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大鬧河蟹宮之結束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大鬧河蟹宮之結束

現在海天已經昏迷了,他們再怎麼猜測也沒用.當務之急.就是趕緊將海天給抬進生命之樹中,依靠生命之樹治療恢複.

在達成了一致之後,他們三人七手八腳的總算是將海天給抬入了其中.當海天一進入之後,生命之樹就散發出一層白色的光暈,這團光暈全部注入到了海天的身體上,使得海天那原本蒼白的臉色,總算是潤了一點,這也讓蕭遠三人不約而同的松1口氣.

"呼,看樣子海天已經開始恢複,不用我們那麼擔心了!"蕭遠長歎一聲.

阿山點點頭,望著海天昏迷的臉龐,心中很是疑惑,忍不住問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現在是徹底的搞糊塗了!這個領域是什麼東西,怎麼又將海天給搞成這樣?"饒是見多識廣的責遠,對領域也是十分的模糊和迷茫,完全搞不清楚.

倒是石堅低著頭沉吟了一會兒:"我雖然不知道這個領域是什麼東西,但我看的出來,施展這個東西對海天的身體負荷很大.要不然的話,以他的性格,完全不可能放河蟹族長安然離去.海天之所以那麼做,就是明白自己無法解決掉河蟹族長.",

"真是這樣嗎?",蕭遠和阿山兩人詫異的對視了一眼,都有點將信將疑.

石堅無奈的聳了聳肩,他知道這只是自己的猜測,一切的原因,還是等海天蘇醒之後親自明吧.

這個時候的海天,可不知道石堅三人的討論,他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一層層溫暖而澎湃的能量注入,原先有些潰爛的體內髒器,也在一點點的恢複.不知過了多久,他總算是恢複了意識微微的睜開了眼睛,抬眼就看到三張焦急的臉龐.

"醒了醒了海天終于清醒了!",不用聽,就知道這話的人肯定是蕭遠.

海天用力的撐起身體,頓時感覺到一陣虛弱.蕭遠三人見狀立即將他扶了起來,並且關切的問道:"海天,你的身體沒事吧?"環顧了一眼四周海天這才發現是在生命之樹內.他點了點頭,怪不得身體一直有一股暖暖的感覺呢:"身體已經恢複了過來,不過還是有點虛弱."

"那就好,那就好."三人不約而同的長出1口氣,不知不覺間,海天這個的初級宇宙行者,便已經成了他們中間的領,一舉一動都牽動著大家的心.比如這次海天暈倒吧這可把他們三人嚇了一大跳,生怕海天出現一點的問題.

雖有著生命之樹,但海天沒醒之前,他們一直是提心吊膽的.如今海天蘇醒,他們才總算是放平心來.只是想起海天昏迷之前的那句話,他們就滿臉的迷茫和疑惑,想問卻又怕這牽扯到海天的秘密.雖他們和海天關系不錯,但畢竟不是海天的嫡系.

就算是海天真正的嫡系恐怕也會保留一些秘密的.畢竟在這個世界里,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誰知道哪一天,一直和自己相談甚歡的朋友會不會從後面捅自己一刀?

海天雖然身體還有些虛弱,但神智卻是完全恢複了過來,自然是看到了蕭遠三人那副欲又止的樣子.他忍不住笑了笑:"有話就問吧,何必藏著噎著呢?",

被海天這麼一蕭遠三人都有一些不好意思.不過海天都這麼了,他們自然不會再猶豫.蕭遠立即出聲問道:"海天,你之前的那個領域到底是怎麼回事?""領域是一種很神奇的能力,怎麼呢?"海天在心中組織了下語,"就是利用自身的能量構架出一個完全屬于自己的世界.",

"屬于自己的世界?",蕭遠三人聽了這話後不由得面面相覷,亦很是迷茫.

海天也看出他們不太懂,想了想又道:"這麼吧在這個世界中,你可以顛覆一切目前已經存在的規則.比如宇宙行者比主神厲害,可在這個空間里,你卻是可以讓主神比宇宙行者厲害!再比如,星星之間碰撞,會引起大爆炸,可我卻可以讓他不會.",

"啊?"聽了海天的這番解釋,蕭遠三人都不由得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這麼來,在領域之中,豈不是無敵的了?""可以這麼吧,我是領域的創建者,在領域之中,屬于無敵的存在.不僅如此,我同樣可以指定領域之中的某個人,擁有超強的力量."海天點點頭.

蕭遠三人已經被海天有一番話是目瞪口呆,這……還有這麼恐怖的能力?既然海天擁有如此能力,那為什麼還要放河蟹族長離開?這不是放虎盧山嗎?

