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穿越種田紀事 正文 第九章 河灘荒地(一)  
   
正文 第九章 河灘荒地(一)

第九章 河灘荒地(一)

前一日晚上,一直等亥時三刻.也沒等到楊巋海回來.第二日一早,剛一醒來,便聽柳兒說楊鏢頭已經回來了.

連忙梳洗穿戴,一出屋門便看見楊巋海立在南廳的門前兒.見楊巋海面色微沉,本就有些嚴肅的面膛,此刻顯得愈發肅穆.

見她過來,面帶愧色沉聲道:"李小姐,楊某今日回來是向李小姐辭行的.昨日接到鏢局來信,由山海鏢局運向丁吉牙的一批貨物被劫,押鏢的兄弟們生死不明,總鏢頭命在下前往查看究竟……."

青籬本就想與他說,這邊諸事已然安定,請他早早回去.聽他這樣說,連忙叫張貴與紅姨備馬備干糧,見楊巋海仍然是一臉色的愧色,便與他扯了幾句閑話兒,聽說他要前去的丁吉牙是位于東南邊陲與番邦相鄰的小城,心中微動,便試著道:"楊鏢頭若是方便,可否替我尋些我們這里不常見的農作物種來?"

楊巋海道:"這有何難,原來楊某也曾替恩公尋過一些罕見的草藥種子."

青籬了然.原來岳行文口中的朋友便是這人,當下含笑謝過.

送走楊巋海,接下來的幾天里,這主仆幾人一邊張羅著招下人,一邊兒將院里的東西歸置一番.

府里最終新添的這七個人都是以幫工的身份招進來的,原來她是想找人牙婆子,倒是福伯提了醒,這丁香巷子有幾個年歲正合適的小子和丫頭,還有前幾日來幫忙李嬸子廚藝也不錯,人也踏實.不若從街坊四鄰里請些人來幫忙,一來不用安排住處,二來人又知跟兒知底的,倒比從人牙婆子手中買來的要強些.

青籬想想也是,暗地里笑自己在蘇府呆傻了,竟然一門心思的想要買人.這樣最好,她一向不喜歡人多,這樣一來,這些人白日里來干活兒,晚上各自歸家,自家的小院子里還清淨不少呢.

人定下的第二日,先前兒在院門前碰到的那個精明的婦人,人人都叫她來旺嫂子,找了上門,纏著紅姨要討一個差事兒給她閨女,好在紅姨早有准備,便將小姐身邊侍候的人需得認字,若是找不到認字的.小姐甯可不要的話說了一遍,她才悻悻的去了.

諸事安定,青籬便找了張貴來,將要買田地的事兒與他說了,讓他去打聽一下田價以及有無田地出售的信息:"要挑大塊的田兒打聽,若是有現成的莊子出售就更好."

張貴雖然跟著小姐身邊的日子不長,但也知道她是個極有主意的,聽了她的話,便知道主意已定,便問道:"小姐想買水田還是旱田?田是只要上等田還是不掬等級?"

青籬想了想道:"水田旱田皆可,田的等級不掬.當然若是有大塊的上等田出售再好不過.只一樣,須得是大塊兒的田才行."

張貴見小姐一直強調要大塊兒田,便又問道:"小姐說的大塊兒田,須得多大?"

青籬起了身子,低頭轉了幾個圈兒:"按我心中所想的,至少千畝以上才算得大塊兒.只是怕你一時下找不到這樣的……一百畝也使得罷.你先去打聽打聽,若有了合適的,到時我與你一道去看看."

張貴又問了有無其它要求,便急急忙出門去了.他一出門便徑直去了位于西市的李記牙行.

李牙儈因最近生意少,正在後院歇息,聽到小伙計來叫.連忙趕到前面兒去.

聽了張貴的來意,眉頭微微皺起,"張爺,若說小塊兒的田,我手里倒有幾宗,這麼大塊的卻是沒有."

張貴道:"你再找人打探打探."

李牙儈笑道:"張爺,這哪里有生意往外推的.我做這行也有二十年了,這長豐縣里頭,有頭有臉的人家里,誰家里有多少田,都在哪里,收成如何,都在我這腦袋里裝著呢.哪家要賣田,只要一露出口風來,我就知道了.——大塊的田一時下還真沒有."

想了想又笑道:"若說沒有,也不完全是.咱們這長豐縣城里有一位薛老爺,前兩年這薛府的家業在縣城里頭,除了平西侯府與沈府,也能排上第三了.不過,自打兩年前薛老爺死了以後,薛家少爺好賭,沒兩年便把家業敗得差不多了,前些天您看的那座平西王府後面宅子便是他家的——那宅子是除了薛家祖宅之外,薛家在外面唯一的產業了……只有家里這田契,被薛老夫人死死的把在手里,他一時下動不得.若是薛少爺能動這田契,我倒也可以去找薛少爺打聽打聽."

