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坐山觀虎斗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坐山觀虎斗

冰山頂上,依舊是那座完全由冰塊做成的屋前.在一刻鍾前,白可已經來到了這里,然而他卻並沒有進入.並非是他不想進入,而是里面的月白熊王並沒有同意他進入.

剛來的時候,他曾經敲過屋門.然而等待他的卻是毫無一點回應,這讓白可懷疑是不是大王知道了下面的事,正在生自己的氣呢?每每想到這里,他的冷汗都不禁流了下來.

別看他現在是月白熊一族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總管,可一切的權力都掌握在月白熊王的手里.要是月白熊王一怒,完全可以撤掉他的職位,甚至將他處死.白可還記得,自己的前任就是因為這事而丟掉了職位,雖然沒有被處死,但是卻被廢掉了功力,變成了一頭只擁有初級主神實力的普通月白熊,連人形都無法變化.

一想到這個況,白可心中就忍不住顫抖起來,難道大王真的要處理他了?

該死的,都是那個混蛋人類搞出來的.要不是那個叫海天的子先偷取了聖泉靈引泉,再救走了他們即將處以極刑的死刑犯,他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進來吧……"就在白可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時,冰屋內傳來了一道清冷的聲音.

不用多,正是月白熊王的聲音.只是這道聲音聽似很冷,沒有一點的溫暖,讓白可本就沉重的心理更加緊張了幾分,難道大王真的生氣了?

硬著頭皮,白可推開了冰門,緩緩的走了進去.只見月白熊王正端坐在冰g之上,面無表的望著他,心中頓時升起了一絲恐懼.

"又出什麼事兒了?"月白熊王的目光聚集在了白可身上,沉浮了一會兒問道.

聽到這話,白可就知道大王還不知道下面生的況,不禁微微松了口氣.可一想到這事造成的嚴重後果,他的心不由得再度緊張起來.

"回大王,我們關押在牢房里等待處死刑的寒怒和炎勁等人,被偷取我們聖泉靈引泉的那個子給救走了!"雖然知道理虧,但白可還是一五一十的將事講述了出來,他甚至已經能夠想像的到,月白熊王聽後的結果.

令白可頗為驚訝的是,月白熊王聽後並沒有他想像中的盛怒,反而是一臉的平靜,只是雙目之中,卻是射出一道駭人的精光來.白可甚至不敢與之對視,心中極為害怕.

"那群人類主神被救走了?"月白熊王微微提高了下音量.

"是……"白可回答的聲音都開始有些顫了.

月白熊王的目光繼續聚集在白可身上:"還是偷取我們聖泉靈引泉的那個子做的?"

"是,大王!根據另一個牢房的白正路等人,那個子叫海天,是他們的敵人."白可趕緊將從白正路那里聽來的消息彙報了上去.

然而月白熊王並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微微挑了挑眉mao,陷入了沉默.

白可不知道月白熊王心中的想法,但他卻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撲面而來.就算他是中級主神,身為整個月白熊一族的大管家都有些承受不住.大王真的怒了?要撤掉自己?

如果僅僅是撤掉這個職位那還好,可要是廢去他功力的話,那就生不如死了.

"白可!"沉默了一陣子後,月白熊王終于是再度開了口.

這可令白可精神一怔,連忙站直了身體:"到!"

月白熊王沉聲道:"命令!調集三十頭月白熊守住前往第七層的道路!另,命令其他月白熊給我在整個冰山內嚴密搜索,一定要給我找出凶手!"

"是!"白可沉聲道,同時心中也長出一口氣,看樣子大王是放過自己了.

然而還沒等他高興多久呢,月白熊王又再次道:"還有……"

聽到這兩個字眼,白可的心髒仿佛都快要跳出來似的,雖然低著頭,但眼睛卻是瞪得大大的,難道大王真的要撤掉他了?

"你不是另一個牢房的白正路那伙人是他們的敵人嗎?那就去放掉他們,解除他們身上的封印,讓他們參加追捕.告訴他們,只要他們能夠解決掉海天那伙人,我可以饒他們一命.不僅如此,還可以放他們去第七層!"月白熊王沉聲道.

"額?大王,您要放掉他們?這怎麼行,他們可是殺了我們幾十個同胞的劊子手!"白可聽到這話,不禁一楞.雖然不是對他撤職,但是這個意見他也是堅決反對.

月白熊王冷漠的看了一眼白可:"你以為他們真的能夠平安無事的離開嗎?就算他們真的能夠解決掉海天等人,也肯定會拼個兩敗俱傷.他們不是敵人嗎?那正好,讓他們互相咬去,這樣也省得我們族人出手.到時候,解決重傷的他們,就是你的責任了,明白了嗎?"

