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大鬧河蟹宮之河蟹族長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大鬧河蟹宮之河蟹族長

"河蟹一族留下的那條路?"蕭遠三人都有些驚異的望著海天,"你發現通道了?"

"你們看!"海天並沒有直接回答三人的問題,而是指著眼前的這道半透明的禁制道,"那里有一條過道,我想河蟹一族就是從那里進出的.只要我們沿著這條通道往上尋找開來,就一定會發現這條通道的入口所在地.到時候我們再由入口進入,不就方便多了麼?"

蕭遠三人聽了這話不由得面面相覷,不約而同的將目光聚集到了海天所指的那條通道,還真別,有一條通道蜿蜒曲折的向上延伸著.

"這個方法倒是非常可行."蕭遠首先是贊成了海天的意見,"如果我們從通道進入的話,雖會有一定的麻煩,但至少可以避開這道該死的禁制."

石堅和阿山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無奈的聳了聳肩:"現在沒有更好的方法,只能這樣."

"那好,你們先回逆天鏡去,我來尋找這條通道的入口在哪."海天拿出了逆天鏡,將蕭遠三人給收了回去,同時自己則是再度施展起五行遁術,沿著通道開始尋找開來.

這條通道不知道為什麼,竟然設計的十分蜿蜒曲折,一點都不通常,害的海天沒有辦法,只能夠在旁邊一點一點的向上延伸著.很快,他就已經順著這條通道到了貼近地面的地方.

不知道外面的況如何,他不敢貿然的將神識釋放出去,而是心翼翼的探出一點腦袋,想要搞清楚這個入口到底在哪.只是當他探出一點腦袋之後,卻是驚訝發現,這個入口在一個房間里面.確切的,是在這個房間的床底下.

此時,正有一個中年模樣的男子正端坐在床上緊閉雙眼,他身邊煙霧繚繞,一股股強大的氣勢不斷的從體內擴散開來.饒是海天,也感覺到這股氣息的可怕,有點承受不住.

好可怕的能量,僅僅這股氣息就如此的強大,如果完全散發出來,那他還怎麼抗衡?得虧他身上有著百樂利用三顆生命圓珠嚇的禁制,再加上眼前這個中年男子又沉浸在修煉之中沒有發現他,要不然的話,他根本一絲一毫都不敢呆在這.

也不知道這個中年男子是誰,擁有這麼恐怖的氣息和實力,該不會是河蟹一族的族長吧?這個想法在海天的腦海內轉瞬即逝,這怎麼可能?自己運氣應該不會這麼好到中頭彩.

忽然間,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海天心中一動,連忙鑽入了地下.雖他不敢釋放出神識,但是在這麼近的距離范圍,他還是可以用耳朵傾聽的.

只聽房間的大門外傳來一陣清脆的敲門聲:"咚咚咚!"

坐在床上的那中年男子緩緩睜開了雙眼,微微皺起了眉頭,頗為不悅的對著門外喊了一聲:"誰呀?進來!"

吱呀的一聲,一個身影快步走了進來.海天雖然不知道來人是誰,但他卻感覺的到,這個人的實力也是絕對的不簡單.就在海天猜測來人是誰的時候,坐在床上的那中年人又話了:"是大長老啊?我不是,在這個時候不要來打擾我的麼?"

大長老?這麼進入這個房間的人就是大長老,而這個坐在床上話的中年人,該不會就是……海天的心髒忽然間不爭氣的快速跳動了起來,難道自己真的中了頭彩?

"族長大人,實在是非常抱歉,但我卻有要事要向您彙報."大長老的回答,徹底證實了海天心中的猜測,原來坐在床上的這個中年人,竟然真的是宇宙八大,哦不,確切的是七大巨頭之一,河蟹一族的族長!

怎麼會這麼糟糕?自己先前不過是隨便一,居然被自己完全猜測正確.最強禁制的入口處,竟然就在河蟹一族族長的床底下.有著河蟹一族的族長這位七大巨頭之一的高手鎮守,他再厲害,又怎麼可能進的去?除非是百樂等人能夠過來幫助他,不然肯定沒轍.

就在海天的心中充滿了驚異之時,坐在床上的河蟹一族族長很是不滿的挑了挑眉頭:"哦?現在出現什麼事了,讓你必須要跑過來向我彙報.先前讓你抓的那個偷,已經抓到了嗎?帶來給我看看."

"這個……"大長老的臉上堆滿了苦笑,蕭遠跟著海天一起混入了逆天鏡,他們還怎麼抓?不過他不得不回答:"族長大人,我們並沒有抓住他,而且現在出現了一點意外."

"意外?"河蟹族長的聲音變了變,顯的有些憤怒.

大長老嚇了一大跳,害怕族長大人責備他,連忙道:"是的,不過那個偷的事是一件事,我們可以暫時放一邊不提.我要向您彙報的是,逆天鏡的下落,找到了!"

