爺在他身後氣得吹胡子瞪眼.岳夫人笑著安撫道:"老爺,你又不是不知武兒的性子,何必跟他置氣.他素來不喜念書,便由他去吧."

說到讀書,岳老爺想起一件事來,便道:"文兒,你的進士也中了兩年有余了,可有甚打算,說來給為父聽聽."

岳行文抬起頭對著蘇老爺道:"無甚打算!"

岳老爺聞言,原本瞪著的眼睛,更是睜大了幾分,帶著三分怒意七分無奈:"原先你年紀小,為父也不緊催你.現如今都這般大了,怎的對前程還這般不上心?"

岳行文放了手中的筷子,直視岳老爺道:"爹,前程的事情兒子自有分寸."

岳夫人也在旁邊道:"文兒,你這話都說了兩年多了,你到底有何打算說來與爹娘聽聽,好叫我們放心."

岳行文黑眸微閃,思量一會兒,道:"早則年底,遲則明年年中,兒子便了了爹娘的心願,可好?"

岳老爺岳夫人聞言大喜:"你早這般說,爹娘可不就放心了麼?"

岳老爺高興的以食指扣桌:"年底官員考評結束,自是會空出一些位子來,倒是個極好的時機.現在已到年中,離年底不足六個月了,為父要先替你走動一番才是.可是想好了到何處任職?"

岳行文淡淡的搖了搖頭:"此事無須父親為兒子操勞奔波."

岳老爺想想也是,自己雖然資質平平,卻生了個天資極佳的兒子,若是兒子有意做官,恐怕只是一句話的事兒呢.便點了點頭應了.

岳夫人心中歡喜異常,沒想到催了兩年多的事兒,今兒三言兩語的有了眉目.少不得把另一遭事也提一提,若是能這麼輕易的應了,她可就不用日日發愁了.

便略帶討好的笑道:"文兒,這官職若是年底得了,指不定要派去哪里.娘不在你身邊,放心不下.況且你這般大了,這親事也該說一說了.將來萬一真成了外派的,也好有個人在你身邊照應著呢."

岳行文伸出修長的手扣了扣太陽穴,良久才略帶一點無奈道:"此事無須娘操心,只管安心便是了."

岳夫人撇撇嘴:"娘如何能安心?你沒瞧見與你一般大的公子哥,如今孩子都會滿地跑著喊祖母了."

岳行文眼中閃過一絲不明情緒,淡淡道:"即如此,娘且說說都看中了哪家小姐?"

岳夫人的臉霎時笑得如一朵盛開的山茶花,殷殷的挪到岳行文身邊椅子上坐了:"以娘看,這蘇大人家的大小姐……"她一言還未完,便聽見岳行文道:"不妥."

岳夫人臉色僵了一下,連忙笑道:"那王大人家的王語嫣……"

這一句話又未完,便聽見自家兒子的兩字經:"不妥."

岳夫人屢敗屢戰,深吸了一口氣兒:"那張大人家的張鳳嬌……"

一語未完又被人打斷.不過這打斷之人卻是岳老爺,岳老爺瞪著眼睛道:"張書山那厮眼高于頂,趨炎附勢,欺壓下屬,為人陰險狡詐,能養出什麼好女兒來?如何能與其做親家?我看你是糊塗了."

岳夫人因兒子破天荒的接了她關于親事這一茬兒的話,高興得很,一時也沒顧及到這些,聽岳老爺如此說,這才想起那張鳳嬌的父親風評極差.

眉頭皺起,眼光掃過蘑菇醬的空盤子,心中一振,臉上重新堆起笑容:"莫非文兒中意青陽縣主?"

岳行文歎了一口氣,無奈道:"娘,這京中之人,有幾個不知道青陽對流風的情誼?"

岳夫人聞言,笑容便挎了下來,那日賞花宴,這青陽縣主對胡家大公子的模樣,她也瞧的真真的呢.

歎了一口氣道:"這個也不行,哪個也不行.文兒,你倒是給娘說說,你中意哪家小姐?"

岳行文黑眸閃了許久,才淡淡吐出兩個字:"沒有."

岳夫人緊提著的一顆心頓時沉了下去,半晌才從打擊中醒過神來,又打起精神不死心的勸道:"以娘看,蘇大人家的大小姐……"

一語未完,岳行文便起了身子,淡淡道:"娘,此事無須您操心.待兒子想好了,便告訴娘,娘到時只管替兒子去提親便是了."

說著沖這二位行了一禮,便去了.

岳夫人的心被自家兒子攪得是一會上一會下的.聽了這話,方才沉著的心還沒提上來,自家兒子已不見了蹤影.

岳夫人沖到門邊看著那遠去的背影,半晌回過神來:"老爺,你說文兒這孩子倒底是中意不中意蘇家的大小姐?"

岳老爺沉思一會兒,搖了搖頭:"依我看,不甚中意."說著安慰岳夫人道:"夫人,莫操心了.自家兒子的性子你還不知道麼,他即是不願,再逼他也無用.左右今天他總算是應了前程一事."

岳夫人依舊微皺眉頭:"方才他後一句是什麼意思?莫非……"說著猛的站起來,眉眼帶笑:"莫非他心底有看中的人了?"

岳老爺略做思量搖搖頭道:"許是推脫的話罷,夫人莫操心了."

岳夫人歎了一口氣:"這幾次見蘇夫人,聽她的話頭隱約透出想要前來提親的意思,這文兒即是不願,到時候該如何是好?"

岳老爺臉色正重的點點頭:"是要想個兩全的法子.別為了這事壞了兩府的交情."

………………………………………………………………

打滾求推薦,求收藏,求各種票票咧

[

上篇:正文 第五十四章 寺中來菜(岳府)     下篇:正文 第五十六章 寺中來菜(詹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