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古武大帝 第0151章 意亂迷  
   
第0151章 意亂迷

"的也是,在現在這個世界上,要是沒有一絲自保能力的話,那遲早都會淪為他人的奴隸,飛,你准備接下來要怎麼做?"歐陽子微微點了點頭,皺著眉頭道.

"眼看就是臨近過年的時候,想要訓練的話,那就等到之後再,到時候,就希望王老哥,還有歐大哥,鬼前輩你們要多多幫忙一下了."許飛看著眾人點頭允許,之後道:"到時候我自然會把那些訓練的方法教給你們,你們也可以順便學一下,那都是有著百利無一害的,只是,你們要要注意,千萬不要走火入魔了."

雖然之前滅魂的成員也有一些走火入魔的成員,但是在許飛等人的面前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困難,也只有個別產生了一些極為不好的後果.

這一切都不禁讓許飛在心中感歎,"這他媽的這個世界上的人,資質竟然出奇的好,每個人都是屬于那種天資聰穎,根骨極佳的存在,這些人若是真的放在前世的話,恐怕早已經是被那些隱居的老妖怪打破腦袋也要收回來當徒弟了."

哪怕是當不成徒弟,縱然是當個看門的,那都是備有面子.

入夜之後,許飛站在窗邊靜靜的看著窗外那還在飄飄揚揚的雪花,久久沉思不語.

身後,傳來一陣輕輕的腳步聲,許飛不用回頭,就知道是何人來了.

"兮沫,你怎麼還不睡?"淡淡的話語之中,帶著一絲溫柔,一絲暖意.

韓兮沫輕輕的從背後露住他的腰,兩人接觸的位置,傳來一陣暖意,"我睡不著,就來看看你,你這不也是沒有睡覺嘛?"如同女兒撒嬌一樣的話語,在加上後背那兩團柔軟傳來的熱度,不禁讓他心中一蕩.

"怎麼了?"

能量燈散發著一股淡淡的白光,將兩個人的身軀拉的長長的,緊緊相互貼在一起的身軀,就如同是一個人一樣,不在分你我.

韓兮沫也是一身比較單薄的衣衫,但是在這寒冷的天氣之中,對他們的影響也並不是很大,早在之前,許飛就把一些專門適合女子所學的內功心法傳授了給幾女,然後耗費了一些丹藥以及內力,將她們的任督二脈完全的打通之後,再將她們體內的雜質一一逼出,現在的幾女,遠遠不是以前那般的柔弱了,在內功這一方面她們也是產生了一些驚人的天賦,短短的月余時間,那水靈兒已經達到了先天武師之境,這份速度,不禁讓許飛驚駭的眼珠子都要掉了下來.

而他所傳授的幾人的,也就是在前世屬于鼎鼎有名的古武學,"拈花指""玉女劍法"以及內功心法,"玉女心經"這些古武學在前世也是屬于大白菜一類的玩意,街上隨便都是一大把的,所以許飛能夠清楚的掌握到這些功法.

"你答應我一件事好嗎"韓兮沫忽然間將許飛的身軀扳了回來,看著他的雙眼,帶著一絲渴望的神.

"這……"許飛看著韓兮沫那一雙眼睛中,渴望無比的摸樣,心里一種古怪的念頭不禁誕生了出來,"難不成這個丫頭那個……寂寞?空虛?孤獨?難耐了?讓自己跟她那啥的???嘿嘿,要是真是這樣話,那我還真是求之不得,不過……"

許飛上下看了韓兮沫一眼,道:"這個,呃,好吧,只要我能夠做到的,就答應你……"

"你的啊?不許反悔啊?"生怕許飛話不算數,韓兮沫連忙補上了一句.

"我的,現在不反悔……"許飛一臉大義炳然的摸樣,"上刀山,下火海,咳咳,應該沒有那麼嚴重吧?"