聽到這里,白可若是還不明白的話,那真成傻子了!月白熊王這話擺明了就是讓他們坐山觀虎斗,等兩方差不多了,或者拼的一方徹底掛掉了,他再出手.這樣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消滅了他們,簡直就是一條上上策!

"是,大王,屬下一定會竭盡全力完成這項任務!"白可信心十足的點了點頭,心中不禁暗歎,大王就是大王,這種妙計都想的出來,難怪他只能成為大管家了.

隨後,白可便離開了,他需要緊急去布置,同時要還釋放白正路等人.

只不過月白熊王卻並沒有立即回到自己的冰g上,而是望著白可離去的身影,微微挑了挑眉mao:"海天嗎?哼!不管是誰,膽敢殺我族人者,只有死路一條!"

就在月白熊一族開始布置之時,海天正在冰塊中潛伏.雖然上面幾層雖然也行,但是總歸沒有底下安全.而且正所謂,最危險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海天直接潛行,再度來到了靈引泉的冰門之外.這里面的靈引泉已經被海天全部吸走,失去了價值.

當海天來到這里的時候,愕然現,這座由十萬年級別玄冰做成的冰門,竟然連禁制都沒有重新布置.這可是讓他不禁大喜,嘿嘿一笑.既然沒有禁制,那麼就不妨礙自己進去.

五行遁術!海天身形一閃,直接從冰門之外潛行了進來.當他的身子逐漸冒出冰面之時,附近已經完全沒有任何一個人類或者是月白熊.只剩下那座被他吸干的靈引泉,還有岸邊的界碑空dangdang的豎立在那兒.

海天四處環視了幾眼,確定沒有問題後,這才將儲物戒指內的逆天鏡給拿了出來,接連施展手印,將鏡面打了開來,同時放出了里面的寒怒及炎勁等人.

不過因為沒有掌握好,使得他們一幫人幾乎都是跌出來的.

"哎喲,好痛!你們快點給我起來,痛死我了!"失去了主神靈力的保護,一點撞傷自然會讓他們感覺到異常的疼痛,最可憐的還要屬炎勁了,他竟然被壓在最下面.

"抱歉抱歉,不過這也不能怪我嘛"寒怒極為巧合的成了最上面的人,看著下面被壓得滿臉通的炎勁,連忙從上面走了下來,"要怪也得怪海天這子,誰叫他把我們都丟出來?"

"額?"海天倒是渾然忘記了這事,見到眾人都被壓的不輕,連連抱歉:"真是不好意思,忘記了你們沒有主神靈力這事了.都快起來吧!"

著,海天將眾人都給拉了起來.其他人還好,只是最底下的炎勁有點慘了而已,被壓得肋骨都疼.得虧他那主神的體質,不然要真的跟普通人那樣,搞不好得壓死了.

站起來後的炎勁沒少朝海天抱怨,搞得海天無奈的只得連連道歉.

倒是寒怒環視了下四周,狐疑的問道:"奇怪了,海天,你帶我們來的是哪里啊?"

"嘿嘿,這里可是月白熊一族的重地!你們看看那塊界碑!"海天得意一笑,指了指旁邊.眾人還未走近呢,就已經看到那界碑上寫的字.

"靈引泉?我靠,這里就是靈引泉?"炎勁等人吃驚的叫了起來,同時也現了界碑旁邊那早已干涸的池塘,不過他仿佛意識到了自己的聲音過大,連忙壓低了聲音,"不是吧,你子怎麼進來的?難道月白熊一族一點防守都沒?"

海天搖了搖頭笑道:"差不多了,我先前將靈引泉全部吸走了,現在這個地方對于月白熊一族一點意思都沒有,自然也不會廢心思來防守了,我也就輕易的進來.哦對了,外面有冰塊所保護,雖然不能完全隔音,但是只要不大聲喧嘩,正常話是沒問題的."

"原來是這樣,不過海天,你子現在倒挺牛啊?居然將我們這些人給救出來了!"炎勁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隨即盯著海天打量了幾眼,不無感慨的道,"想當初見你的時候,連大圓滿都不到,這才過了多少年,你就成為了初級主神."

寒怒同樣感慨道:"是啊,主神這一關,擋住了絕大多數人.像你一樣的天才,不是哪都有的.可惜唐天豪和秦風他們,都沒能過來啊?"

"你們想見天豪和秦風嗎?很簡單!"海天聽著寒怒的話,不由得微微笑道.

寒怒和炎勁等人一怔,互相對視了一眼後驚訝叫道:"難不成那兩個子也突破到主神了?在哪在哪?"

上篇: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正天神劍的秘密     下篇: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完成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