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八百二十一章 王子殿下  
   
第八百二十一章 王子殿下

"咦?這股氣息好熟悉?"剛一出來的菊花豬,立即發現了眼前的桑魯,他眼睛滴溜溜的轉著,"你是誰?我怎麼感覺好像在哪里見過你似的?"

對面的桑魯,看到忽然出現的菊花豬,不禁楞住了.他的身體不住的顫抖,激動的望著眼前的菊花豬:"是…是王子殿下嗎?"

"王子?"海天和菊花豬聽到這個稱呼,古怪的看了一眼.

見菊花豬無動于衷,桑魯忍不住急切的叫道:"王子殿下我是桑魯我是桑魯啊您難道忘了,在您時候我曾經抱過您?"

只是菊花豬依然沒有任何的反應,一臉的迷茫:"你抱過我?我怎麼不知道."

桑魯一臉的苦笑:"也對,您那個時候還在蛋里面呢,應該還沒有產生意識,不記得也不奇怪.但是王子殿下,但我身上的氣息,你應該記得吧?"

"恩,你這個氣息的確是有點熟悉."菊花豬用力的點了點頭.

倒是旁的海天聽得很是迷糊,打斷道:"等一下,桑魯是吧?你菊花豬他是你的王子殿下?會不會搞錯了?"

"王子殿下的氣息我怎麼可能會搞錯?"桑魯一臉怒容的瞪望著海天,"而且你別以為自己實力強大就了不起,告訴你,如果你再對王子殿下不尊敬,就別怪我跟你拼命"

此時的桑魯,身上散發出極為恐怖的氣息,他那領悟出三層法則的威壓已經完全釋放了出來.看得海天哭笑不得,這叫什麼事嘛?就這個的三層法則高手也敢向他施壓?也不看看雙方之間的實力差距.

不過話回來,看到桑魯如此的維護菊花豬,海天倒是可以放下心來,至少菊花豬的安全不用考慮,而且不定還能夠得到菊花豬一族的強大幫助呢.

站在海天肩膀上的菊花豬,看到桑魯竟然如此對待自己的老大,心里很是不悅,直接傳音叫道:"我管你是誰,如果你再敢對我老大不尊敬的話,那麼就別怪我不客氣"

"額?王子殿下,您……"桑魯驚愕的望著菊花豬,實在想不通菊花豬為何會如此維護海天.不過既然是王子殿下命令了,他也只得接受.

"王子殿下,我們終于找到您了,您能不能和我們回一趟族內呢?三位長老可是很想您呢."桑魯激動的問道,菊花豬的回歸,對于整個菊花豬一族有著莫大的意義.毫不客氣的,如果沒有菊花豬,他們整個族群恐怕都會被消滅.

實話,對于菊花豬一族,菊花豬心內還是很有好感的,畢竟傳承記憶,而且氣息上的那種熟悉感讓他都不可能拋棄.只是聽到桑魯口中的"王子殿下",他的心中卻很是迷茫.

該不該回族內呢?這個時候,族內恐怕正面臨著巨大的災難.可是,為什麼單單是他被拋棄在族群之外呢?對于這個族群,菊花豬心中是非常的複雜,又想見,又不想見.

倒是和菊花豬在一起很長時間的海天,一眼就看出了菊花豬內心的複雜緒.他呵呵笑了笑開解道:"菊花豬,去看看吧,不定還能夠看到你的親人朋友呢."

"可是老大……"菊花豬猶豫了.

海天用手指拍了拍菊花豬的腦袋:"去吧,你要相信自己的族人,他們是絕對不會害你的.而且這個桑魯不是了嗎?你是他們的王子殿下,既然如此,他們應該將你供起來才對."

"對對,就是這樣的."桑魯聽得海天這話,連連點頭道.若是讓族內長老知道他發現了王子殿下,卻沒有將其帶回去,搞不好會直接扒皮抽筋的.

菊花豬猶豫了幾下:"那好吧,我回去看看."

"這是真的嗎?那可是太好了,我們族群有救了"桑魯驚喜的叫道,著,他還感激似的看了一眼海天,如果沒有海天,恐怕他們的王子殿下還根本不會回去呢.

海天呵呵笑著點了點頭:"話回來,你是怎麼在外面的?我們聽目前菊花豬一族不都被困在自己領地里面嗎?"

"話是這樣沒錯,不過我們還是有辦法出來,當然不敢全部出來活動,只能夠派出少數的精英分子出來探聽消息.誰知我剛才遇上了白克天,被他糾纏住,差點就送命了."桑魯唏噓一聲,"這位前輩,多謝救命之恩."

對于桑魯的再次感謝,海天倒是全然不在意,揮了揮手:"既然你們能夠出來,那麼就還能進去嘍?走,帶我們去你們菊花豬一族看看去吧?"

"這個……"桑魯遲疑了.

