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古武大帝 0120章 不懷好意的風雷  
   
0120章 不懷好意的風雷

0120章 不懷好意的風雷



許飛臉色微微一變,隨即直接的丟下了一句話,"你們在這里稍等一下,我去看一些月兒."

話音剛落,他的身影淡淡的一閃,幾個起落間,已經消失不見.

風雷看著桌子上的那些瓷瓶,涎著臉,雙眼中滿是赤裸裸的欲望,要是老子能夠練會這些東西的話,嘿嘿,誰要是得罪了老子,老子直接給丫的來一下調料,恩哼,要是碰到老子喜歡的女人,那……

既然師父能夠煉制出來這些東西,想必那些玩意也應該不在話下吧.

風雷正一臉的幻想當中,一回頭,看到的卻是幾女一臉鄙視的神,以及風鈴那嬌嫩的拳頭正直直的對著他的眼睛砸去.

"去死吧,你個色痞子……"

許飛心中微微有些焦急,他清楚的想起來了自己明明是煉制了六顆藥丸,分量卻不是自己所估測的重量,唯一的一個原因就是要麼自己漏掉了,要麼就是忘記了還剩下一些草藥.

這些東西平常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但是許飛很清楚那藥丸的誘惑力,萬一是黃豆這個饞嘴的家伙或者是月兒這個不懂事的丫頭發現了那枚藥丸,一時間經不起誘惑的話,那……

一想到其中的某些嚴重的後果,許飛的速度更是加快了幾分.

短短的幾息時間,許飛已經來到了自己的煉制那些藥丸的屋子中,首先看到的卻是月兒這個丫頭臉色潮無比,搖搖晃晃的站在原地,就好像是喝醉了酒一樣,東倒西歪了,在看到許飛來到的時候,月兒忍不住嘟囔了兩句,"你個沒良心了,月兒的頭好暈啊,好暈啊,難不成這就是玲兒姐姐的貧血麼?我要睡覺了,我要睡覺……"

話音剛落,她就直接倒了下去,臉色撲撲的,深深的沉睡起來.

許飛見狀,一下子就出現在了她的身邊,雙手連連揮動,瞬間時間已經將月兒身上的幾大經脈完全的封閉了,隨後他運轉神識勘察起來,良久,他才緩緩的收回了手,輕輕的吐了一口氣.

他的臉上卻是半喜半憂,

這些丹藥,原本就是他無意中兩種相對的劇毒煉制出來,兩種相對的劇毒草藥卻是剛好的中和起來,期間,許飛也未曾注意,竟然又加了一味中性的補藥,他本來也是沒有料到會有這樣的事發生,一時不查,煉制的出來的藥丸卻是一種他並不是很了解的玩意.

以他原來所想的,就是等有個機會,就好好的找到幾個人然後好好的實驗一下,接著在確定這些藥丸的功效究竟是什麼,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就是,自己一時間大意之下,竟然讓月兒這個丫頭給……

真正讓許飛半喜半憂的就是月兒現在的身體狀況.

月兒本身就是屬于一個還未發育完全的丫頭,在加上那個藥丸的大部分是補品,原來也就是用于增加內力修為的東西,現在卻是全部的被月兒這個丫頭給吞了進去,這樣一來,那藥丸之中的大部分藥效卻是還在滯留在月兒的體內,不過還好的就是那個藥丸的藥效似乎看起來被人體吸收的很是緩慢.

所以再以月兒現在的經脈,一時間沒有將所有藥效給吸收,在這中況下,也難免會產生一些特殊的反應,比若月兒現在完全就不醒人事,就好像是喝醉了一樣.

而自己對這種藥丸的效果,卻是絲毫不清楚,唯一一點令許飛感覺道有些安慰的就是這個丫頭的體內,並沒有發生其他特殊的反應.

許飛看著一臉彤彤的月兒,不禁大為無奈的一拍腦袋,誰知道這個丫頭再次醒過來的時候,不知道會等到什麼時候去了,終于會產生什麼變化,他一點都想象不出來.

