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宇宙紀元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宇宙紀元

用人渣,哦不,是龍渣來形容都不為過!居然能把自己的妻子送給別人,這還是男性嗎?不管是人類還是其他種族,但這樣的事,豈能做的出來?

看著暴怒中的海天,連派的眉頭也是皺的緊緊的,看的出來,他的心中也是極為的憤怒.同時由于他這憤怒的原因,使得手臂上的那根繡花針再度沒入了一點,劇烈的毒素讓他忍不住咳嗽起來,嚇的海天連忙轉過身來拍拍背部:"前輩,前輩,您沒事吧?"

連派艱難的揮了揮手,輕笑道:"我沒事."話雖然是這麼,但臉色卻十分的難看.

海天安慰性的道:"前輩,您注意下自己的身體,為這樣的混蛋不值得生氣!"

"恩,不值得生氣."連派苦澀的笑了笑,並且繼續道,"後來,雪凝渾身是傷的跑子回來,你知道嗎?看到雪凝的那一刻,我的心都要碎了!我痛恨自己,為什麼當初會答應古山那個混蛋的花巧語,將雪凝交給了他?如果當時我肯堅持一下,肯嘗試一下,就不會是這樣的結果了!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聽著連派的自責,海天也不知道該如何的安慰,恐怕這是壓在連派心中無數年的一個疙瘩.除了他自己,沒有任何人能夠解的開來.

只是連派這一激動之下,繡花針再度沒入了一些.海天看的清楚,現在還露在外面的繡花針,只有大約不到五分之一了,換句話,連派的性命很快就要徹底終結.

"前輩……"海天忽然有點哽咽,不管是作為一個正常人,還是連派給了他黑玫瑰,此時此刻海天的心中多少有點不舍.可是這樣的毒,連連派自己都沒辦法他又有什麼用?

興許是看出了海天眼中的無奈與不舍,連派轉過頭來笑了笑:"子,能麻煩你件事嗎?""當然,前輩肯將如此重要的黑玫瑰送給我,這等大恩豈能不報?"海天想也不想就應了下來"前輩您吧,哪怕是您讓我殺了古山,我也能做到!"

只是聽到這話的連派卻是輕輕搖頭笑了笑,顯然他對海天並不看好:"子,我只想懇求你,待我死了之後,將我和師妹埋在一起,行嗎?"

看著連派那真誠的目光海天很難不答應,他用力的點了點頭:"前輩,我答應您!"

聽到這句話後,連派笑了,笑的很是輕松.海天看的出來,連派的內心也長長的松了口氣.看樣子他最擔心的,就是不能夠守護師妹雪凝.有了海天的幫助,哪怕他們生前不能在一起死後也能同穴.

這恐怕就是連派最大的心願了!

"對了,前輩,我忽然有個問題."看著面色安詳等死的連派,海天忽然皺眉問道.

"問吧,趁我死之前,你有什麼想問的就都問吧."連派笑了笑道.

海天問道:"那個…………你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古山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而且之前我聽你們戰斗時的對話,好像已經打過好多次了怎友這三次……"

一聽海天這話,連派瞬間明白了過來:"你是想問1他們,是誰吧?"

到這里,連派頓了頓:"關于這一點,我不能告訴你.不是我有意隱瞞,而是我實在不清楚對方是誰.我只知道他們是一股極為強大的勢力可是卻從來沒有在宇宙中出現過.如果不是他們主動來找我,我甚至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連連派都不知道他們的存在?看樣子宇宙間能夠知道的人也絕對不多,恐怕真的是像先前古山所的那樣知道他們存在的,除了連派之外就只有古山了.

雖對于這些勢力海天並不太在乎,可現在他已經有了一個明面上的敵人河蟹一族,若是再冒出來一個強大勢力的話,他還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更讓他頗為心驚的是,強大的龍族,竟然只是對方的棋子,那麼對方的勢力到底有多大呢?

"關于古山,實話,我一開始也不相信他會變成這樣."連派沉默了一會兒後忽然開口道,"但事實證明,權力,可以改變一切!"

權力?海天在心中默默的念叨了起來.

"很多人對權力的渴望,遠遠的超過了其本身的實力!"連派長歎一聲,"1一旦掌握了權力,就能夠體會到其中的好處,就再也放不下來.俗話的好,美人鄉,英雄塚,可實際上權力也是英雄的墳墓,能夠改變人的一生!恐怕普天之下,無人能逃過這劫.""前輩,這句話我不同意."海天忽然打斷了連派的話,正色的道,"我相信,這世界上還是有許多人,並不在乎權力的."

連派詫異的看了海天一眼:"你是想,你嗎?"

