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八百五十三章 兩儀淨火  
   
第八百五十三章 兩儀淨火

活著回去,雖然話是這麼,但眾人明白,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一個任務.海天正是想以犧牲自己為代價,保住其他人的性命.

望著眾人離開的背影,海天根本來不及停留,僅僅掃了一眼後繼續向前飛去.只是這個時候,他忽然間發現菊花豬竟然沒有跟隨畢魯特他們一起離開,不禁驚訝的叫道:"菊花豬,你怎麼還沒走?我不是叫你跟著他們一起走的嗎?"

"老大我不走你不是過,我們生死都要在一起的嗎?先前幾次我都沒能跟你一起,但這回我絕對不放手了.大不了一死,就算要死我們也要死在一起"菊花豬的眼神顯得十分堅毅,很顯然,他已經完全做好了心理准備.

聽得這話的海天,心中一邊很是感動,一邊也是哭笑不得.不過現在後面的格桑已然追了上來,再讓菊花豬離開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那好吧,你一定要跟緊我,就算是要死,我們也要轟轟烈烈的死"海天猙獰著面容,"就算是死,也得崩掉他兩顆牙"

"對就算是死,也得崩掉他兩顆牙"菊花豬的眼睛中也是流露出強烈的殺氣.

這話被後面緊追而來的格桑聽到了,忍不住嗤笑起來:"海天,就算是我現在受傷,你想對我造成傷害也是不可能的.不過沒想到你竟然會以自己為目標吸引我過來,那好,我就成全你讓你死去葬身之地,休逃"

刹那間,格桑的速度再次提升,和海天以及菊花豬的距離是越來越近.

海天心中緊張無比,如今距離已經不足百米,照這個況下去,恐怕連一分鍾都用不了他就會被追上了.不行,一定得想個辦法得給格桑來一下才行.只是,即使他利用火焰之心施展是炫疾神火,依然會被格桑躲避過去,搞不好還會影響自己的速度,反而被追上.

到底有什麼辦法呢?

"哈哈哈海天,我看你這回能夠逃到哪去,你就准備受死吧"眼見著和海天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格桑興奮無比,眼睛放光,活脫脫像是餓鬼看見了美食.

"老大,要不我們跟他拼了"菊花豬一邊飛行著一邊建議道,揮舞著蹄子,"他現在受傷了,以我們的實力未必不是他的對手?"

聽到這話,海天苦笑著搖了搖頭.剛才糾集四名大圓滿高手,也依然阻擋不住受傷的格桑,更別現在就他們兩個了.

"不行,現在還不到最後關頭,若到最後實在跑不掉,我們再硬拼吧."海天搖頭拒絕了菊花豬的建議.誰都不想死,海天也是一樣.他之所以和阿西克大師他們分開,並不是人品有多麼高尚,實在是這麼多人一起飛行根本不可能逃得開.

而且實在不行的話,他還可以躲到鎮獸塔或者是逆天鏡里面去,但別人可不行.只是他曾經答應過相權,遇到事不會一直逃避,要靠自己的力量活下來.

當然,如果最終無可避免的話,他是不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躲進鎮獸塔或者是逆天鏡里面保住自己的性命再.

與此同時,另外一邊.和海天分開的阿西克大師等人見格桑真的被海天吸引走了,都不再繼續向前飛行,而是在空中停了下來.

眾人一片沉默,仿佛誰也不願意先開口似的.他們都明白,海天這趟活下來的概率,可是很低的.從主神手中逃走,這幾乎不可能.

過了半晌,還是阿西克大師先歎了口氣:"唉,我們這麼多人都欠了海天一條人命啊"

畢魯特點了點頭:"不管海天能不能活下來,我畢魯特都欠他一個大人"

"我們也是一樣"菊花豬一族的兩位長老共同點了點頭,認真來,海天之所以會招惹到格桑,還是為了他們菊花豬一族.如今變成這樣,他們應該負很大的責任.

"對了,王子殿下呢?"忽然間,二長老臉色一變,失聲高叫道.

這話一出,立即提醒了在場眾人,他們紛紛尋找起來,卻怎麼都沒有發現菊花豬的蹤影.三長老驚駭的叫道:"難不成王子殿下沒有和我們一起,而是跟著海天一起走了?"

"什麼"二長老再次驚叫出來.

頓時,他們兩人臉上極為焦急,王子殿下可是他們菊花豬一族的希望,海天若是死了,他們雖然心中內疚,但對他們菊花豬一族的發展不會有任何的影響.但若是王子殿下死了,那麼他們菊花豬一族的複興可謂是完全失去機會.

"怎麼辦怎麼辦?要不我們趕快去找王子殿下?"三長老焦急的問道.

阿西克大師搖了搖頭:"他們已經飛的很遠了,你們還能夠追的上嗎?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內心中祈禱海天他們能夠活著回來吧."

"阿西克大師,我決定先和你一起去天斷山等待."畢魯特忽然站出來道,"不然的話,我的心會非常不安的."

阿西克大師點了點頭:"這樣也好,你們呢?要不也跟隨我們去天斷山?總比在這里干著急要強的多吧?萬一海天他逃回來了,你們也好第一時間知道."

