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武動乾坤 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最後一戰  
   
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最後一戰

"林琅天?!"

綾清竹以及小炎這些曾經與林琅天認識的人望著這一幕,心頭卻是猛的一震,眼中有著濃濃的荒謬以及難以置信湧出來.

那林琅天竟然會是異魔皇?怎麼可能!

"他並不是林琅天…"

林動黑色眸子望著那道熟悉的身影,眼中卻是並沒有多少波動,他能夠感覺到,眼前這林琅天只不過是虛有其表而已.

"呵呵,只是感覺到你的情緒中對這人似乎有著很激烈的反應…"異魔皇微微一笑,他也是打量了一下自己,笑道:"看來這模樣對你們刺激挺大呢."

"這幅模樣,真是讓我有把你殺第二次的沖動."林動淡淡的道,雖然當年那林琅天已經死在了他的手中,但他並不介意,再將"他"殺第二次.

不過…這樣也好,我的修煉之路,是由林琅天開始,而現在,就在我達到巔峰時,再來與你解決所有的恩怨,雖然眼前的"林琅天",並不是真正的他.

林琅天笑著,他緩緩的打量著林動,最後歎了一聲,道:"沒想到,竟然還真的有人能夠達到祖境,倒真是我失策了啊,符祖這家伙,看來也是留有後手."

"這世界不屬于你們,哪來的,就回哪去吧."林動眼睛微垂,淡漠的道.

"我能感覺到你對我那種怨恨之意,看來你為了達到祖境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啊,這樣讓我回去,你甘心嗎?"林琅天笑道.

"是有些不甘啊…"

林動仰起頭,深吸一口氣,他望著天空,那里,仿佛是有著一道有著烏黑馬尾的嬌俏少女身影閃現,而後漸漸的逝去.

為了這一步,我連她都是失去了…若是不把你這王八蛋宰了的話,那真是會…很不爽的啊.

冰寒的猙獰,一點點的自林動眼中湧出來,旋即所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這天地,開始嗡鳴顫抖,無數絢麗的光芒,鋪天蓋地的湧來,最後彙聚在林動的身後.

"既然這樣的話,那你就留下來吧!"

林動手掌一握,天地間有著八道光芒暴掠而來,最後環繞在其周身,赫然便是那八大祖符.

咻咻.

緊接著,再度有著一道道光芒掠來,那是九大神物,祖石,大荒蕪碑……

"你終于成功了…"

祖石之上,光芒浮現,岩望著此時的林動,後者身上的那種威壓與當年的符祖如出一轍,這令得他眼中有著濃濃的欣慰湧出來.

誰能夠想到,當年那個青陽鎮的稚弱少年,如今,卻是站在了這天地最為巔峰的層次,古往今來,唯有著符祖,方才能夠與其媲美.

"暫時改變你們一下."

林動沖著岩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有些滄桑,然後他大手一握,九大神物開始彼此連接,仿佛是化為了一柄閃爍著七彩顏色的古樸大槍,槍身之上,流溢著恐怖的力量.

如今的林動,已是真正的晉入了這天地最為至高的層次,實力絲毫不弱于當年的符祖,雖說九大神物厲害,但依舊是隨著他的心意彙合轉變.

林動手持七彩長槍,周身八大祖符歡快飛舞,一種仿佛凌駕于這片天地的威壓彌漫出來,令得下方亂魔海中無數強者身體都是激動得有些顫抖起來.

這才是真正的希望!

唯有著這種真正的至高實力,方才能夠將那魔神般的異魔皇阻攔下來!

"殺我?符祖都辦不到的事,你即便能夠達到符祖的地步,又能如何?"林琅天望著林動身後那鋪天蓋地湧動的七彩光芒,淡笑道.

"轟!"

林動並未回答,其手掌對著林琅天猛然握下,旋即那片萬丈空間,便是盡數的崩塌,足以將一名渡過三次輪回劫的巔峰強者都擠壓成碎片的可怕力量,蜂擁而出.

林琅天雙手一合,漆黑如墨般的火焰自其體堊內席卷開來,直接是硬生生的將那種空間蹦碎的擠壓之力抵擋下來.

"哈哈,那就讓本皇來領教一下,這新生之祖,究竟又能厲害到哪里去?!"