"逆天鏡?在哪!"一直穩坐泰山的河蟹族長,一聽到逆天鏡這三個字,激動的聲音都變了!宇宙八大混沌一流神器之一,這是上天的恩賜.如果他擁有兩件的話,不敢打遍宇宙無敵手,至少百樂厲猛那幫人聯手也很難限制住他.

見族長大人如此的激動,大長老心中跟是有些愧疚以及害怕:"族長大人,您先別激動,聽我慢慢.先前我們已經得到了逆天鏡器魂的下落,也派人去找了.只是沒想到,被人搶先了一步,讓另外一個子奪走了."

"另外一個子?誰!居然敢搶我的逆天鏡!"河蟹族長暴怒的吼了起來.

"是一個名叫海天的子,是魂劍大陸的人.當時我們派人去,沒想到竟然全被他給打敗了,只有巴拉克一人回來."大長老苦笑著將當時的況大致的講述了一遍.當然,關于巴拉克思想的變化,他是沒有提.

聽了大長老講述的況之後,河蟹族長並沒有像先前那樣暴怒,反而緊皺起眉頭.因為他已經知道了海天的身份,是厲猛那個老家伙的傳人.

"哼哼,這群混蛋,到現在還想與我們做對!"河蟹族長不屑的撇了撇嘴,"等著吧,將來早晚有一天,我會將他們這群混蛋徹底鏟除的."

完之後,河蟹族長又轉過頭來:"那麼告訴我,現在這個海天在哪里?你們有沒有派人去搶奪他手里的逆天鏡?"

"我們當然有,只是他被百樂他們保護的好好的,我們的人根本沒辦法下手."大長老臉上的苦澀笑容是越發的多了,"迫于無奈,我們只好派人將海天的妻子和兩個孩子給綁了來,以此來要挾海天用逆天鏡交換."

"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那麼現在呢?海天那子肯交換了?"河蟹族長立即問道.

大長老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有,不僅沒有交換,他還偷偷的潛入了我們河蟹宮,將他的妻子和兩個孩子給救走了!"

"什麼!救走了?"一聽這話,河蟹族長頓時勃然大怒,"你們這群混蛋到底是干什麼吃的?連一個女人和兩個孩子都看不住嗎?要你們有何用?"

見河蟹族長如此的憤怒,大長老嚇的哆哆嗦嗦起來:"族長大人,我們當時防守的很好,可誰知道海天那家伙十分的狡猾?他先是派那個偷潛入了您這,炸了您的煉丹房,逼的我們不得不到處捉拿他,這才使得那邊的守衛力量空虛."

"什麼?你是那個偷跟海天是一伙的?海天也跑進河蟹宮來了?"河蟹族長陡然瞪大著眼睛望著大長老,那憤怒的模樣仿佛是要吃人似的.不過他很快就點頭:"怪不得,我那個子能夠潛入我河蟹宮,原來是跟著海天依靠著逆天鏡的功勞!"

大長老苦笑著點了點頭:"是啊,而且沒想到我們中間還出了一個叛徒,這才讓海天將他的妻子和兩個孩子都給救了出去."

大長老簡單的將當時的況講述了一遍,聽的河蟹族長是憤怒不已,大罵本拉.

"後來呢?你們就沒將海天這子給我抓起來?"河蟹族長再度問道.

"抓起來?"大長老簡直是哭笑不得,"族長大人您忘了,海天手里可是有著逆天鏡,我們即使想抓,也得在他出來的時候才行吧?他一直躲在逆天鏡中,我們怎麼抓?"

逆天鏡的功能,河蟹族長還是比較清楚的.聽到大長老這麼,他也感覺到深深的頭痛.逆天鏡那可以隨意轉換空間的功能,實在是變態到死.若不是當初的草泥馬族長心高氣傲,死活不肯使用的話,恐怕也不會死在他手里.

"那現在到底是什麼況?"河蟹族長皺了幾下眉頭,再度問道.

大長老很是無奈,只得將最近發生的事大致的講述了一遍,包括海天利用逆天鏡,摧毀了他們的會客聽以及無數的建築物,而且還偷了他們中央倉庫內所有的星石,當然,還殺死了他們好幾名守衛,聽的河蟹族長是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即將海天給捏死.

不過當河蟹族長聽到四大域都派來了軍隊在外面與他們對峙,甚至有一部分的部隊與他們交戰之時,眉頭已經深深的擰在一起.

聽著上面大長老的彙報與河蟹族長不時傳來的怒罵,海天在地底下忍不住嘿嘿偷笑.這兩個家伙恐怕再厲害也想不到,此時他們想要生吞活剝的海天,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吧?

上篇: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誠意     下篇: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瘋狂的戰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