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大鬧河蟹宮之最強禁制破了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大鬧河蟹宮之最強禁制破了

只是這一次,任憑河蟹族長是如何再度的大聲呼喊,卻始終沒有海天的回應!如今的況,讓河蟹族長原本那淡定的心再次緊張起來,難道預感真的要發生了嗎?

"出來!你是男人的話就給我出來!"河蟹族長放聲怒吼!

回答他的,就只有一陣陣的沉默,以及那無盡的黑暗.因為海天消失的關系,使得原先那耀眼的光芒也隨著一起消失,整個逆天鏡中再度變成了一片黑暗.

河蟹族長的心髒跳動的越來越快,海天到底會用什麼方法來對付他呢?逆天鏡,到底又有著怎樣的功能?一切都是未知數,而只有未知數,才是最令他害怕的!

只是他等了許久,也沒有一點的動靜,這讓他內心十分的狐疑,海天不是要開始對付他了嗎?怎麼老半天都沒有任何動靜?實在是有點太奇怪了吧?還是,先前海天的一切,都純粹只是嚇唬他的,而不是真實的?

對了,肯定是這樣,要不然的話,怎麼都過去二十多分鍾了,海天卻依然沒有動靜?

河蟹族長越想越覺的是這樣,原先那緊張的心思也漸漸的消散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笑容,他倒想要看看,海天想要怎麼對付他?雖逆天鏡極為神秘,但他也有著大羅天傘,從某種程度上來,他比海天並不差,甚至遠遠超出的多!

正是帶著這樣的心思,河蟹族長放下了心中的一切,反而是耐心等待起來.

河蟹族長的一舉一動,都在海天的監視之下.見到河蟹族長放松下來,並且干脆坐在了地上,他開始還有些詫異,但很快就明白過來,河蟹族長這是看不起他呢.

"海天,你有本事就來呀,我等著你呢!"河蟹族長席地而坐之後,還不忘大聲怒吼.

只是回答他的依然是一片沉默,這一次,河蟹族長再也沒有一絲的心虛,反而認為海天的況被自己猜中了,海天正在咬碎牙往肚里咽呢.

然而實際況與他想像的截然不同,海天正淡定的望著河蟹族長的舉動.之前那麼長時間沒有動作,並非是因為他無法對河蟹族長進行攻擊,實話,逆天鏡中的功能還是挺多的,雖不一定能夠殺死河蟹族長,但讓他吃點苦還是可以的.

他之所以那麼長時間不動手,完全是因為在等待,等待著攻擊時機的來臨!這個時機不掌握在他的手中,而是掌握在蕭遠三人手中.只有當蕭遠三人成功的破壞最強禁制之後,他才能夠放心的動手,要不然心底一直老惦記著那事,還怎麼打?

當然,海天的這一切心思,河蟹族長是不會知道,反而認為海天是怕了他,不斷的叫罵.

海天才不會傻到去理會河蟹族長,他要罵就讓他罵去吧,自己只需要等待蕭遠三人的回信就足夠了.

他們里面在等待,外面又何嘗不是在等待?海天帶著族長一起消失,這可是讓河蟹一族的高手們狠狠的捏了一把冷汗.畢竟逆天鏡的變態擺在那里,海天的無恥也是讓眾人有目共睹,他們的族長大人進去難保不會吃虧.

只是等了這麼長時間,卻沒有一絲的動靜,讓眾高手們是既擔心又無奈.

脾氣火爆的五長老有些按耐不住性子,走到大長老的身旁:"大哥,我們這樣要等到什麼時候?這樣一直占用著資源,讓我們所有人什麼事都做不了!"

"那你想怎麼樣?"大長老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按照我的意思,剛才就應該跟隨族長大人一起殺進去,我就不相信,我們這麼多人,會拿不下一個的初級宇宙行者!"五長老顯然還在為剛才海天打開了逆天鏡面,而大長老制止他們沖進去那件事而憤憤不平.

大長老聽了這話後,很是不滿的瞪了五長老一眼:"你敢保證逆天鏡里就沒有一點陷阱?海天那麼狡猾的一個人,會露出這麼大一個破綻給你?如果真要是如此輕松的話,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為何族長大人還沒有勝利歸來呢?"

"這……"大長老的一番反問倒是的五長老啞口無.

二長老微微的挑了挑眉頭:"不僅如此,我總覺的海天好像還有著其他的目的似的."

"其他的目的?你也有這種感覺?"大長老詫異的看了二長老一眼,"不妨詳細."

二長老點了點頭:"我感覺海天的行為太怪了,雖他現在出不去,可我們也對他無可奈何,完全可以躲藏在逆天鏡中,等著我們最強禁制失效之後再出去."