二長老三長老互相看了一眼,都無奈的點了點頭.這個時候若是他們直接回神獸域,又怎麼向大長老交代?

"走吧."阿西克大師長歎一聲,直接朝著天斷山的方向飛去,他們心中所有人,都在不停的祈禱著海天能夠活著回來.

對于眾人的祈禱,海天是不可能聽到了,此時的他正疲于奔命.格桑的觸手和他的身體之間距離已經越來越近了,目前已經連五十米都沒.再這樣下去,他恐怕真得會被格桑抓住.

該死的,難道真的要違背和相權的約定,做一個膽鬼逃跑嗎?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

海天手中緊握著火焰之心,恨恨的想到,就算逃脫不掉格桑的追捕,給他造成一些傷害那也好.當然,他可沒有自大到認為自己能夠解決掉主神的地步.只是他現在的攻擊手段貌似對格桑完全沒有作用,那到底該怎麼做呢?

忽然間,海天望見了手心中的火焰之心,他不禁回想起來,自己當初第一次見到火焰之心的時候,是在菊花豬一族的通天柱內.在頂層中,火焰之心的周圍完全都是黑色的兩儀淨火.這火焰可是極為的可怕,傳連主神都會害怕.

他記得生命之心除了能夠領悟木系法則之外,還能夠利用其中的木元素修複身體.那麼火焰之心呢?絕對不會只有之前的那麼一點功能吧?

他記得當初自己收取火焰之心的時候,那無數的黑色兩儀淨火完全收進了火焰之心中.這麼來,火焰之心中應該有著兩儀淨火才對.只是他之前一直摧動,怎麼沒有見兩儀淨火出來呢?

"海天,你逃不掉了,快點過來乖乖的被我大卸八塊吧"格桑的嘶吼聲不住的傳來.

菊花豬的額頭上已經布滿了冷汗:"老大,我們到底該怎麼辦?"

"菊花豬,要不你先進到鎮獸塔里如何?"海天建議道,"到了那里面,你就會非常安全了."

"老大,你怎麼剛剛過的話就忘了呢?我們要同生共死的,你怎麼能叫我一人先離開?"菊花豬很是不滿的高叫了起來,"再者了,你認為鎮獸塔以及逆天鏡這些個上品神器,能夠抵擋的住主神的攻擊嗎?"

"額?"海天這才想起來,無論是鎮獸塔還是逆天鏡,都是上品神器

雖上品神器很難得,但和主神器卻是差太遠了.一名主神可能摧毀不掉主神器,但是卻可以極為輕松的摧毀掉上品神器那也就是,他連最後的保命手段都沒了

一滴冷汗從海天的額頭上滑落了下來,該死的,他怎麼將這事給忘了?

現在已經不是和相權約定的問題了,就算他不顧約定躲進去,也沒有絲毫的作用.不行,必須得想個辦法才行.主神器主神器……

火靈球雖然是主神器,但明顯不能夠藏人.至于正天神劍和震天槍就更別了,純粹的攻擊性主神器.

到底該怎麼辦?看樣子想要逃脫,還必須從他手中里的火焰之心上考慮

努力的將體內神靈力灌輸進火焰之心,海天不斷的摧動著火焰之心的能量.只是卻只有一層色的光輝在他的身前閃耀,他夢想中的兩儀淨火卻是根本沒有一點出來.

該死的,兩儀淨火快點出來

瞥了一眼身後越來越近的距離,海天是心急如焚.

兩儀淨火,如果你聽得見的話,那就趕快出來海天忍不住在內心中咆哮起來.

"哈哈哈海天,你跑不掉了,給我去死吧"就在海天思索的瞬間,格桑已經追上了海天,一只巨大的觸手猛然間朝著海天伸了過去.

"不好"海天驚叫了一聲,帶著菊花豬當即瞬間移動閃避了開來.

這里距離碧波湖已經老遠了,就算格桑這位主神大人能夠鎖定空間,但也絕對不可能鎖定這麼遠的空間.

見到海天竟然再度施展起了瞬間移動,格桑微微皺起了眉頭:"真是夠狡猾的子,不過我不會讓你跑掉的.空間鎖定"

隨著格桑的一聲怒喝,海天再一次感覺到了空氣中的凝固感,他明白這片空間已經被完全鎖定了,除非他能夠飛出去,不然的話就再也施展不了瞬間移動.

這點時間能不能飛出格桑所控制的空間,海天心里是一點底都沒有.

"哈哈,海天,我看你這回再往哪跑?"刹那間,又是一條觸手伸了過來.

"老大"菊花豬奮力驚叫了起來.

不用菊花豬提醒,海天自己也已經看到了.他已經完全沒有逃跑的地方了

"兩儀淨火給老子出來"海天再次一聲怒喝,瘋狂的摧動著手中的火焰之心.就在海天以為再一次失敗的時候,手掌心中的火焰之心忽然跳動了兩下,忽然間直接從中噴出一縷黑色的火焰,正是海天日思夜想的兩儀淨火

上篇: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血色地獄     下篇: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魚人還是人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