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穿越種田紀事 正文 第十六章 李姨娘之殤(五)  
   
正文 第十六章 李姨娘之殤(五)

第十六章 李姨娘之殤(五)

此時,已近子時,月已偏西,慘白慘白的月光籠罩著蘇府.起火的那幾座房屋,此時已是斷壁殘桓,黑呼呼的一片,有些尚未完全熄滅的木頭,冒著絲絲縷縷的煙氣,空氣中有濃重的煙火氣息在鼻尖縈繞著.昭示著今夜蘇府曾經上演過的激烈,而現如今這一切都因著李姨娘的突然離世而做了暫時終結.

青籬慢慢的無意識的走著,直到快走至籬落院的門口,身後的腳步才加快了幾分,她頓腳回首,那人踏著月光翩然而至.岳行文一言不發立在她面前,良久,拉起她緊握成拳的手,輕聲道:"松開."

青籬聽話的松開手,嫩白的掌心中血肉模糊一片,岳行文輕歎一聲:"這便是你與為師做的百分保證麼?"

一面說一面從懷中掏出一盒藥膏來,細細的替她上藥,又撕下一片衣角細細的包紮好.

扯了她的手一言不發的向小花園走去.杏兒和紅姨望著那一高一低手牽著手的背影目瞪口呆,岳先生與小姐……?!

唯有柳兒神色不變的開了院門兒,杏兒一把拉住她:"岳先生和小姐……?!"

柳兒恨恨的瞪了她一眼:"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想這些?"

她這話一出,三人都沉默了,小姐看中李姨娘,對李姨娘千方百計的保護她們都看在眼里,如今卻落得這般結局,小姐會怎樣?

進了小花園,岳行文又扯了一片衣角墊在石凳,才拉她坐了下來,輕聲道:"是為師來晚了,若是早一日查出……."

岳行文的這話說得不盡真實.其實昨晚上他剛一回京,就派了人去王天保的住處守著,今日只所以不見歐陽玉也是因為正在家中等候消息,可是一天連守了一天一夜,卻不見王天保的人影.上午來與她祝壽時,曾想與她悄悄的說了,卻因是她的壽辰,便想緩上一緩,沒想到……

但是其中的緣由他不想說——從前因為她在府里的處境,總是不能過于明顯的護她.不但她怕,他也怕自己的一個忍不住與她招來麻煩.本就是他欠她的,這責任應該他擔著.

青籬從沉思中回過神來,望向他帶著憂色與愧疚的眸子,淡淡的扯了一下嘴角,扯出一絲極為難看的笑意來,眼神兒清澈透亮:"先生,莫說了.青籬難道是黑白不分,是非不辨之人麼?若是真要怪,也應該怪我才是.若非我心中執念太多……姨娘,先生,青陽……因為放不下,總想找個萬全的法子.姨娘,我想叫她心甘情願的跟我走,先生……因無以為報,總想等那棉花成熟,把那原先應承先生的物件兒送于先生,青陽……她真心待我,我也想回以真心助她……若非這般,便是綁也要綁了姨娘走的……."

岳行文伸手蓋在她的雙眼之上,輕聲道:"不怪你,毋須自責,你做得已經極好了."

青籬閉上眼,把自己沉在黑暗之中,過了很久她才道:"先生,你說姨娘到這會子都沒有起過離開的念頭,只選擇一死以正其身,而且要死在蘇府,可見她是真的不願意跟我走罷?"

岳行文點點頭:"嗯,是她真不願走."

青籬又問:"那我先前兒沒下決心綁了她走,可是做得極對?"

岳行文又點點頭,輕聲道:"做得極對!"

青籬扯動嘴角:"做得對便好.即是我做得對,我便不自責.姨娘在天上定然希望看到我天天高高興興的呢."

岳行文又點點頭:"是極,你姨娘當然希望你高高興興的."

青籬將嘴角扯得更大:"那我便向那該還債之人討債吧."

岳行文沉默了好一會子才道:"這債為師替你討,你早些出府如何?"

青籬聞言,臉微微僵了一下,將嘴角咧得極大:"我知先生不想我手上沾染血腥,可我也不想先生為我而手染血腥.況且她是我的親娘,這債理所應當由我來討……只有這樣,我才能心安呢."

良久,她又幽幽道:"先生,姨娘不虧是我的親娘呢.我剛下了走的決心,她便送一個枕頭給我.這下子,當真可以走得無牽無掛了……"

說著微歎一聲,"先生,我可真是個壞人呢,姨娘沒了,我卻覺得輕松了——我本以為,若有這一天,我會甯死也要拉整個蘇府陪葬呢,可,現在,我只,我只,我只是感到一陣子的輕松……"

岳行文覺得手下那雙如小扇子一般的睫毛撲扇了好幾下,微微有些濕意,片刻那濕意又縮了回去.

岳行文搖搖頭,輕聲道:"莫要說這話,你對你姨娘的心,她知道呢.……那你姨娘事後便走,如何?"

青籬扒了他的手下來,搖了搖頭:"女兒的生日,娘親的受難日.今日可真真是應了這句話呢.姨娘活著的時候,我沒盡多少心,現在她去了,雖然我盡心她不一定能知道.但我也盡這份心才是……她即是心心念念的都是蘇府,我便多陪她一些時日罷.……這蘇府,一旦離了,怕是再無回來之日了."

岳行文直直的望著她,輕聲道:"聽為師一次可好?今日母親回去,似乎說到陳府的老太太……"

青籬冷笑:"若是她們不動便罷了.若是動,現在又沒了姨娘,那可真真是要新帳老帳一起算."

岳行文微不可見的點點頭:"遇事莫碰硬.萬事以自己的安危為先,可知道?為師前不久安排一個人在你們府上的二門外當差,名叫張貴,有什麼想做的事兒,便叫他替你去辦.不想假他的手的,便叫為師替你做……可記下了?"

青籬微怔,隨即恍然大悟:"那晚的消腫傷藥……"

岳行文點點頭:"是為師叫他送于柳兒的,不過並未與她說明,只叫張貴說是外面有人送你的."

青籬了然,以柳兒的聰明,只看到東西,便不難猜出這東西的來處.

………………………………………………………………………………

這一大**終于寫完了.某寶不擅長寫這些斗,頂著鍋蓋跑走.

[

上篇:正文 第十五章 李姨娘之殤(四)     下篇:正文 第十七章 青籬討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