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最靠譜的離開方法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最靠譜的離開方法

見海天承認,蕭遠笑了笑道:"我果然猜的沒錯,這件混沌神器竟然真的是逆天鏡.剛才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我還以為聽錯了呢,沒想到果然是真的.不過話回來,我以前就聽過逆天鏡的名字,也知道逆天鏡是八大混沌一流神器中唯一一件與空間有關的神器!"

到這里,蕭遠頓了頓:"然而我們現在卻是被一層薄膜給擋了下來,這麼明,河蟹一族肯定啟動了一種極為厲害的禁制,厲害到連逆天鏡都沒有辦法!"

"一種極為厲害的禁制?"海天倒是顯的滿臉的迷茫,他對于河蟹一族的了解,僅僅是從表面上那些聽來的,至于更深層次的,他倒是並不清楚.

倒是石堅和阿山兩人微微一怔:"難道你指的是……"

"沒錯,正是你們心中所想的,河蟹一族,肯定是啟動了他們的最強禁制!"蕭遠臉色凝重的望著海天等人.

"嘶!果然如此!"石堅和阿山兩人不禁倒吸了口冷氣,他們對河蟹一族畢竟了解很多.

最強禁制?光聽到這個名字就知道這個禁制肯定十分的厲害,只是他還是有些不理解:"蕭兄,這個最強禁制到底是什麼?很厲害嗎?"

"厲害,當然是非常的厲害!"回答海天的並不是蕭遠,而是石堅,"我曾經聽單青大人過,河蟹一族的大本營河蟹宮里,有著一座超級強大的禁制,聽是河蟹一族的族長耗費了數億年的時間才研究出來了,然後光建造就花了一億年,還有無數的珍貴材料."

海天聽到這話也不禁流露出驚詫的神來,單從這份時間上來,就非常的了不得.

阿山歎息一聲:"河蟹一族的最強禁制,聽總共只開啟過兩次!第一次,就是當年河蟹一族與草泥馬一族大戰的時候.當初的草泥馬一族族長憑借著逆天鏡的犀利,曾經一路殺到了河蟹宮內,在這關鍵時候,河蟹一族族長果斷下令,啟動了這道最強禁制!"

"然後呢?"海天迫不及待的問道,自己的思緒仿佛也隨著阿山的訴而回到了那個激烈的戰場上.

"然後,草泥馬一族的族長就被困在里面了,將他和整個族群徹底分開!"蕭遠接著石堅和阿山的話題接下去道,"在失去了草泥馬族群的幫助,草泥馬族長頓時失去了最大的幫手,而河蟹一族則是趁此機會大舉進攻,直接重創草泥馬族長."

"啊?不會吧?"海天驚訝的叫了一聲,"那草泥馬族長難道就不會利用逆天鏡來穿越這道最強禁制嗎?就算再不濟,也能夠躲進去吧?"

石堅苦笑了下:"如果真的能夠穿越的話,那麼我們現在也能夠輕易穿越了!而且他怎麼可能躲?要知道,他可是巨頭,草泥馬一族的族長,如果靠躲在逆天鏡中在能保住一條生命的話,那對他今後還有何顏面生存在這宇宙中?"

經石堅這麼一提醒,海天想想也是.越是厲害的高手,則越是注重自己的名聲和顏面.有的時候,為了保住一點臉面,甚至可以放棄自己的生命.

這種做法,他雖然不贊成,但也不反對,畢竟每個人的生存價值和意義都不同.反正要是擱在他的身上,肯定是先保住性命,然後再談其他的.要是沒了性命,有臉面又有何用?

"再然後呢?"海天回過神來後,再度問道.

"失去了族群幫助的草泥馬族長,在受了重傷的況下,最後利用體內僅剩的精血,噴在了逆天鏡上,強行在這道禁制上鑽了一個洞,這才狼狽的逃了出去."阿山歎道.

精血!海天一怔,他似乎可以想像的到草泥馬族長那危急的樣子.精血就是人體內最精華的血液,這種血液向來不會很多,一般只有幾滴到十幾滴.想要煉制出一滴精血,乃是需要長年累月的積累.每消耗一滴,對自身實力都是巨大的損耗.

然而草泥馬族長竟然噴出了自己體內所有的精血,這才依靠著逆天鏡在禁制上鑽出一個洞逃了出去,要知道那可是巨頭級別的精血,有著多麼恐怖的能量.由此可以想像的出來,那道最強禁制到底是多麼的恐怖.而且草泥馬族長的下場也很容易猜測的到,肯定是因為精血損失過多,這才導致最終死亡的.

