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八百八十九章 不穩定的聯盟  
   
第八百八十九章 不穩定的聯盟

"這還用嗎?直接飛上去,殺光海家所有人"應家中的一個高手囂張的叫道.

只是他這話一出,所有人都用鄙夷的目光望著那個人.作為應家家主的應君德都倍感丟人,一張老臉鐵青著不話.

然而那名應家高手仿佛並沒有看出眾人臉色的變化似的,反而狐疑問道:"大家怎麼都不話?難道我的這個方法不好嗎?"

應君德感受到眾人傳來嗤笑的眼神,再也忍耐不住,一腳踹到了那個高手的身上,將他給直接踹飛了出去.那高手倒在地上震驚的望著應君德,他做夢都想不到自己的家主居然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踹他,一股委屈憤怒的感覺湧上心頭.

"家主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踹我?"他不服氣的高叫道.

應君德是越聽越氣,這個家伙竟然還不反省,反而在這里叫囂.雖他們這次四大家族是在白正路的旗號之下統一行動,但四大家族畢竟還是有著隔閡.此時應君德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另外三大家族高手那絲嘲諷的眼神.

越想越怒,應君德再度恨恨的踹了一腳在這人身上:"沒用的東西,你還好意思問為什麼?你用你的豬腦子想想,這里是什麼地方?這里可是五老峰神界五大秘地之一如果我們就這樣沖上去,不是白送死是什麼?"

那高手被應君德這麼一番罵,嚇得畏畏縮縮,顫動著聲道:"可是……可是這五老峰看起來並沒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我真是被你給氣死了,要真是有可疑地方的話,至于會死那麼多高手嗎?"應君德恨恨的低吼道,"我警告你,如果你再亂話的話,別怪我直接將你丟進去"

那高手聽了應君德這話,嚇得臉色一白,急忙低下頭去再也不敢頂嘴了.只是他的心中卻是一個勁的犯嘀咕,這五老峰真的有那麼可怕嗎?

實際上不僅僅是他,四大家族的眾多高手心中都有著這個疑問,只是他們大多數人都將疑問埋在了心里,並沒有講述出來.五老峰的可怕,他們很早就聽過,不過那只限于聽,自己卻是從來沒有見過.

此時來到五老峰的山腳下,望著一片和諧的山峰,實在是看不太出來到底哪里危險.

李布看了一眼氣呼呼的應君德,打了個哈哈笑道:"應家主不用為這種事生氣,我們還是得討論一下該如何成功的進入五老峰才行."

"李布先生,讓你見笑了."應君德尷尬的笑了笑,"不過我認為,我們進入五老峰一定要心謹慎,要不然絕對會陷入禁制之中.雖控制的主神並不在,但依然不能看."

"哼全是廢話"旁邊德林家族的族長利默爾不屑的冷哼道.

這話聲音雖然不大,但正好落在了應君德的耳中.他們應家剛剛才出過糗,現在自己這個做家主的話又被利默爾諷刺,這讓他哪能不怒?不過他並沒有立即反駁謾罵,而是強壓住自己內心的火氣冷聲笑道:"既然如此,想必利默爾族長肯定有妙計,我就洗耳恭聽了."

"你"利默爾沒想到應君德這麼厲害,一句話就將戰火引到了他這邊,實際上他哪用什麼妙計,不過是借此想打擊下應家的威風而已.

此時眾人都望著他,如果他借口不知道或者是沒想出來的話,一定會被人嘲笑為臨陣退縮.如果是平常倒也罷了,可他現在偏偏在三個老對手面前,他絕對丟不起這人.

"咳咳"利默爾故意咳嗽了一聲,裝作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妙計麼自然是有的,我認為我們應該用主神靈力開路.剛剛李布先生不是分了我們許多主神靈力嗎?正好可以用在這個方面.不管那些禁制有多強,在主神靈力面前絕對是不堪一擊的"

"切,我當是什麼妙計呢,原來就只會這招而已."應君德當場諷刺.

利默爾的臉上掛不住了,瞪著應君德道:"我總比某些沒有妙計,只會一味的張嘴擠兌別人的人好多了"

"你誰沒有妙計,只會擠兌人了?"應君德頓時勃然大怒,走到了利默爾身前喝道.

"的就是你,怎麼了?不服啊"利默爾也不是省油的燈,瞬間回應.一時間氣氛直接劍拔弩張起來,兩人大有大打出手的樣子.

另外的布魯克家族和嚴家都笑眯眯的旁,大有坐山觀虎斗的樣子.如今的局勢可是讓李布十分的不滿,沒想到這個聯盟竟然這麼脆弱,還沒開始見到敵人呢,自己內部就出現了這麼巨大的漏洞.

