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九百零二章 眾人成虎  
   
第九百零二章 眾人成虎

"你什麼誰是老老的"二長老聽到海天這話當即勃然大怒,而且是一頭的霧水.也不怪他會這樣的迷糊,因為他對先前的事並不了解,只是聽到下面一個子弟報信之後,這才急急趕了過來,正好看見海天對海敦耘動手的場景.

若不是他出手及時,恐怕他這兒子海敦耘早被海天給廢了要知道他這麼多年,總共才這麼一個兒子,雖然表面上是十分的嚴格,但心里卻是十分的疼愛.

更何況他們海家本來人數就稀少,每一個家族成員都是寶貝,自然不會容忍海天對海敦耘下殺手.其實他不知道的是,海天也並沒有想對海敦耘下殺手,只是教訓教訓而已.

對此,海天並不打算解釋清楚,因為解釋也沒有用,這個老頭先入為主的認為自己想殺海敦耘,再解釋也只是浪費口舌而已.

戰前為了刺激下二長老,海天故意嘲笑道:"誰在回答我的話,誰就是老老的"

"你臭子,給我去死"二長老頓時大怒,二話不,拔起一件中品神器就猛然間朝著海天沖了過來,在半路上接連出幾道藍色的光束.

這幾道藍色的光束中帶著清新的水元素,海天一看便明白是水系法則.這老頭兒畢竟也是七層法則高手,海天可不想再像剛才那樣托大,直接拔出正天神劍瞬間移動開來.

待二長老出的藍色光束到來之前,海天早已消失在原地.二長老心中一驚,海天這突然消失的本領可真是夠強的,要是海天這時出現在他身後的話……呼背後忽然間傳來一陣勁風,二長老心中驚叫一聲,立即低下頭去,一縮腦袋.

刹那間,海天的正天神劍已經斜劈了下來,直接落了個空,不過卻是輕松的砍下了二長老頭上的幾根頭.

"嘿反應還真快不過想打敗我卻還是太慢了."海天不陰不陽的贊歎了一句,最後心中卻是暗暗謹慎,不愧是七層法則高手,反應就是比海敦耘快上了許多,連自己的瞬間移動都能躲得過.

實際上此時的二長老也是滿心的後怕,沒想到海天竟然真的出現在他的身後.若是讓海天那一劍劈下來的話,搞不好他會直接受重傷.不過,這子手里拿的這柄神器怎麼看起來十分的破舊?未免也太看不起他了吧?拿這樣破舊的神器也想打敗他?

也難怪二長老會如此的想,一般越是好的神器外表就越是華麗,比如鎮獸塔,逆天鏡以及震天槍等等,外表看上去都是相當的華麗.

可正天神劍卻是不一樣了,它不僅沒有華麗的外表,相反卻是十分的樸素,一眼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充滿了鐵鏽的破劍,除了以前見過的人外,很難有人會想像它是主神器.

聽到海天的話語,二長老心慍怒,這子和自己同為七層法則高手,居然拿了這麼一把破劍就想打敗他,真是白日做夢.

"臭子,別以為你和我同為七層法則就了不起,告訴你,今天你打了我兒子,就別想離開這里"二長老微微眯起了眼睛冷聲喝道.

"七層法則高手"在場眾人一陣驚呼,緊接著又是一陣迷茫,七層法則高手那是什麼階段的人物?對于他們這些連神境界都沒到的人來,法則對于他們差距太遠,只知道神人的分級方式.

可是海敦耘不同,他是正宗的神人,而且是即將領悟出法則的神人,對于法則自然是非常的了解.聽到自己父親海天竟然是七層法則高手,他立即驚訝的張大了嘴巴:"父親這怎麼可能?你這子是七層法則高手?不可能他明明是四品神人"

到了現在,海敦耘依然不相信海天的實力,反而是相信自己的眼睛.

海敦耘本來就已經夠丟人了,此時竟然還出這番話來,二長老心中很是不滿,若在平常的話,早叫一頓臭罵上去了.然而他現在看到自己這個兒子受到這麼重的傷,心就軟了下來,但語氣依然顯得十分堅硬.

"哼連人家的真正實力都看不出來,還想和人家戰斗?"二長老這話無疑是宣布了海敦耘剛才對海天的判斷完全是錯誤的.

一時間海敦耘是又驚又怒,七層法則高手,那可是和他父親一樣厲害的,在海家中絕對屬于頂級高手.不僅是海家,在整個神界都可以算是高手.一想到自己先前的所作所為,心中就是一陣哆嗦.

