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被包圍了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被包圍了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被包抄了

做完這一切之後,海天籌算立即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他轉身看了一眼石堅和阿山:"們兩人籌算怎麼?是進入逆天鏡中還是跟著我一起?"

"還是跟著一起吧,在逆天鏡中呆著也沒什麼意思."石堅干笑了兩聲,"並且好不容易來一趟河蟹宮,回去若是什麼都沒看到,那不是太丟人了點嗎?"

海天又將目光望向了阿山,只是此刻阿山看向海天的臉色總是顯得極為尷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誰叫他剛才太過囂張了呢?並且內心還在忐忑,海天將來會怎麼措置他.萬一海天也像對本拉那樣,直接把他吸入逆天鏡中,那可就完蛋了!

阿山固然不會知道,他這完全是多慮了.先不海天沒有這個能力,就算有也不會這麼做.阿山究竟結果是單青派給他輔佐的人,俗話的好,打狗還要看主人的嘛.

"怎麼?是跟著一起還是進入逆天鏡?"海天張口問了一句.

阿山滿臉的尷尬,他既想留下來看看,但又怕和海天面對,內心猶豫萬分.還是石堅了解這個老伙計的心思,給了一個台階下:"還是留下來吧,若是遇上仇敵,也好輔佐."

"額?這樣也好."阿山連忙點了頷首,他和石堅好歹都是高級宇宙行者,雖無法對河蟹一族的頂級高手,可是自保之力到底幾多有點的.

海天聽了這話,遂點頷首:"那麼這就好,我們立即解纜!趕緊離開河蟹宮!"

"是!"也許是因為海天剛才的表示,年夜為震懾住了石堅和阿山,讓他們兩人在面對海天時,語氣幾多有些尊敬起來.並且海天聽的出來,這種尊敬是發自內心的,並不是是像先前剛一見面時,單青逼著他們那樣.

嘴角流露出一絲笑容,看樣子想要他人臣服,首先就要拿出超人一等的實力來!

海天帶著石堅和阿山兩人很快就離開了這座院,順著來的那條路線是原路返回.當他們剛剛進入房子後面時,先前離開的巡邏隊終于是回來了!還在很遠,他們就看到了倒在地上,被打的很慘的路撒.

"路撒年夜人!路撒年夜人!"那個巡邏隊的河蟹一族高手們看到這況馬上驚駭的叫了起來,不謀而合的紛繁跑了過去.當他們達到路撒跟前時,發現路撒的身體雖然還熱著,但氣息早就已經斷了.

"可惡!是誰干的?是誰殺死了路撒年夜人?"巡邏隊的領頭者憤怒的叫了起來.他雖也是一名高級宇宙行者,但路撒曾經對他有恩,對路撒十分的恭敬,即使同級,也敬稱.

一支巡邏隊共有十個人,除一個高級宇宙行者領頭外,其他都是中級宇宙行者.

石堅望著外面的這支巡邏隊,禁不住心癢癢的道:"海天,我們要不要出去干一把?"

"干一把?"海天一怔,但很快便明白過來他的意思,輕搖了搖頭,"不可,他們的實力遠遠高于我們,我們出去只會自尋死路.並且別忘了,我們這次來的任務是救人,千萬不要節外生枝,懂嗎?"

"高于我們?"石堅略微不解的問道,"我一個人可以牽制住那個高級宇宙行者,阿山可以拖住五到六名中級宇宙行者,剩下的人沒體例解決嗎?"

海天馬上有些哭笑不得:"們把我看的太高了!能解決本拉一個人,已經是很年夜的運氣成分.要是換作現在,我恐怕連他們其中一個人都無法頂住."

"不至于吧?"石堅驚訝的看了一眼海天,剛才海天戰斗的場景完全震動著他,在他看來,以海天的實力足以牽制住剩下的兩三名中級宇宙行者,待阿山解決失落那撥人時,再回身來幫忙他,就可以解決失落這支巡邏隊.

只是沒想到海天竟然直接否決了,並且剛才的況是運氣?石堅心中有些不太相信,如果靠運氣就能夠解決失落一個比自己高出一個品級的高手,那這運氣怎麼不落到他身上?

為了撤銷石堅心中想要出擊的這個想法,海天不克不及不板著臉哼了一聲:"別忘了,單青師兄的命令,可是讓們都聽我的,沒有我的命令,們禁絕出擊!"

一聽這話,原本還籌算出去搞一把的石堅馬上蔫了下來,無精打采的頷首:"好吧."

海天帶著石堅和阿山兩人潛藏在房子後面,根本不敢出來.因為通往外面的通道,只有一個!只是現在那個巡邏隊還沒有離開,他們一旦出去肯定會被發現.所以現在必須忍耐,期待這支巡邏隊離開之後,他們再行動.

