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穿越種田紀事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生辰焰火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生辰焰火

第二十五章 生辰焰火

順利的造出了壓水井,青籬心中松快了不少.

安排起各項防旱防災的事情來也格外的有勁兒.這幾日岳行文與胡流風二人帶著人在她的莊子打壓水井,計劃在她的莊子里全部安裝安畢便開始在全縣推廣.

本來她想跟著,無奈那人不准,她只好將深淺地下水層解說了一遍,淺層地下水,一般地下五六米就可有,但是這些水容易受天氣的影響,一旦干旱嚴重,這些水層的水便可能干掉,深層地下水一般在地下十五米左右,這些水受地表干旱的影響不是太大,因此她建議每一處打兩眼井,一眼深層水井,一眼淺層水井.並親眼看著一眼深水井打了出來,她才放下心來.

對自家莊子里的農戶攤派的曬干菜,收得異常的順利,平日里,青籬對這些農戶便很好,不克扣,不剝削,佃別家的地,佃戶只能留四成的糧,但是李府的莊子允許他們留四成半的糧,而且在澆水,稻種甚于是農肥的問題,都與他們提供了極大的便利,因此,她這個雖然匪夷所思卻不難完成的攤派,佃民們還是給予了積極的響應.

自家佃戶交上來的萬余斤干菜都存在長豐縣官糧的糧庫中,另有收購的三千余斤也存放在此處.

偶爾聽街坊們說,現在想挖個野菜都很難了,青籬暗中失笑,也是,已經收了這麼多的野菜,怕是要等它們再長出來還要十天半個月的.

而,她再次抬頭看天,只是卻沒有再供它們生長的水源了.

今天是合兒去侯府當值的日子,聽丫頭們說,李諤的腿傷複原得很快,大部分的皮肉已長出了嫩皮,並且開始愈合,並且他也偶爾會拄著青籬使人做的拐杖在院子里走走,這讓青籬心中又是一陣的安慰.

忙完手頭的事兒,青籬在花架下坐了下來.

明日便是七月十五,李姨娘的周年祭日.

自從除夕前夢到過她一次之外,這大半年來竟然一直再也沒有夢到,想必她已重新投胎到好人家去了吧.

一大早,紅姨便與杏兒的娘在廚房里忙活,准備著明日祭拜的東西,可她的墳墓遠在京城,也不知在這邊祭拜她能不能收得到呢.

日頭偏西時,合兒與小樂卻是早早的回來了.

一進院子,合兒便急匆匆的找到她,"小姐,小候爺讓我們來接我,說你今兒必須得去別院一趟."

青籬起身,"可是說有什麼事兒?"

七夕之夜聽說他找過自己,大發脾氣,後來不知怎麼的睡著了,一覺睡到第二天下午,這事兒便不了了之了.

合兒搖頭,"那小候爺哪里會跟我們說是什麼事兒.不過看他面色卻是很嚇人,我與小樂應承得不及時,他便又杯子茶壺的摔了一地."

青籬失笑,那小候爺暴怒時,其實有幾分孩子氣.罷了,已經有十余天未去,去看看也好.

別院外一如即往的靜幽,小豆子開門見她真的來了,高興得嘴咧得老大.李小姐來了,他們的日子便好過了.

湖中的荷花已然全敗了,只余一湖老綠的荷葉,透著幾絲秋意.

上了曲橋,行了沒幾步,便看見李諤坐在石亭子中,頭發松散披在肩後,神色仍仍是臭臭的,不過,眼神卻柔和了不少.

青籬笑著走了過去,看見石桌上擺著一整套的茶具,一旁的紅泥小爐上溫著熱水,剛一走近便聞到一股淡雅似蘭的茶香,在他對面坐下,才笑道:"小候爺好興致."

李諤看了她一眼,沒說話,遞過一小杯茶來.

青籬含笑接了,那似蘭的香氣更濃,不由贊了一聲,"好茶!"

李諤嗤笑一聲,"你也會品茶?"

青籬對他的嘲弄不以為意,在別院住的日子,他不止一次嘲諷她牛飲一般喝茶的習慣.

李諤又道:"不好好種你的地,又折騰收購什麼干野菜,你想干什麼?"

青籬略一沉吟,望著湖中明顯下降的水位,"長豐怕是躲不過這場大旱!"

李諤臉上浮現怒意:"又是為了那岳行文?"

青籬搖頭,"不全是.為了長豐的百姓,為了即使有旱災也不至于餓死更多的人."

李諤嗤笑,"你也這種悲天憫人的心腸?"

青籬笑了,"小侯爺叫我來,可就是為了找我的不是?"

李諤低頭喝茶不作聲.

曲橋上晃來一個人影,轉頭望去,卻是一個陌生的青年男子.想來這位許是前幾天剛從外地趕來的,李諤的另一個手下,名叫李敢的.

李敢走近,低聲向李諤說了一句,"爺,都准備好了."

李諤點頭.李敢迅速又退了下去.

夕陽西沉,只余天邊一抹血色余輝.青籬喝了一肚子的茶水,卻不見李諤再有話說,剛想開口告辭.

