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穿越種田紀事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正文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蘇老爺走後不久,蘇老太太便派了侍書錦書來,一手中捧著一一個錦匣子,兩人笑意盈盈的行禮並道賀,說老爺剛跟老太太說了二小姐在長豐的事兒,老太太高興的很,這是老太太賞二小姐的.又說,老太太讓二小姐好生的歇著,明日要好好與二小姐慶祝.

青籬含笑謝過,這二人剛走,紫竹紫梅秦嬤嬤三人便結伴兒前來,也是一臉的笑意,說太太剛知曉這事兒,一時匆忙也無從備禮,想著二小姐一向喜歡讀書作畫,想到庫房之中還有套云州硯,和州的黃玉鎮紙並徽州的松香墨,便叫奴婢們送了來.

緊接著便二房的春雨與夏雨,雪姨娘跟前的九兒,就連趙姨娘與蘇青箏姐妹二人也派人來.

一向偏僻冷清的"籬落院",今日卻熱鬧致極,滿院的燈籠齊明,又兼人語聲笑聲,若是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個極受寵的小姐呢.

夜漸深,該來的人都來了,送走最後一撥人,紅姨連忙叫杏兒上了院門,回到房中,見青籬一臉的困倦,手腳利索的鋪了床,"小姐,趕快睡罷,明兒一早得早些起身,去給老太太請安."

"嗯,"她淡淡的應了一聲,轉身入了里間,聽到紅姨在外間輕聲與那幾人說話,揚聲道,"你們也早些睡罷,那些物件兒明天再收拾."

紅姨應了一聲,又與那幾人交待幾句,一陣門扉腳步的響動之後,前一刻還火燈通明熱鬧非凡的籬落院陷入黑暗之中,恢複了往日的靜寂.

青籬躺在床上,將今日的事兒在腦海中過了一遍,良久,嘴角浮上一抹苦笑.

微歎一身,翻過身去,不願再想,只能是邊走邊應對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正睡得香甜,忽然沒來由的,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似是誰在一旁窺視著自己,猛的一下睜開眼睛,借著昏黃的燭火,只見床邊坐著一個人影.

"啊……"她呼的坐起了身子,驚叫只發出一半兒,一只白晰修長的手便捂上了她的嘴.

在她耳邊低笑,"可是想驚了人來?"

這聲音熟悉如斯,青籬沒好氣的扒下捂著嘴的手,瞪向那人:"先生,你可知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可是真嚇著了?"岳行文將帳子挑開,微弱的燭火透了進來,見她眼中的驚懼之意還未褪去,眉眼間浮上一抹自責.

青籬拍拍還狂跳著的胸口,微翻了一個白眼,表達自己的不滿意,"可不是真嚇著了."

自她回到蘇府,她總覺李姨娘就在跟前兒似的,方才那一暼,以為是李姨娘的魂魄來找她聊天敘舊了呢.

"倒是我疏忽了."岳行文自責一笑,握了她的手,輕輕的拍著,無聲的安撫.

他的聲音很輕,手掌很暖,微弱的燭火從他身後投來,將他幾近完美的輪廓投影在帳子上.

"先生,"青籬怔怔的看著那影子,心頭有暖流劃過,"你何時到京的?"

"剛到."岳行文湊近她,細細的瞧了瞧,一手撫向她的臉頰,"這些日子可是胡思亂想了?嗯?!怎麼瘦成這般模樣?"

他的手指撫在臉上暖暖的,癢癢的,象是三月初見時草藥園子中暖陽,也不理會,任他撫著,微微一笑,也不作聲.

四周靜寂下來,微弱的燭火忽閃忽閃的跳動著.

"這事兒你莫再操心了,一切交由我,可好?"

"先生即回京了,自是要交給先生的."青籬抬起頭笑道.

岳行文欺身上前,連著被子將她抱在懷中,"嗯,這就對了,乖乖的等著就行了."

青籬在他懷中點點頭,室內的溫暖,他回來的安心,讓她困意又湧了上來,猛的想起一事,掙紮了幾下,將他推開:"先生,紅姨她們幾個呢?"

"許是睡著呢."岳行文略顯赫然的一笑.

青籬不信,那幾人睡覺極輕,更何況外間與里間只一堵木牆,他進來,那幾人會不知道?

推開他就要下地查看,岳行文一把將她拉住,將被子圍好,才道:"確實睡著,為師還能騙你不成?"

"先生,莫不是你……"青籬愈起愈覺有可能,"你對她們施了**?"

她話音剛落,便見那人臉上浮上一抹疑似紅暈,心中大奇,見他變臉的次數已是少之又少,這副神情真是千年難見呢,猜測坐實,心中微樂.

不覺湊近他調笑道:"啊呀,先生何時學會了這一招,這深夜翻牆潛入閨房會佳人,可是在話本中才會有的橋段呢."

