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八百二十三章 三位長老  
   
第八百二十三章 三位長老

推開房門,只感覺到外面傳來一陣極為清新的空氣.海天和菊花豬不約而同的望了一眼,他們感覺到這領地中的神靈氣極為的濃郁,至少是其他地方的數倍以上.這股濃郁的神靈氣,估計可以讓他減少一半的時間就能突破.

桑魯走在前面,對這些都極為的熟悉.他悄悄的看了一眼周圍,轉身對海天和菊花豬道:"王子殿下,麻煩您最好先隱蔽一下."

"隱蔽一下?為什麼?"菊花豬不解的問道.

"是這樣的,您如今的身份還不宜公開,如果讓別人看到您的話,搞不好會出現意外況.我覺得您還是先隱蔽一下,等一會兒見到三位長老時再出來好了."桑魯恭敬的道.

菊花豬一怔,顯然沒想到桑魯會這麼.正當他猶豫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海天輕笑著拍了拍他的腦袋:"放心吧,有我切都不會有事的.你就先進入鎮獸塔去吧."

"恩,那好吧."對于海天,菊花豬可是百分百的信任,十分聽話自覺的進入了鎮獸塔.

在這之後,桑魯才微微點頭笑道:"我們現在可以繼續前進了."

"不,等一下.桑魯,我覺得你應該誠實一點比較好."海天並沒有離開原地,反而是直接出聲道.

這話讓桑魯一怔,隨即干笑一聲:"前輩,您在什麼?我怎麼有點聽不太懂?"

"聽不太懂?是嗎?那是不是要我的更明白一些?"海天看了一眼尷尬的桑魯,隨即道,"你看周圍,偌大的菊花豬一族領地,竟然表現的如此安靜,你不覺得奇怪嗎?"

"額?也許大家都在自己的房間內修煉呢."桑魯尷尬的撓撓頭.

海天搖頭一笑:"就算是你的這樣,可是你剛才要讓菊花豬先隱蔽起來,就是怕別人見到.既然你知道大家都在房間內修煉不會出來,又何必要菊花豬隱蔽呢?這麼做豈不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嗎?"

這話讓桑魯臉色直接一變,身體忽然間顫動了一下.不過他的控制力很強,這股顫動,很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可惜,他這點動作,又豈能逃出一直注意他的海天的眼睛?

"吧,菊花豬一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又想帶我們去什麼地方?"海天一只手放到了桑魯的肩膀上.

桑魯有理由相信,若是自己有什麼不軌的舉動,海天一定會在瞬間捏死自己.

"我希望聽到真話不要用你先前的那些沉默來躲避"海天的眼睛直勾勾的瞪望著桑魯,讓桑魯的心中一陣顫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桑魯感覺到自己的額頭上流出了不少的冷汗.而海天卻是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倒也不著急催促,讓桑魯的心中一直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猶豫了半晌,桑魯長歎一聲:"好吧,既然你那麼想知道,就跟我過來吧."

著,桑魯直接向著前方走去.海天微微一笑,立即跟了上去.看樣子,這個桑魯果然是屈服了嘛?不過話回來,菊花豬一族,到底出了什麼事?

就在海天心中思量著的時候,桑魯帶著海天七繞八繞的,最後來到了一座極為宏偉的大殿跟前.海天注意到,在這大殿的頭頂上,有著一個菊花豬一族的雕像.而在大殿的下方,兩邊也有著十分雄偉的菊花豬石像,看起來極為的莊嚴.

"這是什麼地方?"海天狐疑的問道,他看的出來,這肯定不是一般的地方.

"這里是我們菊花豬一族的聖殿,也是……"桑魯到這里故意停頓了下來.

海天一怔:"怎麼了?也是什麼地方?"

"你自己進來看看吧."桑魯長歎一聲,推開聖殿的大門,率先走了進去.

海天狐疑的跟了進去,發現這個桑魯簡直太奇怪.然而當他走進去之後,卻是駭然的發現,眼前的這座大殿內,竟然躺滿了人.

如果是普通人也就罷了,最令他吃驚的是,這些人竟然都是菊花豬一族的族人.他們中間大部分人實力都比海天要低,海天自然是能夠一眼看穿人家的真身.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海天不由得驚叫起來,他發現這些菊花豬一族的高手,竟然身體全都干癟的倒在地上,仿佛體內的能量完全被吸干了似的,變成了一具具的干尸.

桑魯走到了海天身邊,一臉苦笑的望著海天:"怎麼樣?現在你明白了吧,為什麼我是讓王子殿下先隱蔽起來?原因就是我不想讓他看到眼前的這一幕."

"這是什麼況?為什麼他們一個個體內能量極度的缺失,僅有一絲生命力吊著."以海天的實力,自然是能夠看的出來這些菊花豬族人的況.他感覺得到這些人體內的能量雖然極度稀少,但生命之火卻還在延續.

