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大鬧河蟹宮之分析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大鬧河蟹宮之分析

"是你錯了還是我聽錯了?海天將我們的會客廳給徹底摧毀了?"大長老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會客廳,那是他們河蟹一族對外接待其他勢力的地方,同樣也是他們的臉面.會客廳的大以及好壞,將直接展示出他們的氣勢.

也許是因為大長老的眼睛瞪的渾圓,讓這名隊長很是害怕,不由得戰戰兢兢的回答:"大……大長老,我沒有錯,您也沒有聽錯,會客廳真的被海天給摧毀了."

大長老收回了目光,陰沉著臉,一雙眼睛變的極為凶悍.忽然間,大長老猛然間用手敲碎了旁邊的桌子:"混蛋!真是混蛋!"

眾巡邏隊長們嚇的不敢靠近,一個個都接連退後了好幾步,生怕糟到這場無妄之災.

大長老那臉龐因為憤怒,而變的微微顫抖起來.眾隊長們都嚇的不出話來,心中不住的祈禱著能夠有其他的長老們到來,勸勸大長老.只是這時其他的長老們,都帶著隊伍出去搜捕海天去了,根本不在河蟹宮內.一時之間,根本沒有人能來勸大長老.

不過大長老顯然比他們想像中的還要沉的住氣,雖然心中極為憤怒,但倒是很快適應過來,鐵青著臉望著台階下面的眾隊長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沒有辦法,眾巡邏隊長們只好你一句,我一句的將先前所發生的事大致的講述了一遍,聽的大長老是眉頭緊皺,呼吸不斷的急促.

"可惡的海天,簡直是欺人太甚!"大長老本想用手敲下旁邊的桌子,只是一下子揮了個空.他這才想起,剛才自己一時生氣,已經將桌子給敲碎了.

這股氣發不出去,越想越是憤怒.大長老直接站起身來,走下了台階,對著一邊的柱子狠狠的敲了一下,當場讓那根柱子下陷去一大截.

眾河蟹一族的隊長們,嚇的大氣都不敢喘,一個個都戰戰兢兢的望著大長老,心里也在猜測著,大長老會不會處罰他們.如果要處罰的話,又是如何的處罰?

"傳我命令!"一直沉默的大長老,陡然間叫了起來,"讓散布在外面的巡邏隊,給我立即撤回來.海天這子還在宮內,跑到外面去找什麼?"

"是!"眾河蟹一族的隊長們,立即點頭應了一聲,隨即便紛紛要撤離這個是非之地.

只是就在他們剛轉身還沒走到門口的時候呢,大長老又再度道:"站住,再給我派人,把守住各個出口和要道,堅決不能讓海天過去.一旦發現,給我立即調集重兵,就地剿滅!"

眾巡邏隊長們倒吸了口冷氣,看樣子大長老真的是憤怒到極點了.會客廳被摧毀,這等于是在他們的臉上狠狠的扇了一個巨大的耳光,如果不將海天捉拿歸案,並且繩之以法,那麼他們河蟹一族,將來還有何顏面在宇宙中混?

想到這里,眾巡邏隊長們也都一個個憋氣的離開了中央大殿,紛紛執行大長老的命令.

只是就在他們走後,大長老那張冷峻的臉龐陡然間變的極為猙獰,他仰著腦袋大聲吼了起來:"海天!海天!我定要將你碎尸萬段,以解我心頭之恨!"

"阿嚏!阿嚏!"這時躲藏在逆天鏡中的海天,忽然間接連打了兩個噴嚏.

天語立即關心的問道:"海天,你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著還拿自己的手去試探海天額頭上的溫度.

海天笑了笑,連忙將天語的手撥開,握在自己的手心中:"我怎麼可能生病?別忘了,我現在好歹也是一名宇宙行者,最多會受傷,但絕對不會生病.至于剛才的兩個噴嚏,我想,可能是哪位兄弟在念叨我呢."

"你怎麼知道是兄弟?而不是姐妹呢?"蕭遠饒有興趣的問道.

"答案很簡單,俗話,女人比男人嘮叨,那麼打三聲噴嚏,就是女人在惦記,如果只打兩聲,那必然是男人.如果只是一聲的話,那就是正常況."海天揉了揉鼻子嘿嘿笑道.

蕭遠和石堅及阿山三人聽到海天的這個解釋,先是一楞,緊接著不由得撲哧一笑:"你還真是有夠幽默的,我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法."