"你這人"韓兮沫輕輕的錘了許飛的胸膛一下,神溫柔,一雙眸子之中,蘊含著無數的意一樣,'含脈脈’的看這許飛的雙眼"人家,人家想……"

"咳咳,沫啊,你也知道的,現在談論那些神,是有些早了,雖然我很想那種事的,可是,可是……要是我真的對你那樣做了話,那風鈴她們怎麼想?以後那我的生活可就艱難很多了,再了,你現在引誘我,就不怕我直接那啥的,咳咳,你不要用那樣的眼神望著我,我這個人可是很正經的,我們也都是好了,等大婚的日子,然後,在好好的享受一下那種天倫之樂,你是吧,比如現在,你看看這麼冷的天氣,雖然我倒是很不介意,但是我也不是屬于那種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不然的話,你們恐怕早已經成為了我的獵物……"

韓兮沫一臉迷茫的看著許飛在滔滔不絕的著,他的臉上隱隱約約的散發出來一種叫做純潔的光芒,她別的沒有聽懂,但是,許飛這家伙的那句'等結婚的時候,在好好的享受一下那種天倫之樂’卻是聽懂了,她臉色一,輕啐了一口,打斷了許飛還有著一種繼續下去的趨勢:"呸,你這個壞家伙……人家只是想……"

"我知道你想,可是我也很想啊,只是,在現在的這種場合,你舉得適合麼?我許飛豈是那種能夠輕易被誘惑的人?對了,你個丫頭,會不會是你們幾個又在和合伙起來試探我的?我告訴你,縱然是想試探我,我許飛也不是那麼容易被誘惑的你,知道了沒?"

韓兮沫的嘴角輕輕的抽了抽,她總覺得自己的手心是那麼的癢,癢的都有一種恨不得將這個狗嘴吐不出來象牙的家伙給狠狠的揍一頓.

"咦,你這是什麼表啊?難道是忍不住了,我告訴你啊,沫,現在不是不合適,而是真的不合適,不可以……你眼睛瞪那麼大干嘛啊"許飛看著臉色不對勁的韓兮沫,終于停止了繼續發表自己很純潔的長篇論.

"你這個家伙,人家還沒有話,你在這里哼哼唧唧的,真是的."韓兮沫氣哼哼的捏起許飛腰間的一絲軟.肉,然後使勁的掐了一下."叫姐,人家明明比你大,哼,還不趕快叫姐."

許飛涎著臉道:"嘿嘿,這個,你年紀是比我大一點,但是,在我的眼里,你就是我的丫頭."

"呸,就知道花巧語,也不知道你這些話究竟對了多少個女人過了……"

"一個……"

"誰信?"韓兮沫繼續溫柔的撫摸著他的腰部.

"哎呀,那你你到底想干什麼啊?痛死了."許飛可憐巴巴的看著韓兮沫,韓兮沫頓時心中一軟,揉了揉剛剛她掐過的地方,"痛不痛啊?"

"你再揉揉就不痛了"許飛無恥的道.

"哼,別鬧了,人家給你正經的話呢."眼看著韓兮沫有些生氣的摸樣,許飛不禁收了那份嬉笑的心."你有什麼事就吧"

韓兮沫緊緊的摟住許飛的腰部,靠在他的胸膛,緩緩的道:"飛,這也就是過年的時候了,我想要你跟我一起會京都看一下我父親,好不好嘛?"

"原來是這個啊?這有什麼啊,不就是去見一下岳父麼……"許飛不以為然的道,忽然間的眼睛頓時瞪得老大,"你什麼?你要我跟你會京都去,看一下風行者那個老頭子?"

"恩恩,怎麼,你不願意?"韓兮沫眼神中蘊含著一絲絲殺氣.

"不……不是……"許飛心里哀歎一聲,自己不是沒有想到這一天的來到,只是沒有想到的就是竟然會來的這麼快……

見自己的岳父?那個被成為華邦第一高手的風行者?有木有搞錯啊?

許飛心里忽然間有種很奇怪的想法,這他麼的比上刀山,下火海,還要艱難萬分啊.

"那是什麼?難道你很害怕?"韓兮沫一雙眼睛狠狠的盯著許飛,大有一副你不答應我就要你好看的摸樣.

其實,不是我怕這些娘們,只是因為我喜歡這些丫頭,怕她們受傷,怕她們不開心,所以,我才會很聽她們話.對于'妻管嚴’這個詞語,許飛也只能這樣的安慰自己了……

"你不想一下我是什麼人?怎麼就會害怕那個老頭子呢?只是我沒有想到的就是,這一天的竟然回來的這麼快,我都沒有做好准備……"許飛苦著一張臉,有些無奈的道.