張貴道:"你現在說這些無用.若是要等薛府賣田,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李牙儈賠笑道:"要不然先買幾小塊田地,先種著.等著那薛府一有賣田打算,我一定第一個通知張爺."

張貴歎了一口氣:"我家小姐一再交待,田的等級不掬,旱澇皆可,只一樣,須得大大的才行.照我們家小姐心中所想,至少一千畝才算上得,現如今你這里連一百畝,五十畝的整塊兒田沒有也就罷了,剩下的都是三五畝一塊兒的,你叫我怎麼回小姐?算了,我再去別家牙行看看."

李牙儈連聲的道:"張爺,您就是去了別的牙行,他們說的肯定跟我說的也一樣.咱們干這行的,這些事兒都通著氣兒呢."

張貴不理會他的話,抬腳出了李記牙行,剛行了不幾步,便聽見李牙儈的叫聲,李牙儈三步並作兩步的跑到他眼前兒,笑著道:"方才聽到張爺到'旱澇皆可’四個字,我倒突然想起一個地方來,走,張爺,咱們去茶樓.邊喝茶邊說."

張貴與李牙儈進了一旁的茶樓,兩人要了一壺茶,幾樣點心,坐定後,李牙儈便將他剛才想到的地方與張貴詳細的說了.

原來這李牙儈所說的地方,指的城東門外五十里處的淇河邊上緊臨河灘的一大片荒地.

李牙儈道:"那一大片荒地,少說也有上萬畝,正好合了你家小姐要大塊兒田的要求.不過,張爺,那地塊兒雖說大,但是荒了很久.若不是您說的那話.我也想不起這個地方來,也不敢把這片河灘荒地介紹給您."

張貴眉頭緊皺,他雖是京城的小戶人家出身,可也沒接觸過這種地的行當,這河灘荒地到底妥不妥,一時心里也沒了主意,思了一會兒,便道:"你再將那荒地的情況與我說詳細了,我回去說于小姐,好叫她定奪."

李牙儈聽了,連忙叫小二拿了紙筆,一邊講解一邊將那荒地的位置地形都做了大致的標識,遞給張貴,張貴將紙揣了,也不停留,便告辭了.

出了茶樓,張貴又分別去了縣城里另外兩家牙行,都說只有小塊的田,大塊的沒有,也有一家牙行提到了薛家的事兒.張貴見打探不出什麼新的消息,便回去了.

回到府里頭,將找地的情形詳細的回了小姐,又將那紙拿出來,把這河灘荒地的事兒說了.

青籬眉頭微微皺起,今天的結果,她原先倒也有心理准備,單是買地還好說,但是買大塊兒,整塊兒的,確實是需要湊機會,碰運氣.

將那紙拿著手中,詳細的看了看,嗯,臨著淇河,將來若是耕種,澆水不成問題,而且面積極大,也留有足夠的發展空間.只是不知道實際的地形地勢如何,即是荒地,又是荒到何種的程度?

看了半天,指著紙上烏黑的一塊兒問道:"這是什麼?"

張貴看了看,笑道:"李牙儈說是個沒名字的土山包."

青籬心里暗笑,單從名上聽來,有山有水的,倒也是個好地方,若是塊兒良畝,該多好啊.一面又在心里尋思著哪些作物適合在河灘地耕種,想了一會兒,便放棄了,朝著張貴道:"即如此,明日我們先去看看再做打算."

紅姨幾人剛才在一旁聽著,插不上話,見張貴出去,連連圍了上來:"小姐,你可是真要買那荒地?"

青籬點點頭:"已是有五分定了.剩下的五分,明日去看看地勢再做打算."

紅姨急道:"哎呦,我的小姐,您沒種過地,那是不知道,河灘地地力薄,根本收了不多少糧食,一遇到河水上漲,那可就全完了."

青籬見她苦口婆心的模樣不由微微一笑:"奶娘,方才未定的五分便是要親自去看看奶娘剛才說的這些.你就放心罷,咱們的銀子又不是大風刮來的,我謹慎著呢."

紅姨知道自家小姐一旦定下的事兒就不容駁,再者想想這大半年來,小姐雖然常做些出人意料的事兒,但每次都考慮得極為周全,想必這一次小姐也有旁的主意,便將一顆心又放到肚子里去了.

青籬鑽進書房,去看岳行文與她托運來的幾書農書,一直看到天擦黑,杏兒過來掌燈才醒過神來.

用了晚飯後,又回了書房,埋首書中,一直看到眼睛發澀,脖子僵硬才合了書.轉過頭見柳兒與杏兒兩人坐在一旁靜靜的做著針錢,將目光投向窗外,院子這幾人包括張貴看來都不是懂種地的,若是這河灘地買下,還須找幾個會種地的幫襯著自己才行呢.

現下她一肚子想法,想找個人商量一下都尋不著.神色不明的坐了一會兒,將她方才看書時做下的記錄,整理了一遍,上床歇息.

[

上篇:正文 第八章 分工     下篇:正文 第十章 河灘荒地(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