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牢不可破的烙印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牢不可破的烙印

不怎麼,百樂現在也是不會的.沒有辦法,哪怕心中再好奇,海天也得強壓下去.

"哦對了,百樂前輩,我還有件事想向你討教.",海天忽然想起來河蟹族長墨山的大羅天傘還在自己的儲物戒指中呢,只是那上面的烙印讓他根本無法使用,只得開口問道.

也許是因為海天答應了不再使用領域的事,百樂很是愉悅的笑道:"有什麼事就吧,只要不是機密,能的我一定會告訴你.",

聽到這話,海天點點頭,連忙從儲物戒指里將大羅天傘給拿了出來.

只是還沒等他開口詢問呢,百樂一看到海天手中的這件混沌一流神器,頓時驚叫起來:"這……這不是大羅天傘嗎?怎麼會跑到你手里了?",

"對,這的確是大羅天傘,是我從河蟹族長墨山那搶過來的.",

海天苦惱的搖了搖頭,"不過上面有著他的烙印,使得我現在根本沒辦法使用.百樂前輩,你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破解掉這層烙印?恩?百樂前輩?百樂前輩!"直到海天叫了好幾聲之後,百樂才總算是緩過神來,一臉驚駭的望著海天,久久不語.過了半晌,百樂才歎1口氣:"你真是太厲害了,沒想到連墨山那個老家伙的最得意武器都搶了過來,真不知道該你什麼好.恐怕今後,就將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了.",

也難怪百樂會有如此的感慨,海天來到宇宙空間還沒多久呢,就鬧出了這麼夾的事件,不僅強力的打擊了河蟹一族那囂張的氣焰,而且連人家的得意武器都搶過來了.再想想他們,與河蟹一族爭斗無數年,別是占上風了"能不落下風就很不錯了.

聽著百樂的感慨,海天不由得笑了笑:"這事也是純屬巧合,如果不是河蟹族長被我給嚇到了,不然的話他是絕對不會這麼主動輕易交出來的."

"他自己主動交出來的?",百樂陡然瞪大著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望著海天.

"對呀,不過我是用領域威脅他的.",海天嘿嘿笑著將當時的況大致的講述了一遍.

聽完之後,百樂久久不語,不知道是被海天給驚到了還是為墨山感到悲哀.直到海天又叫了幾遍之後,百樂才總算回過神來,感慨的望著海天:"你現在真是成長了.",

"嘿嘿,百樂前輩,我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若不是河蟹族長墨山被我嚇到,恐怕也是不會有這樣的結果.",海天頗為無奈的攤了攤手,"只可惜"這樣的招數只能用一次.",

百樂真是有點哭笑不得:"用一次已經非常不得了了,你還想用幾次?",

海天也知道自己這是有點得了便宜賣乖,嘿嘿干笑了幾聲也不再提這茬.他連忙將注意力轉移到身前的大羅天傘上面:"百樂前輩,那你有辦法解除烙印嗎?",

"我試試吧.",百樂也不敢打包票,畢竟這可是宇宙第一高手所下的烙印,即使是同級高手也不一定能夠解的開來.他心翼翼的從海天手里將大羅天傘接了過來,隨即微微閉上雙眼,神識探入其中,尋找著河蟹族長墨山所留下的烙印.

海天在一旁也不敢打擾,悄悄的退開了一段距離,耐心的等待著.

大約過了一個多時後,百樂才總算睜開眼睛蘇醒了過來.海天一見百樂睜眼,連忙靠了過去,關心的問道:"怎麼樣?這個烙印解除了嗎?",

百樂先是一怔,隨即搖頭笑道:"我剛才並不是在解除烙印"而是在探查這個烙印的結構.不過根據我的檢查,發現這個烙印比我想想的要深的多,我們想要解除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是件容易的事?海天微微挑起了眉頭,解除大羅天傘的烙印,根本就不可能那麼容易.要知道自己當初得到完整逆天鏡的時候,還是通過草泥馬族長的主動授權,要不然的話,他哪能使用逆天鏡這麼多的功能?

"那百樂前輩您能解除大羅天傘上的烙印嗎?",海天關切的問道.

百樂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低頭沉吟了一會兒後:"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努力試試吧"如果沒能破解的話,你也別怪我.""不怪不怪,當然不怪.

",海天連忙搖頭,畢竟河蟹族長墨山可不是等閑之輩,他留下的烙印肯定也沒有那麼好解除.對此,海天已經做好了心理准備的.

得到了海天的回答之後,百樂再度閉上雙眼,盤膝而坐,雙手托著大羅天傘.

而他的兩只手心中,也散發出一陣瑩瑩的光輝,在海天詫異的目光中,大羅天傘竟然緩緩的漂浮了起來,不過在漂浮到百樂眼睛平齊的地方便停了下來.