林琅天大笑著,滔滔魔氣在其身後湧動,竟是化為一道道數十萬丈龐大的粘稠魔氣洪流,洪流浩浩蕩蕩的呼嘯過天際,然後猶如蜿蜒盤踞的魔龍,暴掠而出.

砰砰!

魔氣洪流所過之處,無數人便是駭然的見到空間盡數的蹦碎,一道道黑色裂紋,自天空上飛快的蔓延開來.

魔氣洪流暴掠而至,林動腳掌輕輕一踏,鋪天蓋地的絢麗光芒席卷出來,那種絢麗光芒之中,不僅有著無盡元力,還有著浩瀚的精神力,甚至其中還包涵著整個天地的力量.

七彩光芒,化為數十萬丈龐大的七彩光盤,緩緩旋轉,任由那魔氣洪流呼嘯而至,最後狠狠的撞擊在上面.

咚咚!

天地都是在此時顫抖著,那種對碰,已經無法用可怕來形容,光是那些溢開的恐怖能量,便是讓得那些輪回境的巔峰強者面色慘白,他們明白,以他們的實力,只要被稍稍觸及,怕就是魂飛魄散的下場.

生死之主他們也是面色凝重的望著遙遠天際之上兩人的交手,那異魔皇的實力,應該也是類似祖境的地步,說起來,林動與他都是處于相同的層次,兩人這種交手,堪稱驚天動地.

"不過…當年師傅也是與異魔皇拼斗得極為的厲害,但正是因為差距不大,想要取勝方才格外的困難…"

生死之主猶豫了一下,道:"那場的天地大戰,持續了好多年,最後師傅迫不得已,只能燃燒輪回,封印了異魔皇與位面裂縫…"

炎主他們聞言眉頭也是緊皺起來,當年如此,莫非如今,也是要讓林動燃燒輪回來封印異魔皇嗎?那樣的話,豈不是又是進入了那種循環之中?

"那倒也不至于…林動要徹底斬殺異魔皇也不是沒有辦法."生死之主沉吟道:.

"你是說…第一神物?"炎主他們微微一驚,旋即皺眉道:"第一神物…究竟是什麼?"

對于那所謂的第一神物,就連他們都是知之不深,他們唯一知道的,便是那第一神物即便是他們的師傅都未能掌控,不然的話,當年的天地大戰,早便是以他們徹底勝利而告終了.

他們面面相覷著,眼中皆是有點茫然,那第一神物,實在是太過神秘了一些…

"那第一神物…應該便是那太上之力的源頭."一旁突然有著輕聲傳來,生死之主轉頭,便是見到了來到身旁的綾清竹.

"太上之力的源頭?"生死之主他們一愣,他們對于太上之力倒是知道,當年符祖也讓他們感應過,不過除了冰主之外,其他人都並未將其感應成功.

"嗯."

綾清竹螓首輕點,那美麗的眸子中,有著一種淡淡的波光在流轉,她似乎是凝望著這片天地,道:"我也只能感應到這一步,至于想要將其掌控卻是不可能的事,這一步,恐怕唯有踏入祖境的強者方才有可能辦到."

"那林動能否辦到?"生死之主急忙問道.

"他也修煉了太上感應訣,並且感應到了太上,我想,現在的他應該也是猜測到了一些亻旦至于他能否掌控,我也不太清楚,畢竟當初連符祖都是失敗了事…"綾清竹眸子深處流過一抹微澀之意,道.

生死之主他們點了點頭,現在,他們也幫不上半點忙,只能期盼著林動,能夠真的將那第一神物操控了…

咚咚!

九天之上,兩道彌漫著恐怖威壓的光影,各自操控著恐怖的力量,狠狠的對轟在一起,而伴隨著兩人每一次的交鋒,那空間都將會迅速的蹦碎.

天地間,狂風大作,天顫地動,猶如末日之景.

林動晉入祖境,天地力量任由他操控,而那異魔皇也是魔氣無盡,因此即便兩人瘋狂交鋒,但卻依舊不顯絲毫的疲態.

叮!

七彩長槍攜帶著滔天般的光華暴掠而出,而後與那魔槍閃電般的撞擊在一起,兩人眼神都是在這一瞬變得冰冷凌厲起來,絢麗光芒以及魔氣在兩人身後瘋狂湧動.

