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八百九十六章 打了的來了老的  
   
第八百九十六章 打了的來了老的

第八百九十六章打了的來了老的

就在海天等人回到那個院的時候,那些海家直系子弟終于是七手八腳的將海蒼路給抬了回去.這時海蒼路的父親聽了這個消息,馬不停蹄的趕了回來,望見自己的孩子竟然受這樣的傷,頓時勃然大怒:"混蛋這是誰干的?"

"父親嗚嗚,你可要替我報仇啊"海蒼路哭訴著叫道.

由于海蒼路受傷的地方是菊花部位,根本無法躺下來,眾人只得將他的身體翻過來,讓他趴在床上.雖血已經止住了,那菊花上那個大洞依然是這麼的觸目驚心.

海蒼路的父親望見那可怕的傷口,心中頓時倒吸了口冷氣,大聲咆哮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誰將蒼路給打成這個樣子的?"

"是…是海天手下的一頭靈獸干的."眾多海家直系子弟們見到海蒼路父親那鐵青的面容,一個個都嚇得腿直哆嗦,顫巍巍的了出來.

只是海蒼路的父親海敦耘卻是張大著嘴巴詫異叫道:"你什麼?是一頭靈獸干的?這怎麼可能?我們海家哪來的靈獸?你們別胡扯還有,那個海天又是誰?我怎麼完全沒有聽過這個名字?"

"父親海天是魂劍大陸一脈的一個高手,他不知從哪里召出來的一頭高級次神級別的靈獸,還給了一件中品神器,這才將我打傷的."海蒼路簡單的講述,並且哭訴道,"父親,他們如此的對待我,就是對我們直系子弟的挑釁,你可一定要替我報仇啊"

"海天?"海敦耘微微一怔,他倒是第一次聽這個名字,"哼你就放心好了,區區一個的旁系子弟竟然敢打傷我們直系子弟,真是太不像話了你們幾個跟我來,我倒要看看這個子是什麼貨色,竟然敢打傷我的兒子.走"

在海敦耘的招呼之下,跟隨著海蒼路混的那些個直系子弟們一個個都咋呼一聲,朝著海天他們居住的那個院走去,想要替海蒼路報仇.當然,他們主要是去圍觀海天如何被打的.要不然今天被打的是海蒼路,明天或許就是他們了.

這股不正之風,一定要狠狠的壓下去才行

一大群人就這麼浩浩蕩蕩的殺了過去,那臉上的怒容老遠就能看得見.他們這麼多人殺氣騰騰的樣子,搞得許多直系子弟是摸不著頭腦,好奇之下紛紛跟上,准備看看他們去哪.

倒是不少知者看到海敦耘帶著這麼多人殺過去,紛紛明白海敦耘是去報仇的,一個個也都跟在了後面.畢竟他們的生活也是相當的乏味,有好戲看為何不看呢?

別看這麼多人好像很厲害的樣子,但真正能夠出手的就只有海敦耘一個人.這個海敦耘在海家之中算是一個人物,他父親是海家的二長老,可以是位高權重.而他海敦耘呢,卻楞是沒有依靠父親的幫助修煉了上來,一舉達到了如今的六品神人境界.

在擁有數千人的海家當中,實力足以排進前百.只不過呢,他這個人有一點不太好,那就是護短,極為的護短.容不得自己的兒子海蒼路受一點的委屈,這才導致了海蒼路養成如今囂張跋扈的性格.

在這海家之中,大家都知道他的厲害,屈服于他或者是不跟他一般見識,使得他海蒼路是越的自大.誰想今天會讓他碰見海天這個煞星,也算是出門沒看黃曆.

能有如此天賦的海敦耘自然是不蠢不笨,在路上他向周圍眾人詳細詢問了一遍事件的況.越聽他越是皺眉,從眾人的話語中,他們知道海天是一名神人高手,但是幾品神人他們卻是看不太出來.

而且海天還可以控制高級次神級別的靈獸,令他們驚異的是海天好像還不知道這頭靈獸的名字,難道海天可以控制的靈獸太多了?這才導致他記不住?

不管怎麼,海天能夠直接召喚出一頭靈獸出來,那必定是有著一件了不起的神器在身上,至少是中品神器,搞不好還有可能是上品神器

一想到上品神器,海敦耘就一陣眼熱.要知道上品神器本來就珍貴無比,再加上他們海家被封閉在五老峰這麼多年,上品神稀缺.整個海家就只有兩件上品神器,一件是在大長老手中,一件是在三長老手中.

他的父親二長老卻是偏偏沒份,讓他父親一直都耿耿于懷,迫切的想要得到一件上品神器.只是過去他們根本出不去,也沒有獲得上品神器的可能性.如果海天手里真有一件上品神器的話,那可一定要不擇手段的搞過來.