不過話回來了,這生命之火猶如暴風雨中的一葉扁舟,隨時都有可能覆沒.

"唉,這事不是我能解釋的輕的,你跟我來,去見了三位長老,或許你就能明白了."桑魯長歎一聲,帶著海天跨過這間躺滿了菊花豬族人的大殿,繞到後面去了.

跟著桑魯來到了大殿後方,海天注意到前面豎立著一根極為高聳的石柱,幾乎直插云霄.海天微微皺起了眉頭,他感覺到這根石柱上傳出一陣極為恐怖的能量來.這股恐怖的能量,就算是大圓滿高手,恐怕也會頃刻間化為齏粉吧.

"跟我來,繼續向前走."桑魯在前方帶著路.

海天緩緩的跟在後面,但他的目光卻是一直望著頭頂上的那極為恐怖的石柱,心中不住的猜測著.漸漸的,他和桑魯走近了.一眼望去,有三個人影坐在那石柱的下面巋然不動.

桑魯並沒有就此停下,徑直走上了台階:"三位長老,我找到王子殿下了"

幾乎同時,那三個身影瞬間睜開了雙眼,六顆銳利醒目的眼珠,散發出燦爛的光芒.

"你什麼?找到王子殿下了?"其中一個蒼老的身影直接提高了音量叫道.

桑魯恭敬的點了點頭:"是的,王子殿下就是和他一起的."著,桑魯直接指向了站在台階下面沒有上來的海天.

就在這時,海天忽然感覺到一股極為恐怖壓抑的能量向他傳了過來.他僅僅是一個六層法則高手,又怎麼可能是三個大圓滿高手的對手?僅僅瞬間,在這恐怖的能量壓抑之下,海天直接噴出一口鮮血來.

"人類,快將王子殿下交出來,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其中一個老者對海天是怒目圓瞪,表極為的誇張,仿佛海天不交,就要將海天一口吞掉似的.

"什麼?他是人類?"後面的桑魯聽到三位長老竟然海天是人類,不禁嚇了一大跳.可是當他看到三位長老竟然將海天當成挾持王子殿下的人,也顧不得海天是人類還是神獸了,直接焦急的想要解釋:"三位長老,他其實是……"

"現在沒你的事了,你就給我站在後面靜靜的看著好了"另外一個長老沉聲道.

讓剛准備開口的桑魯不得不將話語給咽了回去,苦笑著望著對面的海天.他可是清楚,海天和他們並不是敵人,而且應該會是朋友.

這時的海天,感受著三名大圓滿高手的威壓,海天身上的痛苦是可想而知.如果對方要用友好的語氣,他倒也可以將菊花豬叫出來.可是這三個家伙竟然偏偏認為他將海天劫持了,讓他心中極為的不爽.

聽菊花豬一族有難,他好心好意的前來支援,誰想竟然一上來就碰釘子,他心里能舒服嗎?換了誰恐怕都不願意

既然這幾個家伙不是他挾持了菊花豬嗎?那好,他就不將菊花豬放出來,讓幾個家伙干著急.這三個家伙不是大圓滿高手嗎?厲害難道還能殺了他?

"想讓我交,不可能"海天傲氣的冷哼一聲.

"你什麼?人類,難道就不怕我們殺了你嗎?"這三位長老頓時大怒,三股大圓滿的氣勢陡然壓向了海天,讓海天的胸口頓時一悶,再度吐出了鮮血.

噗海天的臉色是越發的蒼白,不過目光依然顯得極為淡定.

"三位大圓滿高手果然是厲害,但是,難道你們就不怕殺了我後就再也見不到你們的王子殿下嗎?我告訴你,沒有我,你們永遠都別想見到你們的王子殿下"海天傲然站立,鎮獸塔可是他的上品神器,就算殺了他,這些人也使用不了,除非他們能夠抹去他在鎮獸塔中留下的烙印.

要知道這烙印可不是神識什麼的,完全取決于靈魂.海天的靈魂雖然跟三位大圓滿高手相比很弱,但是別忘了,他的靈魂中有一絲正天主神的靈魂

雖然很薄弱,但他到底是主神的靈魂

就憑這點,三位大圓滿高手就根本破解不開.再者了,這三位大圓滿高手還根本不知道鎮獸塔的存在呢.

看到海天如此淡定的表現,三位大圓滿高手不由得怔住了,他們立即展開神識,將海天上上下下搜查了好幾遍,依然沒有看到菊花豬的身影.

怎麼回事?這個人類究竟將他們的王子殿下藏到哪里去了?

望著那三位長老額頭上漸漸滲出的汗珠,海天嘴角不由得流露出一絲笑容

......

PS:求月票

上篇: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悲劇的雪鷹王     下篇: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通天巨蟒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