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古武大帝 0121章 青兒身死  
   
0121章 青兒身死

0121章 青兒身死



"你在做什麼?"

索菲亞回頭一看到是許飛上前,那本來還是有著幾分好奇的摸樣頓時消失不見,她輕哼了一聲,有些干巴巴的道:"管你什麼事."

許飛雙手背在身後,裝作沒有聽到的摸樣,"既然不管我的事,那我就先走了,你慢慢在這里玩吧."完,許飛很干脆的一轉身,就要離去.

索菲亞本來是氣話,她也沒想到許飛這個家伙走就走,一時間還未反應過來,等回過神的時候,許飛已經走的遠遠的,她氣哼哼的一跺腳,朝著許飛追了上去.

"喂,你給我站住."

索菲亞一路跑的追上了許飛,語氣氣惱無比.

"怎麼,找我有什麼事?"許飛回過頭,雙眼掃了一下索菲亞那鼓鼓的胸部,不懷好意的笑了一聲.

"你……"索菲亞自然也看到了許飛的眼睛在不時的偷瞄著自己的胸部,心中氣惱之余,但是又拿這個家伙無可奈何,她只得直接忽視了這個家伙色迷迷的雙眼,強忍住自己心中的想要狠狠的將這個家伙給暴打一頓的沖動,咬牙切齒的道:"你個混蛋,你什麼時候放我回去?"

"咦,你在誰呢?誰是混蛋?"

許飛一臉沒有聽到的摸樣,讓索菲亞恨得牙癢癢.

"好……許飛,你什麼時候放我回去?"索菲亞握緊了拳頭.

"你什麼?我沒有聽到!"

"我,你什麼時候放我回去."索菲亞的拳頭握得啪啪作響.

"咦,我怎麼就看到你的嘴唇在動,就是沒有聽到你的什麼話?難不成這是夢話?還是這周圍的雜聲太大了?"許飛掏了掏耳朵,兩眼使勁的盯著索菲亞的胸部猛看,乖乖啊,這個洋妞的那胸部究竟是咋發育的,竟然就像是一個極品奶牛一樣……

"你……"

索菲亞險些都要氣暈了,她咆哮起來:"你個混蛋,究竟什麼時候把我放回去?"

她見許飛又是一臉沒有聽到的摸樣,直接加上了一句:"你個王八蛋,以後不要落在老娘的手里,不然我一定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許飛很干脆的一翻眼睛,"你還沒睡醒吧?大白天的你做什麼美夢啊,有時間趕快回到屋子里面去好好的自摸去."

索菲亞雙眼噴火的看著眼前的這個每次看到她都想狠狠折磨一番的家伙,深深的吸氣,怒極反笑的罵了一句鳥語,然後努力的靜下心來,道:"我是,你什麼時候能放我回去?要我付出什麼代價,我都可以答應你."

"放了你?"許飛斜著眼睛瞄了一眼索菲亞那鼓鼓的胸部,心中暗道,"奶奶的,現在對老子的底細都摸了差不多了,竟然還想讓老子放了你?不別的,就是你偷學老子教導的古武學,這個理由我就足以不會放你離去,恩哼,想走,那就……"

"真的?什麼代價都可以?"許飛有些不相信的再次詢問了一下.

"真……的……"索菲亞一看到許飛一臉齷齪的摸樣,就知道這家伙肯定是沒安好心,不過,真的為了能夠在短時間內回到自己的國家,她必須要找個合適的理由,然後脫離這個地方.

"那好吧,那你直接給我生個孩子,然後,你就可以走了."許飛很干脆的完了這句話,頭也不回的走開了,身後,那索菲亞愣了好大一會,才反應過來,當場就險些氣的暈死過去.

吵架自己肯定吵不過他,自己要是用國罵的話,人家就當自己的話全是一個屁,先是丑了一會,過了一會,被風一吹,什麼都沒有了……更不用打了,索菲亞看著許飛離去的身影,恨恨的一跺腳,"王八蛋,等我師傅來了,就有你好看的."