海天既然是旁系子弟,想必知道他們直系子弟的厲害,他稍微用下權勢搞不好就能得到.海敦耘越想越是得意,如果他為自己父親弄到一件上品神器的話,他父親要怎麼獎勵他呢?

不知不覺間,海敦耘帶著大批的高手就已經來到了海天他們居住的那個院外面,此時他們也沒有直接往里面走去,而是在外面吼道:"海天給我滾出來"

語氣極為的惡劣,愛子的重傷讓他的心極為的憤怒.

這時院內的海天正和海無涯等人講述著他們分開之後的生活,這時才講到海天第一次來到桑瑪帝都的時候呀,外面的吼聲就傳了進來.

"喲,這些家伙來的好快,走,讓我們出去瞧瞧."海天輕笑著站起身來.

只是除了他,房間內的海無涯等人都是一臉的凝重,特別是海運,更是臉色一變.聽聲音他明白可能是海蒼路的父親海敦耘來了.對于他們來,海敦耘無論是身份地位還是實力都遠遠的過他們,毫無任何可比性.

雖海天也是神人,但海敦耘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神人間也是有著巨大差距的.

海無涯臉上顯得尤為焦急:"天兒,要不你別出去,避一避風頭如何?大不了我們出去向他們認個錯,不定他會看在我們態度誠懇的份上饒恕我們呢."

"父親,你認為海蒼路的父親真得會放過你們嗎?"海天輕搖了搖頭,海無涯的想法太幼稚.不過話回來,海無涯都是在為他著想,就像是一只保護雞的老母雞.這份父愛,讓海天心中十分的感動,更加堅定了要保護好他們的決心.

誰敢欺負他的父親和親人,他就要十倍還之

"走,我們出去"海天的語氣顯得尤為的堅決,一點都不給別人反駁的機會.

海無涯等人本來還想些什麼呢,但此時他們又能什麼?急急忙忙的跟上去再.當他們出了院之後,立即現院外已經被人給堵滿了.

一群海家直系子弟們正和在一個中年人的指揮之下大聲叫罵著,但卻是始終沒有踏進院一步.這況搞得海天十分奇怪,他記得當初海蒼路好像也要到院門口來堵海運他們,只是他們為何不直接沖進來呢?

"父親,他們為什麼不進來?"海天狐疑問道.

"那是因為寒天主神曾經對海家大長老吩咐過,不允許外人進入這個院."海無涯依然是憂心忡忡的道,"天兒,要不然你還是別出去了,他們根本不敢進來,這樣你的安全才會有保障,我們魂劍大陸一脈也會有希望."

"不了,父親,我早就答應一位前輩,遇事不會淨想著逃跑."海天微微眯起了眼睛望著院外的那些人,"而且就憑這些家伙,根本不需要我躲起來."

海無涯不知道海天哪來的這種自信,不過就憑海天剛才召喚出斑卜的那一手,就已經讓他們極為的意外,不定海天還有其他制勝的手段呢?只是他們的對象不是普通神人,而是海敦耘,六品神人呢.

就在海天大踏步的走出去時,在門口鬧事的一群直系子弟們紛紛眼睛一亮,一眼就認出了為的海天,直接對著旁邊的海敦耘叫道:"看,那就是海天"

海敦耘順眼望了過去,一下子就看到了走在最前方的海天,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猶如一只隨時准備狩獵的猛獸似的.他不是傻瓜,立刻開始用神識探詢起海天的實力來.

感應到對面傳來的神識,海天咧嘴一笑,你不是想要查我的實力嗎?那好,就讓你查海天將故意暴露出一部分實力,至少從表面上看去,自己只有四品神人而已.這是他研究出的海洋之心的最新功能,可以很好的迷惑敵人.

果不其然,對面的海敦耘察覺到海天竟然只有四品神人,頓時心中大喜,但他的臉上還是一副不動聲色的樣子.

察覺到海敦耘內心的激動,海天陰險的笑了笑,若真的將他當成四品神人,那可就是大傻瓜了.

"你就是海天?"海敦耘果然是迫不及待的走了上來,雙目瞪著海天,仿佛要吃人的樣子似的,"就是你打傷了我的兒子海蒼路?"

海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是我打傷了嗎?你們誰看見我動傷了他?"

"啪"海敦耘猛的一拍牆壁,大聲喝道,"子,別跟我玩文字游戲,快點將你那個什麼靈獸叫出來"

叫靈獸?海天微微一怔,這是什麼意思?

上篇: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氣勢比拼     下篇: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絕處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