"好了,歸正傳."海天收斂起笑容,正色道,"剛才我們摧毀了河蟹宮的會客廳,想必河蟹一族肯定是大為憤怒,這個時候外面應該有許多高手在尋找我們呢.不過有著逆天鏡,他們想要找到我們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蕭遠興奮的點了點頭:"不錯,只需要依靠逆天鏡,就算是河蟹一族族長親自到來也沒用.哦對了海天,你剛才干嗎還去撿那兩件混沌神器,我看了下,都只是四流的貨色,你要那些垃圾做什麼用?"

"對呀,你自己的正天神劍不都是混沌二流神器了嗎?這兩件混沌四流神器,對于你來都是垃圾."石堅也是疑惑的道.

阿山看了一眼海天:"趁手的武器,只需要一件就夠了,再多也只能成為累贅."

"喂喂喂,你們三人別一口一個垃圾好不好?"海天略微有些不滿的撇了撇嘴,"這兩件混沌四流神器,在你們眼里或許的確是垃圾,你們可都是見過好東西的人.而我,使用的正天神劍雖然是混沌二流神器,但別忘了,我的兄弟和伙伴們都還在使用高級主神器呢."

到這里,海天故意頓了頓:"就算我自己不需要,我總得為我的那些個兄弟們考慮吧?"

"你的那些個兄弟們?"蕭遠是第一次跟海天認識,自然不知道唐天豪和秦風等人的存在.只是石堅和阿山兩人都是知道唐天豪等人的,自然明白海天這麼做的用意.

明白之後,內心中不由得湧出一絲羨慕之,他們甚至有點羨慕唐天豪和秦風他們.

沒錯,就是羨慕.別看唐天豪和秦風他們的實力很低,甚至連宇宙行者都沒有達到,但是他們有著一個非常不錯的兄弟,那就是海天.海天自己發達了,並沒有忘記過去的那些個苦難兄弟,時時刻刻的為著他們著想.

石堅和阿山兩人仿佛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和實力,想著如果做海天的兄弟,那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海天看了迷茫的蕭遠一眼,不由得呵呵笑道:"這次因為是特殊行動,而且他們實力太低,所以沒有帶他們過來.等回去之後,我引薦他們給你認識.好了,現在還是正事吧,在河蟹一族如此重兵布防的況下,我們應該怎麼做?"

回過神來的石堅冷靜分析道:"如果我們再想像剛才那樣襲擊會客廳,恐怕會非常的困難了.河蟹一族只要不是傻子,就應該明白我們是利用逆天鏡的空間轉移功能,直接進入到建築物內部,並且進行破壞的."

蕭遠也是挑了挑眉頭:"得虧他們的那個最強禁制,僅僅是守衛河蟹宮的,要不然用在里面的這些個建築物上,那我們可就完蛋了.而且石堅的很對,如果我們再想破壞,恐怕會非常的困難.就剛才這麼一次攻擊,恐怕不足以引起河蟹一族的重視."

"你的意思是……"海天狐疑的望著蕭遠.

"我的意思很簡單,就是我們必須再攻擊幾次,要不然的話,河蟹一族肯定只會大規模的搜索我們,而不是重點布防."蕭遠自信的道,"只有讓河蟹一族意識到,我們的堵截對我們沒有任何作用,那麼他們才會乖乖的調集重兵去進行防守那些重點地方."

聽了蕭遠的分析,海天托著下巴贊同的點了點頭:"你的很有道理,此刻的河蟹一族盛怒之下,肯定在四處搜尋我們的下落.只有讓他們被動防守時,才是我們的機會.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來尋找下一個攻擊目標吧."

就在海天等人開始尋找下一個攻擊目標的時候,大長老已經派人將散布到城外乃至于整個河蟹星上的搜捕力量都撤了回來,同時其他的八大長老也都跟著回來了.

當這八大長老滿臉奇怪的回到了河蟹宮中央大殿時,一眼就看到了滿臉陰沉的大長老,以及旁邊不遠處的那堆完全被摧毀的桌子.細心的七長老還注意到,在台階下面的柱子上,還有著一個深深的凹陷.

"大哥,您這麼急著叫我們回來是做什麼?"二長老見大長老臉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顯然是憤怒到了極點,不由得硬著頭皮上前問道.

聽到這話,大長老才抬頭看了他們一眼,這八位長老被大長老這麼一看,頓時心中有一股發虛的感覺,而且頭皮覺的發麻.

"我們的會客廳,被海天摧毀了."大長老沉著臉道.

"什麼!會客廳,被海天摧毀了?這怎麼可能?"脾氣火爆的五長老陡然失聲尖叫了起來.其他的七位長老雖然沒有如此的激動,但也是滿臉的震驚.

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會客廳的意義與價值,然而他們卻做夢都沒有想到,他們搜尋了半天的海天,竟然就藏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

上篇: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要死,就死我一個吧     下篇: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意外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