若是鬼行者現在知道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放下手中的事直接回來掐死他這個牲口.

將月兒給抱了回去,難免又受到幾女的盤問,對此,許飛只能很無奈的在心中歎了一口氣,"這丫的吃錯藥了,還真是他媽的麻煩."

不過他承諾了眾女月兒這個丫頭不會有什麼事,這樣一來,才稍稍的解了幾女心中的郁悶之心.

而此時他正一臉無奈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幾女圍著熟睡中的月兒嘀咕這什麼,嘰嘰喳喳的,好像是在議論自己,,對此,許飛也只能很無奈的搖了搖頭,誰讓自己的運氣不好,在加上那個月兒貪吃,這樣的話,就構成了這樣的一個事故.

風雷偷偷摸摸的來到了許飛的身邊,心翼翼的道:"師父,這個……那玩意真的有你的那麼厲害麼?"

許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怎麼?想學?"

"這個……我只是問問,沒別的想法,再了這些東西聽你講起來是很容易,但是要學會的況下,估計就要很難了……"風雷一臉純真的笑意,問道:"師父,那你當年學這些東西的時候,用了多少年?"

"八年."許飛干巴巴的蹦出來了這幾個字,頓斯讓風雷傻了眼.

"八……八年?有沒有搞錯啊,這個簡單的事,你竟然用了八年的時間?"風雷頓時就驚叫起來,:"難不成你是在誑我呢?這些東西要是老子學起來的話,哼哼,坑定是一兩個月的時間,.就能完全的掌握了這知識."

"真的?"許飛對此很是懷疑.

"真的,"風雷一臉得意洋洋的道:"你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不要瞧了我,只是我現在還不想學,不然的話,你以為你會難得到我?"完呢,風雷聲的嘀咕了兩聲:"尼瑪麼,現在老子連泡妞的時間都沒有,我還學個錘子."

許飛斜著眼睛看著他,道:"想要學這些東西,首先是要有武師的境界."

"這些東西煉制起來並不是很難,難就難在,你怎麼去給對方下毒,這是一個重要的要點,"許飛淡淡的看了一臉傻眼的風雷,繼續道:"不要以為什麼東西都很容易,每個成功的背後,都要付出的是無數的艱辛."

許飛手腕一翻,一本厚達兩指左右的書籍便出現了他的手中,他一把扔給了風雷,:"你看看,這書籍里面的記載了,僅僅是我現在學到了百分之一,這個世界上,用來殺人的招式是在是太多了,但是下毒,卻是一個最有效,而且簡單有苦難的東西."

風雷隨便的翻看了一下手中的那本厚厚的書籍,頓時就呻吟一聲,尼瑪啊,這上面記載的密密麻麻的玩意,竟然還是掌握了百分之一的東西?出去誰信啊,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許飛端起了面前的茶水請請的喝上了一口,看著一臉哀怨的風雷,心中不禁大為無奈,他能夠清楚的看到這牲口對于用毒這玩意很感興趣,但是這牲口就是怕受苦,對此,許飛也是很無奈.

"正所謂用毒,就是在背後打悶棍之類的想要干掉對方,最重要的就是你要能夠醫治毒性,不然的話,你一時不查,自己反倒是中了自己的毒,那只能怪你活該倒黴悲催了."

"所以,我要求的就是最低修為就是在武師的境界,這樣的話,一方面可以讓自己的下毒的手段更加迅速,以及神識靈敏,另一方面,就是在這個境界中,縱然是無意中中了自己的招式,也能夠在短時內護住自己的心脈,這樣的話,就能產生了一些自救的時間."

風雷呆呆的聽著許飛所講述的一切,雙手機械化的翻著手中的那本書,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是學會這玩意,嘿嘿,那以後看上了那個自己中意的女子,然後……然後……當然,最重要的就是先把青兒這個丫頭給搞定先.

