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三種可能性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三種可能性

不過話回來了,河蟹一族藏匿星石的倉庫,肯定很隱蔽,而且會有眾多的高手守衛,恐怕比天語他們那邊的守衛還要多,以他如今的實力,很難進去.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實在是太困難了,也不知道自己當初的五行遁術,還能不能使用了.

想到這里,海天頓時想做一個試驗!五行遁術可是他以前用的最為熟練的一招,有著極大的作用,如果現在還能夠使用的話,那無疑對他這次的行動有著巨大的幫助.

看了一眼四周,海天找了一個房間的後面,開始默默的施展起五行遁術來!令他極為欣喜的是,五行遁術還可以使用,不過和以前比起來,效果有點差,反應有點遲鈍.

不過海天也不計較這些了,現在能夠使用,本身就是一種巨大的幸運.

確認完畢之後,海天再次從房間的後面走了出來,心和剛才完全不同.有了五行遁術,這次行動的成功率可以是提高到了百分之一百,當然還有個巨大的前提,那就是得找到天語三人的位置才行.要是不知道他們的下落,就算他的五行遁術再厲害也無用武之地.

看了一眼不遠處河蟹宮那突出來的一段,海天輕搖了搖頭,里面就算再有財富,現在也得不到,當務之急,還是趕緊找到天語三人的下落再吧.

想到這里,海天不由得微微歎了口氣,環顧了一眼四周,開始在西城區附近心翼翼的尋找起來.不過這西城區實在是太大,房子眾多,他又不好隨便敲門進入,僅僅靠肉眼尋找,極為的艱難,而且現在哪怕是連個河蟹一族的守衛都看不到!

這樣漫無目的的尋找,讓海天的心中極為的失落.看樣子自己這一邊是很難出結果了,只有等蕭遠那一邊,希望他那邊能夠給自己帶來一些好消息吧.

望著手心中的傳訊石,海天幾次想要將其捏緊,但又松了開來.他生怕因為自己的聯系,從而耽誤到蕭遠的調查.

如此這樣,三天的時間過去了,海天自己這邊是沒有一點的線索,而蕭遠那邊也沒有一絲的消息.有的時候,海天甚至懷疑,蕭遠是不是已經跑路了?

可想想又覺的不可能,蕭遠既然找上自己,那麼就明沒有自己的幫助,他也偷不到東西.在沒有完成任務的況下,蕭遠應該不會獨自離開才對.三天的時間對他來或許非常的漫長,但對其他人來或許非常的短暫.

想想這三天里,自己幾次想要詢問卻又放棄,海天就不由得無奈的苦笑了幾聲.當然,這三天里他也並不是全然沒有收獲,至少將河蟹城西城區一帶,特別是靠近河蟹宮的那幾條大街給轉熟了,地形完全記在了心里.

就在海天如此不知所措的時候,在第四天,蕭遠給他的傳訊石終于是亮了起來.

海天連忙將傳訊石捏住,緊張的問道:"怎麼樣?有況了嗎?"

"很遺憾,暫時沒有查到你要找的這三個人的下落."腦海中傳來了蕭遠的聲音,只是海天現在沒有心去驚異這傳訊石的神奇,他聽到蕭遠的那幾句話後,神色便沉了下來.

"怎麼會呢?你也沒有查到他們的下落?"海天有些不甘心的道,"你是不是查漏了什麼地方?要不再去探查一下?"

蕭遠的聲音再度傳來:"沒有,我已經將整個西城區都查了一遍,還是沒有找到你要的人.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況,只有三種可能."

"哪三種可能?"海天迫不及待的問道.

"第一,你得到的信息是錯誤的,這三個人根本就不在西城區內!"蕭遠想也不想便答道,"第二,就是他們三人並不在西城區外面的街道里,而是被關押在河蟹宮內!要知道河蟹宮有一部分區域是突出到西城區的,嚴格來講,那里也是屬于西城區."

不得不,蕭遠的分析還是很有道理的,海天聽後很是贊同的點了點頭:"第三種呢?"

"第三種就是對方已經轉移了關押地點!"蕭遠鄭重道.

轉移了關押地點?海天一怔,這個可能性倒也是存在.不過想想,這種可能性極,因為沒有必要.除非是遇到什麼緊急事,不然的話哪有先關押了一個地方後,又換地方的?他來到河蟹星後,也沒見河蟹星發生什麼大事,至于他到之前,如果又變化的話,百樂和單青應該會給他發訊息提醒的,然而他們卻沒有,這就明天語三人應該並沒有被轉移.

"田兄,詳細的況,等我們見了面再談吧,還是在聽風茶樓."蕭遠完後,傳訊石散發出的亮光便完全暗淡了下來.

