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探聽虛實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探聽虛實

,奪舍!"秦風等人驚異的望著海天,誰也沒有想到海天會出這番話.但他們緊接著又將目光聚集到了旁邊的九身上,不知九是不是也想這個.

此時的九也是滿臉的驚訝,木然的點了點頭.很顯然,他也是想這個.

"沒錯,我猜測他們很可能就是被奪舍了,不然的話是不會出現這種況的."九緩過神來之後仔細分析,"你們回想一下,之前大長老在殺秦風時候的那個停頓,明他自己的意識還在,只是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所以我就想是不是被奪舍了!"

眾人一陣沉吟,這事還真的有點出乎意料.要知道他們先前雖然遇到過許多的白色蟲,可並沒有被咬過,而且九所的奪舍是不是真事這還兩呢.再者了,他們知道這則消息後,曾經立即給大長老他們發過一枚傳訊玉佩通知的,按照道理來大長老他們應該有防備才對,怎麼會這麼輕易就被奪舍了呢?而且還是一次性所有人!

忽然間,眾人猛得站了起來,驚異的對視了一眼:"難道……難道他們在收到傳訊玉佩之前就被奪舍了嗎?"

不得不,這個想法是極為可能的,要不然的話就算其中幾人不心被奪舍,那也不至于所有人都被奪舍吧?肯定是因為這個原因,才使得他們全軍覆沒!

海天緊皺著眉頭:"這一切都只是我們個人的猜到,雖很可能是真的,但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去證實一下.對了九,如果被奪舍之後,該怎麼救他們回來呢?"

"這個……"九遲疑了下道,"我還真不太清楚.奪舍就是奪取了他們身體的控制權,將他們的靈魂給逼到了一個死角落中.短時間內還好"可要是時間一長,大長老他們的靈魂都會被這些白色蟲給徹底磨滅的"我們必須抓緊時間救援才行."

"可現在這到底要怎麼救援?"海天有些著急問道.

九沉吟了一會兒:"我想想,之前那些白色蟲就很怕火,要不我們用兩儀淨火將他們給逼出大長老等人的身體?"

"不行不行!"秦風當即反對的叫了起來,"他們雖然都成為了主神,對兩儀淨火也有一定的抵抗力!可要是將兩儀淨火全面燃燒的話"他們根本抵擋不住!恐怕還沒等兩儀淨火將那些白色蟲給燒死,大長老他們的身體就已經化為了灰燼!"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現在到底該怎麼辦?"畢魯特急道,"難不成我們要眼睜睜的看著大長老他們的靈魂被徹底消滅嗎?九!你快,他們的靈魂到底能支持多久?"

畢魯特一沖動之下,竟然直接用手揪起了九的衣領,旁邊的海天等人大急,連忙沖了上來分開了兩人:"你們別沖動"大家都是自己人,和氣一點."

九知道畢魯特心中的緊張,倒也不去計較,整了整自己的衣領歎道:"我算算,以他們的主神級別的靈魂來看,恐怕最多三天,就會被完全磨滅!換句話,要想救出他們"必須在三天之內,消滅寄生于他們體內的那條白色蟲.只是現在卻沒有任何辦法."

"辦法先不,我先去探查一下況,證實他們到底是不是被奪舍了,你們在這里等我,不定會有一些發現呢?"海天沉吟了下道.

秦風驚問:"什麼!死變態,你要自己一個人去嗎?不要"這太危險了!"

海天搖頭笑道:"放心,我一個人施展五行遁術,根本沒有人能發現我的.再了,就算有追兵,當我一個人的時候也好逃跑"不是嗎?"

眾人不得不承認,海天的是事實.論保命能力,他們眾人之中根本就沒人能和海天相提並論.若是連海天都跑不掉"他們過去也只能成為送菜的.而且現在是去探查,不是戰斗"不定他們去了還會給海天幫倒忙呢.

隨後,海天便告別了眾人,孤身一人再度向著那座大廳方向返回而去.

為了避免被發現,剛一上路海天就施展了五行遁術,將自己的身體掩藏在泥土之中.而泥土中原先的那些個白色蟲們,海天則是見一只燒一只,絕對不讓他們再出去禍害人了!

在兩儀淨火的燃燒之下,這些白色蟲根本就沒一個能存活的,紛紛變成了灰燼.

不過在快到大廳的時候,海天忽然發現附近的白色蟲是越來越多,如果他繼續燒殺的話,搞不好會引起別人的注意.還是先緩緩,以後再燒沙也不遲.