"也許他不知道我們最強禁制的有效時間呢?"五長老強自辯解道.

"的確,你的這種況很有可能."二長老沉著臉點頭,"可是海天也不是傻瓜,他可能的確不知道確切的時間,但他肯定明白最強禁制不會無限期的開下去,早晚有一天能關閉.他只需要耐心的等待著就夠了,然而他現在卻跑出來,還對族長大人挑釁,感覺不合理!"

二長老的這番話,讓在場的其他長老們都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經二長老這麼一分析,他們覺的海天的行為還真的是有點古怪,為何一定要跑出來挑釁族長大人呢?

要知道,族長大人可是也有著混沌一流神器的,難道海天就這麼自信,他的逆天鏡一定能夠壓倒大羅天傘?退一步講,就算逆天鏡能夠壓倒大羅天傘,可海天自己本身的實力,卻是和族長大人差太遠,恐怕很難發揮出逆天鏡的全部威力.

如今跑出來挑釁族長大人,還是有著相當巨大風險的,這不就等于海天將自己放在火爐上烤麼?實在是不合理.而且海天之前整那麼多,有點太高調了,給他們有一種感覺,就好像是海天明知道前面是個大火盆,卻自己依然跳進去似的.

大長老心里忽然有一種感覺,海天這麼做,好像是故意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從而在暗中進行著自己的計劃.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麼海天計劃的目的是什麼呢?

千方百計的把族長大人給引了出來,又引入了逆天鏡中,不會一點目的都沒有.

唔……族長大人?逆天鏡?大長老不住的冥思苦想,這里面到底有什麼陰謀?還是,他純粹多想了,海天只是單純的這麼做而已?

"不對!"大長老忽然間雙眼一瞪,他想到了一個極為可怕的況!

周圍的長老們聽到大長老這一聲炸響,不約而同的狐疑望了過來:"大哥,你怎麼了?"

大長老並沒有回答他們的話,而是面色變的相當蒼白,黃豆大的汗珠一顆一顆的從額頭上滾落下來,把周圍的幾位長老們嚇了一大跳.

"大哥!大哥!你沒事吧?"諸位長老們慌忙叫了起來.

大長老這時才回過神來,一張臉色變得極為難看:"我,族長大人的房間,現在是不是空著呢?"

"大哥,您沒發燒吧?族長大人的房間沒有族長大人的同意,我們誰能進?現在族長大人在海天的逆天鏡中,怎麼可能還會有人?"五長老詫異的望著大長老,同時心中忍不住暗想,大哥難道真的被燒糊塗了?

大長老並沒有就五長老的回答做出評價,而是一臉駭然之色的望著眾人:"那海天子身邊的那幾個人呢?你們看到了麼?"

這話一出,倒是問的周圍那幾個長老們一怔.海天身邊有幾個人,他們是知道的,要不然當初也不會搞出聲東擊西,讓海天救出天語和兩個孩子了.只是後來,他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海天的身上,對蕭遠等人倒是渾然沒有注意.

"我想,他們可能是和海天一起在逆天鏡中吧?"三長老有些不確定的道.

"你確定他們真的在逆天鏡中?"大長老猛然間提高了音量.

"這……"三長老本來就不確定,被大長老這麼一嚇,心中更是擔心,有些吃不准大長老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怎麼好端端的,突然關心起那幾個人了?

二長老似乎有點明白了大長老的意思:"大哥……你是擔心,那幾個人根本不在逆天鏡中?而是去了族長大人的房間?"

"他們去族長大人的房間做什麼?"五長老傻乎乎的問道.

大長老猛然喝道:"你豬啊!這都不懂?我們最強禁制的入口就在族長大人的房間里,如今族長大人又不在房間,那里完全沒有人鎮守,如同一座空城.他們想進去,根本沒有人能夠阻攔的了!"

"啊?"被大長老這麼一喝,五長老以及其他的長老們這才意識到了事的嚴重性.

"現在少廢話,趕緊前往族長大人的房間,不管他們是不是真的去了那里,總之我們不能讓那里成為防守的漏洞!"大長老對著其他長老們大聲喝道.

其他長老們也都立即嚴肅的點了點頭,若是最強禁制被破,丟的將不僅僅是他們族長大人的臉面,更是他們整個族群的臉面!這個臉,他們都不起!

然而就在大長老剛剛帶著諸位長老們開始行動之時,忽然間整個河蟹宮傳來一陣巨大的晃動.宮牆邊上的那透明禁制竟然散發出了一團耀眼的光芒,轉而又消散,又發散,又消散.

如此反複了幾次之後,就再也不見了.

大長老停下了腳步,臉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晚了!一切都晚了!我們的最強禁制,被破了!"

上篇: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神秘的中年男子     下篇: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替烏山還給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