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穿越種田紀事 正文 第二十章 蘇府不速客  
   
正文 第二十章 蘇府不速客

第二十章 蘇府不速客

今天感冒好一些了,守信用加更了,明日仍然是兩更,謝謝親們的理解與支持~~~

…………………………………………………

與李諤的談話頗有些不歡而散,可是青籬卻沒功夫再細想這些事兒,縣衙的邸報幾乎每一期她都從岳行文那里看到,干旱的區域仍在不斷的擴大,並且向南蔓延.

胡流風已派人在淇河下游開始築壩,許多老百姓聽說是築壩是為了蓄水灌溉,紛紛踴躍報名,都說只要能給自家的地澆上水,一分錢的工錢也不要……

青籬想起胡流風說這話的表情,不由有些好笑和心酸,可憐的人們還不知道,他們之中有些人已被這幾人三言兩語的"拋棄"了.

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胡流風的情緒一連幾天都不怎麼高,青籬看不過去,便與他出了個點子,這些參與築壩的人之中,若是沒有顧上他們家的地,先記下名字,若真是受了災,絕了收,便由青籬按每畝一石半補償給那些人.

胡流風眉眼一挑,笑道:"有個大地主做後盾,事情就變得容易多了."

岳行文正在研究青籬畫的圖紙,聞聽此言,抬頭一笑.

青籬只覺燥熱難耐,撇了一黃曆,竟然已到六月底了.按說,現在已然過了立秋,天氣該涼爽起來才是.

而此時,千里之外的京城,城東蘇府大門前來了一個年約二十五歲,衣著談吐皆不俗的青年男子,直言要見蘇佑庭蘇老爺.

守門的小厮問他的姓名來曆,那人均是一連的搖頭,從懷中掏出一封信,遞給那小厮,"請蘇老爺看過這個便知."

小厮看他神神秘秘的樣子,心中雖有百般疑惑,卻也不敢再打探,接了信,飛快的向蘇佑廷的書房奔去.

今日正值官員沐休,蘇佑廷與其弟蘇佑賢正在書房閑話,聽見外面有人報,便揚聲讓人進來:"何事?"

蘇老爺的貼身長隨蘇明,進來回道:"回老爺,門房來報,有人拿著一封信說要見您."

說著將信遞了過去.

蘇佑廷伸手接過,將信拆了,粗略一掃,突然,猛的站起身子,撞得桌子上的茶水潑濺出來,神情十分的激動,朝著蘇明道:"送,送信的人呢?"

蘇明見自家老爺神情大變,連忙回道:"就在大門外."

"快!快!快請!"

蘇佑廷一連聲的叫道.

蘇明顧不得行禮,拔腿出了房門.

蘇佑賢看向蘇佑廷,問道:"到底是何事,大哥這樣慌張?"

蘇佑廷的神情說不上是喜是悲,似是又喜又悲,將手中薄薄的信紙遞了過去.

蘇佑賢接過信紙一瞧,只見上面寫著幾個大字,"欲知蘇二小姐蘇青籬下落,面見送信人."

他的手猛然一震,"這,這,二丫頭有消息了……"

蘇佑廷拈著胡須長歎,"我就知道籬兒沒事,沒死,也不會死.當時火燒得雖大,可是撲得也算及時,院子里根本沒有人,只是不知道那孩子怎麼就悄無聲息的消失了.……這一年來,我也四處托人查詢,卻是一點線索都查不到,據有人說,可能是有人故意將相關的線索抹了去……你說說,這孩子,才那麼點的年紀,她怎麼就考慮得如此周全?"

說到這里,蘇佑廷又想起當時她火燒王嬤嬤幾人時,那冷漠淡然的表情,當時他只顧著憤恨,哪里會想到那淡然的表情背後一定是傷心至極.

想到這里歎了一口氣,"說到底,還是我這個做父親的不合格,委屈了她們母女……"

蘇佑賢對這件事的來攏去脈倒是知道的,可是事關王氏,他正經的大嫂,倒也不好說什麼,笑著勸道:"大哥如今明白也不算晚,二丫頭總算是有消息了.趕快接回來,好好補償補償她才是!"

頓了頓又笑道:"二丫頭小時候就和蘇瑞他娘投緣,知道這個消息不知道該有多高興呢."

兩人正說著,蘇明領著方才的青年男子進了書房.

蘇佑廷與蘇佑賢雙雙站了起來,蘇佑廷迎向那男子道:"可是這位公子送信給我的?"

青年男子點點頭,"在下李敢,蘇大人稱呼我名字即可."

蘇佑廷連忙讓坐,讓人看茶,"敢問這位公子,這信上所說的是真的?當真有小女的下落?"

李敢一笑,"信上說的確是真的.不過蘇二小姐的下落只有我家主人知道."