似乎是看出了他們三人心中的想法,海天的臉上流露出一絲苦笑:"你們是不是很奇怪,我為何先前不解決掉河蟹族長,反而要放他離開?",

"恩,為什麼呢?",蕭遠三人立即好奇問道,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其尖,我不是不想,而是沒有那個能力."海天的苦笑更甚了""我這個領域是相當的初級,是借助著逆天鏡才誕生的.而河蟹族長,到底也是宇宙七大巨頭之首,宇宙的最強者,我的這個的領域,根本不可能打敗他,能夠把他嚇唬走,已經不錯了!",

到這里,海天故意頓了頓:"而且你們後來也看到了,他離開之後,我就吐血倒地.實際上那個時候,為了撐起這片領域,我的身體已經超負荷運轉,根本支撐不下去.若是河蟹族長再不離開的話,一定會被他發現端倪.到時候就算我是逆天鏡的主人,也很危險.",

"額……原來是這麼回事.",蕭遠三人這才恍然大悟,敢不是海天不想消滅河蟹族長,實在是沒有多余的那個能力.

其實也怪河蟹族長先前被海天那麼一擊給嚇壞了,這才沒有注意到海天臉上苒細微變化.如果河蟹族長仔細注意的話,一定可以發現海天當時的表很不對.一個占據著上風,將他堂堂七大巨頭之首的人彈飛掉的高手,怎麼可能會渾身顫抖,不住的出汗?

可惜,如果終究只能是如果,河蟹族長沒能發現,也讓海天僥幸逃過這一劫.

搞清楚真實原因之後,蕭遠三人忍不住埋怨道:"海天,你也真是的,既然知道河蟹族長如此的厲害,那麼先前為何還要與他戰斗呢?"

"唉,如果不找個由頭,恐怕河蟹族長很難離開,而我又沒有困住他的能力,能夠做到現在這個地步,已經算是不錯的了."海天長歎一聲,不過他的眼角旋即便望到了不遠處躺在地上的大羅天傘,嘴角邊上流露出一絲微笑,"更何況,我們不也還是有收獲的麼?"順著海天的目光望了過去,蕭遠三人不禁一怔,大羅天傘?

對了,先前海天讓河蟹族長離開的時候,大羅天傘可是被海天給留了下來.這一次和河蟹族長的交鋒,表面上看是兩敗俱傷,但實際上卻是海天賺大了!大羅天傘,混沌一流神器,整個宇宙才只有八件,海天竟然又弄了一件過來.

"海天!",蕭遠三人雖然明白大羅天傘肯定不會落到自己手里,但也忍不住興奮起來.

坐了這麼長時間,海天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生命之樹的作用下恢複的差不多了,遂站起身來,朝著大羅天傘的方向走了過去.

這次戰斗,他不僅將河蟹族長給嚇跑了,還留下了大羅天傘,是一場大勝也不為過.只是當海天喜氣洋洋的拿起大羅天傘以後,眉頭卻是不由得緊皺起來,他發現自己竟然控制不了大羅天傘.別看河蟹族長離開了,可他的烙印還殘留著呢.

試了半天,也沒能破解,這讓海天不得不無奈的歎息一聲.不愧是巨頭級別苒高手,烙印果然不是自己這個等級能夠破解的.算了,他也不做這個春秋大夢了,還是等回去之後找百樂他們想想辦法吧.

不管怎麼,他們這次的主要任務是完成了,而且還附帶著有很多的收獲.不僅僅是這件大羅天傘,還有那麼多的上品星石以及極品星石.

更重要的是,整個河蟹一族也被自己給翻了個底朝天,狠狠的打擊了河蟹一族的囂張氣焰!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這都是一場巨大的勝利!

"好了,任務已經完成,我們該回去了!",海天笑眯眯的對著三人宣布.

蕭遠三人起先是一楞,但緊接著是一陣狂喜!回去了,他們終于可以回去了,再也不用像現在這樣提心吊膽的等在逆天鏡中了.

正所謂幾家歡喜幾家愁,就在海天打算回去的時候,河蟹一族的中央大殿內,卻是一片愁云.河蟹族長坐在正中央的位置上,蓬頭垢面,顯得極為狼狽.

而以大長老為首的一干長老們,也是無精打采的分坐兩旁.

先前,大長老正在將河蟹族長離開過後的事一件件的彙報,聽的河蟹族長的嘴角是不斷的抽搐,熊熊的怒火在心中不斷燃燒著!

"夠了!你們不用再了!",河蟹族長終于是停不下去了,猛的拍了下桌子大聲吼道.

上篇: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是你!     下篇: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瘋狂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