雖他並不在乎這些人的關系,但至少在這個任務完成之前,他必須保證這個聯盟的穩固性.見利默爾和應君德似乎要出手,李布當即站了出來:"你們兩個別吵了別忘了,我們這是奉師尊的命令出來辦事的要是任務砸了,師尊怪罪下來,誰能擔當的了責任?"

眾人聽到這話心中一驚,個個想起李布背後的白正路.要真是失敗的話,憤怒的白正路搞不好會剝了他們的皮,還是暫且忍耐再.

利默爾和應君德互相瞪了一眼,齊齊的轉過頭去.

看到這里,李布心中長舒一口氣.還好他現在用自己師尊的名義震懾住了這四大家族,要不然的話這連忙當場就得亂.

"行了,大家趕緊想想,我們該怎麼安全的進去,然後完成師尊布置的任務."李布微微皺著眉頭,不知為何,他的心里總有一種揮之不去的陰影,讓他心中極為煩躁.

布魯克家族和嚴家也都紛紛發表意見,只是他們的意見來去都不太靠譜,還不如利默爾的那個建議,用主神靈力轟開一條道路呢.

"我覺得,我們采用利默爾族長的建議如何?"李布狐疑的望著眾人.

"好好沒問題."布魯克家族和嚴家欣然同意,他們本來就沒有真正的想出什麼主意,當時的況下不過是被迫的.現在既然李布采用了利默爾的建議,他們也樂得輕松.只是旁邊的應君德卻是極為的不滿,但在三比一的況下,他也不好發表反對意見.

見眾人都沒有反對,李布輕點了下頭:"那麼接下來,由誰先開路呢?"

這話一出,四大家族的家主們的眼神中都閃過一絲精光,不約而同的沉默了下來.很顯然,這開路先鋒的活兒,他們是不打算去做的.雖手中有主神靈力,但主神靈力也不是萬能的,萬一碰上主神靈力轟不掉的禁制呢?

再者了,這主神靈力可是他們現在的寶貝,用一滴少一滴,怎麼能用在這種無聊的事上呢?而且開路的使用了一滴後,其他三家都沒有使用,這樣他們的主神靈力不就是少了嗎?這樣虧本的買賣,他們才不會去做.

見眾人沉默,李布心中很是惱火,一提到關鍵事之後,這四大家族就根本不配合他,推三阻四的,一點都沒有誠意.恐怕要不是師尊強行命令他們,恐怕他們都不會過來.

而且此刻他心中的那絲陰影是越來越多,讓他煩不勝煩.

"幾位,難道就沒有人肯挺身而出的嗎?"李布望著眾人,希望在這個時候有人能夠主動一點,好解決掉外圍的禁制.

只是這四位家主,卻仿佛都沒有聽見李布的提問似的,一個個不是低著頭,或是將目光望向了別處,再不就是緊閉雙眼,口中念念有詞.

"難道幾位就沒有一點誠意嗎別忘了,這可不是我們自己的事,和你們四大家族還有著很大的關系"李布有些火了,直接出聲喝道,"我再告訴你們一個消息,海天知道吧?那家伙很可能是海家的直系成員,我們必須在他和海家直系成員會合前,解決掉海家."

聽到李布這話,一直神游天外的四大家主們這時仿佛才回過神來,一個個都詫異的問道:"海天?是海家的直系成員?不可能的吧?"

"哼這有什麼不可能的?"李布不屑的輕哼一聲,"如果他不是海家的直系成員,又哪來的主神器?再者了,就算他是旁系成員,知道你們四大家族滅了他們海家,你他能不怒嗎?會不找你們算賬嗎?"

眾人一怔,隨即都哈哈大笑起來,應君德表現的是更加不屑:"李布先生,就算那海天來找我們算賬又如何?就憑他一個的六層法則高手,能有什麼作用?雖他背後的器門勢力不,不過器門從來都不攙和這類事.只要我們不惹器門,器門的高手也絕對不會來惹我們的."

"六層法則高手?"李布哼道,"真是無知"

這話一出,原先剛剛在發笑的四大家主,個個臉色一變,應君德更是沉聲喝問道:"李布先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們敬你是主神的徒弟,但你也不能這樣侮辱我們"

李布輕蔑了看了眾人一眼:"怎麼?還知道生氣?你們無知還不承認,誰告訴你海天只是六層法則高手的?我告訴你,他早就突破到了七層法則,而且手里還擁有兩件主神器,以及數之不盡的主神靈力我自己更是兩次從他手底下死里逃生"

"什麼這不可能"四大家主們立即失聲驚叫起來.

上篇: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修羅地獄     下篇: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海天的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