想到這里,風雷囁嚅了一下嘴唇,正要話,卻是被許飛打斷,"我知道你想什麼,那我就跟你明了吧,你所中意的那些春藥之類的玩意,還有迷藥,以及讓你金槍不倒的藥物,都可以煉制出來."許飛上下看了風雷一眼,看的風雷心里直突突,"那啥,師父,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的能力可是好好的,你可以懷疑我的動機,但是你不能懷疑我的能力……"

許飛沒有理會他,直接道:"當然,在煉制這些玩意,更重要的就是內力的控制精純,火候的掌握,草藥的配比,都不能有絲毫的差異,若是你一不心大意的話,那麼造成的後果很簡單,"許飛看著一臉假正經的風雷,淡淡的道:"第一,那就是以後你再也堅挺不起來,這個還算是好一點的,第二點……那就很有可能就是下體膨脹爆開……"

"啊."風雷一個哆嗦,條件反射一樣的捂住了下體,"這個……這個……不會是真的吧?"

"我騙你做什麼,你要是想學的話,就把你手中那些草藥的藥效,以及名字摸樣全部的記清楚了再."

"這個……我看這個真的還不如去看那些有插圖的教育性的玩意,這些東西,嘿嘿,現在我還用不上,我的能力強悍的很呢."風雷憨笑一聲,"那個,師父,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啊."話音剛落,他就像是喪家之犬一樣,將手中的那厚厚的書籍一扔,一溜煙的閃人了.

許飛看著風雷這牲口的背影,只能暗自搖頭,"朽木不可雕也……"

內視了丹田,體內的那一絲絲黑色能量已經被消耗的近乎完全不見,,以許飛的估計,也許就需要這幾天的時間,就完全可以將這黑色的能量給化解了,這玩意就好像是一塊石頭一樣,一直在許飛的心頭中沉甸甸的,也許,只要將這玩意給化解了,許飛的心中才能放松起來.

回頭看了一眼幾女圍在月兒的身邊悄聲著什麼,許飛無奈的搖了搖頭,.走出了房門.

外面,一絲絲的烏云淡淡的籠罩著,不知何處吹來的一陣清風,涼涼的,還帶著幾分冷意.

來到了廣場上,許飛看著那些還在訓練的滅魂成員,不禁微微一笑,早在幾日之前,許飛已經將鍛煉的方法完全的改變,現在呈現出來的是一種幾乎瘋狂的一樣的戰斗,不,肉搏戰,以及野蠻式的訓練.

每個成員都是捉對對打,完全就是拿著一些鐵棍,以及石板,就好像拼命一樣的凶狠的朝著對方攻去,看那摸樣,就好像是眼前的這個混蛋搶了自己的女人一眼,事實上,許飛已經下令,誰要是輸了,那晚上的飯,自己看著辦吧.

這個效果卻是是很有效,由于有規定在線,不能朝著地方的要害部位,已經頭部攻擊,所以他們一般對打的部位往往都是脖子以下,當然,除了胯下的老二,一般的皮外傷以及骨折之類的傷,許飛早已經煉制了不少的草藥,以及靜氣的補藥,其中,他自然也會在加上一點別的調料,比如,瀉藥之類的.

這讓一些准備偷懶的家伙們苦著臉,只能看著面前的那個一樣苦逼的家伙,有氣無力的對打著.

不過,這樣雖然效果不是很大,但是至少也是有了一些明顯的進步,平時這些虛弱身板的牲口們體質也逐漸增強了起來,在對打的過程中,許飛能夠清楚的看到他們能夠下意識的使出來一些關于他所傳授的古武學技巧的套路,這不禁讓許飛心里微微有些安慰.