吼!

林動身後,絢麗光芒瘋狂凝聚,竟是化為一頭數十萬丈龐大的七彩巨龍,巨龍盤踞,仰天長嘯,那龍吟之聲,幾乎響徹了天地的每一個角落.

嚎!

那異魔皇身後,同樣是有著一道滔天魔影浮現出來,那魔影絲毫不比七彩巨龍小,周身布滿著無數魔臂,每一只魔掌之中,都有著一顆邪惡的巨眼,閃爍著冷漠殘忍的光澤.

咚!

七彩巨龍與魔影狠狠沖出,然後在兩人上空硬憾在一起,一股無法形容的波動席卷而開,下方亂魔海中,頓時被掀起數萬丈龐大的巨浪,而後轟隆隆的擴散開去.

能量漣漪從兩人對碰之間席卷開來,兩道身影皆是一震,急退了數百丈,而當他們每一步落下來時,那片空間都是會被生生的踏碎而去.

兩人這般驚天動地般的交手,卻依舊是未能分出勝負.

"我說過,即便是祖境強者,也唯有與我持平而已,當年符祖都奈何不了本皇,更何況你?"異魔皇手中魔槍輕輕一震,空間碎裂,他淡笑道.

"我異魔族大軍很快就將會自位面裂縫源源不斷的進入這天地,到時候,你們這片天地,又如何能夠抵擋?"

下方無數強者聽得此話,面色皆是一變,目光急忙看向那虛無處的位面裂縫,果然是見到,那里開始有著無盡的魔氣湧動,其中仿佛是有著無窮無盡的魔影.

生死之主他們也是面色凝重,一旦異魔族侵入的話,那麼便是真正的天地大戰,而到時候,他們也必然會付出極端慘烈的代價.

林動也是抬頭望著那位面裂縫處,旋即他望著那變幻成林琅天模樣的異魔皇,聲音輕緩:"符祖會失敗的事,不代表我也會失敗."

"因為這里,是我們的世界."

異魔皇魔瞳深處,一抹異光掠過.

"你能告訴我,你們來我們這位面的目的嗎?不只是為了單純的殺戮與侵占吧?"林動道.

異魔皇握著魔槍的手掌緩緩緊握,魔瞳之中,寒芒湧動,卻並不打算再與林動多說什麼,恐怖的魔氣,從其體堊內席卷而出.

"看來你不想說呢,不過…即便你不說,我也是知道的."林動一笑,道:"你們應該是為了某種東西而來的吧?"

"你們想要的那種東西,在我們這里,應該是被稱為,第一神物吧?"

異魔皇盯著林動,終于是譏諷一笑,道:"看來你知道得還真不少呢…既然如此,那你又知道你們這天地無數人敬仰的那位符祖大人,又是什麼來曆嗎?"

林動雙目微眯.

"那位符祖大人,同樣不是你們這世界的人,他來自與我相同的地方,而且來這里的目的,也是與我一模一樣."

異魔皇冷笑道:"是不是很諷刺?你們曾經的救世主,其實也是別有用心而已,只不過他選擇的路子與我不同罷了."

生死之主他們面色蒼白,身體都是劇烈的顫抖起來,顯然是被這消息震撼得不輕.

"這一點,在我晉入祖境是便感覺到了."

天地間唯一還算平靜的便是林動了,他盯著異魔皇,淡淡的道:"不要將你自己與符祖相提並論,雖然他並非是我們這世界的人,但不論他有什麼目的,至少我們都知道,他曾經救了這無數生靈,有這一點,就足夠了.

亂魔海中的震動稍稍的平息,無數人都是點了點頭,不管符祖有什麼目的,但不論如何,如果沒有符祖,這天地,早便已經淪陷.

"嘁."

異魔皇冷笑一聲,卻是不想再多說廢話,他盯著林動:"如今的你,便是這天地的希望吧?只要將你殺了的話,你們這天地,就該絕望了吧?"

"你與我處于相同的層次,要輕易的斬殺你的確不容易,不過…其實在我被封印的歲月中,我同樣也是想到了這種最壞的局面."

"當年舍不下這般代價來對付符祖,結果被他反將一軍,這種錯誤,可不會再出現第二次了!"

"只要將你鎮堊壓千載,便是本皇贏了!"