她正要氣哼哼的轉身離去,忽然間身軀微微一僵,轉頭看向那滅魂的大門口處.

在那個位置,她能夠清楚的察覺到一絲絲熟悉的魔法能量.

"啊……"一聲慘叫,忽然間響了起來,頓時將還在心中竊喜的許飛給驚醒了.

他臉色微微一變,看向了滅魂大大門口處,雖然他現在的內力並沒有完全恢複,但是那強大的神識也有著一部分清楚的看到了大門口處的況.

一個身穿長袍的花白胡須的老者一臉冷笑的站在門口處,在他的手中,一個看起來就好像是茅坑里面捅廁所一樣的棍子,在那棍子的上面,還鑲著一個好像是石頭一樣的珠子,

竟然就是亞瑟里這個牲口!!

許飛臉色微微一變,現在他的修為並沒有完全的恢複,此時那鬼行者等人幾個實力強悍的人物也是有事出去,現在整個滅魂當中,唯一一個實力比較強悍一點的,還是屬于他這個只有一個空架子的家伙.

許飛眉頭微皺,短短的片刻時間,便想出了十幾種不同的應對之策,只是,其中大部分的方法對于現在的他們來,危險度都是極大的.

正所謂來者不善,善者不來,而這亞瑟里定然是抱著什麼不良的企圖前來.

許飛冷笑一聲,瞬間已經確定了接下來的動作,臉色迅速的恢複了平日的正常,他一臉平靜的朝著那滅魂的大門口走去.

他的心中忽然間感覺有些不妙起來,一種淡淡的怪異的感覺,直接從體內傳了出來.

門口處,古天一臉憤怒的看著那個一身衣的老頭,怒罵道:"你個混蛋,老子們什麼時候招惹你了?竟然無緣無故的擊傷我的兄弟,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兄弟們,准備……"

刷刷刷,幾百架經過改裝過的能量炮以及連弩對准了亞瑟里.

在亞瑟里的面前不遠處,一個滅魂的成員渾身鮮血的躺在了地上,看那摸樣,明顯就是奄奄一息了.

亞瑟里一臉冷笑的道:"我來找你們的頭頭有事,叫許飛出來,不然的話,老子直接轟平了你這個垃圾的地方."

"好狂妄的家伙."古天大怒,"我就不信你一個老家伙,能在我這幾百架能量炮的下面存活."他單手舉起,看著那個面對著幾百架能量炮而絲毫不動聲色的老頭,心中忽然間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那個老頭一直都是一副高傲的摸樣,冷笑著看著他們的在准備著,沒有絲毫的阻攔.

只是,古天卻是很心細的看到了這個老家伙在看到那些能量炮的時候,手中的那根破破爛爛的木杖一下子就握緊了.他的眼神一凝,清楚的記住了許飛之前講過的一些話,"若是見到一些對于你強大的武力沒有絲毫的怯場的人物,那只有三種可能性,第一,就是對方有著強大的實力,沒有將你們放在眼里,第二,那就是對方腦袋被驢踢了,第三,那就是有死人了."

而眼前的這個況,古天卻是有些分不清楚這個老家伙的究竟實力……

猶豫了老半天,古天都沒有下令攻擊,不過看到那個依舊躺在地上的兄弟氣息越來越微弱,他終于咬了咬牙,下定了決心,單手正要揮下,一個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慢著."

聲音雖不大,但是很清楚的傳到了各位成員的耳中,那些滅魂的成員在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才忍不住輕舒了一口氣,眼前的個老家伙給他們的壓力太大了,一時間,不少異能者竟然發現自己的後背溢出了一絲絲的冷汗.

"許先生,你來了,"古天見是許飛來到,頓時大喜連忙迎了上去,"許先生,這個老家伙不知道是從那個地方滾出來了,來到這里直接就叫你的名字,一位兄弟也被他擊成重傷."

許飛微微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這里沒有你們的事,就先下去吧."許飛淡淡的看了一眼古天,然後徑直的朝著亞瑟里走去.