"飛飛,丑子也難免見岳父的,是不是嘛,我知道你心里有些擔憂,害怕我父親看不起你,所以……你放心好啦,我父親不是那樣的人,他只看重你有沒有那個實力能夠保護我,然後,就是人品,哼哼,你的人品,我現在可是最了解的……"

"這……"許飛目瞪口呆的看著韓兮沫這一番令人糾結的推理,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搖了搖頭,"好吧,就算你的很對,但是我也要准備一些禮物之類的什麼,你父親喜歡女人不?要是喜歡的話,我就給他送一些洋妞啊,還有國產的啊,什麼熟女禦姐蘿莉高的低的胖的瘦的圓臉蛋的瓜子臉的饅頭或者大西瓜,悶騷或者含蓄的,我都能找到的……"

"呸,你以為我父親像你們這些臭男人一樣,整天想著那些齷齪的念頭啊?"韓兮沫好半天才反應過過來,雖然她對于那些什麼禦姐熟女的詞彙聽不懂,但是看到許飛在起這些的同時,雙眼瞪得老大,就知道這個家伙准是又在想著什麼齷齪的事.

"咳咳,你當我沒,當我沒."許飛連連擺手,純潔的臉上似乎也散發著一種淡淡的天使般光輝.

"我不管,你自己看吧,我父親對于你送的什麼東西不會是很在意的,但是他能夠看得出來你是屬于什麼樣的人,要是到時候我父親看你不順眼的話,哼哼,那他肯定就會直接一巴掌把你拍得遠遠的,然後嘞,他會直接把我再找個人家給嫁了,你信不信?"

許飛頓時雙眼通,奶奶的,自己好不容易把這個大白菜給喂熟了,誰要是敢啃了,自己一定要活活的閹了他個牲口,"誰要是敢在我面的面前把你搶走,哼哼,老子一爪子抽死他."

"嘿嘿."韓兮沫掩嘴輕笑,雖然看這個子生氣的摸樣蠻心疼的,但是是為了自己的話,那就有些開心了.

許飛微皺著眉頭沉吟了半晌,道:"那,岳父他究竟喜歡什麼樣的武器,還有觀賞品之類的?"

韓兮沫俏臉一,有些不依不饒的道:"人家都還沒有嫁給你,哪里就是你岳父了?你這家伙,真是壞的很?"

"是嗎?"許飛愣了半晌,才壞笑一聲,"既然你我壞的很,那我壞給你看看."完,許飛很干脆的將韓兮沫抱了起來,走到床邊,"哼哼,既然我壞,那我就好好的壞一個給你看看,然後好好的證明一下,你我的壞,不是須有圖名."

"你要干嘛,趕快放我下來."韓兮沫隱隱約約的想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有些掙紮.

但是這種掙紮,顯得是那麼的無力,反而讓許飛更是有種邪惡的念頭.

究竟現在要不要推到?

恩哼,這樣的話,先留下個種,然後,然後縱然是風行者那個老頭子不同意,也是沒有辦法的……

"不要……"韓兮沫輕輕的喘著氣,有些責怪的看著許飛,但是那種誘惑的神對于許飛來,卻是讓他體內的欲火一下子就升騰了起來.

將她扔到了床上,許飛壞笑著伏在韓兮沫的身上,兩雙眼睛忽的對在了一起,綿綿的意,訴不盡的故事,似乎就在此時延續,許飛看著她的臉蛋微微有些潮,一張朱唇微微開啟,露出了那雪白的貝齒,不禁心神一蕩,忍不住輕輕的吻了下去.

軟軟的,還帶著幾分滾燙的熱度,許飛貪婪的允.吸著那張嘴里面的甘泉,一雙大手不老實的在她的身上蜻蜓點水一樣的撫摸著.

"不……不要……不要這樣……"韓兮沫支支吾吾的嚶嚀出聲,但是很快的就被許飛用嘴巴給堵了進去.

韓兮沫臉色潮,渾身更是滾燙無比,她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腹處,有著一個滾燙堅硬的東西緊緊的抵著自己,雖然她並未經曆過人事,但是對于男女之間的事也是一知半解,隱隱約約的知道了那是什麼東西,臉上更是潮無比,渾身無力.