海天連忙叫了幾句,不過卻沒有蕭遠的回應,這才想起,他已經松開了傳訊石.仔細看看,傳訊石還真是夠神奇的,能夠這樣即時性的遠距離通話.不過這些驚喜,卻並不能將他心中的憂慮給驅走,天語三人的下落不明,讓他心中更是焦急.

既然蕭遠提出在聽風茶樓見面,海天也不好磨蹭,他連忙朝著聽風茶樓的方向走去.

當他到達之時,蕭遠已經帶著那老者等候了.海天並沒有一上去就焦急的詢問剛才的況,而是低了低頭:"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沒事,我們也是剛剛到."蕭遠聳了聳肩,"我們還是再到包間里去談吧."

海天點點頭,表示同意.

很快,他們又再度回到了先前的那個包間中,雖然已經過去三天多了,但海天卻感覺就像剛剛發生在眼前的一樣.見對面的蕭遠喝了一口茶後,海天連忙問道:"蕭兄,你認為,這三種況哪一種可能性最高?"

"根據我的判斷,第三種可能性最低,至于第一種和第二種,那麼就不好了."蕭遠笑了笑,意思非常明顯,詢問海天得到的報是否真實.

對此,海天極為肯定的點了點頭:"我得到的報沒有錯誤,肯定是在西城區."

"既然如此,第一種可能性排除,只剩下第二種可能性了,也就是他們被關押在河蟹宮內靠近西城區那一帶!"蕭遠正色的道.

海天皺了幾下眉頭,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就麻煩了.河蟹宮內什麼況他不清楚,但是可以猜測的出來,里面肯定有非常多的河蟹一族高手!甚至連河蟹一族的長老們以及族長都在其中,這讓他頓時感覺到巨大的壓力.

"田兄,我認為,為今之計,只有潛入河蟹宮了!這樣,你不僅可以幫我的忙,也可以完成你的救人任務."蕭遠笑了笑道,"這可是一舉兩得!"

聽了這話的海天沒有立即回答,而是陷入了沉思.先不論蕭遠的是否真實,萬一蕭遠要是出賣自己的話,那後果可是不堪設想?雖然從目前的局勢上看不出來,但很難蕭遠不是這樣的人,他有必要考慮到最壞的可能性才行.

看了一眼對面一臉輕笑的蕭遠,如果蕭遠真的出賣自己的話,自己也有逆天鏡可以保命,想想這樣的後果,他還是可以承擔的.如果蕭遠是真的需要自己幫忙,那麼幫他潛入的同時,也是在幫助自己.而且蕭遠去偷東西,不定還有可能幫他吸引一下注意力呢.

想到這里,海天緩緩抬起了頭.

"怎麼?終于考慮好了?"蕭遠微笑著道.

對此,海天倒也沒有掩飾,很坦然的點了點頭:"考慮好了,我們可以一同潛入河蟹宮.不過我還是要警告你一句,千萬別給我玩什麼花樣,不然的話,哪怕你躲到宇宙空間的角落里,我也能夠把你給糾出來!"

先前對海天還渾然不在乎的蕭遠,聽到海天的這番警告之後不由得心頭一怔!雖然海天目前的實力不如他,但他卻看的出來海天目光中的決絕.這種目光,他只看到過幾次!每一次看到這樣的目光時,對方總會有驚人之舉.

蕭遠自認為對海天已經有了一些了解,但聽到海天這話時,也完全不敢大意.

"放心,我怎麼可能是那樣的人?互利互助,我們才有可能成功,不是嗎?"蕭遠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海天輕點了下頭:"那樣最好!好了,現在不跟你廢話了,你和這個老者蒙上眼睛吧."

"蒙上眼睛?"蕭遠微微有些錯愕,他身旁的老者也是滿臉的驚訝與不解.

海天點頭:"是的,因為有些東西我不希望你看到,我們只是臨時的伙伴,不是永久的.就像你保留自己要偷的東西時,我也希望保留自己能夠進入河蟹宮的原因!"

"沒問題."蕭遠理解的點了點頭,隨即閉上了眼睛.他身後的老者見蕭遠也閉上了眼睛後,也緊跟著閉上了眼睛.

海天看了一眼他們二人,確認完全閉上之後,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逆天鏡,手印一開,頓時逆天鏡將他們二人給吸了進去.當然,海天可不會放他們在逆天鏡內自*行動,特地施展手印制造出了一個黑屋,將他們兩個給關在里面.

這樣,就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證逆天鏡的秘密不外泄!

做完這一切之後,海天稍微收拾了一下,便離開了聽風茶樓,准備潛入河蟹宮.

上篇: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糾結的帕魯     下篇: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入口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