現在體內產生內力的人物,雖然並沒有達到許飛的目標,但是也算是一個不大不的數目了,其中,也有幾個天資驕橫的人物,在這短短的幾個月的時間,修為已經完全的達到了武師巔峰的境界,這風狼就是其中一人,其他的幾人,倒是讓許飛感覺到挺意外的,那就是那四個憨逼一樣的活寶,修為也是在緊緊的追著風狼,這讓風狼不時的感覺到壓力大.

對此,許飛專門選擇了一些比較適合幾人的功法,他傳授給風狼的功法,就是在前世中一個很強悍的招式,'飄渺七劍’本來風狼還對著這個娘們一樣的名字表示很無奈,但是在許飛沒有任何表的瞥了他一眼的況下,他只能乖乖的選擇了這個令人蛋疼的招式.

飄渺七劍,每一招的殺傷力都是比前一招的強上三倍,直到最後,就會返璞歸真一般,目能所及的地方,只要心神能夠完全的控制,那就可以輕易的斬殺在這個空間中的任何人.風狼對此嗤之以鼻,然後在廣場上煉體的時候,無意中按照了那上面的運轉心法運轉著體內的能力,隨隨便便下意識的揮出了一劍.

隨後,他卻是發現,以自己的現在的修為,竟然只能勉勉強強的施展出來第一劍的招式,單單就是這一劍,卻是讓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原來擺在廣場中的幾塊巨石中的一塊,竟然被這一劍輕易的從中間一分為二.

麻痹的,這一劍要是在密集的人群中橫掃過去……一時間,所有的異能者看著風狼手中那把修長的寶劍,雙眼中都是露出一種色狼看到赤裸美女一樣的神,眼巴巴的恨不得就那牛.逼的招式給學到手.

至于大牛這個牲口,雖然修煉起來一絲不苟,苦于腦子好像是被驢踢了一樣,很多簡簡單單的道理卻不能理解,這不禁讓許飛大為無奈,不過大牛也很勤奮,因為他也知道,早起的蟲子被鳥吃,而只有笨鳥先飛,才能吃到蟲子,這樣一來,反倒是輕松的擬補了他有些不太開竅的腦袋瓜子.

對此,許飛專門選擇了大力金剛掌屬南少林六大功夫絕枝之一的手上硬氣功,也就是大力金剛手.

此功夫來自于少林七十二藝中的第五十一藝螳螂爪,螳螂爪又名叫做大力金剛手.是少林七十二藝中的硬功外壯法,屬陽剛之勁,兼陰柔之勁路.是專練人身掌部的功夫.

大力金剛手起先修煉的時候,難免會有一些艱難,但是練到大成之後,所產生的破壞力遠遠要比一般的強上很多,但是俗話,天下武功,武道止境,孰道同途,任何不一樣的武功,在練到極致的時候,都難免會有一些相似之處.

所以,大牛在得到這功法的時候,心中也是喜悅無比,這個大力金剛手,好像是專門替他量身的一般,對此,許飛也額外傳授了他一些關于獅吼功的要點.

"奶奶的,這些東西你要是還學不會的話,自己找個地方掐死自己吧."許飛對于這些腦袋有些問題的大牛凶狠的道,發牛卻是感激的涕淚交加,抽抽噎噎的道:"師父,你對我真是太好了……"

"去死吧."

至于那四個苦逼一樣的活寶,既然已經是死皮賴臉的賴著滅魂了,許飛自然也是不能氣特地傳授了阿大一些繡花手之類的'威力強悍’的招式,本來阿大還是一臉委屈極不願的摸樣,但是在聽到許飛道這些東西在練到極致的時候,就是殺人與無形之中,不別的,單單就是這麼一根細細的鐵針.就可以將一名十階左右的異能者干掉.

對此,阿大這牲口才老大不願的接受了.

有壓力,才有動力,這幾日的時間,這些牲口們就只能做著兩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訓練,第二件事還是訓練.

許飛看著正在微微蹙著眉頭的索菲亞,嘿嘿一笑,走向前去.




上篇:0119章 毒藥     下篇:0121章 青兒身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