聽了這些之後,海天的興致再也高不起來,他可不認為自己的實力會比巨頭級別的草泥馬族長還要高,難道這道禁制他真的就出不去了嗎?

"那麼還有一次禁制是用來防禦誰的?"海天搖了搖頭,忽然想起先前蕭遠過有兩次使用,不由得好奇問道.

"至于第二次,我知道的也不太詳細,只聽過這麼一回事,但是具體針對誰,我不清楚."蕭遠輕晃了下腦袋,"反正聽最後被河蟹一族消滅了!"

云路多少顯的有些沮喪:"這麼來,我們就再也出不去了嗎?"

海天看了一眼云路,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爸爸一定會帶你們出去的,我話算話,一定會做到的,你們就耐心的等待著好了."

話雖然這麼,但海天心里此時也完全沒底.第一次的草泥馬族長就不用了,巨頭級別,拼著消耗體內所有的精血這才拼了出去.至于第二次,雖然況不清楚,但能夠讓河蟹一族開啟最強禁制,相信也不是什麼!

這一次,也就是第三次,河蟹一族竟然再度開啟了最強禁制,也真看的起他.不過越是這樣,越是激起了海天內心的好勝心!你不是很厲害嗎?不是強到任何人都無法出去嗎?那麼好,他偏偏要創造這麼一個記錄!一個能夠活著出去的記錄!

"蕭遠,那這麼來,我們就一點辦法沒有嗎?"海天緊皺著眉頭問道.

蕭遠看了海天一眼,不禁歎了口氣:"辦法倒不是沒有,而且有三個辦法,只是很困難."

"別兩個辦法,哪怕只有一個辦法,也是好的!至于困難,我早有心理准備,如果不困難的話,那麼這個禁制也不配背稱為最強禁制了!"海天正色道,他倒是沒有氣餒.

蕭遠歎息一聲:"那麼好吧,我就告訴你.第一個方法,也是最為簡單的方法,那麼就是直接在最強禁制上開個洞,鑽出去!"

"你這不等于沒嗎?要是我有這實力,還跟你們廢什麼話?"海天楞了一下,頓時滿臉鄙夷的望著蕭遠道.

"第二個方法,其實也是最可行的方法."蕭遠頓了頓,"就是找到最強禁制的總控制機關!只要找到這個機關,無論是關閉還是破壞,都能夠阻止最強禁制的運行.到時候,我們便可以利用逆天鏡,輕松的離開河蟹宮,不帶走一片云彩."

海天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找到總控制機關?這個主意倒是不錯.

"那麼這個總控制機關在哪呢?"海天不由得問道.

蕭遠雙手一攤:"不知道,別是我不知道,恐怕就是整個河蟹一族,知道的人也沒有幾個.根據我的猜測,知道總控制機關所在的,只有河蟹一族的族長以及九大長老十個人."

十個人?如果真是這樣,那這下子就相當麻煩了.如果對手實力若一點的話,他們還可以想辦法抓住,然後逼問.可現在這個況,河蟹一族族長就不多了,只要不是嫌命長,海天才不會去找他的麻煩.

就算是那九大長老,也是高級宇宙行者後期級別的頂尖高手,遠不是他們所能對付的.

"對手實力實在是太強,我看我們真的出不去了."石堅和阿山相視一眼歎息道.

海天聽了這話,不由得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誰我們真的出不去了?我們現在只是暫時出不去.的確,我們想要出去很難,但並非沒有希望!如果現在就放棄了,哪怕距離勝利再近,最終也只是水中月,鏡中花,沒有任何結果!"

被海天這麼一訓,石堅和阿山兩人都面帶羞愧之色,他們堂堂高級宇宙行者,連海天這個初級宇宙行者都比不上.然而,海天的話雖然帶勁,但事實擺在眼前,讓他們很是喪氣.

海天看了他們一眼,自然是明白,石堅和阿山這兩個人並不是和自己一路打上來的伙伴.有時候士氣,不是幾句話就能夠再度鼓舞的,必須要真槍實干,讓人看到希望才行.

現在,他們兩個之所以如此的喪氣絕望,就是因為他們看不到希望!

海天不再理會他們,而是將目光移向了蕭遠:"你了前兩個方法,那麼還有第三個方法,這第三個方法是什麼呢?"

蕭遠無奈的聳了聳肩:"這第三個方法也是最不靠譜的一個,就是瞎轉,不定能轉到了呢?"

"瞎轉?"海天一怔,顯的很是錯愕,這可是完全憑運氣的事了.

不過很快,海天的臉上不由得流露出一絲笑容:"不!我認為,這也許是最靠譜的離開方法!"

上篇: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首度合作     下篇: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上古殺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