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大羅天傘易主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大羅天傘易主

回到房間之後的海天,立即將房門給關上,並且設下了幾道防打擾的禁制.雖防禦能力並不強,但他也並不在乎.畢竟這是在百樂宮中,相信不會有人傻到直接沖進來攻擊他吧?

之所以設下禁制,還是生怕別人會直接沖進來干擾到他的修煉.畢竟修煉這種東西,還是安靜一點好.雖然修煉《血夢煉體法》倒不怕干擾,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做事還是心一點的好,畢竟老話的好嘛,心駛得萬年船.

做完這一切之後,海天這才將儲物戒指里的《血夢煉體法》給拿了出來,望著這本薄薄的色書籍,他心中不由得有些激動,連忙打了開來開始仔細閱讀起來.按照他的習慣,在修煉之前,至少得將這本書所有的內容都給通讀一遍.

然而就在海天開始通讀的時候,靜室內的百樂也正式開始了破解大羅天傘上面烙印的工作.黑玫瑰上那閃著黑色光芒的花瓣此時已經完全枯萎,里面的能量已經被百樂給抽取了出來,全部輸入到了大羅天傘上面!

此時整個大羅天傘雖然沒有張開,但整體卻是亮了起來.如果海天在此的話,一定會相當的吃驚.因為大羅天傘的杆子上,竟然刻畫著許多的文字!只是這些文字別是海天了,就連百樂都看不懂.不過百樂卻是清楚,這些文字是河蟹一族的文字,也是墨山的烙印!

他將黑玫瑰中全部的能量都聚集了起來,一遍又一遍的沖擊著這個烙印!

起先烙印還是相當的堅固,可是在黑玫瑰能量的沖擊之下,開始漸漸的出現了一絲裂痕.如此恐怖的能量,看的百樂不由得長歎一聲.果然是傳中的黑玫瑰,就是厲害.要知道先前為了沖擊這個烙印,他體內的一滴精血都損耗掉了卻依然沒有完成.

忽然,只聽一陣陣玻璃破碎般的聲響傳來,大羅天傘上面那黑色的文字徹底的消散不見了,這也讓百樂不由得長長的松了口氣,這個該死的烙印終于破解了,這下子大羅天傘就再也不屬于河蟹族長墨山的了,而是屬于他的.

額……當然只是暫時性的.不過一想到他還要給海天提供一件混沌三流攻擊神器和二十多件混沌三流神器級別的戰甲,他就覺的相當肉疼.這要是放出去賣,少得幾百上千萬的下品星石呢.然而海天這子卻只用了借他玩五十年大羅天傘這個代價,多少有點輕了.

不過答應都答應了,他也不好反悔,只得歎息一聲.可接下來,他就被眼前這件閃爍著白色光芒的大羅天傘給吸引住了!大羅天傘誒,宇宙八大混沌一流神器之一!

要知道每一件混沌一流神器的功能都完全的不一樣,他的冷面鑼主要是走音律方面,而大羅天傘他只知道是一件防禦性的混沌神器,但真正威力及控制方面,還需要嘗試.

想到這里,百樂就連忙喜滋滋的玩起眼前的大羅天傘來,就好像是一個孩子得到了一件心愛的玩具似的,一點也不像是掌控東南域的巨頭.

當然,百樂這邊破解了大羅天傘上面的烙印,自然是不可能騙的過河蟹族長墨山的.

此時的墨山正在努力的恢複著,整個人全身心的都投入了其中.上回海天帶給他那巨大的恥辱,他發誓一定要親自討回來.正是在這樣的況之下,他才能夠如此的努力!

俗話的好嘛,有壓力才有動力.他仿佛看到了海天那張嘲諷的臉龐不斷的在眼前晃悠,憤怒的他恨不得再度提升實力,趕緊將海天給捏成一團肉泥.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臉色忽然大變,喉嚨張了張,一股濃郁的鮮血陡然從中噴射而出.這一動作,立即驚動了外面的守衛.

守衛進來一看,發現族長大人竟然吐血了,不由得驚駭叫道:"族長大人!族長大人!"

接連叫了兩聲,卻發現族長大人竟然沒有半點的回應,這名守衛嚇的連忙跑出去叫大長老等人了.很快,一群長老們就在這名守衛的提醒之下快速的趕了過來,自然是一下子就發現了河蟹族長墨山那張慘白到極點的臉龐.

"族長大人!族長大人,您沒事吧?"大長老緊張的叫了起來,他還從來沒有看到過,大長老的臉色如此的難看.要知道,哪怕是被海天打敗,他也沒有這樣.

只是叫了兩聲,墨山卻是依然沒有一點的動靜,這讓他們一干長老們不由得慌了,再度驚叫道:"族長大人!族長大人!快回答我們啊!"