李諤眼角瞥見她身形欲動,冷著臉開了口,"今日在這里用飯!"

青籬微怔,可是他眼中的神情不容回絕,想了想便點點頭,"即如此,便叨擾小候爺了."

李諤十分不悅的一哼,"就這麼想跟本小候爺劃清界線?"

青籬啞然,知道他心中有氣,便也不跟他計較.

在等著擺飯的空檔,問了他的傷勢複原的情況.李諤雖然仍是冷言冷語,卻也有問必答,許是見她問得詳盡,到最後神色便緩了許多.

待夜色降臨時,李敢帶著小豆子二人將在石亭子上掛了燈籠,看架式,竟是要在這里用飯了.

飯擺上來時,青籬卻吃了一驚,本以為不過是簡單的家常便飯而已,卻沒想到是這麼滿滿的一大桌.

搭眼數了一下,竟是不下二十道菜色.且菜色做得十分精致,倒不象是別院廚房里做的,而是酒樓里送來的.

李諤神情淡淡的入了座,"抗旱也把自己的口糧貼進去了麼?離開別院才見日,瘦成這般模樣."

青籬笑著道:"我可是餓不著的.小候爺不知道我是干什麼的麼?"

莊子,酒樓,養殖場,知道她餓不著,卻還是把自己搞成這副樣子,李諤的臉色又是一沉.

青籬這會也真是餓了,不理會他的臉色,拿起筷子猛吃,吃了幾口,放下筷子,贊道:"小候爺,這是哪家酒樓做的菜?味道著實不錯呢."

李諤夾了一只蝦球放到她碟中,"侯府的酒樓."

青籬糾結的看著眼前的蝦球,她與他熟到可以代為布菜的地步了?

吃還是不吃,這是個問題!吃的結果自然是他很歡喜,不吃的話,這滿桌子菜估計又要祭拜給土地公了.

刹那間的權衡利弊,青籬夾了蝦球放入口中,果然,借著燭光看見他嘴角漾開一絲笑意.

當然,吃了第一筷子的後果,便是接二連三的布菜,略有猶豫,他便擺出掃桌子的架式.

直吃得青籬嗓子眼里都是食物,實在塞不下了去,李諤才停了手.

用完了飯,他便又命人擺上了茶.

青籬覺今天這李諤很怪,很怪!飯吃到一半兒,已經能感覺出他與平時不大一樣.怎麼說呢,她從沒見過這麼心平氣和,神情愉悅的李諤.

可是天已晚了,青籬再一次欲起身告辭.卻只聽"呯呯呯"的巨響伴隨著一道道紅的綠的黃的亮光,從別院的四面八方傳來.

錯愕的抬頭,只見一束束美麗的火焰在空中劃過,直沖云宵,並在半空中炸了開來,綻放成一朵朵的形成各異的煙花.

鼻腔中滿是硝煙的味道.

響聲不斷,一道一道又一道,數不清的焰火劃過夜空,一時間,只覺一朵又一朵燦爛的花朵在頭頂高高的綻放……倒映在湖中之中,別樣的美麗.

青籬看向李諤,他說,"聽說明日是你的生辰,又是你母親的祭日……就當是與你提前過生辰了……"

青籬眼眶微微有些濕意,不止感動,更多的還是那一份她永遠無法回報,無法償還的情宜……注定是要負他的.

焰火還在繼續,一聲一聲又一聲的巨響,象是誰的心跳,一道一道又一道明亮絢麗而又轉瞬即逝的焰火,象是誰注定要化作一場空的美夢……

她強笑著道:"謝小候爺的美意,青籬很感激,很喜歡……".只是僅此而已!

李諤看到她神情中的動容,不由咧著嘴笑了.

這是今晚他第一次開心的笑.

巨響還在繼續,青籬抬頭望天,想要努力記下這漫天燦爛的焰火,記下他的這份心意.她能做的,只能是在此刻真心的感激……

從侯府別院出來時,已月至半空,那一場如夢如幻的焰火直直放了兩刻鍾才停歇.

合兒在她身邊輕聲道:"小姐,今天看來,這小候爺也不錯."

是啊,青籬微笑,這樣浪漫又用心的攻勢有幾個女子能抵擋得了呢?

回到府中,毫不意外的那人仍在府里等著.揮退旁人,青籬在他身邊坐了下來,"先生何時來的?"

岳行文似笑非笑的望著她,青籬失笑,"先生這樣看著我做什麼?"

岳行文道:"方才不知是誰家放的焰火,很好看,你看到了沒有?"

青籬點頭,"是很好看呢.先生莫非也想再給我放一回?"

岳行文輕彈她的額頭,"為師才不做那拾人牙慧的事兒."

青籬握了他的手,"是呢,先生之所以是先生,是因為先生一直是先生."

岳行文因著她這段繞口令的話,笑了.

……………………………………………………………………

先發一章,晚點還有一章,某寶碼一章字大概需要二個小時.下一章可能是在2:30左右,如果等不到,可以明天來看哈.

[w w w . b o o .c o m]

上篇:正文 第二十四章 壓水井出水了     下篇:正文 第二十六章 一紙婚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