異魔皇的臉龐上,掠過一抹詭異之色,旋即他的身體,開始在此時瘋狂的膨脹起來,短短數息時間,便是在那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中,化為了一尊腳踏天地的萬臂魔影,那些猙獰的魔臂之上,無數只邪惡的眼睛,緩緩的睜開,一種毀滅的光線,散發而出.

砰砰砰!

而就在那尊猙獰無比的魔神真身出現時,他身體之上那無數魔臂,突然在此時活生生的爆炸開來,魔血鋪天蓋地的暴射堊出來.

咻咻.

魔臂爆炸間,那魔掌之中的一顆顆邪惡魔眼也是在此時暴射堊出來,無數懸浮在異魔皇上空,那無數邪惡的眼睛一起眨動,那一幕,看得人頭皮發麻.

"無始魔碑!"

低沉而彌漫著陰冷的聲音,突然響徹天地,那無數邪惡的魔眼竟是開始了融合,隱隱的,似乎是在天空上化為了一座百萬丈龐大的黑暗魔碑,魔碑之上,鑲嵌著無數魔眼,那魔眼眨動間,所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天地間的能量,仿佛是在被汙染.

"嗡嗡!"

而就在那魔碑成形時,那位面裂縫之後,突然傳來驚天動地般的尖嘯聲,然後只見得鋪天蓋地般的魔影自位面裂縫之後穿越而來.

那是異魔族的軍隊!

那種規模,比起魔獄,超越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們…這一次,真的是傾巢而來了…"

生死之主望著這一幕,面色頓時蒼白起來,這種規模,比起遠古時期的那天地大戰,還要厲害,顯然,這一次,這異魔族竟然是舉族之力!

這一次,真是糟了.

生死之主他們手掌緊握,不論他們承不承認,他們都明白,異魔族實力的確超越了他們這位面,若是異魔族舉族而來,那麼對他們顯然是太過不妙.

"祭碑!"

異魔皇陰冷而殘酷的聲音,再度響徹.

砰砰砰!

而就在他聲音落下間,只見得那無數沖進這天地的異魔,竟然仰天嘶嘯,而後不斷的爆炸開來,粘稠的黑色血肉,不斷的飛向那座布滿著魔眼的魔碑.

嗡!

短短十數息的時間,已是不知道爆炸了多少異魔,只見得那魔碑之上,布滿著了黑色血肉,那些血肉蠕動間,再配合著那些魔眼,顯得分外的可怖.

一種陰冷得連這天地都是顫抖的波動,緩緩的自那魔碑之中散發出來.

那種波動,就連生死之主,綾清竹他們都是感到一種心悸,濃濃的不安,自心中湧了出來.

林動眼神也是因為那恐怖魔碑的出現微微變了變,旋即其心神一動,八大祖符暴掠而出,滔天火焰,寒冰,雷霆成形,萬丈黑洞也是出現在那異魔皇上空,八大祖符的力量,被其催動到極致.

轟轟!

然而面對著八大祖符的圍剿,那魔碑之上,無數魔眼中猛的暴射堊出滔天般的魔氣光束,竟然是生生的將八大祖符震退而去,魔氣纏繞間,甚至連祖符都是黯淡了一些.

"本皇以滅真身為代價,耗盡過半族之力,今日便將你鎮堊壓!"

異魔皇所化的真身,僅僅只剩下兩只魔臂,他魔瞳猙獰的望著林動,這般代價,即便是他都得休養千載方才能夠再回複,不過只要能夠在這里將林動解決,那他的目的,也是能夠達到.

只要能夠獲得那東西,那麼他將會變得更為強大!

"無始魔碑,萬魔之印!"

低沉的咆哮,自天空上轟隆隆的傳開,那百萬丈龐大的魔碑,一閃之下,便是出現在了林動上空,一道道魔光席卷而開,瞬間便是禁錮了這天地,一道猩紅而猙獰的魔印,在魔碑之底成形,然後對著林動轟隆隆的鎮堊壓而下.

下方的亂魔海,上百萬里的海域,在此時被生生的撕裂而開,天地碎裂,發出不堪重負般的哀鳴.

林動面色凝重,手中七彩長槍暴掠而出,八大祖符緊隨而至,猶如巨龍般的轟向那鎮堊壓而來的魔碑.