自己竟然打劫到一名七層法則高手身上了,真是活得不耐煩.怪不得這子會有上品神器鎮獸塔,還有那個牛行奔鎮獸塔里上萬神獸都是海天抓的,看來也都是真事.暗罵自己真是糊塗,海敦耘連忙往後靠了起來.

他可是知道這個層次高手的實力,一旦打起來那可是非常可怕的.

瞥了一眼身後拉開距離的海敦耘,二長老這才將目光聚集到眼前的海天身上,稍微打量了一下,很年輕,看不出有多大,手里依然拿著那柄破劍,身體表面有一股極為奇特的能量在湧動,仿佛是在不斷防護著似的.

這是什麼能量?好清新,好舒適.

二長老自然不會知道,海天身上流動的這股能量,正是海洋之心中的能量.海洋之心是水系修煉者的至寶,二長老是修煉的水系法則,自然十分的敏感.只可惜他做夢都不會想到,傳中的海洋之心會在海天身上.

雖然決定了和海天戰斗,但到要打敗海天,二長老還是相當沒有底細的,能不打的話那自然是最好不打.想了想,二長老望著對面的海天問道:"子,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們海家的領地中?像你這樣實力的,我們不可能不認識你"

"我叫海天,身份嘛,可以告訴你,是海無涯的兒子."海天微微笑著道.

"海無涯?"二長老微微皺起了眉頭,同時忘了過去.海無涯他是知道的,是一個旁系家族的族長,當初是寒怒主神送過來拜托照顧的,所以他們給海無涯等人分配了一個院,並且不准許任何人進去騷擾.

見二長老的目光望來,海無涯連忙站了出來道:"回二長老,海天他的確是我的兒子,而且今天是第一次回歸家族."

"第一次?"在場眾人吃了一驚,要知道他們海家可是進退不得,怎麼可能會有外人進入這里呢?

海敦耘更是仿佛抓住了海天的把柄似的大聲叫道:"父親你都聽見了,這個海天明明是從外面進來的,他一定是我們對手派來的*細,快點把他殺了,替我和蒼路報仇."

"什麼?蒼路怎麼了?"聽到海蒼路,二長老心中一驚,急忙問道,他來的太快,給他報信的那個子只跟他海敦耘被人打了,並沒有起海蒼路的事.

海敦耘聽到二長老這麼,頓時心中一喜,但臉上卻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道:"父親這個混蛋不是人,他故意打蒼路,我來替蒼路討理,誰知這個家伙竟然還打我,而且還想殺了我呢.父親您要是再晚來一步,恐怕就看不到我們兒孫啦"

"什麼"二長老大吃一驚,沒想到事這麼嚴重,看向海天的目光逐漸變得不友好了,"子,敦耘他的到底是不是事實?"

海天微微皺起了眉頭,厭惡的瞥了一眼故做表演的海敦耘,不屑的哼了一聲:"是不是事實很重要嗎?你認為你自己會相信我的話而不相信你兒子的話麼?"

"這……"二長老有些遲疑了,他雖然有些護短,但並不代表他糊塗,這事還真不能片面的聽海敦耘的話.他不由得將目光望向了在場的其他人:"當時是什麼況?"

眾海家直系子弟們紛紛一楞,隨即一些和海蒼路關系要好的那些個直系子弟直接哭訴起來:"二長老,蒼路他真是好慘,不就是了一句,誰知就糟到這樣慘重的攻擊,差點送命.大長老,您可一定要替蒼路做主啊"

"放屁你們在謊"海運等年輕一輩立即叫囂了起來,"明明是你們先打的我們,海天堂弟才來替我們出頭,打得海蒼路的."

海無涯也是著臉爭辯:"就是,你們不要睜著眼睛瞎話."

海蒼路不在了,但他的一個死黨卻是在的.聽到海運等人的反擊,立即瞪著海運他們道:"誰我們在謊了?命名是你們在謊,如果不信,問問大家?"

頓時,本就是海蒼路那一路的直系子弟們紛紛點頭響應,不少中立派看到二長老如此的強大,猶豫了一會兒也都紛紛點頭.只有海運他們幾個,以及中立派中的少數幾人沒有點頭.

"你們……你們"海運沒想到竟然這麼多人都站到了海蒼路那去,氣得渾身顫抖著不出話來.

二長老可不知道事的真相,看到這麼多人都支持自己兒子的話,不禁沉下臉來望向了海天:"現在你還有什麼話好?"

"我話還有意義嗎?還不如手底下見真章呢"海天無奈的聳了聳肩.

ps:大家看豬這麼努力,給點月票吧

上篇: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變態的本源之力     下篇: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器魂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