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潛入河蟹宮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潛入河蟹宮

除了聽風茶樓後,海天辨別了下方向,遂朝著河蟹宮的方向走去.不過當他走到一半時,忽然想起,如果天語三人真的被關押在河蟹宮的西區的話,那麼附近肯定是重兵把手.如果他這樣突兀的闖進去,恐怕會直接暴露.

想了想,還是不能從這里直接進入,應該到其他的方向,找一個便宜的角落再進入.

想通這點後,海天立馬調轉方向,朝著南邊走了出去,因為他打算從南城區進入.河蟹宮雖然比起河蟹城來了多,但也是十分巨大的.即使是這點距離,恐怕也得花上很長的時間,不過海天完全不在乎了,只要能救出天語三人,多走幾步路又如何?

正是在這樣的思想之下,海天旁若無人的來到了南城區的河蟹宮牆之外,環顧了一眼四周那人來人往的景象,海天悄悄的走到了一個房間的背後,確認沒有任何人看到自己之後,便拿出了逆天鏡,准備依靠逆天鏡進入.

然而正當他准備依靠逆天鏡的時候,忽然想起一點,自己的五行遁術還能夠使用,不知道依靠五行遁術能不能進入河蟹宮?

想到這里,海天先收起了逆天鏡,默默的掐起一段繁雜的手印,施展起了五行遁術!

只是,海天卻驚訝的發現,眼前的河蟹宮牆上,竟然也有著堅固的禁制,阻擋著他的前進!不僅如此,當他一觸碰到禁制的時候,整個河蟹宮內傳出了一聲刺耳的警報聲!

不好!海天心中驚叫了一聲,連忙放棄施展五行遁術,鑽入了逆天鏡中,相信這些警報聲,絕對會將河蟹一族的高手給引出來,他現在絕對不能久留.不過他走出去的話,肯定會被其他人給注意到,只有鑽入逆天鏡中,才是最安全的.

河蟹宮傳出的刺耳警報聲,讓南城區附近的人們頗為詫異.還沒等他們搞明白是怎麼回事呢,就有一隊的河蟹高手飛快的湧了出來,將附近包圍的跟水桶一般,任何人不能走脫.

看到這況,海天長出了口氣,還好自己反應迅速,直接進入了逆天鏡,不然還真麻煩了.河蟹一族的這些個守衛們來的還真快,前後才幾分鍾而已.不過也由此看來,河蟹宮的守衛那是相當的嚴密,為他這次的營救行動再增添了一些難度.

透過逆天鏡里面的熒幕,海天清晰的看見河蟹宮的高手們在包圍了附近的這些人後,並沒有立即行動.就在他疑惑河蟹一族會怎麼處理這批人的時候,一個領頭模樣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大手一揮,命令手下將這條街上的人全部帶走.

這要是放在其他地方,絕對會引起暴動!可是這是在河蟹一族的大本營,河蟹星上,河蟹一族的力量是極為強大.這條街上的人們根本不敢反抗,一個個只能無奈的被帶走.

看樣子河蟹一族真是夠心的,為了盤查這個意外況,將所有人都帶走,沒有放走一個.以後自己的行動一定要更加心才行,千萬不能著了河蟹一族的道.

既然河蟹宮牆上有禁制,而且還有警報系統,海天自然也不可能再使用五行遁術.他長歎一聲,轉身朝著逆天鏡的深處走去,現在只能夠利用逆天鏡來進入河蟹宮了!相信河蟹宮的禁制再厲害,也不可能阻擋逆天鏡的步伐.

當穿過那道發亮的洞口時,海天便發現自己已經身在河蟹宮之內,位置就處于他剛剛穿越的那道宮牆邊上,而且前面還有著一排排的建築物遮擋.別看就穿過這麼一段宮牆,這可是難倒了無數人,蕭遠不也是因此而無奈嗎?

海天看了一眼四周,確認沒有人之後,便在房子的背後將蕭遠和那個老者給放了出來.

剛放出來,蕭遠就瞪大著眼睛問道:"田兄,你那到底是什麼鬼地方?竟然把我們關在那麼的一個空間里,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

"噓,聲點,如果我是你,就不會在這個時候亂喊亂叫."海天做了個禁聲的手勢,指著外面道,"你看看吧,這里就是河蟹宮了!"

聽到海天這話,蕭遠立即朝外望去.果不其然,那一排排的建築物,以及遠處一隊隊的巡邏隊,足以明,這里就是河蟹一族的真正核心,河蟹宮!