身後,古天好像是想起了什麼,悄悄的退了下去.

"不知這位前輩……究竟找我有何事?"許飛神色平靜的看到這眼前的這個亞瑟里,心中不禁暗自發狠,"既然你個老混蛋如此心狠手辣,那就不要怪我讓你有來無回了."

"你就是許飛?"亞瑟里起先還是一副驚訝的摸樣,隨後,一臉皺眉的看著許飛,最後,卻是高傲的揚起了頭.

"正是,不知道前輩怎麼稱呼?"許飛彎腰欠了欠身子,一臉恭敬的道.

"也沒什麼,就是來找你談談心."亞瑟里輕哼了一聲,顯然是對于眼前這個年輕的家伙有些不屑,先前他還以為這許飛與之前毀掉他心愛的魔法水晶的那個滅殺者混蛋是一人,不過在看到了這個許飛,他就發現了兩人的不對之處,這許飛整個人給人一種儒雅,冷靜的摸樣,而那滅殺者同樣是冷靜,但是更加的冷酷,兩人之間的氣質根本不是一路的,所以,這才讓本來還有這幾分懷疑的亞瑟里頓時就消了心中的念頭.

"至于稱呼,你叫我亞大人皆可,你們華邦的這些人啊,一向是卑微的慣了,所以,我還是覺得這個稱呼比較適合我的地位."亞瑟里一臉淡淡的神中蘊含了不屑,與鄙視的緒.

其他的滅魂成員在看到那老頭竟然如此張狂,頓時大怒,正要開口喝罵,不過在看到許飛一雙冰冷的眸子掃射過來的時候,頓時就住口不.

"既然是亞大人專門來找我,那就請大人進去稍稍的休息一下.然後我們再做上商談."許飛不吭不卑的道.

"哼"亞瑟里從鼻孔中發出了一個鼻音,手中的拐杖輕輕一揮,整個大地瞬間便搖晃了幾下,隨即便恢複了正常,這樣的況頓時讓其他的滅魂成員臉色一白,幸虧自己沒有出手攻擊,不然的話,恐怕現在自己等人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其中不少人並不知道這衣裝怪異的老頭打扮的究竟是什麼來曆,不過在看到他施展出來的力量以及他手中的那個拐杖的時候,頓時有不少人為之色變,"竟然就是其他國家的魔法師."

要知道這魔法師一旦施展起來禁咒的時候,那威力可是遠遠比他們所用的能量炮要強上百倍,甚至千倍,也難怪這個老家伙一副有恃無恐的摸樣,一想到自己等人若是貿然進攻的下場,他們就覺得臉色發白.

亞瑟里看著那些臉色微微發白的眾異能者,高傲一笑,手中的的木杖微微一揮,一個纖秀的身影,一下子就出現在了空中.

撲通一聲,那個身影直直的掉在了地上,頓時,所有人都一下子驚呆了.

亞瑟里淡淡的道:"之前我問路的時候,被這個女人戲耍了一邊,哼,所以,我就讓這個女人好好的享受了一下美妙的滋味,然後,嘿嘿……你們應該知道我對待敢于欺騙我的人的下場了吧."

他用腳尖踢了踢那個已經沒有絲毫生氣的身軀,帶著幾分得意之色,道:"難不成,你們與這個女人認識?"

許飛在見到這個身影的時候,心髒猛然一跳,渾身的血液都凝固在一起了,縮在衣的中的雙手不自禁的握緊了拳頭,短短的片刻時間,他就恢複了正常,輕輕的吐了一口氣,道:"亞大人,我們怎麼能與這個女人認識呢?我們還是先回到屋里稍稍休息一下,免的被外面的這些不成器的家伙亂了心神."

亞瑟里得意一笑,在許飛恭恭敬敬的恭送之下,走進了滅魂之中.

許飛跟在他的身後,背在身後的手指微微一動,一個瓷瓶便扔到了那個深受重傷的滅魂成員身邊,示意了一下眼色:"這個東西,給那個兄弟服下,記住,現在發生的事,不要傳出去,尤其是他."