海天退後了幾步,仔細打量著百樂的動作.

只見百樂平攤的雙手忽然抬了起來,接連施展出多種繁雜的手印.

一道道的光束從百樂的雙手中打向了大羅天傘,然而大羅天傘上也是亮起了一層光輝,就仿佛是一層保護膜似的,死死的困住了那數道光束的沖擊.

百樂似乎察覺到了這樣沒有效果,他又換了一種手印.然而讓海天皺眉的是,在換過之後,大羅天傘上的那層保護光輝,依然是十分的耀眼,面對著外面光束的沖擊沒有絲毫的破裂或者是損壞,就仿佛完全白費力氣似的.

百樂顯然很是不甘心,他再度換了幾榫方法,可無論他用哪種方法,大羅天傘上的那層光輝卻是死活不滅,猶如一團用不熄滅的火焰似的,照耀著房間.

該死的,難道同為巨頭的百樂都破不掉大羅天傘上留下來的烙印嗎?海天心中忍不住恨恨的咒罵了起來.同時,他也為河蟹族長墨山的強大而感到心驚.這次的勝利,實在是太過僥幸,如果正面戰斗,他恐怕一個照面就會被轟的連渣都不剩.

果然,強者就是強者,就算他能夠用投機取巧的方式勝過一時,但卻不可髏勝過一世.雖河蟹族長墨山在之前的那場戰斗中是失敗了,但現在的這場戰斗卻是絲毫不落下風,並且仿佛完全占據了上風似的,讓海天只得在一旁歎氣.

如果下次碰見河蟹族長墨山的話,海天一定會率先躲進逆天鏡中去,絕對不能給他機會.要不然,自己連下一秒生存的機會都沒有.

就在海天為河蟹族長墨山實力強大而暗暗戒備的時候,百樂又接連換了好幾種方式.

只是可惜這些方式卻沒有一種,能夠沖破河蟹族長墨山所留下來的烙印.

看到這一幕幕,海天忽然產生了一種無奈的感覺.難道,大羅天傘這件混沌一流神器,終究不能夠真正成為他的嗎?不過,就算他自己使用不了,也絕對不能再還給河蟹族長墨山.要不然的話,會讓墨山變的更加可怕和恐怖.

幾乎就在海天准備放棄的時候,百樂忽然從口中噴出一滴鮮血!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這滴鮮血並非是平常那樣的鮮,而是中帶金,還散發著點點的光輝.

最令海天詫異的是,這滴鮮血中間竟然蘊藏著極為澎湃的能量.

即使是站在了一旁,海天也能夠感覺到這滴鮮血中幾乎要噴湧而出的恐怖能量.

難道……這是百樂的精血?

瞬間,海天的腦海內就想到了這種可能!只有精血,才會有著這樣恐怖的能量;只有精血,才會有著這樣與眾不同的光輝.只是,百樂怎麼把自己體內的精血給逼出來了?要知道精血在體內數量極為的稀少和珍貴,每損耗一點,都是自身實力的一個下降.

轉瞬間,海天就明白過來,百樂這是要借助自己體內的精血來沖破河蟹族長留下的烙印.

"住手!",海天連忙呼喊起來,要是因為他想破除烙印,從而使得百樂損耗自身的精血,他會十分愧疚的.精血可是自身的根本"豈能這樣浪費?

只可惜,海天喊的時候,已經晚了!百樂開始調集起精血內的能量,不斷的沖擊著大羅天傘上面的那層烙印.兩股澎湃的能量瘋狂的撞擊在一起,傳出一陣陣劇烈的沖擊波,逼得海天根本不能靠近!

轟!轟!精血內的能量一陣又一陣的沖擊而去,而大羅天傘上的光輝也是毫不示弱.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看的一旁的海天是心驚肉跳的.這就是巨頭體內精血的能量嗎?真是太恐怖了!只是隨便一滴精血,就有則這麼多的能量.

另外一邊的大羅天傘上面的烙印,也是絕對不能覷!在精血這樣的反複沖擊之下,竟然能夠死死的守住.不過比起之前的穩如泰山來看,現在卻是危險了許多.

每沖擊一次,大羅天傘上的烙印就要黯淡一分.海天的心髒不爭氣的劇烈運動了起來,難道大羅天傘上的烙印真的就要被這樣沖破了嗎?

然而就在海天極為期待的時候,精血內的能量由于反複的沖擊,最終完全耗盡.大羅天傘上的那層光輝,雖然比起之前暗淡了許多,但卻依然存在.

換句話,這層烙印依然沒破.M,人.

上篇: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關門打狗     下篇: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 壓軸出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