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連派中招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連派中招

此時的皮怪人連派顯然還沒有注意到這根繡花針的存在,他的雙目中充滿了憤怒的火焰,吼叫著沖向了古山,希望用自己的身體正面打倒古山,為自己的師妹雪凝報仇

與此同時的古山,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攻擊很猛,但實際上已經很收著力了,他全部的身心都聚集在那根繡花針身上,他知道能不能成功,完全就看這根繡花針能否刺破連派的皮膚.

別看連派的身體很,但卻擁有著和他龍鱗一樣堅硬的皮膚,哪怕是魂沌二流神器直接砍上去,恐怕也很難造成傷口,只會擦出一定的火花但是這根繡花針卻不同,那是用宇宙間一種極為特殊的物質構成的,而且為了保證打擊效果,他還在上面淬了毒

古山的雙眼中閃過一絲欣喜的精光,現在連派還沒有注意到,等他注意到恐怕就晚了快點,再快一點他的內心不斷的期待著繡花針能夠再次加速.

當然,為了掩飾繡花針的存在,他表面上卻不得不和連派進行著對攻.

轟轟轟兩者的身體不斷的激烈碰撞在一起,強力的勁氣死死撞擊著,恐怖的能量余波以他們的身體為中心不斷的向四周四散開來,下面的血海不斷的沸騰著.

只是,連派沒有注意到這根繡花針的存在,但並不代表海天沒有注意到.一直躲藏在逆天鏡內觀察著兩位巨頭級別的高手戰斗的他,頭腦比任何人都清醒,自然是注意到了古山隨手發出的那根繡花針.他雖然不知道這根繡花針威力如何,但也看的出來古山的真正攻擊在這,而之前所有的一切,不過全都是佯攻

想到這里,海天的心中不由得一沉,冒出了一個極為不妙的想法.難道……難道這根繡花針有著極為不同的地方?可以對皮怪人連派展開致命攻擊?

幾乎就在海天盤算的瞬間,那根繡花針終于是飛入到了連派的眼前此時連派就算是眼睛再瞎,也注意到了這根繡花針的存在.

他幾乎本能性的轉身想要閃躲起來,可是距離實在是太近了,近到他無論怎麼閃避都來不及瞬間,那根繡花針就刺入了連派那比精金還要堅硬數百倍的皮膚中.

一絲殷的鮮血從中流了出來,同時還伴隨著連派的驚訝怒吼:"怎麼可能?我的皮膚竟然被刺穿了"

"哈哈哈連派,你也有今天啊"古山見自己的陰謀得逞,終于是忍耐不住放聲大笑起來,"為了這一天,我可是等的太久等的太久"

"你,卑鄙"連派憤怒的瞪望著古山,他從來沒有想到,古山竟然會做出如此卑鄙之事,在與他的戰斗中,進行偷襲雖然他對古山十分的憤恨,但卻沒有想到古山竟然會這麼做.當初那個光明磊落的古山到哪去了?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面對著連派的指責,古山極為不屑的撇了撇嘴:"連派,你還真是夠天真的,沒想到你居然會這麼輕易的中招,我還以為會費好一番功夫呢卑鄙?告訴你,在我的字典里,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卑鄙不卑鄙,只有成功不成功.只要成功,手段再陰險那又如何?"

"你"連派氣急,體內的血液加速流動,令他吃驚的是,手臂上的那根繡花針,正在一點點的沒入進去,更讓他驚駭的是,流出來的血液竟然不再是色,而是黑色

古山得意的望著連派:"忘了告訴你,在這根針上,我特地淬了毒,而且是天花毒"

"什麼天花毒"連派陡然間驚駭的叫了起來,天花毒他十分清楚,是一種劇毒,哪怕是巨頭級別的高手,也根本無法抵抗.

古山嘿嘿笑道:"對,就是天花毒.我一直為如何下毒而苦惱,若是沒有這根繡花針的出現,我很難讓你中毒.哦對了,差點忘了告訴你,你不能生氣喲,如果你生氣的話,只會加速血液流動,等到你手臂上的這根繡花針完全沒入你皮膚之時,就是你喪命之日"

"你個魂蛋"連派咆哮著就要沖上來找古山的麻煩,只是他剛飛幾步就感覺到腦袋一陣眩暈,身體變得極為乏力.

望著虛弱的連派,古山是更加的得意:"哈哈哈現在你不行了吧?現在的你,怎麼可能會再是我的對手?你只需要慢慢等死就夠了雪凝的仇,我終于報了"

雖然古山一再提醒自己不要生氣,可是面對著這樣的況,連派又怎麼可能不生氣?通的臉龐,因為天花毒的關系,竟然顯得有一些蒼白.不僅如此,手臂傷口上的那根繡花針,也在一點點的進入.

