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古武大帝 第024章 月下對酒  
   
第024章 月下對酒

其實不然,在這個新生的世界上,已經有了很少的人能知曉古武學,何況是各大經脈的組成.更不用,又有誰人能夠將兩種不同屬性的能力溶于一身?當今世上,也只有許飛一人能夠做到.

異能者都是運用體內誕生的異能力,然後所附帶的異能作為媒介,依靠著異能力便產生控制異能的跡象,又有幾人能夠像許飛一樣,將異能力逼出體外,試圖作為自己的能量,旁人吸收異能力還不夠,又怎會如此?

其實,事到地,也不過就是因為許飛的異能就是一個空間異能而已,至于聲波攻擊,他下意識的將獅子吼與內力的組合,也暫時看作為一種異能力.許飛現在僅僅只會的異能,也不過就是瞬移而已,但是蕭強的異能力,當然也有瞬移.不過就是蕭強的瞬移能力已經達到了三階頂峰(此時經過吸收了許飛的異能力,已經突破到了四階中級的階段)顯然是比許飛的異能力要強上幾分,所以那同屬性的異能力便被蕭強給吸收為己用.

但是許飛眼下自然是不會知曉這一切,他還以為異能力在輸出體外,就會被別人吸收掉.雖蕭強與自己關系非同尋常,他也不希望自己體內那少得可憐的異能力完全失去,那樣的話,遇到強敵之時,自己可真的上天無門,入地無路了.

想到此處,許飛收回異能力,內力一鼓,便從新占據了主導地位,他看著蕭強眼神中有著一絲錯愕,顯然是還有些不明所以,自己怎麼就會莫名其妙的突破了呢?狡黠一笑,手中的半截槍身在空中舞了一圈,一挑,一引,一擊,便將蕭強手中的槍身遠遠的挑飛了去,蕭強一怔,喉嚨上已經出現了一柄鋒利的槍頭,寒意乍射.

苦笑的搖了搖頭,蕭強作勢認輸,道:"飛,沒想到你竟然會進步到如此地步,實在是令我刮目相看啊."

許飛嘿嘿一笑,道:"這還不是你莫名其妙的走了神,我一時鑽了個空子而已."

蕭強搖了搖頭,道:"其實不然,我體內的異能力已經消耗的五六分之多,而你還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摸樣,想必時間不久,我便會完全落敗你手之中.你子是怎麼一回事,竟然還似一副能力沒有消耗的摸樣.實在是令我不解."

許飛握住槍身,在手背上旋了一圈,手腕一抖,那半截槍身已經消失在許飛的手中.含笑看著蕭強,許飛道:"強,感覺怎麼樣?"

蕭強一陣無奈,道:"你這子,還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真不曉得以前你是怎麼能夠忍受的住那麼多人的譏笑辱罵,明明這麼高的修為,偏偏還隱藏著,若不是剛剛我跑得及時,豈不被你一刀劈成了兩半?"

許飛笑了一下,道:"以你的修為,怎麼會如此輕易的落敗呢?這還不是躲了開來?"

先前,蕭強正是運用空間異能瞬移,和許飛掌握的一摸一樣的能力,才險險的躲開了那一擊,饒是如此,蕭強也是對許飛大為刮目.心中雖然疑惑不已,但是也深知此事並不是談論的時機.

魯簡目瞪口呆的看著兩人的戰斗,喉嚨不禁暗自發干,這個廢材,竟然有著如此深厚的能力,連始元學院中數一數二的高手,竟然也會敗在許飛的手下,這子,城府深的可怕,殊不知,幾個月前的許飛,的的確確是一個廢柴.魯簡此時心中茫然四顧,一時間心若死灰.而自己等人還不知死活的找此人的麻煩,那可真是老壽星上吊——活得不耐煩了.

不過,所幸許飛並未取自己等人的性命,若不然,自己幾人現在早已經成了一具尸體.想到此處,魯簡深深的看了許飛一眼,然後閉上了眼睛,不再注意.

月色,依然.

風漸止.蕭強笑了一聲,道:"好子,沒想到你竟然會進步到如此地步.實在是令我刮目相看啊."

許飛呵呵笑了一下,上前對著蕭強的肩膀錘了一下,道:"走,好久不見了,喝酒去."

"酒?哪來的酒?"蕭強一頭霧水,顯然是不明白許飛所的酒在何處,荒郊野外的,哪來的酒?

許飛嘿嘿一笑,手腕一翻,頓時手掌上面便出現了一壇美酒,一股濃郁的酒香從封口的一絲破損之處散了開來,彌漫在空中.

蕭強眼角微微抽搐,隨即便恢複了正常,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贊道:"好酒.這酒,你是從何處尋來的?總不會你是偷人家的."蕭強笑著打趣.

許飛臉色一怔,隨即訕笑道:"還真叫你對了."這酒正是許飛在歐龍子哪里,趁著不備,然後所'帶’走了一壇美酒.

蕭強頓時無語.

躺在地上的魯簡,聞到這股醉人的酒香味,頓時睜開了眼.

兩人隨地坐下,許飛取出了兩個酒碗,滿滿的斟上一碗,和蕭強對碰了一下,一干而盡.

清酒入喉,起初一絲涼涼的感覺,隨即一股熱氣自腹中升騰起來,渾身暖洋洋的,精神頓時為之一震.許飛眼珠一轉,便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魯簡喉結動了幾下,不禁得意一笑,我就不信你不上鉤.

伸出手掌,中指彈出幾縷勁風,解了魯簡身上的穴道,許飛'爽朗一笑’道:"獨樂樂不如與眾樂樂,明月當空,美酒在即,知己在側,一同過來喝上幾杯."文縐縐的甩出了這一句話,許飛再次取出了一個酒碗,滿上.

魯簡雙眼看得分明,那許飛手指微微動了幾下,自己的身體頓時恢複如常,只不過是有些酸麻,看來是氣血稍微有些堵塞.片刻之後,便已經恢複如常.一時間便對許飛的修為忌憚了幾分,不過看到許飛面前的酒碗,空氣中彌漫的酒香,不禁令他拋去腦中混雜的想法,長聲笑道:"好一個獨樂樂不如與眾樂樂,我魯某既然已經淪落到此種地步,自然也不會讓你們覷了我."

他大步向前走來,干脆利索的隨地而坐,端起酒碗,一飲而盡.眼前這兩人若是要自己性命,怕是早已經取了,也斷然不會在酒中搞什麼把戲,所以魯簡很是放心,沒有絲毫的猶豫.

蕭強有些不解的看了許飛一眼,實在有些不明白許飛為什麼還要留下這幾人的性命,許飛看了蕭強眼中的疑問,曬然一笑,便微微搖了搖頭.

蕭強領悟了來,不再念此,贊道:"爽快.魯兄果真也是爽快之人."

其實,蕭強也早早的發現這些人一直就在這里埋伏,一時間也懶得在意,本以為這幾人也不過幾日時間,便會完全撤走,直到後來,他竟然自顧著提升自己的修為,忘記了此事,此時才醒悟過來,這幾人,竟然一直在此處堅持了數月之久,這份耐心,不得不明幾人的品質.

不過也從側面反應了出來,那林克可真的是對許飛恨之入骨,抱著必殺之心,不然也不會如此守候至今.

上篇:第023章 交戰     下篇:第025章 准備上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