砰砰!

然而,當七彩長槍剛剛與那魔碑相觸時,便是爆發出哀鳴之聲,光芒黯淡,竟是再度被震裂開來,化為九大神物.

那八大祖符同樣是遭受到重創,那古老的符文上,竟是有著一絲絲的裂紋浮現.

"林動,小心,這異魔皇要鎮堊壓你!"

岩面色慘白的閃現出來,尖聲叫道,這異魔皇吃了當年的虧,顯然是想要先下手,那種毀滅真身以及半個種族的力量,太過可怕了.

那亂魔海中,無數強者也是見到了這一幕,當即身體都是顫抖了起來,眼中湧出來濃濃的恐懼,若是連林動都失敗的話,這世界上,還有人能夠阻攔住這異魔皇嗎?

生死之主他們同樣是緊握雙手,現在的異魔皇,比起當年,更為的瘋狂與可怕.

無數道目光鋪天蓋地的呼嘯下來,禁錮著林動周身天地,那一道猩紅而猙獰的魔印,也是呼嘯而來,那上面的力量,就算是林動都感到了濃濃的危險.

這種力量,即便是晉入了祖境,那怕也是無法擾下來.

這異魔皇,直接打算下大代價將他斬殺,那樣一來,即便他遭受到了難以彌補的重創,可至少,這天地,將再無人能夠將其阻攔.

只是,這異魔皇孤注一擲的手段,真的能夠以常規手段來阻攔嗎?

"這種攻擊,林動根本阻擋不了的,除非燃燒輪回…"生死之主他們望著天空上這種局勢,心頭也是不斷的下沉.

天空上,林動望著那鎮堊壓而來的魔碑,竟是緩緩的閉上雙眼他知道,想要真正的解決掉來自異魔族的威脅,就必須真正的斬殺異魔皇,而不是封印.

但想要將其斬殺,即便是他晉入了祖境也難以辦到,除非…掌控那第一神物!

雖然林動對于那第一神物同樣知道得並不深,但畢竟如今他已晉入祖境,隱約的能夠察覺到一些什麼…而那種察覺,似曾相識.

那是…太上.

何謂太上?

林動的意識,仿佛都是在這一霎融入了這天地,意念所動處天地任何之處,隨意所至,無數山川河流,平原自其意識中掠過,最後又仿佛是歸于虛無…

太上是什麼?

"你們護住我,我去助他!"

綾清竹仿佛是察覺到了什麼,突然對著生死之主他們說道,而後美目立即閉上意識閃電般的融入天地.

林動的意識在沉思,而就在他探尋之間,突然感覺到一股柔軟的意識也是出現,那意識對著他依靠過來,其中有著濃濃的情感.

那是來自綾清竹的意識.

"我帶你去尋找太上…"

那意識中,傳來輕柔的聲音聲音中,似是帶著一絲羞澀之意,而後林動便是感覺到那柔軟意識竟然與他相融合起來.

兩道意識相融,兩人仿佛都是狠狠的顫了一顫,那是一種精神的融合,真正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意識相融,兩人的意識仿佛都是恍惚了一些,而後意識彌漫向虛無整個天地,都是在他們的意識反射之中.

意識俯覽著天地,再然後,虛無中有著混沌之光出現,正是那曾經感應太上之地.

兩人的意識,進入那混沌之中,這一次,那種曾經所出現的刺痛與排斥竟然盡數的消失而去,林動意識開始凝聚,在那混沌之中,化出身來.

在他的身旁,綾清竹也是浮現出來,只不過她那絕美而白皙的臉頰上,此時有著紅霞彌漫.

"這里就是那所謂的太上…你能感應到它嗎?"綾清竹輕聲道.

林動微閉著雙目,意識仿佛徹底的融入了那混沌之中,在那里,他感覺到了一股類似生靈般的意念,只不過那意念極為的稚嫩,猶如毫無思想的胎兒.

那是位面之胎.

林動的心中掠過一抹明悟,仿佛是在這一霎那明白了什麼,所謂的太上,便是位面之靈,也是這天地最為至高無上的存在.

只不過,那存在,並沒有任何的思想,但它,卻是誕生在這天地中最為強大的生靈.

所謂的太上之力,便是來自于它.