最讓連派不甘心的是,他的皮膚可是極為堅硬,這根繡花針怎麼可能進的去?

"告訴我告訴我,這根繡花針是從哪找來的?以你的實力應該破不了我的皮膚防禦才對"連派的雙眼幾乎是在不斷的向外**著火焰.

"答案很簡單,因為我接受了他們的要求所以他們就答應我可以給我這根繡花針,讓我殺了你"古山得意洋洋的道,"而且他們還答應,可以重塑雪凝的魂魄"

"什麼重塑雪凝的魂魄?"連派頓時大驚,不可思議的望著古山,"難道,你口中的他們是……"

古山聳了聳肩笑道:"你猜的沒錯,就是他們不過我也得感謝你,如果沒有你當初的拒絕,他們也無法找上我.而且我可以更好的為他們服務,換來的代價只是要幫助他們征服整個宇宙而已,可我卻是能夠得到雪凝的魂魄."

"你你個叛徒"連派憤怒的咆哮了起來,雙眼變的血,手臂上的那根繡花針再次沒入了一點,"你殺了我也就算了,居然還想叛變投靠他們整個宇宙的人都不會放過你的"

古山不屑的笑了笑:"放過我?我不放過他們就不錯了明面上宇宙有八大星域,可實際上只有七大勢力而已.東域,東南域,南域以及北域都已經聯合在一起對抗河蟹族長墨山領銜的西域,西北域和西南域,只有我的東北域是中立狀態而他們現在已經勢同水火,你,只要我稍稍這麼挑撥幾下,他們會不會爆發一場更大規模的戰斗呢?"

"你你知不知道,你這是被他們當作棋子"連派憤恨的吼道.

"棋子?那又如何,只要他們能夠幫我完成任務,當一當棋子又如何?"古山輕蔑的望了一眼,"而你是除了我之外,唯一知道他們的人,所以必須殺了你"

連派吃驚的望著古山:"這麼來,你先前所謂的要替雪凝報仇,全是一個借口?"

"對,就是借口是一個讓我可以徹底殺掉你的借口"古山很是輕松的聳了聳肩道,"要不然的話,你怎麼會這麼輕易中計?"

"你"連派已經徹底沒話了,憤怒的瞪望著古山,如果眼睛可以吃人的話,連派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將古山給吞下去.只可惜,現在一切都晚了,他不久也將歸西.

連派的臉上充滿了苦澀與不甘,沒想到他活了這麼久,居然會淪落到這麼一個下場.也罷,自從他親手殺了雪凝的那一刻起,他的心也就隨之而死了.現在自己晚死了這麼多年,已經是非常的幸運,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想到這里,連派不由得緩緩閉上了雙眼,做出一副等死的樣子.

見連派這樣的表,古山面露得色:"看樣子你已經明白自己如今的處境了,既然如此,那麼就慢慢等死吧,我不陪你玩了"

完,古山身形一閃,陡然間向天空飛去,眨眼間便消失不見了

連派對于古山的離去沒有一絲的反應,只是微微睜開了雙眼,迷茫的望著周圍的一切.結束了,是時候結束一切的時候了

躲藏在逆天鏡中的海天,此時已經完全沒有了剛才的氣定神閑,相反還是滿臉的慌張,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不斷的滾落下來.沒想到,一場巨頭間的龍爭虎斗,竟然會變成這樣的局面.而且古山後來的話,更是讓他驚駭無比

堂堂宇宙六大巨頭之一的龍族族長古山,竟然甘心被人當作棋子控制,而且目標是要征服整個宇宙.古山口中的"他們"又到底是誰呢?是誰有這樣大的野心?

顯然,不會是河蟹一族.因為剛才古山過,河蟹一族自己尚且自顧不暇呢,哪有空去搞這些?再了,河蟹一族想要征服宇宙早已是明面上的事,根本不用隱藏.

就在海天為古山的事而震驚的時候,忽然間遠處飛來一道白色的光點.海天定睛一看,這不就是剛剛已經離去,現在又變cheng人形的古山嗎?他怎麼又回來了?

連派顯然也是注意到了古山的到來,嘴角流露出一絲苦笑:"怎麼?你回來看我死沒死嗎?你放心好了,我是不會逃的,就在這里等死"

只是古山僅僅看了連派一眼後,隨即環顧了一下四周,鼻子中冷哼了一聲,顯然是在尋找著些什麼?

不過他找尋了半天也沒有發現一點的異常,再次身形一閃,快速離去了

望著古山離開的方向,海天感覺到自己的心髒極速的跳動著,如果他猜測的沒錯的話,古山回來應該是找他的…

上篇: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牛奔到來     下篇:第一千九百章 風火爐的真正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