"是的,前輩!"海天認真的望著連派,"我曾經在凡人空間還有厲猛神界中都打下了一片基業,可我自己並沒有去控制他,僅僅作為一個守護者而存在,守護著它不被人打擾.而我自己則是更喜歡與朋友間相互交流,而非掌控權力."

"你……"連派驚訝的望著海天,也分不清他的是真是假,但看著海天那真誠的目光,連派輕輕的搖了搖頭,"罷了,你的是真也好,假也好,都無所謂了,反正我就是一個將死之人,爭論這個也毫無作用."

見連派如此的感慨,海天反而不知道該什麼好了.實話,他還真是不想連派死呢.無論是聽了這個故事,還是連派將珍貴的黑玫瑰送給他,他都不能見死不救.可就憑他的實力,又怎麼可能救得了一名巨頭?又有什麼丹藥能夠讓巨頭起死回生?

蒂怕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吧,更何況還是劇毒中的劇毒,天花毒!

海天不由得苦笑了起來,難道自己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連派送命嗎?實話,他很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在先前的戰斗中,他只能躲藏在一旁偷偷的看著,起不了一點作用,就已經讓他非常難過了,現在又是這種毫無作為,讓他心中極為的不甘.

不行,他一定得想辦法救一救連派,自己不是也了嗎?不嘗試又怎麼會知道結果?

想到這里,海天開始在儲物戒指里翻訌倒海起來,將出征前單青送給他的一大堆療傷丹藥都給拿了出來,准備一一試驗.

望著海天拿出的這麼多瓷瓶,連派眼睛一轉就明白了海天的意思,輕輕搖頭道:"行了,子,你不用為我麻煩了.天花毒可不是你這些丹藥能夠解的了的,那可是從中央區域中的天花花瓣上凝聚而成的,要是高級宇宙行者碰上,一沾即死.我能夠撐到現在,已經是非常不錯的了.從古到今,有無數人死在這種毒之下,哪怕是我的師尊也一樣."

"恩?前輩的師尊也死在天花毒下?"海天驚訝的挑了挑眉頭.

連派輕點了點頭:"恩,是的.當年出了雪凝那事後,師尊就帶著我打上了龍族.可是我們血夢派在這一紀元已經沒落許久,根本比不上龍族.師尊個人實力雖然強大,但是架不住龍族人多,再加上被他們卑鄙的偷襲,正是中了天花毒而死的."

"等等,這一紀元?"海天忽然道,"前輩,我記得你之前好像提過一次."

看到海天那迷惑的日光,連派不由得呵呵笑道:"你不知道也不奇怪,其實現在整個宇宙中,很少有人知道其實在這個宇宙之前,還有一個宇宙的存在.""還有一個宇宙的存在?"海天驚駭的叫了起來.

連派笑了笑道:"是的,實際上在很久很久以前,宇宙中發生過一場波及全宇宙的大爆炸.那一次,整牟宇宙幾乎完全毀滅,僅有少數人活了下來.而後又過了許多年,我們現在生活的宇宙才逐漸發展出來.我們將現在的這個宇宙稱為第二紀元,之並的是辜一紀元."

"原來如此,竟然是這個樣子."海天恍然大悟,沒想到在宇宙之前還有一個宇宙存在,竟然還發生了一場波及整個宇宙的大爆炸,想想就有點可怕.

宇宙多大了……恐怕誰也不清楚.在那樣的爆炸中活下來,恐怕是高手中的高手.

"前輩,我想,您的師尊恐怕就是宇宙大爆炸中僥幸活下來的人吧?"海天忽然問道.

連派詫異的望了海天一眼,隨即欣慰的笑了笑:"不錯,子,這你都能猜的出來.我師尊的確是第一紀元活下來的人,可是那一場爆炸,使得他也受了傷,實力有著極大的下降.要不然的話,就憑龍族那些雜碎,又怎麼可能殺的了我師尊?"

"只是可憐我們血夢派,在第一紀元中是十分的輝煌,這一紀元就我和師妹兩個傳人,而我一死,血夢派將徹底終結."連派滿臉的苦澀,這恐怖是他死後最不想看到的.

關于這點,海天也是無能為力.如果可以的話,他還真想加入血夢派呢.不過他現在的身份畢竟是有些尷尬,不適合加入別派.

"好了,前輩,別這麼多了,趕緊來試藥吧,不定能碰上一種呢?"海天晃了晃腦袋,端起面前的瓷瓶道.

連派搖了搖頭道:"行了,海天,別為我忙了.我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你這些丹藥或許能解的了普通的毒,可是像天花毒卻是根本解不了的.整個宇宙間能解天花毒的,就只有宇宙中央區域生命之樹的果實,生命圓珠!"

"什麼!生命圓珠?你不早!"海天陡然間驚訝的喊叫了起來.

上篇: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驚人的變化     下篇: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正面沖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