蕭遠頓時興奮無比,難倒無數人的河蟹宮,他終于進來了!不僅僅是他,他身邊的那個老者也是一臉的興奮.不過相比起蕭遠來,他更多的是震驚.海天到底用了什麼手段,竟然能夠進入這個難倒無數人的河蟹宮?

這時,蕭遠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壓低了聲音問道:"田兄,你到底是用什麼方法進來的?能不能告訴我下?"

"不能!"海天想也不想便一口回絕了,逆天鏡的秘密要是讓這個家伙知道,那還了得?

聽到海天如此,蕭遠雖然很是失落遺憾,但也不意外.畢竟這是人家的秘密,不告訴自己也是非常正常的.他環顧了一眼四周,強行抑制住內心的興奮:"田兄,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那邊看看?"

"不用了,我們就到此為止好了."海天搖頭拒絕了,這兩個人他太不熟悉了,平常還可以湊一起,關鍵的時候,還是得依靠自己才能來行動.放兩個陌生人在旁邊,那就等于是兩個定時炸彈,他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見海天如此,蕭遠心頭微微有些遺憾:"既然如此,那麼就算了!我的傳訊石還是留在你那了,如果有需要的話,直接呼喚我就是了!"

著,蕭遠帶著那個老者一溜煙的閃沒了.這況看的海天是萬分驚訝,怎麼一下子就沒了?難道這個家伙也會使用瞬間移動?不對,瞬間移動的話,移動不了那麼遠距離,更何況他還是帶著一個人,更加的麻煩.

看樣子,這個家伙是用了自己不知道的一些手段隱藏了身形,可惜自己的心境不如他,就算用神識探索也探索不出來,更何況在這麼危險的地方,他也不能亂放神識.萬一被河蟹一族的高手發現,那問題可就相當大條了!

既然蕭遠已經走了,海天也該執行自己的任務.他辨認了一下方向,遂心翼翼的朝著西邊走去.當然,他每前進一步都是萬分的緊張,努力的不露出自己的身形.

在河蟹宮之內,巡邏隊還是相當多的,看的出河蟹一族防衛的嚴密性.

有些時候,海天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形,不得不按耐住性子等下來,直到確認周圍沒有巡邏隊之後,他才前進.河蟹宮本來就不,他再從南區前往西區,足足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如果別人在此,不得不歎服海天的謹慎以及耐性.

不過這一個多月的時間,海天也並非完全等待,他也從那些巡邏隊的交談中得到了一些信息.首先最令他興奮的是,天語三人竟然真的就被關在西區!整個河蟹宮內的高手都知道,因為河蟹一族的上層們對此十分的重視,他們想不知道都不可能.

而且還令海天松了口氣的是,天語三人還很安全,至少沒有受到人身傷害.只是,令海天最為沮喪的是,在關押的院外圍,足足有上百名河蟹高手在守衛,而且個個都是中級宇宙行者以上的級別,其中還有不少高級宇宙行者.

這樣恐怖的數量與質量,海天就算擁有了石堅和阿山的幫忙,也不可能突破.

不過令海天也奇怪的是,這一個月的時間里,蕭遠竟然完全沒有和他聯系,也不知道去哪了,就仿佛完全不存在似的.若不是為了救出天語三人,海天還真想跟去看看,這個蕭遠到底想偷什麼東西.

花了相當多的時間後,海天終于是來到了西區內部,他也看到了關押天語三人的院.外面也正如他所聽到的況,上百名高手守衛著.

躲在角落里的他,偷偷的望著外面的況,眉頭緊鎖著.這樣的況,他該如何進去救人呢?難道是再度利用逆天鏡?

這個主意倒是上上之策,不過海天發現在院的外圍,有著一道非常強力的禁制,比起河蟹宮以及河蟹城的禁制要強上許多,即使是逆天鏡也無法穿越.連逆天鏡也不行,這就更加別提是五行遁術了!這就像是個銅牆鐵壁一樣嘛.

在得出這個結論後,海天的心一直很低落.如今好不容易查到了天語三人被關押的地方,他卻只能在這里坐以待斃,郁悶的心可想而知.

沖,是肯定沖不進的.搞不好自己一露面,這群高手就將自己秒殺了!

打?那更加不可能,自己連其中任何一個都不一定打的過,他們一擁而上,自己肯定沒戲.就算有了石堅和阿山的加入,結局也是一樣.

到底該怎麼辦呢?

就在海天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在很遠的地方,忽然間爆發出一陣驚天響聲,緊接著傳來一陣陣的爆炸聲,漫天的煙塵飛上了天空.

不論是海天,還是那些守衛的高手們,看到這道沖天的火光一個個都分外驚訝.

上篇: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 尋找入口     下篇: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 云層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