蘇佑賢蘇佑廷皆是一愣,"不知你家主人是哪一位,如此大恩,我們應該好好感謝一番才是."

李敢搖頭一笑,"實在抱歉,我家主人是誰,現在還不能說.不過兩位大人盡可放心,貴府二小姐現如今很好……"

這二人又是一愣,蘇佑廷微微有些著急:"李,李公子,你這話是何意?只有你家主人才知道小女的下落,但是你家主人又不能說……"

李敢起身一笑,"我家主人確實有求于二位大人."說著從懷里掏出厚厚的大紅冊子,極象是禮單的模樣.

將手中的之物恭敬的遞于蘇佑廷:"我家主人與蘇二小姐情投意合,無奈無父母之命,蘇二小姐一直推辭不受,我家主人頗費了些周折才得知蘇二小姐竟是貴府的千金,便命我前來提親,這是禮單,請蘇大人過目……"

蘇佑廷與蘇佑賢聽了這話,面面相覷,蘇佑廷望向那大紅厚厚的禮單,卻不伸手,"這麼說,你家主人是要我蘇府同意了這門親事,才能告知小女的下落?"

李敢又是一笑,"這倒也不是,只是我家主人甚是看中蘇二小姐,不想這中間再出什麼岔子,便想出了這麼一個主意……"

李敢所說的岔子其實是指旁的,而蘇佑廷卻想到夫人王氏身上,若是二丫頭一回來,她指不定又要起什麼心思.

蘇佑賢在一旁道:"這位公子,這事怕是不妥.你家公姓甚名誰,年紀幾何,有無婚配等情況一無所知,我等怎能貿然將這門親事定下?"

李敢似是早料到他會如此問,指了指自己,笑道:"蘇大人看在下如何?我家主人論容貌比在下強五分,論身段比在下強五分,年方二十歲,現無婚配.家世麼……"

說著這里輕笑一聲,"勉強可算得上貴胃世家……"

他說的關于家世這點,蘇家二位老爺倒是信的,單憑李敢這個下人在他們二人面前的氣度談吐,已然能推斷出其主人的門戶地位和涵養.

他一邊說,蘇家二位老爺一面詫異,若眼前這李敢說的是真是,那這位不知名的公子哥兒也算是二丫頭的良配.

貴胃世家四個字讓蘇家二位老爺的神情又是一動,自從李姨娘事情之後,他就知道二丫頭是個不俗的,卻沒想到這般不俗,離了府這才多長時間,竟然引得貴胃世家的公子哥兒前來提親.

可是,蘇佑廷仍覺不妥,朝著李敢道:"感謝小哥兒特來送信兒,只是這談婚論嫁實在太過突然,我等要好好合計一番才是."

李敢將禮單放下,起身笑道:"在下也知太過唐突,二位大人莫怪.我便住在藏春閣,若是有事兒,差人來知會一聲便可,在下告辭!"

蘇佑廷與蘇佑賢起身將他送出書房,一轉頭,臉上的笑意卻又垮了下來.

蘇佑廷神色不明的將那禮單翻開,一看之下,卻是大驚失色,從上好的夜明珠,珊瑚,南珠,到和田玉器,獨山黃玉以及林林總總各色的古玩字畫筆墨紙硯……

蘇佑賢不由驚歎,"好大的手筆!"

蘇佑廷點頭,確實是好大的手筆!

苦笑道:"卻不知這人是誰!若真是方才李敢說的那情形,這倒是一門好親."

蘇佑賢眉頭皺起,"這事透著怪異,若真是貴胃世家,為何不將籬兒送回,再正式上門來提親?若不是吧,李敢的氣度不凡,言語之間底氣十足,倒不象是騙子……"

蘇佑廷又是一聲苦笑,"是籬兒不願回來,也說不定.她心里定然恨著整個蘇府呢."

蘇佑賢安慰道:"大哥莫多想了,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何況是一脈相承的親女兒,便是心中有氣,在外面這一年許是也消了."

蘇佑廷搖搖頭,"二弟,你不知道,這孩子自從一場大病之後,就象變了一個人.有時候你看她說話行事,明明是個孩子,卻偏偏一點也不象孩子……"

蘇佑賢看了看那禮單,道:"這事兒大哥打算怎麼辦?"

蘇佑廷歎了一口氣,"按說籬兒的年紀了不小了.可是箏兒的事兒還沒定下來,再者這人來的沒頭沒腦的,讓人心中沒底.若是能尋到籬兒問一問也好."

蘇佑賢道:"不若先把籬兒的消息告訴母親,也好讓她高興高興,自籬兒出了事兒,母親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了."

蘇佑廷點點頭,站起身子,"走,這就去罷.順帶這件事兒也說給母親聽聽,看她老人家的意思如何……"

[w w w . b o o .c o m]

上篇:正文 第十九章 李諤的怒火     下篇:正文 第二十一章 商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