而那異魔皇以及當初的符祖,便是為了它而來,因為只要獲得了它,那麼他便是真正的位面之主,擁有著這整個位面的力量!

只不過,他們畢竟不是自這天地間誕生的人,與那位面之胎之間,彼此是有著一些隔閡.

符祖曾經感應到了它,但在接觸中,卻是掌控失敗…

"果然不愧是這天地之間的第一神物啊."

林動意識,緩緩的接近那位面之胎,而後者似乎也是察覺到了他的接近,混沌光芒湧動間,便是消失而去.

追逐無果,林動也是停了下來,他仰起頭,望著那混沌之地,雙手緩緩的張開,低沉而雄渾的聲音,在這混沌之中響起.

"跟隨我吧,我生于斯,長于斯,從此以後,這片位面,我將,守護它!"

"守護它!"

"守護!"

低沉的聲音,回蕩在混沌之中,轟隆隆的不斷有著回音傳開.

林動的目光,看向那混沌最深處,他再沒有主動去靠近,只是那眸子深處的堅決,卻是紋絲不動,那種執著,令人動容.

他的目光,凝視著混沌深處,可那里卻並無絲毫動靜,許久,就在一旁綾清竹輕輕一歎間,混沌深處,突然有著耀眼的光芒席卷而開,整片混沌之地,都是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混沌光芒,開始在林動身前凝聚,旋即化為了一道約莫巴掌大小的靈胎,靈胎輕輕的靠近著林動,最後終于是落到了他的手中.

當林動手掌握著那位面之胎時一種奇特的感覺,自心底深處湧出來,那種感覺…就猶如他成為了這位面之主!

那是對這片天地的絕對掌控.

位面之主!

亂魔海上空,魔碑在那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中,最終狠狠的鎮堊壓在了林動身體之上那異魔皇的臉龐上,也是有著一抹猙獰浮現出來.

這位面,該屬于他了!

嗡!

而就在他臉龐上猙獰浮現的那一刻,只見得那魔碑之下,突然有著萬丈混沌之光席卷而出,那鎮堊壓而下的魔碑,竟然是在此時凝固了下來.

"這里畢竟是屬于我們的天地可輪不到你來撒野啊,異魔皇…"

有些沙啞的聲音,緩緩的自那魔碑底下響起那里,一道身影,抬起頭臉龐,他望著近在咫尺的魔碑,旋即手掌緩緩的伸出,與其接觸在一起.

"所以破碎吧!"

凌厲無匹之色,陡然自林動眼中暴湧出來,一道仿佛心髒跳動的悶聲,響徹在了這天地的每一個角落,那種心跳,猶如這無數生靈所彙聚.

砰砰砰!

魔碑之上無數只邪惡的眼睛,竟是在此時一個接一個的爆炸開來,淒厲的慘叫聲,也是自那魔碑之上傳出來.

無數人震驚的望著這突發變故.

"嘭!"

魔碑之上,裂紋浮現,最終是徹徹底底的爆炸而開,而那異魔皇身軀也是猛的一顫,他望著這一幕,眼中突然湧出一抹駭然之色.

"位面之力?!你竟然掌控了位面之胎?!"

異魔皇那暴怒的咆哮之聲,響徹著天地,但任由誰都是聽得出來其中蘊含的那一絲驚駭之意.

無數道目光仰望著天空,只見得在那混沌之光中,一道削瘦的身影緩緩的走出,而每當他腳步落下時,所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時隨之共鳴起來.

一種無法言語的威嚴之感,自他的身體上彌漫出來.

而在那種奇特的威嚴之下,下方海面上,竟突然是呼啦啦的跪下無數身影,他們眼神有些狂熱與迷離的望著那道身影,那種威嚴,猶如俗世中的臣子看見了帝王一般.

那是威嚴,凌駕了天地.

"武祖…"

不知道是誰喃喃著說道,而後聲音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擴散而開,下一刻,突然無數道聲音猛然轟鳴響徹,震蕩天宇.

"武祖護我眾生!"

天際之上,伴隨著那道身影一步步的走出,只見得那原本彌漫了天地的邪惡魔氣,竟然是被逼得節節敗退,那模樣,就猶如是整座位面都是在排斥著它們一般.

異魔皇真身也是逐漸的後退,氣勢被壓迫得略顯狼狽.