那些滅魂成員呆呆的看著躺在地上的那個纖秀的身影,忽然間感覺到喉嚨有些發干.

良久,一名滅魂的成員才心翼翼,臉色極差的道:"怎麼會是……怎麼會是青兒姐……"

******

"亞大人,不知道今日來到我滅魂,究竟有什麼見教?"許飛強忍住心頭中的怒火,語氣淡淡的道.

他萬萬沒有想到,那個被亞瑟里這混蛋殺害的竟然就是青兒!!竟然就是先前風雷還一臉期待的自己能夠推到的對象,青兒!!

許飛能夠清楚的想到風雷在面臨這一幕的時候,會是何種的心.

他看著腦袋高高揚起的亞瑟里,在心中冷哼一聲:"你神機營,我若不屠盡,我誓不為人."

亞瑟里頭也沒回的走著,看著廣場上面的那些捉對厮殺的成員,略帶著幾分驕傲的道:"這些事,等會我自然會跟你好好的'協商’只是,我很奇怪的就是你們組織的這些家伙,腦袋里面全部都是漿糊麼?怎麼開始打架起來?你這個管理可是做的並不怎麼好啊."

亞瑟里的語氣中,滿是不屑,"在我們的國家中,講究的合作,講究的是一心,這些道理,豈會是你們這些山野村夫能夠懂得的?"

許飛淡淡的道:"亞大人的是,這幫子經常閑散慣了,所以,就任由他們打打鬧鬧,也就當做是在鍛煉身體吧."

"哼,無稽之談."亞瑟里不屑的輕哼一聲,徑直的走向了前去,正在這時,亞瑟里的雙眼,忽然間一凝,在他面前的不遠處,一個黃發的女子正一臉仇恨的望著他.

"咦,這不就是……"亞瑟里驚訝的道:"這個妞不就是索格汗的那個寶貝徒兒麼?怎麼也會在這里?"

索菲亞咬著下嘴唇,冷冷的道:"姓亞的,你少在這里得意,遲早我都要親手取了你的性命."一句話完,她就直接轉身離去.

亞瑟里看著離去的索菲亞的身體,眼中爆射出一團淫邪的光芒,輕聲的罵了一聲:"婊子,老子待會要讓你在老子的胯下呻吟著."

許飛此時臉色是平靜無比,但是心里卻是沒有表面的那麼平靜,在這亞瑟里來到他身邊的時候,體內那一絲絲被壓制的能量竟然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短短的片刻時間,便已經將體內的內力吞噬了一大部分,所幸許飛反應迅速,及時的將體內的那黑色的能量給壓制住,才沒有讓這個家伙發現出來一絲絲不妥,不然的話,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很有可能就會被這個家伙一擊斃命.

不過在經過先前的那黑色能量的一張一縮,許飛體內的太極星象圖的旋轉的速度卻是越來越快,那黑色的能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消解著,也就是,只要不出意外的話,許飛能夠在隨後的時間中將這黑色的能量給完全的化解,到那時,自己自然是不會再懼怕這個混蛋了.

"亞大人,難道你們相識?"許飛明知故問.

亞瑟里徑直的朝前走去,雙眼看了一眼那些在廣場上面的滅魂的成員,輕哼的一聲,"不但認識,而且還是老相識,我問你,你究竟跟這個女人是什麼關系?"

許飛淡淡的道:"這個女人對我滅魂意圖不軌,一時失手,被我活捉了,所以,現在算是我的俘虜."

"這麼,她師父索格汗那個混蛋沒在?"亞瑟里大喜.

"索格汗?亞大人,不知道你所的那個索格汗究竟是誰?"許飛一臉不解的問道.

"哈哈."亞瑟里聽罷此,仰天大笑一聲,"索格汗,我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他這一聲大笑,頓時將那些在全神貫注的滅魂成員紛紛的驚得回過了神.




上篇:0120章 不懷好意的風雷     下篇:0122章 心懷鬼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