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古武大帝 第026章 立威  
   
第026章 立威

許飛進了教學,東張西望,這教學顯然是和記憶中的一切沒什麼兩樣,只不過就是每一個教室中,由教員在前面進行引導和講演,然後下面地實踐而已.教室面積足足有數百丈,來供學員進行實踐,這顯然是始元學院的一級學院所在的教學.

此時,每個教室中近乎坐滿了學生,一個教員正站在前面,口水亂噴的講著,許飛看了一眼,偷偷摸摸的從後門溜進了最後一排,尋了個角落坐下,開始聽的前面的教員仔細的講述.

在許飛身邊,是兩個端坐的一本正經的學員,許飛扭頭一看,不禁無語起來,這世界,還真他丫丫的.

那兩個學員,竟然就是之前在教學議論許飛的兩人.

那兩人看到許飛,自然也是一驚,隨即對視一眼,不禁嘿嘿笑了起來.

許飛直接無視,看向教員.

教員是一個年約四十開頭的禿頭中年,此時正在滔滔不絕的著.

"我們知道,所謂的一切異能,都是依靠著異能力才能運作起來,而且,異能力也是存在于這個自然界中,它是一種很奇怪的能量,也只有每個人體內誕生出一種與其相對應的屬性,才會吸引這種異能力到自己的體內,日益增多,然後我們的能量就會增加.有誰知道,這個理論,是怎樣成立的?"

許飛聽到此處,頓時來了精神.

身邊的兩個學員對視一眼,微微點點頭,不約而同地抓住許飛的手臂,就要往上舉.

許飛早有防備,哪里會讓他們得逞,以他武將的修為,周圍數十丈的一舉一動,分毫不落他耳目,就連坐在他前邊斜上兩米之處的一男一女兩個學員手下搞著一些動作,他也是一清二楚,何況是身邊的兩個人.

許飛好似沒有看到一般,依然直盯盯的看著前方.

那兩個學員心里一喜,眼看著就要抓住許飛的手臂舉起,可以讓他再次淪為眾人的笑柄,心里自然是得意萬分,不禁得意洋洋的想著許飛出丑之後的摸樣,臉上大為開心.

與此同時,兩人的手掌已經握住了許飛的手臂.

前方,那教員還在一臉期待的看著眾學員,期待著有人能夠主動回答這個問題.

兩人的手掌普一接觸許飛的手臂,頓時便覺得有些不妙,他們感覺到許飛的雙臂之上,竟然傳出一股巨大的吸力,體內的異能力,竟然瞬間消失不見.

臉色狂變之下,兩人立刻就將手臂抽回,但卻驚恐的發現,自己用盡了力氣也沒有掙脫的掉.

許飛微微一笑,手掌如刀,在一人的脖頸之上輕輕一切,那名學員頓時一聲不肯的暈倒在桌上.

由于是在最後一排的,人人數也是寥寥無幾,所以並沒有人看到後面所發生的事.

許飛手腕一扭,便狠狠的捏住了剩余的那名學員的脈搏,內力輕輕一吐,那名學員頓時覺得體內暮然間一痛,頓時痛出聲來.

許飛雙手如電,瞬間已經點了那名學員的全身上下十幾處要穴,然後臉色一正,一臉正經的認真看著教員.

禿頭教員正環顧四周,見沒有人回答這個問題而有些惱怒,忽聽後面一人驚呼出聲,頓時心里大喜,回過頭來一看,果然,一名學員站起身來,雙目炯炯有神的看著他,大喜道:"這位學員,你切來,這個理論是怎樣成立的?"

前面的學員頓時眼光齊刷刷的向後面看來,一干人自然也看到了在那個學員身邊的許飛,不過此時許飛已經低下了頭,縱使有人覺得這個背影很是熟悉,一時間竟也人認出來這人就是始元學院中的那個廢柴許飛.

"這位學員,你切來看看."教員等了老半天,見那位學員依然雙目炯炯有神的看著他,不禁催到.

許飛心里不禁直嘀咕:"***,老子已經點了他十幾處要穴,他要是能得出話那可真的撞邪了.他現在也不過就是一具雕像而已,所有的行動自然也在我控制下,想話,好,我就給你看,這就是你們兩個混蛋敢招惹老子的下場."

那教員滿臉納悶的看著那名學員,心里不僅正奇怪,卻聽得那名學員終于開口話:"哦,教員,你問的是什麼?"