"這位面…終于也出現位面之主了嗎…"異魔皇咬了咬牙,眼中的暴怒與不甘幾欲將他理智湮滅,他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甚至還被符祖封印這麼多年,誰料到,最終反而是讓林動漁翁得利,成為了這位面之主!

林動面龐威嚴的望著那異魔皇,然後轉向虛無之中那位面裂縫,大手一揮,只見得混沌之光席卷而開,再接著,那異魔皇便是駭然的見到,那位面裂縫,竟然是在此時緩緩的愈合.

這種修補位面的力量,唯有一個位面之主,方才能夠辦到.

"撤!"

異魔皇眼中神色不斷的變幻,最終怒吼出聲,那些異魔大軍聞言頓時紛紛潰逃,顯然都是察覺到了不妙.

"我說了,既然來了,那就永遠的留下來吧,符祖未能抹殺你,便由我來幫他完成."

林動聲音平淡,那聲音之中,卻是有著無盡的威嚴,仿佛天地共鳴,而後他手掌仲出,只見得無盡混沌之光暴湧而出,最後在那異魔皇上空,化為一道巨大無比的光胎.

光胎仿佛還在輕輕的跳動著,而沒伴隨著它的一次跳動,天地間無數生靈的心髒,仿佛也是隨之跳動.

"位面之胎?!"

異魔皇望著那光胎,眼中掠過一抹濃濃的貪婪以及駭然,旋即他咬牙切齒,臉龐上滿是不甘之色,不過他也是果斷,如今的林動,已經成為了位面之主,他根本就不再是他的對手.

心中念頭轉過,異魔皇身影已是暴掠而出,想要在那位面裂縫未曾全部愈合時,逃出這里.

"咻!"

不過就在他身形剛動時,卻是駭然的發現,天旋地轉,他所處的空間仿佛都是在此時被轉移而去,待得他回過神來時,便是發現,他竟然已經身處那位面之胎中!

"林動,放我離去,我與你發誓,從此以後,再也不侵入你們位面!"那異魔皇急忙駭然的喝道,他這一刻,終于是感到了致命的危險,這種危險,即便是當年符祖燃燒輪回都未曾給予過他.

林動眼神冰冷的望著他,為了對付你,我失去了一個最為重要的人,這種代價,光是將你驅逐可嘗還不了!

"位面淨化,歸于虛無!"

低沉的聲音,自林動嘴中傳出,猶如無盡雷霆般,在天地回蕩,旋即那位面之胎中,猛的暴射堊出無盡的光線,光線照耀在在異魔皇身體之上,頓時爆發出淒厲的慘叫聲,異魔皇那龐大的身軀,迅速的縮小,周身粘稠魔氣,也是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消退.

"你們的侵入,造成這天地間浩劫蕩蕩,如今,便用你的生命來賠償吧."

林動手掌猛然握下,那巨大的位面之胎開始迅速的縮小,最後化為巴掌大小,緩緩的落在林動手中,在那光胎的中心,還能夠見到一道細小的黑影,這異魔皇生命頑強,即便是催動位面之胎想要將其徹底淨化,也是需要上百年的時間,不過這種時間,林動等得起,從今以後,他將再無翻身之日!

這禍患天地之間數千載的異魔之亂,終于是在今日,被徹徹底底的根除!

無數人激動的渾身顫抖的望著這一幕,那曾經讓得他們感到絕望的毀滅身影,如今,終于是被制服了!

生死之主他們臉龐上同樣是有著難以遏制的喜悅在湧動,這一天,他們可等待太久了…

"武祖救世之恩,眾生莫敢忘!"

絕望之後的重生,讓得無數人激動得熱淚盈眶,無數人顫抖的跪拜而下,那真摯而激動的聲音,凝聚在一起,震動著天地.

林動望著這片滿目蒼夷的大地,聽得那轟鳴天地的敬畏之音,旋即緩緩抬頭,他望著那緩慢愈合的位面裂縫,那里,仿佛是有著一道巧笑焉熙的倩影,正在緩緩的消散.

林動手掌緊握,眼中彌漫著憾不動的堅定:"你曾經與符祖的約定,我幫你完成了,接下來,就該完成我與你的約定了."

上窮碧落下黃泉,我都要把你找回來!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晉入祖境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我要把你找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