海天肩膀上的菊花豬不滿的問道:"怎麼了?還有什麼問題?"

"額,王子殿下您可能不知道,我們領地里是不能讓外人進入的.所以前輩他……"很明顯,這話是海天不能進入菊花豬一族的領地.

只是這下可讓菊花豬不高興了,當即對著桑魯傳音怒喝:"我告訴你,他可是我的老大.老大走到哪,我也走到哪.如果老大不去,那我也不會去的.你自己看著辦吧"

菊花豬這強硬的態度可讓桑魯非常的為難,猶豫再三之後,咬了咬牙:"好吧,那我就帶前輩一起去吧,相信有王子殿下這話,三位長老也是無話可."

"這還差不多."菊花豬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他們便在桑魯的帶領下,向著菊花豬一族的領地走去.實際上對于被包圍的跟鐵桶似的菊花豬一族領地,海天還是相當好奇的.而且他知道里面可是有許多比白紋云虎一族和血鬃碧眼獅一族更為厲害的高手.

就在海天他們前往菊花豬一族領地的時候,白紋云虎一族的領地可是挺熱鬧的.剛剛回了自己領地之後,血鬃碧眼獅一族的五長老就帶著碧迅的尸體趕了過來,並且放在了白蒼等人早已准備好的木板上,准備驗尸.

"哼你們自己這上面的傷口,是不是火系法則傷害造成的?"碧俊很是不滿的瞪望著對面的白蒼族長和白淨長老等人.

白蒼帶著麾下眾長老,根本沒有功夫去理會碧俊的叫囂,而是開始研究起碧迅的尸體來.雖碧迅的尸體已經被碧俊冰凍過,但上面的傷痕卻不會因此而消失,反而是更加的清晰.

凍傷和灼傷的樣子完全不一樣,他們這等高手自然可以清晰的分辨出來.

經檢驗,碧迅的確是被烈火焚身而死,而且這火系法則的威力,的確是非常的大.就連白蒼都不得不懷疑起來,這是不是白淨干的?

白蒼忍不住傳音:"二長老,你給我老實,這究竟是不是你干的?你現在出來,我們還是會袒護你的,也沒有必要對我們隱瞞."

聽得族長白蒼這話,白淨郁悶極了:"族長,這真的不是我干的.我可以對天發誓而且我已經找到了一些疑點,足以證明碧迅不是我殺的"

"哦?這是真的嗎?"白蒼一喜,急忙問道.

只是這個時候,對面的碧俊顯然已經等的不耐煩了:"我你們到底有完沒完?現在這傷已經完全驗過了,請告訴我,不是白淨長老殺的,又是誰殺的?"

這時,白蒼還和白淨在傳音呢:"二長老,你真的有把握?"

"當然,族長,你就看我的吧."白淨自信的笑了笑,如果先前的話,他還真算是百口莫辯.但現在不同了,他已經找到了充足的證據.

在白紋云虎一族眾高手的目光中,白淨直接站了出來,和對面的碧俊直視著.

"怎麼?現在想承認了?"碧俊雙目死死的盯在白淨身上,在他的心里,能夠造成如此傷口又在他眼皮子底下跑掉的,就只有白淨一人.

面對著碧俊的挑釁,白淨輕聲一笑:"當然不可能,這根本不是我殺的,我為什麼要承認?而且我也有充足的證據,證明不是我殺的."

"證據?哼,你有什麼證據?"碧俊很是不滿的冷哼一聲.

白淨揮了揮手:"你上前來,我指給你看."

看到白淨如此自信的笑容,碧俊包括後面的四長老五長老不禁齊齊一楞,該不會真的不是白淨殺的吧?可能夠修煉如此高深的火系法則,整個神獸域還真沒幾個人.

"好,我就聽你解釋,如果你給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的話,那麼就別怪我們血鬃碧眼獅一族不客氣了"碧俊冷哼道.

白淨哼道:"雖然碧迅的尸體已經被冰封住,但還是能夠清晰看見里面傷口的.我承認,這些都是由火系法則攻擊造成的,而且凶手的實力的確是不低.我不知道你看出來沒有,這些傷口上皮肉的外翻程度,比我大的多.我的威力雖然比他猛,但凶手的攻擊卻比我更加霸道"

"更加霸道?"眾人心中一怔,齊齊湊在碧迅的尸體跟前仔細研究起來.

為了做比對,白淨更是朝著遠處的一顆樹打出了一掌,刹那間,那顆數轟然倒塌.眾人趕緊跑了過去,發現這樹的表皮雖然被火系法則給焚毀,但這外翻程度卻是並不大.

也就是,殺死碧迅的凶手,根本就不是白淨.

一時間,碧俊心中一陣驚疑,不是白淨,那到底是誰干的?

上篇: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不突破,毋甯死!     下篇: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悲劇的雪鷹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