'轟’教室中,頓時哄堂大笑.這子,竟然連問的問題都不知道是什麼,還敢站起身開回答.當下有幾人立刻喊道:"喂,任型,你這家伙,是不是腦袋被雷劈了?"

"任型?任性?"許飛差點忍不住就要笑了出來.實際上,那名學員'任型’此時的一舉一動皆在許飛控制下,許飛正是依靠著腹語,才出那一番話.

無奈,那教員只好再次重複了一遍.

然後,雙眼充滿希冀的看著任型,至于旁邊的那個一直低著頭的學員,他是直接忽視了,盡管那名學員好像看來有些不對勁,雙肩不住抽動.

只見任型的嘴唇微微張了張,卻是許飛依靠著下面手掌捏著任型的一處脈門,從而控制到了他的面目表.

四周的學員都是一臉玩味的看著任型,等著他出答案.

任型的嘴巴張了張,老半天終于蹦出了一句話:"我頂你個肺啊,我忘了."

……

靜.

一片寂靜.

轟.

比剛剛更加響的哄笑聲差點震塌了這座,許飛也忍不住笑了出來.這真是太tmd好玩了,沒想到,整人竟然也會如此令人回味.

那禿頭教員滿臉鐵青,兀地一掌拍出,任型頓時就像一顆炮彈一樣,biu的一聲,被拍了出去……

教室中,瞬間寂靜.

靜悄悄的,只聞得眾人的吸氣聲,以及那禿頭教員呼哧呼哧的喘氣聲,看樣子那教員顯然是氣得不輕.

"你,就是你,還笑?你站起來回答這個問題."那禿頭教員深吸了一口氣,兀地指著許飛叫道.

許飛心里頓時一跳,感知中,清楚地看到那禿頭教員所指的,就是自己.臉上的笑意瞬間石化,尼瑪啊,感自己這是屬于沒事找抽了……

緩緩的抬起頭,一寸一寸……

寂靜.

死寂.

整個教室里面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著許飛,好似他臉上有一朵花一樣.

許飛臉色如常,神沒有絲毫變化,他清楚的看到了周圍的學員臉上,皆都是一副不屑,以及看好戲的神.

視若無睹.

一陣竊竊私語的聲音逐漸響了起來,慢慢的,聲音也大了起來,整個教室就像一窩粥一樣,亂糟糟的.

許飛眼角瞥過手腕上的度儀,微微一笑,除了這個教員是五階的異能者,其他的學員不過都是兩階左右的異能者,三階的屈指可數,看來這一級的異能者教室中,都不過是菜鳥而已.

雙眼似電,冷光乍射,教室中,那雜亂的聲音頓時消失不見.

那禿頭教員不以為然的上前幾步,仰頭拍了拍許飛的肩膀,笑道:"子,幾個月不見,你長這麼大了?"

轟.

仿佛炸雷一般的哄笑聲,險些把屋頂再次給掀翻.四周的學員見有教員撐腰,一時間膽子也大了不少,何況,這個廢材也沒有那麼厲害,戲弄兩番,何樂而不為呢?

當下一個虎背熊腰的學員鼻孔朝天,拍著許飛的臉蛋,輕蔑的笑道:"喂,你這個垃圾,幾個月不見,果然長高了不少,不是去躲林公子了麼?怎麼還有膽子回來?"

"就是,這個垃圾可能是找到靠山了,不然他敢屁顛屁顛的跑回來?"另外一個青年道.

教室中,雜亂無比,那禿頭教員似笑非笑的看著許飛,面色得意洋洋之極,顯然也是極為看不起許飛這個連異能力都沒有的'廢柴’.

許飛不不語,靜靜的站立在原地,臉上沒有絲毫表.

"哎呦嘿,你看,這子竟然嚇傻了,還真是個沒骨氣的孬種,真不知道他爸媽是怎麼教育他的."那虎背熊腰的學員捏了捏許飛的臉蛋,道:"嘖嘖,你看看這白臉,不過來,還真是有骨氣啊.竟然還是一聲不吭."他張嘴朝著地上吐了一口吐沫,慢悠悠的道:"子,你把這舔乾淨,我就饒了你,不然,嘿嘿,我這幾十個兄弟,可就沒那麼像我這樣好話了."

"就是,快啊."四周的人頓時起哄起來.

許飛冷眼相對,這景,依稀就好似當日自己重生在這個世界上的那一瞬間,所遭遇的況一樣.

只是,這一切早已經不同,既然當日許飛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就敢去招惹那林克,何況今日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武將之境,豈能會容他們在此撒野?