大長老見不頂用,連忙用手摸了摸墨山的脈搏,同時又為他檢查了一體,見沒有大事,這才松了口氣,並且對旁邊焦急等待的長老們道:"還好,沒事,只是有點傷."

"傷?那族長大人怎麼會這樣?"其他的長老們面色古怪的望著墨山問道.

這時的墨山依然兩眼無神,相當的呆滯,就好像完全失去了靈魂,只剩下一具肉身.眾長老們面面相覷,大長老心翼翼的拿手在河蟹族長墨山面前晃悠了兩下,這回墨山總算是有了點反應,嘴里喃喃自語:"完了,一切全完了!"

"族長大人!"眾長老們頓時驚叫起來,不停的呼喊著,"族長大人,怎麼了?"

似乎這幾聲呼喊,才總算將墨山喊的回魂了,他緩緩抬起頭來看了一眼眾長老們,久久的不話.只是眾長老們看到墨山那雙眼睛,不由得嚇了一大跳!

這是怎樣的一雙眼睛,此時竟然完全沒有了神采,眼中黯淡無光,根本就不像是一個活人的眼睛,就好比是死人一樣.

大長老怯生生的喊了一句:"族長大人,您沒事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完了!大羅天傘完了!"墨山再度抬起頭來,望著眾長老們吼了起來.

眾長老們起先還被河蟹族長墨山這巨大的吼聲給嚇到了,然而當他們聽清墨山吼的話語時,一個個都猛然間瞪大了眼珠子:"什麼!大羅天傘完了?"

墨山低下頭去,苦澀的笑了笑:"我在大羅天傘中布置的烙印,被海天那子給沖破了!"

"什麼!這怎麼可能?那個子怎麼可能破得了族長大人布下的烙印?"一眾長老們再度驚叫道,關于大羅天傘丟失的事他們自然是清楚,但是由于烙印的關系,他們倒也沒有太多的沮喪,反正相信海天也破解不了,只要他們徹底恢複過來,還能夠將大羅天傘奪回來.

可是……他們一切的計劃,都隨著大羅天傘上的烙印被破解而煙消云散.

大長老震驚的叫道:"族長大人,您不會是感覺錯誤了吧?別是海天那子,就算是百樂厲猛他們那麼些人,也破解不開大人您布置下的烙印."

"你是在懷疑我的感覺嗎?"墨山冷冰冰的望著大長老.

那猶如寒冰一般的眼神,讓眾長老們心中一陣發怵,大長老更是連連擺手:"沒,沒有,我怎麼敢懷疑族長大人的感覺,只是這事實在有點難以讓人相信."

"哼!別是你,就算是我也不相信,可事實的確發生了!"墨山冷哼了一聲,"我的感覺絕對不可能出錯,雖然我不知道他們到底用了何種的方法,但烙印被破解是事實."

"可是他們怎麼可能有實力破解的了大人布下的烙印?"眾長老們都愁眉苦臉起來.

這問題別是他們了,就連墨山自己也想不通.

"那個,會不會有可能是百樂厲猛他們動用了自身體內的精血?"忽然二長老弱弱道.

這話一出,眾長老們不約而同的望向了二長老,眼睛中都充滿了不信.還不等大長老話呢,脾氣火爆的五長老就叫道:"二哥,你該不會腦袋糊塗了吧?精血是何等的珍貴,如若不是生死時刻,哪有人會輕易動用自己體內的精血!"

"不!這不一定!"大長老忽然冷靜分析道,"大羅天傘可不是一般的混沌神器,而是宇宙八大混沌神器之一,其中的誘惑不是常人能夠抵擋的了的.如果,他們為了得到大羅天傘而損耗一滴精血,這也不是不可能的."

墨山冷眼看了一眼眾人:"你們都錯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想要破除大羅天傘上面的烙印,光憑一滴精血還不夠,至少需要五滴!"

"什麼!五滴!"眾長老們再度一陣驚呼,要知道一個人體內的精血,少則七八滴,多則十一,二滴,一下子直接出五滴,這不等于是要了他們半條命嘛.再,就算他們幾個人分分,每個人也都要出個一兩滴,對他們自身實力有著極大的損耗.

他們可不相信,那些個混蛋們能夠大方到貢獻出自己的精血!

河蟹一族的眾高手們再度沉默起來,這也不可能那也不可能,那海天那群人到底是怎麼破解大羅天傘上的烙印的?

這個問題深深困擾著他們每一個人,只是他們幾乎都快將腦袋給想爆了卻也想不出結果.

莫非……海天身後有高人相助?

上篇: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互相演戲     下篇: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 戲耍郎魂