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黑玫瑰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黑玫瑰

"你這個啊……"連派看了一眼緊張的海天,忍不住輕笑道,"當然……"

"什麼!果然全部是鮮血構成的嗎?"海天的額頭上不禁滲出一些冷汗來,這麼龐大的鮮血,得殺多少人?幾百萬?幾千萬?又或者是數億?

看了一眼滿頭冒汗的海天,連派呵呵笑道:"當然是不可能的!"

"啊?"這麼一個大喘氣讓海天有點措手不及,老半天沒回過神來.連派的這話的意思是,這些色的血海並不是鮮血構成的?不對呀,那他怎麼感覺到其中有一些血腥味?

見海天那迷惑的眼神,連派自然是明白海天心中所想,忍不住呵呵笑道:"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是不是想問這海水中怎麼會有一股血腥味?"

不等海天回答,連派旋即直接答道:"之所以會有血腥味,那是因為里面真的有鮮血."

"啊?"海天詫異的叫了起來,真的有鮮血?

連派點了點頭,望向了遠方,出現了一絲歎息的神:"血夢星是我們血夢派的大本營,在很久以前就如此的存在.之所以會呈現出一片色,完全是因為我們血夢派修煉的功法的關系.我們需要將自身體內的鮮血融入其中,然後再吸收回來."

額……這樣修煉的方法,海天根本就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不得不,宇宙還真是廣大,居然有這樣神奇而古怪的修煉方法.

"前輩,您的意思是,這些血海中之所以會有血腥味,全是因為您們自身的鮮血?"海天好奇的抬頭問道,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這耗費的也太多了點吧?連派一個人顯然不會有這麼多的鮮血,他記得先前曾經聽到連派血夢星只剩下他一人了.

"不,不完全是."連派輕搖了搖頭,"我們血夢派誕生于很久很久以前,具體有多長的時間,我也不清楚,至少是在第二紀元之前就已經存在了!其中大部分鮮血都是我們自身修煉造成的,不過也有少部分是外來者的鮮血."

"外來者的鮮血?"海天微微挑了下眉毛,"您的意思是,像我一樣的人?"

連派看了海天一眼,輕輕的點了點頭:"是的,就是像你一樣的人.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血夢星上就有這樣的來客,他們想破壞我的家園,我自然是毫不留的將他們全部殺了!當然也有一些人是在我修煉之時來的,那時沒空管他們,也就隨他們去了."

冷汗……海天這才明白,為什麼血夢星被外界傳揚的是如此的危險,原來根本原因是連派搞的.之所以會有個別高級宇宙行者活著出來,一開始他還以為是他們個人實力的關系,沒想到根本就是因為連派在修煉,故意放他們一馬.

等等,那自己呢?自己來的時候貌似連派也在修煉,不過已經修煉結束了,那為什麼沒殺自己?一想到這點,海天的目光不由得變了.

似乎是看出了海天心中所想似的,連派咳嗽了幾聲,拍了下海天的肩膀虛弱的搖了搖頭:"放心吧,我是不會殺你的.不過實話,我一開始還真的打算要殺你呢."

"額……那前輩後來為什麼沒有動手?"海天嚇了一大跳,自己真的從鬼門關走了一圈.

連派似乎並沒有注意到海天臉上那絲心驚膽戰,而是轉頭望向了遠處色的天空:"因為你了一句話,讓我心中很是悸動?"

"悸動?什麼話?"海天這時倒是頗為好奇起來.

"你,'如果不嘗試一下的話,又怎麼會知道不行呢?’實話,我心中很是觸動.當年正是因為我的退讓,這才讓師妹跟了那個混蛋,要不然也不會有這樣的結果.如果當年我正面和古山決戰的話,或許我們三人間的關系就完全不是這樣."連派喃喃自語起來.

不過完之後,他才意識到旁邊的海天或許聽不太懂,不由得搖了搖頭:"不好意思,了一些讓你聽不懂的話."

"沒事."海天輕搖了搖頭,他雖然還是沒有完全搞明白,但也弄清楚了大概.不過同時內心也是長出口氣,得虧自己當時了這句話,要不然的話和其他的外來者有何區別?搞不好也會變成下面血海中的一分子了吧?真是幸運.

就在海天內心極為感慨的時候,忽然間旁邊的連派道:"你看,我們的目的地到了!"

目的地?海天連忙順眼望去,周圍依然是一片血色的海洋,不過在其中,卻是有一個島.遠遠的望去,島並不大,坐落在整個血海的中央.