"海天,我們現在需要做什麼?"阿山忐忑不安的問道,這種心理並不是是因為身處河蟹宮內,而是他實在不知道海天將來會讓他做什麼?

海天自然是看的出來他的心思,禁不住噗嗤一笑,撫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我不會為難的,等出去之後,咱們找個處所好好喝一杯,這事就算過去了."

"這是真的嗎?"阿山馬上年夜喜,不由自主的驚叫了出來.

只是這話一出,海天就知道欠好,因為阿山的聲音實在是太年夜了,年夜到足以讓不遠處的河蟹一族高手們聽到!

果不其然,正在檢查路撒尸體的那個巡邏隊立即聽到了阿山的叫聲,立即對著海天三人藏身的處所喊道:"誰?什麼人?趕緊出來!"

一邊喊著,那個領頭者迅速帶著自己麾下的隊員趕了過來.

見到外面陡然產生的這種況,海天禁不住狠狠的瞪了一眼阿山!要不是他,自己三人也能夠在這里潛藏的好好的,根本不會被發現.石堅和海天也是一樣,惱怒的瞪了阿山一眼.而阿山自己,則顯的很是愧疚,他也明白因為自己那句話,闖了年夜禍!

沒有體例,海天只能帶著他們兩個人從藏身的處所走了出來,望著外面已更新o經團團將他們包抄住的巡邏隊,海天的心中竟然出奇的平靜,沒有一絲的膽寒.

天語和兩個孩子已經救出來了,他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如果實在打不過,年夜不了躲進逆天鏡中.只要有逆天鏡在,哪怕是河蟹一族族長親自到來,他也不消怕!

見到海天三人走出,那支巡邏隊的隊長惡狠狠的瞪著他們:"就是們殺了路撒年夜人吧?可惡,們究竟是什麼人?"

"我就是們要找的海天!"海天十分坦然的報出了自己的名字,"另外,謝謝們照顧我的妻子和兩個孩子那麼些天,他們已經和我團圓了,不消們操心."

"什麼!人質被救走了?"隊長臉色一變,有些不敢相信的尖叫了起來.想想也對,守衛的路撒年夜人已經被殺,另外一個守衛本拉不知所蹤,院內的人質肯定是被救走了!不過他也不敢完全相信,立即對著手下道:"去,看看院內的況!"

"是!"那個手下立即應了一聲,跑向了不遠處的院.

而隊長則是帶著剩下的高手,僅僅的圍住海天三人,同時內心不住的盤算著,聽海天不是只是一個高級主神嗎?怎麼什麼時候變的連他都看不出氣息了?並且,他身邊還有兩名和自己一樣都是高級宇宙行者早期的高手,千萬不克不及輕舉妄動.

一旦打起來的話,吃虧的肯定是他們,他們現在必須拖延時間,期待著其他隊的到來!

同樣,海天這邊自然也不希望打起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以他們三人的實力,肯定是招架不住這支隊的攻擊,能不打還是不打的好.

固然,他也沒有籌算在這里坐以待斃,心中也在不住的盤算著怎樣離開.

現在再想離開河蟹宮,恐怕很是的困難了.在他們進來之後,河蟹宮內的禁制年夜啟,就算是有著逆天鏡的幫忙,他心里也沒有底.不過那是最終的計劃,現在的他,還不想離開.

好不容易來一次河蟹宮,不給河蟹一族鬧出點年夜亂子,那不是白來了嗎?正是帶著這樣的心理,海天臉上顯的不慌不忙,同時也在思索著蕭遠那個家伙在干什麼?

"海天,我有個問題不知道該不該問."石堅見對方不脫手,自然明白他們內心的想法,禁不住湊到了海天耳邊聲道.

海天一怔,隨即點了頷首:"問吧."

"先前我們戰斗,鬧出的消息應該不吧?怎麼會這麼長時間都沒有人員過來?並且這支隊也只是依照著正常的巡邏路線才過來的."石堅緊皺著眉頭,"我總感覺其中有蹊蹺,並且河蟹一族如此重視人質,怎麼可能只派一個高級宇宙行者和一個中級宇宙行者守衛呢?這幾多有點太虧弱了!"

也難怪石堅會如此想,這次的行動除海天的實力計算毛病外,其他的都實在太順利了,順利的有點不敢讓人相信.他也是和河蟹一族年夜戰過屢次的,自然知道河蟹一族的脾氣.

聽到這話,海天禁不住呵呵一笑:"因為我們還有一個輔佐!"

上篇: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帕魯到來     下篇: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 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