那禿頭教員顯然也是極為不屑,在如今的這個世界中,沒有實力,就沒有活下去的依據,換做是誰,也不會輕易的看得起一個沒有絲毫異能力的廢物.真不明白,那校長為什麼還要囑咐自己……

不過,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會入校長所,去對他……

想到此處,那禿頭教員冷哼一聲,道:"許飛,你這幾個月的時間,難不成是泡在溫柔鄉了?"他也如那虎背熊腰的學員一樣,拍打著許飛的臉.但是由于個子比許飛還要低上一頭,這讓他感覺心里很不爽.

一股沉悶的氣息,悄悄的彌漫在整個教室中.

許飛輕輕的閉上眼睛,一股冰冷的殺意瞬間已經充滿了心頭.

一些感覺有些不妙的學員不禁後退的幾步,看著仍自一臉平靜的許飛,心里暗自打鼓.

那禿頭教員哪里知道,許飛此時已經是強忍住心頭的殺意,殊不知死神將要來臨的他,還猶自在肆無忌憚的嘲笑著.

禿頭教員冷哼一聲,道:"許飛,老子叫你回答問題,你怎麼還不回答?分明是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你是不是不想在始元混了?"一未必,驚變突生.

許飛兀的睜開雙眼,一道冷光閃過,出手如電,迅速的捏拿住了那禿頭教員的手腕,五指微微一用力,禿頭教員臉色狂變,手腕上的那一個手掌,猶如鐵鑄一般,捏的他痛入骨髓.還未待他些什麼,咔嚓幾聲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那禿頭教員的手腕硬生生的被折斷,手臂無力的聳在一旁.

此時,那禿頭教員才慘嚎一聲,抱住斷裂的手腕在地上不住的嚎叫.

"你……你……"

聲音慘絕人寰,頓時驚得周圍的學員紛紛後退.

許飛臉色不變,上前一步,輕輕的一腳踢在那禿頭教員的胸口.

噗嗤一聲,那禿頭教員狂噴出了數口鮮血,直接暈了過去.

許飛冷笑一聲,還未曾做罷,一腳狠狠的踩在那教員已經斷裂的手臂上面,咔嚓幾聲,那教員的臂骨被踩了個粉碎,頓時痛得他清醒過來,隨即卻又忍受不住這種劇痛,直接昏死過去.

冷冷的環視一周,許飛微微一笑,聲音輕柔柔的,看著那個虎背熊腰的學員道:"你,剛剛是哪只手?自己砍了,不要等我失去了耐心!"

一股涼氣順著整個教室中的學員腳跟爬到了脖頸,教室中一片死寂.雙眼中,滿是惶恐的看著許飛,仿佛就是在看著一個殺神一般.連五階的教員都在許飛的手下吃了虧,他們這些最高不過三階的異能者又怎麼能逃得過這個惡魔的手掌?

終于,幾名學員忍受不住那股沉悶的壓力,二話不,直接朝著外面跑去,許飛冷冷的看著這一切,屈指微彈,幾縷勁風已經悄然射出,撲通幾聲,那幾名學員頓時一聲不吭的栽倒在地,這讓其他的幾十名准備逃跑的學員臉上血色盡無,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有誰何曾想到,昔日眾人眼中的那個廢柴許飛,已經進步到如此地步?今日的一切,注定要在他們的靈魂之中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

那名虎背熊腰的學員眼見教員被許飛狠辣的踩斷手臂,不禁臉色發白,聽的許飛冷冷的道,膝下一軟,竟然直接跪倒在地,痛哭流涕:"許飛……許爺爺,你……您老大人有大量,就饒了我……我我再也不敢了……"

"哼"許飛冷哼一聲,也懶得與他計較,一腳踢在他的臉上,只把他踢得滿臉鮮血,牙齒蹦出.然後一聲不吭的暈死過去.

教室中,此時,仿佛是九幽之下的黃泉一般,陰冷,恐懼.

許飛雙手背在後面,慢悠悠的走出了教室,其他學員見許飛出了教室門口,不禁長舒了一口氣,還未待回過神來,許飛已經又轉過了身,頓時,那些學員的表為之僵硬.

許飛環視一周,才面無表的道:"有誰敢救治這兩人,或者在天黑之時擅自離開教室,你們的下場,就會和地上的兩人一樣,休怪我無."

教室中,頓時噤聲,許飛這才滿意的擺擺手,轉身離去,只流下一干欲哭無淚,滿臉驚恐的眾學員.

上篇:第025章 准備上課了     下篇:第027章 早點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