"這里居然還有島?"海天不禁驚奇的問道.

"島算什麼?這里曾經還是一片大陸.只可惜……唉,不了.你扶我過去吧."連派歎息一聲,話沒有完,對海天下了命令.

海天倒也算是恭敬,心翼翼的扶著連派降落到了這座僅有幾十平方米大的島上.

島顯得十分簡陋,除了一座木制的屋外,就種植著一些海天不認識的樹木.只是海天環顧了一圈後,卻並沒有發現黑玫瑰的蹤影,讓他的內心不由得頗為焦急.

似乎是察覺到了海天的心理變化似的,連派輕聲一笑:"放心,答應你的事不會少的."

也許是因為被察覺出了內心的想法,海天不由得尷尬一笑.

"走吧,扶我去屋的後面."連派歎氣道.

海天奇怪的看了一眼連派,倒也沒有反對,攙扶著他一步步的朝著屋的後面走去.只是當他們走到後面之後,一座土包出現在了海天的眼前.海天看的出來,這是一座墳墓.不過真正令他心顫的是,在墓碑的前面,有著一株黑色的花朵迎風飄揚.

他感覺的出來,這株花朵中蘊藏著極其恐怖的能量.難道,這就是黑玫瑰?

不可否認,這株花朵的確看上去非常的漂亮,黑色的花瓣不停的晃蕩著,上面流淌著一絲絲的能量流,看的海天是心潮澎湃.

"前輩……這……"海天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了.

"恩,這就是你所需要的黑玫瑰."連派淡淡的道,仿佛對周圍一切全然不在意似的.他並沒有理會激動的海天,而是緩緩的朝著墳墓走了過去.直到連派走了幾步之後,海天這才清醒過來,連忙上去攙扶,連派倒也沒有反對.

走到墓碑前停了下來,連派望著這塊墓碑,輕聲的喊了一句:"師妹……"

海天這才注意到,墓碑上竟然寫著"師妹雪凝之墓"幾個字,在邊上還有寫"師兄連派立".不用多,這個墳墓肯定就是連派的師妹雪凝的墳墓了.只是海天有點不明白,為何墳墓會立在這里?而且,宇宙間的高手有立墳墓的習慣嗎?

從魂劍大陸上的時候,海天就很少看到有人立墳墓,對于這一切他都顯得有些驚奇.

"子,你知道這朵黑玫瑰的意義嗎?"一直沉默的連派忽然輕聲問道.

海天一怔,隨即搖了搖頭,坦然答道:"不知道,難道這里面還有什麼深刻的意義?"

"這朵黑玫瑰是師妹生前最喜歡的花朵,但你也知道,我們血夢星的環境,很難培育出一株漂亮的花朵,而這朵黑玫瑰,就是其中唯一!"連派輕聲道.

海天這才注意到,雖然島上長了不少的植物,可全都是樹木,卻沒有一株花朵.這株黑玫瑰,的確是整個血夢星上唯一的花朵.怪不得連派會如此的珍惜,恐怕許多外來者到血夢星來的目的就是為了這株黑玫瑰吧?

對于絕大多數人而,黑玫瑰確實是一件好寶貝,里面蘊藏著極為恐怖的能量.可對連派而,這卻是心靈的一種寄托!只要看到了黑玫瑰,便仿佛看到了師妹的笑顏.

"前輩……"海天明白,連派之所以肯如此豪爽的將黑玫瑰送予自己,恐怕最主要的因素就是他自己也將不久于人世,守護不了這株黑玫瑰了,所以極為干脆的送給自己.現在他也不著急了,反正這株黑玫瑰遲早都是自己的,早摘晚摘都一樣.

也許是因為海天打斷了自己的話語,連派抬起手來晃了晃:"你想聽聽我的故事嗎?"

額……聽故事……海天頗為楞神,看了一眼連派那越發慘白的臉色以及額頭上不斷滲出的細細密密的汗珠,心中不由得一軟,輕輕點了點頭:"我願意."

連派笑了,笑的很是淒涼.或許他這一身背負著太多的壓力,太多的孤獨,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個人來傾訴吧.也許這也是他當初沒有直接殺掉海天的一個原因吧?

望著眼前這塊已經有些風化的墓碑,連派並沒有立即開始解,而是有些出神.海天自然不會上去打擾,他知道連派的內心正在做著激烈的掙紮.

良久,連派重重的吐出一口氣,輕聲道:"你知道嗎?我和師妹,還有古山,曾經是最好的朋友!"

上篇:第一千九百章 風火爐的真正作用     下篇: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驚人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