氣氛頓時就變得有些曖昧起來,整個屋子中,愛意連連,發滾燙的身軀,似乎將一切都給染得了起來.

許飛不老實伸出舌頭,輕輕的在韓兮沫的嘴巴里面挑逗著她的香舌,生澀的技巧逐漸開始熟練起來,最後,連同那韓兮沫也下意識的配合著許飛的動作,肢體之間的糾纏,與兩人香舌之間的纏綿,更是讓人深深的陶醉與其中.

許飛一雙大手炙熱的握住韓兮沫的胸前的兩團柔軟,那掌心還帶著一份熱度,讓韓兮沫感覺到更是有些難以承受住那種的感覺.

"恩~"從鼻尖輕輕發出來一聲呻吟,輕輕的,誘惑著兩個人的世界.

韓兮沫雙眼含,盈盈如同一汪春水一樣,帶著無數的輕易,看著自己近在咫尺的那個男子,忽見他壞笑一聲,然後兩人的唇分,還未帶她反應過來,就已經被許飛不老實的將胸前的衣衫扒下.

那薄薄的衣衫之下,是一層紫色的束胸,緊緊的將那傲人的雙峰給遮掩起來,雪白的肌膚,仿佛如同奶汁一般,閃著誘人的光澤,將那一抹紫色的束胸給解下,出現在許飛面前的,是兩顆葡萄一樣的蓓蕾,兩座高高的山峰上,有著一種極度誘惑的美景.

韓兮沫臉色大,處于少女的羞澀,她只覺得自己的一切都暴露在眼前的這個家伙面前,令她更是難以把握那種羞澀之."你這個壞家伙,還不快停手……啊……"一句話還未完,卻是許飛已經輕輕的將那一顆葡萄含在了嘴中,輕輕地允.吸著.

一種的感覺,那是韓兮沫從未曾體現過的感覺,帶著無數的刺激與爽快,將她更是挑逗的有些欲罷不能.

"不……不要……"韓兮沫有些掙紮一樣的想要推開許飛,但是那種反抗,卻是那麼的無力,反而更有種讓人繼續的沖動.

許飛哪里會顧得了她的阻攔,將那顆圓滾的葡萄含在嘴中,極不老實的伸著舌頭輕輕的舔著,另一手卻是不停的撫摸著那一刻嬌嫩,高昂的酥胸.

韓兮沫更是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身上那個壞家伙的下體已經是堅硬如鐵,頂著自己的腹,那上面傳來的熱度,讓她有些承受不住,此時的她,渾身滾燙,軟弱無力,臉色潮,氣喘籲籲,那是一種來自于最深度的誘惑,不停的刺激著許飛身上的每一個細胞.

下體的膨脹,已經讓他有些難以承受,此時的他,除了靈台之中還保持著一份清明,全身上下都那火熱的細胞在不停的跳動,來自于本能以及靈魂之中,更多的是一種裸的,將眼前的懷中的這個女子,肆意的愛戀一番的.

曖昧夜色,春色無邊.

韓兮沫只感覺到身上的那個壞家伙的一雙手更是極不老實起來,緩緩的下移,然後,輕輕的覆蓋上她的臀部,那豐滿的臀部彈性十足,光滑的肌膚軟嫩無比,讓許飛心頭中的更是增加了不少.

隨著他的一雙炙熱額的大手輕輕的游走著,伸進了她的衣衫之內,摩擦著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每一片溫軟,讓韓兮沫的喘息聲更是粗重了起來,極度的誘惑,極度的舒服之感,讓她忍不住輕聲呻吟了出來.

"嗯……"鼻尖輕輕的哼出來的聲音,就好像是貓懶散的摸樣,帶著一種讓人欲火焚身的刺激感官,轟響了許飛.

下體的膨脹直欲爆裂,那幾層薄薄的布料怎麼也阻擋不住猙獰的分身,隔著那幾層布料,意亂迷之中的韓兮沫能夠清楚的察覺到那一根堅挺的物件不停的在自己的腹下碰撞著,身體上最原始的反應,更是讓她有著一種意亂迷的感覺.

上篇:第0115章 受委屈的辣椒     下篇:第0200章 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