"現在倒會拿為師打趣了."岳行文伸指彈向她的額頭,輕斥一句,過了好一會兒,又輕笑,"回來之後倒不能常見你了,不若為師再把那狗洞挖開,如何?"

青籬聽出他話中的調侃之意,伏在被子上咭咭的笑將起,笑了好一會兒,抬起頭,望向他,"以我看先生的翻牆術練的也不錯,不若趁此機會勤加練習練習……"

岳行文望著她亮晶晶的雙眸,低首靠近她的臉,直至呼吸相交的近處,忽的一笑,"即是籬兒要求的,我便多練練又何妨?"

一向清冷的臉上,帶著一抹戲謔的笑意,悠忽在放大在眼前,幽如深潭的雙眸帶著一股魔力,似是要將她吸進去一般,青籬慌忙移開目光,心不可抑制的狂跳起來.

"先生……"青籬掩飾性的干咳一聲,輕聲道:"你該回去了."

"嗯,"岳行文輕應一聲,目光仍留在飛紅一片的面頰上,此時的她,一頭柔順烏黑長發披在肩頭,眉眼間帶著淡淡少女獨有的羞澀,他不禁微笑起來,伸手撫向她的臉頰,"籬兒."

青籬應了一聲,轉向他,一頭又撞進他幽深的黑眸之中,那里光彩流動,讓人炫目.

"籬兒,"岳行文盯著她的雙眸又叫了一聲.

青籬微微一笑,"先生,有話盡管說."

岳行文突然伸手蓋住在她的雙眼之上,下一刻,唇上傳來溫熱的觸感,如蜻蜓點水般一觸即去,卻在她心底蕩起無盡漣漪.

鼻息之間滿是淡淡的藥香,讓她一時如置身于云端.

岳行文在她耳邊啞聲喃喃低語,"籬兒,你可知道,這件事我想做許久了."

青籬的心尖突的一顫,一股股的暖流從心房淌出,通向四肢百骸.不由向他懷中又靠了靠,環住他略瘦的腰,作出無聲的回應.

室內又回複了安靜,是讓人心安,讓人幸福,讓人內心充盈的安甯.

不知過了多久,突被遠處傳來的雞鳴聲驚醒,青籬從他懷中抬起頭,正對上他如深潭的雙眸,抬手劃過他的眉尖,輕語:"先生放心,侯府的親事一年退不成,那就用兩年,兩年退不成,那就用五年.這一生能遇到先生,是我的幸運,便是用一輩子的光陰去為之努力,我也是願意的."

岳行文捉住她的手,輕笑,"你能等的,為師可等不得.我們同心協心,三月之內將它辦完,好不好?"

"三月?!"青籬睜大了眼睛,"先生可有新的法子?"

岳行文輕輕一笑,捏了下她的臉頰,站起身子,"也許會更快.你乖乖等著便是."

青籬見他笑得篤定,便也不再問,目送他離去.

走到內室門口,岳行文頓住腳,回身笑道:"明兒我便會將這事兒告知我母親."

青籬微怔,隨即笑道:"即如此,先生可要先做些防范才是,莫等岳夫人聽了你的話,倒拿了掃把滿院子的追著你打……"

還未說完,便覺若真是出現那情形,著實可笑得緊,忍不住伏在被子又笑將起來.

岳行文無奈的搖了搖頭,眼中卻是一片溺色,待她笑聲漸歇,才挑了簾出去.

青籬伸長身子,湊近窗子向外看,外面還是漆黑一片,趁著微弱的火光,只看到一抹月白的衣衫,幾步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好一會兒才回身,怔怔的坐在床上,盯著某一處,看著看著便笑將起來.

手不自覺的撫上唇,那里似是還留著溫熱的觸感,久久不褪.

第二日,紅姨幾日倒沒有如她想象的那般一睡不醒,天色剛放亮,屋外便有了動靜,柳兒挑簾進來,卻見自己家小姐精神飽滿的靠在床頭看書,臉上卻沒有一絲惺忪之意.

走過去小心的問道:"小姐昨兒可是又走了困?"

青籬放了手中的書,笑道:"不過是睡得多了,早醒了一會兒."想起岳行文給這幾人下了**,不覺笑意又加了幾分,問道:"昨兒你們睡得可好?"

柳兒也看出來,她心情愉快,便放了心,笑著回道:"托小姐的福,睡得極好."

她這句話"托小姐的福"又讓青籬想歪了去,又想那人臉上的一抹疑似紅暈,抱著被子又笑將起來.

"小姐今兒的心情可見是不錯呢."合兒與杏兒打了熱水進來,放在盆架上,"小姐有什麼高興的事兒也與我們說道說道,讓我們也跟著開心一場."

青籬擺擺手,下了床,"不過是想起之前看過的一個笑話."

杏兒小鼻子一皺,只是笑話麼?依她看,是岳先生有可能今兒回京罷.

[w w w . b o o .c o m]

上篇:正文 第五十章     下篇:正文 第五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