心翼翼的隱藏身形,在無數白色蟲中不斷的穿棱,海天再度來到了他們曾經來過的那個大廳中.青石板上揮灑的鮮血還沒有清除.破損的石磚凌亂的散落著,之前的戰斗痕跡依然是相當的明顯.讓人一看就知道這里曾經發生過激戰.

只不過這一次回來的時候,海天卻並沒有站在青石板上,而是將自己的身體隱藏在了天花板中.這座大廳內空無一人,就仿佛他們來時那樣.

海天將目光注意到了不遠處的石門,他清楚的記得,大長老等人就是從這個石門中竄出來的.這些白色蟲的老巢,肯定就是在石門的後面!

天眼通立即施展了起來,海天的雙目中陡然間射出一道駭人的精光,穿透了這些並不算厚的牆壁,直射了出去.石門後面的況,立即印入了海天的眼簾之中.他發現,大長老等人真的就在這石門的後面,不僅如此,他們幾人還倒在了地上,顯得極為痛苦似的.

在大長老等人倒下地方的正前方,有著一個台階,台階上掛著一層厚厚的簾子,在簾子中,不時的傳來一陣聲音,仿佛是在話似的.可惜的是此時距離太遠,海天根本聽不清他們的話.不過海天卻是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天眼通竟然無法穿透這層簾子.

這簾子是什麼材料做的?竟然還能夠阻擋他的天眼通?要知道他的天眼通自從出現之後,最多被限制下范圍,但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擋!如今卻被這麼一層的簾子阻擋了下來,他心中又豈能不驚訝?

然而他現在來不及驚訝這些,大長老等人很明顯正承受著痛苦,他必須得去救他們才行.當然營救不是莽撞的打過去,得先搞清楚況才行!

五行遁術繼續施展,一個急行海天便輕松的穿越了那層石門上面的泥土,直接來到了後面那座廳的天花板上.相信這樣的距離,他就能夠輕易聽見對方的話了.

果不其然,還沒等海天停穩呢,大長老咆哮的聲音就怒吼般的傳了出來:"做夢!你們休想讓我們背叛海天!告訴你,我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哪怕你控制了我們的身體,但你們卻絕對控制不了我們的靈魂!"

"沒錯!我們絕不背叛!"其他幾人紛紛出聲怒吼.

雖海天還沒有搞清楚況,但聽到這幾句話,心里不感動那是假的.而且他還證實了一點,大長老他們的身體的確是被控制了!在他們身體的旁邊,還有幾只白色蟲在旁邊匍匐著,目露凶光,仿佛隨是要將他們吞噬似的.

就在海天為營救大長老等人而頭痛的時候,簾子里面忽然傳出一陣笑聲:"控制你們的靈魂?不不不,只需要過三天時間,你們的靈魂就會被徹底消滅!我們還需要控制你們的靈魂嗎?我們現在只需要你們去將海天給騙到這兒來,如果答應就讓你們控制自己的身體."

"哼,休想!我們剛才已經了,絕不背叛海天!"大長老傲然道.

或許是因為大長老他們那堅毅的態度,讓簾子里聲音的主人是相當的不滿,聲音也逐漸冷了下來:"哼!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麼就別怪我不客氣子!上!"

話音剛落,停留在大長老身旁的那只白色蟲忽然間猛然一竄,直接鑽進了大長老的體內.刹那間,大長老仰天爆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吼聲:"啊"

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不斷的滾落,再加上淒厲的慘叫聲,足以明了此刻大長老身上的巨大痛楚.躲藏在上面的海天是心中極為糾結,不知道該不該下去營救.只是下去營救的話,搞不好會破壞全盤計劃,就算救出大長老也救不出其他人.

可是看到大長老如此痛苦的模樣,海天又實在不忍心!該死的,到底該怎麼辦?

就在海天為此而痛苦糾結之時,簾子內的聲音又再度傳了出來:"你們幾個呢?是不是也想向他一樣負隅頑抗?毫不客氣的告訴你們,和我作對的,就沒有好下場!"

二長老等人雖然有些顫抖,可是他們的心卻是異常的堅定!眾人互相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叫道:"呸!想讓我們為你將海天引過來,做不到!"

"很好,既然你們都做不到,那麼就和大長老一起承受這種痛苦吧!"簾子內的聲音顯得十分冰冷.一揮手,刹那間停留在眾人身旁的數只白色蟲也猛然間竄了上去.

"啊"淒厲的慘叫一聲接一聲的響,聽的上面的海天是心急如焚.

冷靜冷靜!他現在必須要冷靜才有可能救出大長老等人!海天不斷的在心中告誡自己.

只是,簾子內的聲音聽起來怎麼那麼耳熟?

上篇: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原來是他     下篇: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血債要有血來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